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五十章 乐平陆家(为盟主景风补更)

第一百五十章 乐平陆家(为盟主景风补更)

  三木寨外,顾诚手下的士卒正拉开一张数丈大小的巨弩来,对准三木寨。

  那巨弩上遍布符文,弩矢竟然是赤红之色的,上面也铭刻着符文。

  几名士卒在那里鼓捣了许久,这才将弩失和巨弩之上的符文对齐,轰然爆射而出,那弩失竟然在射到大门上后直接爆裂,瞬间便将三木寨的大门所轰碎。

  这是爆炎破城弩,大乾军方专门研究军械的密武堂弄出来的东西。

  结合了炼气士一脉的符阵还有各种炼器手段造出来的东西,价值不菲,一支弩箭便可以打造出上千套精制战甲。

  所以这东西只是需要攻城时才来一枚,这是当初北玄军带来的。

  结果贝邵杰太过托大去跟方镇海野战玩脱了了,这东西没用上便已经扑街。

  后来方镇海也没怎么攻城,反倒是让顾诚开了第一炮。

  燃烧的烈炎和惨叫声中,大股三木寨的盗匪冲杀了出来,那陆公子和三木寨的那位祝大当家也是带着人走出来。

  之前那探子都已经把这祝大当家所有的资料全都给抖了出来,就差别把对方祖宗八代给供出来了。

  这祝大当家全名叫祝三魁,是最底层的盗匪出身,倒也算是个人物,有些手段,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把三木寨上一代的大当家给弄死了,终于自己上位了。

  周围的这些盗匪势力对于祝三魁的评价都是其为人谨慎,这次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做出来劫掠朝廷官军的事情。

  顾诚冷眼看着着那祝三魁,冷声道:“这位祝大当家,你可知道我是谁?”

  祝三魁满脸堆笑道:“新任广陵城大统领顾大人我当然是听说过的,误会,其实都是误会而已。”

  顾诚淡淡道:“知道我是谁,还杀了我的人,现在你跟我说这是误会?祝三魁,你是活腻了吧?”

  那祝三魁的面色有些微微变化,他身后那位陆公子却是一把推开祝三魁,冲着顾诚拱手大道:“顾大人对吧?在下乐平陆家陆宏远。

  这件事情呢,也的确是个误会,谁让你手下的人并没有先亮出名号呢?

  还望顾大人给在下一个面子,死的那个把人,我按照朝廷抚恤金的三倍给你,大家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如何?”

  那陆宏远虽然年轻,但却做出了一副老江湖的模样,但实际上在顾诚和陈当归这种已经在江湖上厮混过一阵的家伙看来,却是可笑的很。

  若是这陆宏远当真是误杀,那这件事情还是有商量余地的。

  但按照寇安都所说,在他亮出了名号之后对方反而下重手想要杀人灭口,这是不打不相识吗?这简直就是在打顾诚的脸。

  对方明显就是想把人都给杀了,然后没有证据,一了百了。

  只可惜他却没想到寇安都的生命力竟然这般强大,一直挺到了回到广陵城。

  人你们都杀了,结果现在却还说什么不打不相识,他还真以为顾诚是白痴。

  不过乐平陆家这个名字顾诚还是听说过的。

  对方并不是七大世家之一,但应该算是七大世家之下比较强的世家了,只是传承不太久远,也就三四代而已。

  以乐平为前缀,只不过是给自己的家族脸上贴金而已,实际上在乐平郡他们自己都不敢这么说,因为能够代表乐平郡的世家乃是七大世家当中排在前列的乐平慕容氏。

  望着那陆宏远,顾诚忽然冷笑了一声:“交个朋友?你配吗?

  这里是南嶷郡不是乐平郡,你在我南嶷郡内杀了我的人,现在却还要跟我说交个朋友,你们陆家的脸可真大,当真以为是自己一号人物了?谁给你勇气说这话的?”

  那陆宏远的面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不过还没等对方说什么,顾诚的面色也是一沉,直接低喝道:“动手!整个三木寨的盗匪尽皆诛绝,一个不留!”

  随着顾诚话音落下,陈当归便已经带着一众士卒冲杀了过去。

  他跟寇安都的关系也不错,虽然寇安都重伤的时候他还在那里调侃他,但却并不代表他的内心不愤怒。

  所以他这次在动手的时候,少有的摘下了手臂上的麻布,露出了那带着鬼眼的骇人手臂来。

  一步踏出,顾诚直接跃马而下,血渊剑之上带着幽深阴烛冥火向着那陆宏远刺来。

  那陆宏远虽然年轻,但自身竟然也有着七品巅峰的实力。

  在顾诚那一剑斩来的瞬间,他手捏印决,脚下大地土石寸寸升起,拦在了顾诚那一箭面前。

  陆家所擅长并不是武道,而是属于少有非道门一脉的炼气士,主修阴阳五行遁术,修行速度暂且不说,同阶当中战斗力可是极其惊人的,甚至要比道家一脉的练气还要强。

  “顾诚,你当真不给我陆家这个面子?”

  陆宏远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顾诚。

  乐平郡没有战乱,不过当地的武林势力要比朝廷更加强大,甚至强大到了当地的朝廷势力都不敢去管武林的局面。

  陆家有一些生意需要当地镇抚使帮忙开一些绿灯的,对方都是有求必应。

  这顾诚虽然掌控一郡,但仅仅只是一个大统领而已,做事竟然这般强势?

  “这里不是乐平郡,而是南嶷郡,你们陆家有个屁面子!”

  别说这件事情顾诚不想给面子,就算是他想给,他手下的人也不答应。

  他手下可几乎都是方镇海乱武军出身的士卒。

  之前那张贤杀了方镇海的手下,在他的挑拨之下灭了张贤,虽然是引得其他反贼不满敌视,但却是在乱武军内部竖立起了强势的形象来。

  此时顾诚若是退一步他都敢保证,乱武军的那些士卒会对他失望外加离心离德的。

  顾诚在南嶷郡不需要名声,但现在这些士卒可是他能掌控的唯一力量,自己却需要在他们心中的名声。

  “该死!”

  那陆宏远怒骂了一声,他是第一次真正离开家族的势力范围历练,却也是第一次感觉到,陆家的名声不那么好用。

  要知道就算是祝三魁这个积年老盗匪在他亮出身份后都选择恭敬臣服,结果这顾诚却丝毫都不买账。

  歃血发动,血渊剑之上煞气冲霄,瞬间便粉碎了那土墙,与此同时,玄阴十二玉真秘符阵直接轰出,强大的灵气四散,轰的那陆宏远后退数步。

  下一刻他一挥手,顾诚的脚下土石碎裂,一丝丝火焰犹如灵蛇一般向着他的周身缠绕而来。

  他又立刻掏出来两张灵符,瞬间寒冰箭矢在虚空凝聚,直奔顾诚而来。

  “花里胡哨!”

  这陆宏远的力量并不弱,五行术法虽然是基础,但却被他运用的扎实无比,力量也是十分强大。

  但可惜他遇到的是顾诚,歃血的力量已经完全可以跟罡气比肩,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是拦不住他的。

  九凤归巢刺出,那一往无前的剑势撕裂着一切,不管是火线还是寒冰箭矢全部被撕裂,陆宏远骇然之下手中印决捏的简直出现了残影,一只只藤蔓从地下浮现而出,汹涌当着顾诚缠绕而去。

  不过下一刻,玄阴飞雷轰然爆发,不光那些藤蔓炸裂,就连陆宏远本人都被轰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

  陆宏远骇然的看着顾诚,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以往他打交道最多的便是那些大势力出身的年轻弟子,所以他清楚这些大派出身的弟子战力究竟如何。

  顾诚以七品境界便能够爆发出这种级别的力量,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不过还没等他多想,一道血影闪过,顾诚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剑锋甚至距离他的脸不到三尺的距离。

  而且没等陆宏远有所反应,顾诚便已经用出了惊目观音印,观音张目,那股镇压诛邪的强大力量震摄着地方的心神。

  只不过这一次惊目观音印却是失效了,也是第一次失效。

  陆宏远的身上不知道有着什么东西在,一道白芒闪过,竟然抵消了惊目观音印的力量。

  与此同时,他周身更是完全化作了一滩人形清水,从顾诚的剑锋下穿过,向着远方逃窜而去。

  他是真的在顾诚的身上感觉到了浓重的杀机,此时若是不跑的话,甚至真容易被顾诚斩杀的。

  顾诚的眼睛一眯,五行术法他见得多了,但像是这种能够直接把肉身都化作一滩水,能够完全免疫物理刀剑的秘术还当真是少见的很。

  不过刀剑无法伤到这一滩清水,那其他东西呢?

  顾城手捏印决,五鬼搬运被他施展而出,拉扯那滩快要渗透到地底的人形清水,顿时让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来。

  五只小鬼回到顾诚的身边,同时也携带着一捧水流,但落到地上赫然变成了一只鲜血淋漓的断臂。

  等顾诚还想要再次出手的时候,那陆宏远便已经带着一声惨叫,直接遁入了地下,身形消失不见,只留下大股的鲜血。

  顾诚挑了挑眉毛,怪不得寇安都在对方的手中伤的这么惨,这种大世家出身的弟子,的确是有两把刷子,有一些底牌在的。

  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顾诚将目光转向差点被狂暴状态的陈当归被撕成碎片的祝三魁,淡淡道:“留个活口。”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