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马威(为盟主RhinoLee补更)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马威(为盟主RhinoLee补更)

  丢了一只胳膊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起码对于陆宏远这种背景的修行者来说是如此。

  江湖上各种奇诡秘术数不胜数,都有办法重新弄一条胳膊来。

  比如湘西乌家的截脉炼鬼术,如果嫌弃那个副作用有些大的话,那也还有其他的选择。

  陆宏远真正恨的却是顾诚毁了他的努力,毁了他的基业!

  他在陆家本身就不受宠,不是正房出身,上面有个出色的哥哥还对他多番打压。

  所以这次来南嶷郡,他花费大价钱讨好慕容侯,就是想要对方提携自己一下。

  结果对方好不容易给自己出了一个主意,眼看着自己便要发展势力,在南嶷郡做出一番基业给家族看了,但转眼间就被顾诚给灭了,他怎么可能不恨?

  顾诚覆灭三木寨,还让他被慕容侯打了一巴掌,损失在对方心中的好感度,这让原本就过的不怎么好的他,生活更加的雪上加霜。

  此时看到顾诚前来,陆宏远恨声道:“魏兄,帮我个忙,给这顾诚一个下马威!”

  一旁的宋萧然道:“喂,你们悠着点,慕容公子可还要见对方呢。”

  那魏梓铭跟陆宏远是好友,闻言他轻笑了一声道:“放心,杀杀对方的锐气而已,让那乡巴佬知道知道,我乐平郡的人,可跟南嶷郡的这帮废物不同!”

  黄老蛟的楼船开到了对方的楼船下方,要比对方那楼船小上一号。

  当然船不是越大越好的,黄老蛟的楼船属于战船,上面还有各种弩箭和符文阵法之类,换成大船反而影响速度。

  顾诚抬头一看,对方可并没有扔梯子下来的意思,这让王渊都是面色一沉。

  自己也还在下面呢,对方折辱顾诚,却也同样是在折辱他。

  抬了抬眉毛,顾诚周身真气爆发,一步踏出,身形便已经奔着那楼船而去。

  这时候站在那船头的魏梓铭却是冷笑了一声,忽然手捏印决,曲澜江中的浪涛忽然大盛,一个浪头向着顾诚席卷而来!

  这浪头当中有着灵气鼓动着,内含千钧力道,寻常七品的修行者都有可能被这巨浪拍的筋断骨折。

  顾诚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单手捏印决,玄阴灵气疯狂的在顾诚的周身凝聚着,玄阴飞雷轰然绽放而出,在水浪当中疯狂的炸裂着。

  而且那水浪跟魏梓铭的灵气相连,强大的阴雷之力顺着水浪蔓延到了那魏梓铭的身上,顿时电的对方惨叫了一声,身形倒飞了出去。

  顾诚一步踏出已经出现在了甲板之上,那宋萧然本来是没打算出手的,他跟陆宏远的关系又不怎么样。

  但此时他们可都是一起的,看到魏梓铭被轰飞,他的手中的长剑‘铿锵’一声,径直出鞘。

  但还没等他出剑刺向顾诚,顾诚手中的血渊剑便已经刺出,九凤归巢,势不可挡!

  两剑相撞,宋萧然顿时感觉到了一股锋锐的剑气和强大的力量袭来,他的身形不由得后退三步,眼中露出了极致的骇然之色。

  一旁的陆宏远还要动手,顾诚淡淡道:“诸位把我请来就是想要动手的吗?若是早说,那我便把我麾下的士卒都叫来一战,比人多?这里可是南嶷郡!”

  “够了,还嫌不够丢人的吗?”

  一个声音淡淡的从船舱内传来,顿时让陆宏远等人都不得不收手。

  魏梓铭等人的面色都是有些阴沉的,这次他们的脸可算是丢大了。

  本来想要给顾诚一个下马威的,结果现在反而成了是他顾诚给自己下马威了。

  王渊也一跃到了船上,跟在顾诚身后踏入船舱内。

  这一次王渊是代表王家前来的,其身份应该是两不相帮,保持中立才对。

  但身为南嶷郡的人,王渊却也是十分不满对方这些乐平郡的武者如此跋扈,盛气凌人的模样。

  顾诚踏入船舱内,里面已经摆满了一桌酒席,以及坐在最上方的那位‘白衣世子’慕容侯。

  虽然顾诚没有见过对方,但只凭对方的衣着和对方的气度顾诚便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了。

  王渊跟在顾诚身后,暗中传音道:“那位穿白衣的便是慕容侯了,那穿着轻甲的青年,是战武阁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于千锋,在这里的实力仅次于慕容侯,战武阁也是位列三十二宗之一。

  至于其他人虽然也是乐平郡的顶尖大派出身,但却并没有能堪比这战武阁和慕容氏这种级别的存在。”

  顾诚轻轻点了点头,王渊能够在保持中立的前提下帮他提供一下情报,这种态度已经算是偏向于他了。

  这时候慕容侯一摆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顾兄请见谅,方才只是一个玩笑。”

  顾诚淡淡道:“是啊,若是我没接住,那这玩笑便是我本人了。

  诸位将我喊来,究竟是什么意思?若是要为那位陆公子出头,我也一并接着。”

  在场的众人都是在那里打量着顾诚,虽然他们知道这顾诚貌似年岁不大,但却也没想到对方如此年轻。

  而且对方这态度嘛,倒还真是强势的很,他便不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谁吗?

  慕容侯倒是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道:“出头?在场的诸位分属不同的世家宗门,轮不到谁为谁出头,想要报仇那便自己来,借他人之手有什么意思?

  今日来见顾兄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进入南嶷郡时有些疏忽,未曾跟顾兄你交流一下,所以今日赴宴便全当做是补偿。”

  说着,慕容侯拿起酒杯敬了顾诚一杯,态度完美,无可挑剔。

  顾诚挑了挑眉毛,同样饮下一杯酒,淡淡道:“所以慕容公子今日来就是与我饮下这杯酒的?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慕容侯淡淡一笑:“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顾兄能够在方镇海麾下潜伏卧底做到高位,又在时候被朝廷委任暂管广陵城,不论怎么看,都是聪明人。

  我等前来南嶷郡所为何事,相信顾兄你应该都知道了,上次的事情的确是误会,但今后所发生的事情可就不是误会了。

  南嶷郡各路盗匪我准备全部收编,同时扶持南嶷郡的一些小宗门收购丹药,自建一条从南嶷郡到乐平郡,再到其他郡的商路。

  希望顾兄行个方便,莫要再将我等当成是盗匪,这次的事情就算是揭过去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慕容侯,这位就这么把自己的计划当面说给顾诚,这样真的好吗?

  实际上这也是慕容侯极其自信的一种表现。

  他不是不想用阴谋诡计,而是在这种时候不屑去用。

  他就算是如此直接的把自己的目的告诉顾诚,你顾诚又能怎样?又敢怎样?

  因为无畏,所以无惧。

  而此时听了慕容侯的话之后,顾诚脸上的笑容却是逐渐消失。

  其他人都是来历练的,这慕容侯倒是好,直接便是来开疆扩土的。

  南嶷郡跟十万大山的接壤之地不是最多的,但却是风水最好的一个,主要产出的都是灵药。

  慕容侯这种做法几乎就是想要垄断一部分灵药的交易,虽然没去动王家和四极宗的产业,但却将前来收购那些灵药商队的路都绝了。

  一旦慕容侯这这帮人在当地发展成了一方势力,这帮人几乎是无法收取到一分灵药的。

  最重要的是,这慕容侯同样也是在绝他顾诚的路。

  之前顾诚以护送这些商队出南嶷郡为条件,这才换来了一成的税收。

  结果现在慕容侯却是要把持这一切,把自己的生意都抢过来,甚至都没说要分润自己多少好处,这慕容侯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对方可是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个暂时的广陵城大统领给放在眼里啊。

  可能在慕容侯的眼中,自己这个暂时的广陵城大统领只是一个朝廷派来的摆设,除了代表朝廷没什么作用。

  以他慕容侯的身份亲自开口邀请自己来赴宴,这便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哪里还需要付出什么额外的好处?

  顾诚的眼神逐渐转冷,这种毫不掩饰的轻视,他可是许久都没有经历过了。

  放下酒杯,顾诚淡淡道:“行个方便,但我若是不想行这个方便呢?”

  此话出口,王渊的冷汗都快出来了。

  他虽然在南嶷郡还算是个人物,做事也是沉稳,很得王楷之器重,但是跟慕容侯这种已经名满江湖的年轻俊杰相比也就不算什么了。

  他可是深知慕容侯的性格,虽然这位看似风度翩翩,一副家主气象,但实际上做事却也是毫不手软留情,狠辣果决。

  哪怕顾诚跟慕容侯阳奉阴违也好啊,起码先离开这地方再说。

  而此时慕容侯还没说什么,那陆宏远忽然站出来,指着顾诚冷声道:“给脸不要脸!

  慕容公子给你脸面,给你机会,你却不珍稀,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呸!”

  顾诚抬眼望去,下一刻歃血之力轰然爆发,真气剧烈的燃烧着,那速度极快,甚至众人只看到一个残影,顾诚便已经出现在了那陆宏远的身前,在其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将他掐着脖子拎在手中,沾染着煞气的猩红色双目凝视着对方。

  “上次让你逃了算是你命大,不好好珍稀活着的机会却非要跳出来找死,还是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