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别妨碍我杀人!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别妨碍我杀人!

  其实关于勾结鬼郡守一事周云海并不害怕被揭露出来,因为顾诚并没有证据。

  他也知道,身为道门一脉,跟鬼物勾结可以说是大忌,若是流传出去他云海观的名声可就废了。

  所以他一直都是做的小心翼翼的,外人还以为他云海观是发现了什么机缘秘宝这才崛起的。

  而随着顾诚将鬼郡守的庙给打破,同时也覆灭了那鬼郡守一脉,这件事情也再也没人知晓了。

  所以周云海直接便冷声道:“顾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与鬼交易?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想要报复我云海观便直说,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连丝毫的证据都没有,便想要来污蔑我云海观吗?”

  这时候外面忽然有几名武者前来,都是逐州府周围的武林势力,他们虽然跟云海观的关系不至于那么要好,但这次是被他们重金请来的。

  这几人一来便满脸堆笑道:“顾大人,云海观其实并没有违逆您的意思,那陈周平往日里便跟周观主不合,说不定他当时顶撞大人你,就是为了要故意陷害云海观。”

  又有人道:“顾大人您刚刚开始接掌南嶷郡就开始杀人见血,这怕是不好吧?可能会影响到您的名声的。”

  一名道装老者更是道:“顾大人,云海观是我道门一脉的正统宗门,怎么会跟鬼物有勾结呢?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好像顾诚若是执意要灭掉云海观就是犯了多大的错误一般。

  他们却是没想到,顾诚的面色已经是越来越冷了。

  其实顾诚并不是一个短视之人,虽然不说是走一步算十步,起码他的眼光也能够看的长远一些。

  此时杀人虽然会短时间内吓到南嶷郡的众人,让他们心生畏惧从而服软,但一定得不到他们真正的敬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闹事。

  但问题是顾诚可没打算在南嶷郡这鬼地方呆一辈子。

  未到五品宗师便想要真正掌控一郡可以说是难之又难的,况且他手下的人也是不足。

  他只是暂时管理南嶷郡而已,从争天盟的任务上来说,只要他保证这段时间南嶷郡是在他手中没有出大事,那便算是任务完成了。

  从私人利益的角度来说,这几个月的时间他把好处捞够了,最好实力更进一步,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后续自然有好汉帮的那一位来帮他解决首尾,他要那么多名声有什么用?

  所以顾诚等那些人把话都说完之后,他扫视一圈,淡淡道:“都说完了?”

  在场的几人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没等他们说什么,顾诚便已经拔出了手中的血渊剑,真气爆发,阴烛冥火轰然炽盛。

  “既然都说完了,那就请让开一些,别妨碍我杀人!”

  话音落下,顾诚连丝毫犹豫都没有,那燃烧着阴烛冥火的血渊剑直接便向着周云海斩来。

  寇安都吐了一口吐沫,不屑道:“磨磨唧唧的,要拦就拦,要杀便杀,废话那么多烦不烦?”

  说完他跟陈当归也是带着人冲杀了过去,可没有丝毫的犹豫。

  眼看着众人已经把整个云海观都给包围冲杀,其他人都愣在了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们是拿了云海观的好处来劝说这没错。

  但他们所拿的好处也只是劝说的好处,让他们真正出手解救云海观,去跟顾诚等人拼命,没人会愿意的。

  之前那老道士更是怒声道:“简直岂有此理!

  前门驱虎,后门进狼,这顾诚跟那方镇海一样也是虎狼之辈!

  朝廷派这种人管理南嶷郡,简直是想要再逼出一个方镇海来!

  甚至方镇海都没有此人来得恶!”

  方镇海在占领南嶷郡之后的确没怎么去动南嶷郡的武林势力,不过那是因为方镇海的主要敌人还是朝廷,他可没心思去动他们。

  其他人几人也都是点了点头,不过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骂骂了,顾诚可是直接带着上千人过来,他们就这几个人,怎么拦?

  那边周云海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都已经做了这么多,那顾诚却是毫不犹豫,仍旧要出手覆灭他云海观。

  这人难不成就真不顾自己在南嶷郡的名声吗?他就不怕自己这个大统领坐不长久?

  手捏印决,周云海周身灵气凝罡,虚空画符,瞬间一道道水纹浮现,顾诚那一剑犹如陷入了浓稠液体中一般,竟然被抵消了九成九的力量。

  这周云海虽然在整个南嶷郡武林并没有什么名气,但他自身竟然也达到了炼气六境凝罡的境界,虽然只是初期,但却也是凝罡。

  周云海神色狰狞道:“顾诚!你究竟想要什么!?”

  顾诚淡淡道:“周观主你还没看明白吗?我想要的是你的命啊!”

  随着顾诚手捏印决,玄阴灵气汇聚,虚空画符,玄阴十二玉真秘符阵骤然爆发而出,直奔周云海而去!

  “武道炼气双修!”

  周云海顿时被吓了一跳,周身灵气凝罡,虽然挡下符阵但却仍旧被轰退数步。

  似他这种非大派出身的修行者,此时能够把修为累积到了凝罡境还是多亏了跟鬼郡守的交易。

  武道炼气双修这种事情他只是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过。

  歃血爆发,顾诚的血渊剑之上已经被一层骇人的血芒所笼罩。

  长剑颤动,直接将那水纹搅碎,九凤归巢,一往无前,直奔周云海而来!

  这一次顾诚只是单独前来的,并没有叫蒙山道人和蓝彩蝶来。

  虽然现在顾诚准确点来说还是七品,但武道炼气双修,他的战斗力已经可以跟六品比肩了。

  虽然全部六品修行者不敢说,但像周云海这种只达到了凝罡初期,并且还缺少实战经验,战力并不出众的修行者顾诚也根本就不放在眼中。

  炼气六境凝罡的优势便在于可以将灵气化作罡气,各种术法施展出来的威能堪比涌血境武者所用出的罡气,两者其实是相差不多的。

  不论是真气凝罡还是灵气凝罡,属性也是一样强大。

  只可惜罡气却是压制不了顾诚。

  歃血虽然不是罡气,但其强度却是已经堪比罡气了,甚至还要比一部分的罡气更加强大。

  周云海手中印法符文连挥,各种术法当头砸落,但却都被顾诚以歃血之力一一斩碎。

  在这种级别的攻势之下,武者优势被顾诚发挥的淋漓尽致,瞬息之间他的身形便已经来到了周云海的身前,手捏惊目观音印,周云海的脑袋忽然嗡的一声炸响,男相观音张开双目的一刹那,他的脑海已经是一片空白。

  眼看周云海便要被顾诚这一剑给斩杀,他周身的灵气忽然涌入了脚下,以他为中心数丈之地忽然化作了深潭,带着鳞片的森然鬼爪猛的从其中探出,向着顾诚抓去!

  玄阴灵飞经对于阴气极其的敏感,在那鬼爪出现的一瞬间,顾诚便已经身形瞬间后退,躲过了那一击。

  只见此时的周云海周身阴气环绕,全都灌注到脚下那幻化出的深潭当中,一尊长满鳞片,手长脚长,面貌狰狞,生着满口尖锐利齿的鬼物从其中爬出来。

  顾诚冷笑道:“周云海,你还说你没跟鬼物勾结!”

  此时就连后方观战的那些其他势力的武者也都愣住了。

  云海观虽然是小道观,但却自诩为是道门正统,暗中偷偷摸摸修炼一些左道秘术也就算了,此时竟然把炼鬼秘术都给用出来了,就算是没勾结鬼物,这也是大忌。

  周云海此时也是面目狰狞,怒喝道:“顾诚!今日我便要把你碎尸万段!”

  他虽然境界比顾诚高一成,但战斗力却太弱了。

  云海观的传承本就不强,那些符咒秘法别说是跟玄阴灵飞经比,就算是靖夜司入门的炼气功法都是比不过的。

  他真正的底牌只有这种驱鬼炼鬼的秘术了,还是他从鬼郡守那里得来的。

  此时被逼到了极致,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再不用这些底牌的话,他恐怕就要被顾诚给当场斩杀了!

  这水夜叉乃是他祭炼了几十年,用数百意外淹死或者是故意溺死的死者冤魂所凝聚而成的,凶厉无比,堪比六级厉鬼。

  随着周云海将所有力量都灌注到那水夜叉当中,对方周身阴寒之气冲霄,身形速度快到了极致,阴风寒气扑面而来,瞬间便已经来到了顾诚的面前,尖锐的利爪前寒冰凝聚,距离他已经不到三尺!

  “找死!”

  顾诚轻轻的摇了摇头,这周云海怕是已经忘了他是什么出身。

  靖夜司对付鬼物本就很擅长,甚至都总结出了一套经验了,这水夜叉便是靖夜司典籍有记录的一种鬼物,可以是天生,也可以是被认为所炼制出来的。

  而且顾诚之前还想要收集一些五行鬼物来提升一下五鬼搬运,结果现在有人便送上门来了。

  这水夜叉便是属水的鬼物,用来提升五鬼搬运的力量正好合适,这也算是这次灭门的意外收获了。

  所以看着眼前的狰狞鬼物,顾诚竟然好像看到了什么珍贵的宝物一般。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