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兄弟阋墙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兄弟阋墙

  对于现在的顾诚来说,说是同阶无敌那可能是太嚣张了,不过说一声同阶当中少有人敌还是可以的。

  起码这三人的实力都算是不错,但却还没到能给顾诚带来威胁的程度。

  有时候修行者之间的差距就是这般大,顾诚可没忘了,之前罗教那武道炼气双修的叛徒可是靠着自己一个人躲过罗教、靖夜司的双重追杀,直到山穷水尽才被顾诚给阴死。

  那位若是巅峰时期,六品的修行者当中估计也是少有人敌的。

  而此时随着那三营的三位首领身死,外加寇安都和陈当归这两人率领众人斩杀了一部分负隅顽抗的士卒,其他人基本上也都全部崩溃,放下兵器投降了。

  陈当归还在那里嘟囔着:“这便是覆灭了北玄军的乱武军?实力也不怎么样嘛,朝廷竟然这般弱?”

  顾诚轻轻摇摇头道:“朝廷的实力可不弱,乱武军的实力也不弱,只不过今日他们群龙无首,也没有排兵布阵,根本就发挥不出应有的战斗力来,这才显得弱的。”

  说着,顾诚将目光望向城内的位置,那里隐约有着剧烈的罡气波动传来,声音炸裂,比之雨夜雷霆还要响。

  吩咐了一下其他人控制住高建德手下那三营的兵马,顾诚让陈当归和寇安都拎着人头,直奔那罡气响动所在的方向而去。

  就在顾诚这边动手的时候,黄老蛟那边也是动了。

  不过他的任务就简单多了,只是负责盯着法见而已。

  广陵城虽然大,但宗师级别的武者交手所带来的响动足以传遍全城了。

  法见刚刚被惊醒,准备去查看一下情况,但一开门,却见黄老蛟正堵在门口。

  大雨倾盆,那些雨水汇聚在黄老蛟的脚下却好似有着灵性一般,围着他盘旋起舞着,化作水幕珠帘,噼里啪啦的打在地上。

  看到黄老蛟竟然动用水道秘法拦在他门前,法见皱眉道:“黄老蛟你什么意思?外面好像有响动,你拦在我这里作甚?”

  黄老蛟咧着一口黄牙,嘿嘿笑道:“法见和尚,你喜不喜欢赌?”

  法见一愣道:“喜欢啊,怎么了?”

  黄老蛟诡异一笑:“我在这里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而已,你赌错了,法见和尚,站队可是一见很重要的事情,赌桌上输了还能翻盘,权利场里面赌输了,你拿什么翻盘?

  今天是天王让我来的,在天王解决完内部的麻烦之前,你出不去这个院子的。

  当然你想要强闯也可以,今夜可是下着大雨呢,就连老天都在帮我。”

  法见根本就没有强闯的心思,他已经从黄老蛟的话语当中猜到了什么,冷汗顺着额头流淌而下,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此时整个广陵城都已经戒严,除了顾诚麾下的士卒,其余人都不得外出,而高建德麾下的心腹和跟他走的近的武者,要么被控制住,要么直接被数倍于己的敌人围杀,整个广陵城都从零星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声惨叫,让人心惊肉跳,却不敢出门查看。

  高建德所在的庭院内,他一杯杯的喝着闷酒,一边思索着,自己究竟如何逼宫方镇海,使其让步。

  但不知道为何,今夜他却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是因为之前他跟方镇海闹翻的原因?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外面传来的气息有些不对,高建德猛的一步踏出庭院,只见他麾下的护卫不知道何时都已经倒在了地上,方镇海一身战甲,就站在他庭院当中,负手而立,等待着他出来。

  大雨落在方镇海周身,他明明没有什么气势传递出来,但雨滴却是在他周身三尺之地瞬间炸裂,粉碎成了水雾。

  高建德眯着眼睛,沉声道:“天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就因为我不想交出兵权,你便要对我动手?

  当初究竟是谁说的,整个乱武军永远都有我一半?

  方镇海!你可还记得,你今天能有这个位置是谁成全你的?

  是我当初觉得你有能力出人头地,所以才将寨主的位置让给你,结果换来的,便是今天的过河拆桥吗?

  我当初看对了你,也看错了你。

  你的确是出人头地,成了今天的乱武天王,但我却没想到,昔日那个义气豪天的方镇海,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忘恩负义之徒!”

  方镇海冷声道:“你说够了吗?我忘恩负义?一个寨主的位置你说了这么多年,你若是想要回去,我还你一百个山寨!

  我方镇海说出去的话便不会反悔,乱武军的确是有你一半,但前提却是你始终要站在我这一边!

  结果你却是先吃里爬外勾结外人,你让我怎么饶你?乱武军可不是你一个人的!”

  方镇海对高建德最不满的一件事情便是他经常跟人说,当初寨主的位置是他主动让给方镇海的。

  昔日八大金刚加入方镇海的麾下后,这件事情被高建德提及了无数次,几乎是每来一个新人,高建德便要提及一次,好像是在向众人强调他方镇海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就是因为高建德一样。

  挟恩图报这种事情一次便够了,多了可就成仇了。

  方镇海本就是那种极其自负且刚愎自用的人,在他想来,就算是没有当初高建德把寨主位置让给他的事情,他也是一样能够崛起的。

  而偏偏高建德却看不清这一点,认为他当初的让位很重要,这才是两者之间的主要矛盾。

  而此时高建德听方镇海说自己吃里爬外,勾结外人,他不禁一皱眉道:“我什么时候吃里爬外了?”

  “张贤麾下的陆兆岚,你敢说你不认得?你不让我攻打张贤,难倒不是因为这一点?”

  高建德以为方镇海是因为自己阻拦他攻打张贤,所以联想到这些的,他连忙道:“我的确是认识陆兆岚,但我不是……”

  高建德的话还未说完便已经被方镇海给打断。

  “勿用多说!这些年我给你的东西足够多了,远比昔日那一个寨主的位置要多!

  大哥,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了,是你先触碰到了我的底线,逼我动手的,黄泉路上,勿要怨我!”

  听到高建德承认自己认得陆兆岚,方镇海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心,根本就没有心情听高建德解释,直接出手!

  天妖法相径直施展而出,双手捏拳印,带着呼啸的罡风向着高建德当头砸去!

  同为五品观山的宗师级人物,高建德虽然很少出手,但这却并不代表他的实力弱,只不过之前出风头的机会一直都是方镇海的。

  迎着那天妖法相,高建德一拳落下,那看似朴实无华的一拳却是席卷了强大的罡气掀动风暴,身形不动如山,拳势却是犹如山崩!

  憾山拳!

  罡风拳意跟天妖法相相撞,二者对撞之间顿时爆发出了一声巨响来,大地寸寸开裂,高建德所在的宅院都开始晃动。

  “好好好!既然你方镇海要赶尽杀绝,那今日我便拼死一战,纵然败了,也要毁了你方镇海的野心和基业!”

  眼看方镇海直接动杀心,下死手,高建德的心中也是被杀意所填满。

  毕竟在他的心中,方镇海可是亏欠自己的,他现在这般举动就是过河拆桥,就是忘恩负义!

  方镇海冷哼了一声,猩红色的妖气汇聚在他手中犹如长刀一般,天妖九斩落下,刀势磅礴而又邪异,轰得整个宅院一片狼藉。

  高建德跟方镇海认识了几十年,他们都对双方的了解极深。

  在天妖九斩落下的瞬间,高建德周身透明的罡气鼓动着,萦绕在他的周身,随着他一只手探出,瞬间无数繁花残影滑落,罡气搅动空气,发出震荡波纹来。

  繁花碎玉手!

  那漫天的繁花残影根本就是一个个掌印,轰在那天妖九斩之上,爆发出了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波动来,将其尽皆破去!

  高建德冷哼道:“别忘了,昔日你以人身修炼妖法,有些招式无法融会贯通,那时候可都是我帮你喂招,助你将其修炼到大成的,对于天妖九劫,我比你还要更了解!”

  不过随着高建德的话音落下,一道赤红色的刀芒却是从地下突兀的爆发而出,直接将他一刀斩飞!

  虽然有着罡气护体,但那一刀却仍旧是在他胸前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高建德顿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方镇海淡淡道:“是谁告诉你,天妖九斩只有九刀的?那都是数年前的事情了,你以为现在的我,还是数年前的我吗?

  大哥,过去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人应该向前看,而不是永远留在过去!”

  随着方镇海的话音落下,他手捏拳印,身后的天妖法相也是手捏印决,轰然间向着前方砸落。

  那拳印当中赤红色的妖气雷霆绽放着,夹杂着极致的破灭之意。

  妖物晋升,超越血脉限制乃是为天地所不容的事情,所以晋升必遭雷劫。

  天妖九劫·渡厄劫雷!

  这一招是方镇海从来都没有在高建德面前展示过的,一瞬间高建德的整座院落都被那渡厄劫雷所淹没,罡气雷霆疯狂的爆裂着。

  :。: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