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意外(为盟主0o雨小莫o0补更)

第一百三十七章 意外(为盟主0o雨小莫o0补更)

  漆黑的夜色笼罩着东城门,到了午夜子时,街上几乎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

  广陵城并没有宵禁,但谁都知道,最近方镇海要举行义军联盟,这些时日来往广陵城的各路反贼还有江湖人数不胜数,知道消息的早就躲在家中不出门了,哪里还会在街上闲逛?

  就在顾诚靠着墙根等待着的时候,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忽然飘散到了顾诚的耳中。

  “西北玄天一片云?”

  顾诚脱口而出道:“乌鸦落在凤凰群。”

  “满城都是英雄汉。”

  “谁是君来谁是臣。”

  一道劲风忽的落下,一名身穿黑色轻甲的中年武者落在顾诚身前,拱了拱手道:“在下神武卫参将徐友年,顾诚顾兄弟对吧?”

  顾诚点了点头道:“正是,等了你们好久了,跟我进城吧,守门的人我都已经调开了。”

  那徐友年一挥手,一队队身穿轻甲的禁卫军精锐立刻入城,周身气血充盈旺盛,令行禁止,所有人的动作简直好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般,这才叫做精锐,跟他们一比,方镇海麾下那些江湖草莽出身的士卒差距的确是很大。

  徐友年道:“上面说过了,接下来我等便交给顾兄弟你了,对了,下次若是再有合作的机会,能不能把暗号弄的短一些?

  我等平常执行这等任务的时候,暗号通常都是两个词,四个字便足够了,你一下子弄出四句诗来,我生怕记错了一个字。”

  徐友年报怨了一句,显然对顾诚的突发奇想有些怨言。

  “徐将军不用如此谨慎,这次有神武卫的大将军出手,还有诸位这些精锐在,广陵城内方镇海的人拦不住你们。

  而且等到会盟之时,他方镇海的敌人可不止我们这些,到时候整个广陵城内,他方镇海可是满城皆敌的。”

  徐友年纠正道:“参将,在下只是参将而已,不敢自称将军,顾兄弟你既然有把握便好,我等现在藏身在何处?”

  徐友年对顾诚的态度还算客气,因为他也是知道顾诚这段时间在方镇海的麾下所做的事情。

  这家伙几乎是以一人之力便将方镇海的根基给毁掉了一小半,结果却还能得到方镇海的器重,这岂止是祸害那么简单?也不知道是方镇海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一世竟然把顾诚给招揽到了手下。

  原本这一次对方镇海执行斩首行动,他们想要以这一百人拦住整个广陵城方镇海手下所有精锐强者,为大将军斩杀方镇海创造时间,这不是轻松的事情,哪怕就算是他们运气好,可能也要折损一半人。

  但现在有了顾诚在前期做了这么多,他们的伤亡应该是要比预计的时候少许多的。

  顾诚一边带着徐友年等人在广陵城的小巷当中穿梭着,一边道:“暂时先藏身在我的宅院当中便好了,以我现在的地位,无人敢在没有我允许的前提下进入我的宅院。

  到时候我会把整个广陵城的布防图交给你们,具体你们要怎么行动,这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整个广陵城的布防都是由顾诚布置的,包括此时哪条街道上有人巡逻顾诚都是一清二楚的,这些可都是他安排的。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醉醺醺的身影却是突兀的从一条小巷当中走出来,那身影还诧异道:“顾诚,大晚上的你在这里做什么?这些都是什么人?我乱武军什么时候有这种盔甲的?”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青楼出来,喝的醉醺醺的法见!

  本来以顾诚的感知,还有徐友年等人在,若是有人靠近他们是绝对能够察觉得到的。

  但法见有着一身稀奇古怪的秘法在,他在逛青楼时又习惯性的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气息都给遮掩起来,这竟然导致了顾诚等人跟法见撞个照面,这才发现对方。

  顾诚神色不动,轻轻给徐友年打了一个手势,淡淡道:“当然是巡逻喽,天王命我布防广陵城,我当然要尽忠职守一些,法见大师,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法见去青楼喝花酒还跟顾诚有关。

  在之前方镇海麾下的洗牌当中,法见被一撸到底,之前他所有的权利都被方镇海收回,虽然名义上还是八大金刚之一,但实际上却已经是个透明人了。

  所以眼看着顾诚被重用,法见的心中可是十分不忿的,郁闷之下这几天他便一直都泡在青楼里面喝花酒,还是不给钱的那种。

  直到想起来了明天乃是义军会盟,方镇海麾下所有人都是要出席的,他这才连忙离开青楼,准备回去醒醒酒,然后参加会盟,没想到却是碰到了顾诚。

  此时的法见似乎有些醒酒了,他越看越感觉不对劲,那油腻的胖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冷笑来:“巡逻?顾诚,你当我是白痴吗?巡逻有其他士卒就够了,你身为八大金刚之一也需要亲自巡逻?

  还有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乱武军上上下下我认得的人可不少,为何他们我都没见过?

  顾诚啊顾诚,枉费天王如此看重你,你还装的如此忠心,原来你也是个心怀鬼胎的货色!”

  法见一脸抓住了顾诚把柄的得意神色。

  当然他没想过顾诚暗中带来这些人是为了造反,是为了推翻方镇海的。

  毕竟在他想来,顾诚都已经成了方镇海最为信任的心腹之一,在八大金刚当中排名第二,他掀翻方镇海岂不是自毁根基?

  但顾诚深更半夜如此鬼鬼祟祟的,此举绝对不正常!

  “动手吗?”徐友年轻声问道。

  顾诚点了点头道:“动静越小越好,城内有云海真人这位六境巅峰的正统炼气士在,动静太大容易被察觉。”

  法见的面色骤然一变,厉喝道:“你要干……”

  没等他把话说完,徐友年等数名隶属于神武卫的参将已经出手。

  之前徐友年等人也都是把自身的力量给收敛到了极致,顾诚只能从对方那充盈的气血中大致猜测对方的实力。

  包括徐友年等几名神武卫的参将可都是武道六品涌血的高手,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罡气爆发,但却全都化作实质一般附着在自己的周身,没有一个离体超过一尺的距离。

  法见剩余的话直接被憋在了嘴里,面对数名同阶武者,甚至还有要比自己强上一截的武者,法见甚至连罡气都来不及爆发出来,便被轰的筋断骨折,口吐鲜血。

  不过这法见所修的秘法有些诡异,硬撑了一轮他竟然没死,原本那肥硕的身躯变得干瘪无比,力量跌落到了极致,但速度却突然爆发了一大截,竟然从包围从窜了出去,跑到了大街上。

  徐友年的面色一变,顾诚一挥手,让他们继续躲在小巷中,自己则是五鬼搬运施展而出,五只小鬼布下鬼阵浮现在法见的头边开始挪移搬运。

  之前那招秘法好像是把法见所有的力量都给消耗一空,虽然他爆发出最后一丝力量硬扛五鬼搬运,但数息之后他的脑袋乃是被硬生生的扭曲了180度,彻底气绝身亡。

  但在他临死之前所发出的一声惨叫却是彻底响彻夜空。

  顾诚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忽然感觉,自己的五鬼搬运也应该升升级了。

  之前五鬼搬运在对付同阶武者时还是无往不利的,但随着现在顾诚的对手已经奔着六品去了,五鬼搬运便显得有些不够用了,毕竟它们的本体只是八级的小鬼而已。

  这法见都已经消耗掉了九成的力量,五鬼搬运竟然还无法在瞬间扭断对方的脖子,这可有些碍事。

  此时法见的惨叫也是引来了两只巡逻的队伍,顾诚却是不慌不忙的踩在法见的脑袋上,挡住了他的脸。

  原本一个胖和尚此时忽然变成了瘦子,不看脸任谁也看不出这是法见。

  那巡逻的士卒看到这一幕,还没等他们开口,顾诚便呵斥道:“都是怎么做事的?让你们巡逻,不是光走路就行了,看到可疑的人物不会盘问一下吗?

  明日便是义军会盟,是天王准备许久的大事,保不齐就会有宵小之辈趁机潜入城中作乱,败坏天王的根基!

  幸亏这家伙被我发现后及时斩杀了,否则谁知道他会闹出什么动静来?”

  那些巡逻的士卒顿时涨红了脸,连忙请罪道:“大人恕罪,属下不敢懈怠,定然仔细盘查。”

  顾诚点了点道:“下不为例,再教你们一招,做事要谨慎一些。”

  说着,顾诚手中的血渊剑上直接燃起了阴烛冥火,将法见的尸体彻底点燃,然后又用玄阴十二玉真秘符阵将其轰的连骨灰都不剩,指着地上的大坑道:

  “都学着点,有些左道江湖人所修的秘法奇诡无比,你以为他死了,但说不定人家还能用一些诡异的办法复生,或者是留下一些残魂之类的,必须轰的连骨灰都剩不下,才算是初步确定安全。”

  那些巡逻的士卒顿时连连点头,同时心中更是服气的很。

  怪不得人家在加入天王麾下短短的时间内就能屡立奇功,还成为了八大金刚中排名第二的存在,这做事就是稳妥谨慎。

  “行了,继续去巡逻吧,都给我小心着一些。”

  顾诚挥了挥手,把这些巡逻的士卒全都打发走。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