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白衣世子慕容侯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白衣世子慕容侯

  顾诚对于陆宏远出现在南嶷郡,忽然掌控了三木寨这件事情一直都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的。

  一个是乐平郡大世家的嫡系弟子,一个是下九流的盗匪,这两个人是怎么搅合到一起去的?

  如果说陆宏远是被逐出家族的那也不对。

  像是这种大族出身的弟子,家族本身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强大的威慑力,就凭他方才还知道利用陆家的威势来威胁顾诚便知道,他仍旧是陆家的弟子,并没有跟家族闹翻。

  顾诚让陈当归把那祝三魁给拎过来,淡淡道:“说说吧,那陆宏远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跟你这种盗匪厮混在一起?”

  祝三魁小心翼翼道:“我说了,顾大人能否放我一马?”

  顾诚似笑非笑道:“你现在都成阶下囚了,你认为自己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我为刀俎,你就是菜板的那块五花肉,不想被一刀砍了做成红烧肉,那就乖乖说好了,还敢谈条件?”

  祝三魁没去管顾诚那奇怪的比喻,他面色灰暗,无奈道:“顾大人,真不是我想要动官军跟你为敌的,而是那陆宏远要动手的。

  之前那陆宏远来到我的山寨,直接亮出了自己陆家人的身份,想要我为他所用。

  我虽然是个草莽江湖人,知道陆家的强大,但也不可能对方随便来个弟子便能够让我臣服吧?

  所以我便跟他赌斗一场,结果打输了,并且他还开出了极其丰厚的条件,我这才臣服在他麾下的。”

  “哦?他开出了什么条件?”

  “建立宗门,开宗立派!”

  祝三魁苦笑道:“像是我们这些吃了上顿便没下顿的盗匪是无法拒绝这种诱惑的,所以我便答应了下来。

  而且听其口气,对方貌似有着很大的计划,还要联合所有当初没选择加入方镇海麾下的盗匪做一些大事等等。

  但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我虽然选择臣服,但陆宏远却也不会跟我说实话的。”

  顾诚紧皱着眉头,陆宏远这是想要插手南嶷郡武林?

  他若是草莽出身那倒是可以,但对方可是乐平陆家出身,这其中陆家有没有插手的意思呢?

  一旁的祝三魁用期翼的目光看着顾诚:“顾大人,现在能否放我走了?”

  顾诚低下头,轻声道:“说实话,我是想要放你走的,但这次却放不得。

  你在南嶷郡的盗匪中算是老资格了,关系人脉都有,我如今破了你的山寨却放了你,将来你会不会找我麻烦呢?

  并且这次你们重伤了我的心腹,还杀了我[ ]麾下几十人,这些可都是要一个交代的。

  原本这个交代我是想要跟那陆宏远要的,但谁让这家伙逃了呢?

  所以这个交代便只能落在你身上了。”

  说着,顾诚将目光看向陈当归:“送祝大当家上路吧。”

  祝三魁愣了一下,随后挣扎着大骂道:“顾诚!你不守信用,不得好死!”

  “噗哧。”

  一声轻响传来,陈当归的刀便已经将他给捅了一个通透。

  顾诚淡淡道:“整个三木寨搜刮一遍,其中的东西选出一半来,给死去的那些士卒分了。”

  解决掉这些事情,顾诚准备去打听一下,那陆家究竟是什么情况。

  若是陆家对南嶷郡有什么企图的话,那自己估计还真要头疼一阵的。

  就在顾诚等人返回不久,曲澜江之上,一座大船正慢悠悠的驶向南嶷郡的范围。

  那是一座三层的巨大楼船,船体上的楼阁雕梁画栋,其华美不输于那些外界名楼。

  此时在第三层之上,正有不少人在饮酒闲聊,欣赏着歌舞。

  这些人都很年轻,几乎都是二三十岁左右,各个气度不凡,甚至都可以称得上是年轻俊杰了。

  这其中最为出彩的便是坐在最北边的一名白衣年轻人。

  那年轻人大概二十多岁,容貌英俊,剑眉星目,气质优雅。

  他穿着一身白色锦缎长袍,没有任何花纹,鞋子扇子也都是白色的,头上还带着一顶白玉冠冕,好像浑身上下好像都找不到其他颜色一般。

  周围的众人也都是以那年轻人为中心,时不时的还要恭维对方一句。

  这些人中,一名三十出头,穿着金色轻甲,浑身肌肉虬结鼓起的青年人饮尽了杯中的黄酒,轻哼道:“陆宏远那家伙究竟在搞什么?竟然脱离我们先行去收编什么山寨,当真是脑子进水了。

  那些下九流的盗匪又能成什么气候?他难不成还想要学那方镇海,汇聚了一群盗匪好揭竿起义吗?”

  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是大笑了起来,很显然陆宏远在他们这批人当中的地位貌似并不算高。

  这时那一身白的年轻人忽然道:“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愣:“是慕容公子您让他去的?”

  对于眼前这位存在,在场的众人可以说是又敬又怕的。

  不光是因为对方出身七大世家当中,雄霸整个乐平郡的慕容氏,更是因为对方这个人。

  乐平慕容氏的继承人,‘白衣世子’慕容侯,这位的名字在整个江湖上都是大名鼎鼎的存在。

  慕容侯被人称之为是白衣世子,并不是说他是皇亲国戚,而是因为早在大乾建国之前慕容氏便被某一代皇朝封王,守备南疆之地。

  那时候的南蛮十万大山周围还没有被开发,甚至连南九郡还都不存在呢,妖物蛮族,各种奇诡无比的存在层出不穷,甚至就连朝廷都无法镇压,只能给慕容氏封王,跟其世代交好,让其镇守南疆之地。

  所以慕容氏现在虽然只是世家,但人家这个‘王’可是比大乾的历史还要早。

  外加慕容侯已经是慕容氏对外公认的继承人了,此时被称之为是世子也很合理。

  其实像是慕容氏这种位列七大世家前列,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存在,是很少这么早就选出继承人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出色的人物是在是太多了,多到你不知道哪名弟子什么时候便会崛起,所以大部分的继承人之位,甚至要争夺到上任家主准备让位开始。

  但在这一代的慕容氏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慕容侯太出色了,甚至出色到了同辈的弟子中,连跟他争夺继承人的资格都没有。

  慕容侯在上代家主的子嗣中并不是大房所生,而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小妾所生,所以在幼年时也并没有展露出多少的锋芒天赋来,一直都安安稳稳的在家族内修行。

  直到他十八岁时,按照慕容氏的惯例,都会将家族中一部分的生意拿出来给弟子去管理,锻炼培养对方的能力。

  慕容侯因为不被重视,所以被分到了南蛮边界去跟那些为了慕容氏开矿的蛮族打交道。

  这可以说是最苦最累还容易出问题的地方,毕竟那些蛮族粗鲁野蛮,经常会闹事,而十万大山的最深处还有一些蛮族部落是不听慕容氏号令的,经常会劫掠慕容氏的商队。

  去了这种地方慕容氏的人本以为对方会泯然众人,结果慕容侯却犹如龙入大海,一飞冲天。

  慕容侯靠着自己一人之力,三个月平定蛮族叛乱,最后更是以蛮制蛮,让蛮族之间互相攻伐,将慕容氏的势力范围一路推进到南蛮十万大山的深处的那些无人区当中。

  他更是被蛮族数个部落称之为是最尊贵的客人,就算是慕容氏家主来到南蛮之地,都没有慕容侯说话管用。

  据说慕容侯还在南蛮之地当中得到了一份上古炼气士的传承,配合他慕容氏的武道传承,一身修为武道炼气双修,三年的时间便到了六品六境。

  回到慕容氏后,横扫慕容氏年轻一代无敌手,带领家族攻城略地,其功绩甚至要比家族内那些执事和长老都大。

  在其他人年轻一代的武者还在家族内部争来夺去时,这位却是已经能够代表一部分慕容氏的意志在外争夺了,这种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方才他们嘲笑那陆宏远去收编山贼是脑袋进水了,但此时听说这个主意竟然是慕容侯给他出的,他们顿时便不吭声了。

  没人会觉得慕容侯脑袋进水,除非是他是故意坑那陆宏远。

  之前那穿着金色轻甲的青年疑惑道:“慕容兄你让陆宏远这么做又是何意?”

  慕容侯拿起酒杯,奇异的是那酒杯中的酒水竟然开始自动旋转着起来,速度极快,犹如一个小型漩涡般。

  “没什么意思,做个试验喽。

  方镇海那厮不出所料,果真不成大气,死的甚至要比我们各家长辈预料的都快。

  南嶷郡的力量产生了大量空缺,所以诸位的师门家族长辈才把你们扔到南嶷郡历练。

  成了发展势力,占据一席之地,这不成嘛,倒也能让诸位积累一下经验。

  不过南嶷郡的武林势力可还都摆在这里呢,咱们就这么鲁莽的撞上去可不合适。

  别小看那些下九流的盗匪,方镇海也一样是盗匪出身,照样能够席卷一郡之地。

  草莽之流虽然不成气候,但发展起来还是很迅速的。

  陆宏远在陆家并不算太受重视,这次也是抱着极大野心来的,想要做成一番事业。

  他送我一尊火玉观音,我便为他出这么个主意,若是他能做成,说不还真能再培养出一个小一号的方镇海来。

  当然我们不需要反贼,需要的只是一条打着反贼旗号的,狗!”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