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拭目以待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拭目以待

  顾诚其实是很少动杀机的,而等到他一旦真正动了杀机的时候,那便没几个人能从手下留得活口。

  陆宏远也算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非要去挑衅顾诚的底线。

  歃血的力量完全压制着陆宏远,对方所修的阴阳五行遁术也是属于炼气一脉,他似乎根本就没想到顾诚当着慕容侯的面还敢动手,所以根本就没来得及防御,被顾诚近身之后压制的死死的。

  就在这时,慕容侯猛的一拍桌面,他酒杯当中的酒水忽然临空升起,以酒水画符,那竟然好像是一个‘解’字。

  瞬间周围的元气开始向着两边溢散,以极强的力量同时拉扯着顾诚还有陆宏远的身形。

  顾诚轻哼一声,在这股力量之下他不得不松开陆宏远,手捏印决,玄阴飞雷绽放,黑色的雷霆轰然爆发,将那股力量彻底消融。

  慕容侯也是武道炼气双修,并且他在炼气之上所得到的传承还并不是现在的传承,而是某个上古炼气士的传承,十分神异。

  慕容侯一挥手,平复眼前散乱的灵气,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淡淡道:“其实我很不喜欢动手,很不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顾诚,你的身份我知道,南嶷郡不是你的久留之地,朝廷就算是再缺人也不会放任一郡之地长时间都没有宗师级别的存在镇守的。

  没有宗师级别的存在出手,我们要做什么你都拦不住,今日请你前来,我们给的也是朝廷的面子。

  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什么事情值得做,什么事情不值得做。

  面子放在面前你却不要,为何非要以卵击石呢?”

  顾诚凝视着慕容侯,淡淡道:“这里是南嶷郡,不是你乐平郡,你看我能否拦得住!”

  慕容侯也是凝视着顾诚,最后轻轻摇摇头道:“我看错了,你并不是一个聪明人,而是一个自负的人。

  或许是扳倒了方镇海,真让你以为自己有跟宗师级别的存在博弈的力量?

  机会只有这么一次,下了船,可别怪我不给朝廷面子,最后可能灰溜溜离开南嶷郡的,还是你。”

  “拭目以待。”

  顾诚一挥手,直接转身离去,周围那些乐平郡年轻一代的武者看到顾诚的态度如此嚣张,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慕容侯一挥手制止。

  逞口舌之快,没什么意思。

  王渊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选择跟顾诚一起下船。

  王家虽然不会站在顾诚这边,但却也不会站在慕容侯等人这边,双方根本就不是一家人。

  回到黄老蛟的船上王渊这才叹息道:“其实顾兄,这一步你让了也没什么,慕容侯那种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你扳倒了方镇海,大可以等上面的人来了,自己功成身退,没必要跟他硬顶的,权当卖他一个面子了。”

  顾诚看向王渊:“你以为他给我的是面子吗?不,那是施舍,而我顾诚,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

  慕容侯说顾诚自负,实际上最自负的是慕容侯才对。

  看对方的模样便知道了,南嶷郡一行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阻碍,简直便好像是游山玩水一般。

  所以他明知道现在顾诚所做的事情,但却也要从中插手,根本就没有想过顾诚的利益如何。

  对于他来说,他将顾诚喊来赴宴,通知顾诚一声便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便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实际上这算什么?别让他太丢脸的施舍而已。

  顾诚不是一个自负的人,但他却也不可能去接受这种施舍。

  他在方镇海麾下如履薄冰数个月,这才终于配合朝廷和争天盟扳倒了方镇海。

  可以说秋二娘给他的位置虽然有些麻烦,但却也算是奖励了。

  这段时间顾诚在南嶷郡代表朝廷一手遮天,没有上司,没人会管他,他可以任意为自己谋求好处,反正有着争天盟内的大人物过来收尾。

  结果他慕容侯一句话,便要让自己放弃这些,去当缩头乌龟忍下这些,他慕容侯的脸面,可还没大到这种地步。

  王渊摇了摇头,显然他对于顾诚的做法还是不能理解。

  不过此时的顾诚却是有些理解为何王家这些年来会逐渐衰弱了。

  一心求稳虽然没错,但身为修行者,本就是与天争命,不能丢了心中这股锐气。

  忍忍忍,能忍到几时?

  退退退,能退到何处?

  忍让退步容易,但想要再进一步可就难了。

  修行之路,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修行是如此,做人做事也是如此。

  当初顾诚刚刚穿越的时候,其实他也有最简单的方法保命。

  那就跟自己那位二娘卑躬屈膝,装疯卖傻,主动把爵位让出来,甚至闹的满城皆知,最后那位二娘不光不会杀他,甚至还要保护他呢。

  万一他出了事情,岂不是谁都要骂她毒辣,拿了大哥家的爵位不算还要人性命?

  顾诚可以选择这么做,但他却没选。

  该是自己的东西,他可以主动让给别人,但别人却不能来抢!

  王渊不太认可顾诚的做法,所以跟着船回到广陵城后他便径直回到了王家。

  顾诚则是找来了蒙山道人问道:“你在南嶷郡可有什么可靠相熟的人物?不要求实力,只需要那种精明灵醒,熟通各方消息的人。

  让他们在暗中给我监视着慕容侯他们,一步一步,他们都做了什么,都不能漏掉。”

  蒙山道人点点头道:“这个没问题,交给我便好了。”

  虽然蒙山道人并不是那些下九流的江湖人出身,不过他常年都在南嶷郡厮混,人脉之类的东西,他要比顾诚强得多。

  其实顾诚也可以去王家和四极宗找人,但奈何看到王家和四极宗的态度他便知道了,他们两家是不会掺合这种事情的。

  同样顾诚也可以选择暗中去挑拨王家和慕容侯,不过在看到慕容侯之后顾诚便放弃了。

  慕容侯这个人虽然自负,但他却是很清醒的一个人,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应该去做什么事情,顾诚想要挑拨他的心境,太过困难。

  这一次既然慕容侯认为自己挡不住他,那大家便交手过几招,但看看究竟谁能挡得住谁!

  以静制动,这段时间顾诚一直都安稳的呆在广陵城内,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稳坐钓鱼台。

  而蒙山道人那边的消息却是源源不断的传来。

  “慕容侯等人分头收拢盗匪,南嶷郡边界山林中那些不愿意臣服方镇海的盗匪,七成都被其收拢。

  其中一个山寨不服,还对慕容氏出言不逊,结果被慕容侯一招斩杀其寨主,剩余两成在畏惧之下也选择臣服,只有一成选择离开南嶷郡,去外界讨生活。”

  “其余乐平郡那些势力的年轻弟子挨个前往南嶷郡那些小宗门内,软硬皆施,说服对方将灵药以收购价格卖给他们,先收购,后付款。因为路上所有盗匪都被他们所掌控,商路已经畅通无阻。

  那些小宗门为图谋安逸,都已经撕毁了跟我们之前的协议,下个月咱们的税收怕是收不上来几个钱了。”

  “慕容侯成立乐平商会,彻底开辟南嶷郡到乐平郡之间的商路,在乐平郡那边也有慕容氏那边的人负责接应。

  陆宏远等所有人都加入了乐平商会内,自愿缴纳一定的收益交给慕容侯。”

  蓝彩蝶听完蒙山道人说的这些,她不禁疑惑道:“这岂不是说那慕容侯在空手套白狼?

  他手下的力量都是那些山贼盗匪,甚至收购那些灵药的银子都是赊账,卖出去了才会给那些宗门银钱。

  合着到了最后他没出一分钱,甚至都没出多少力量,就凭白赚取了这么多的差价?

  而其他乐平郡的那些势力的弟子加入乐平商会,他们的收益还要交给那慕容侯一部分,他们便心甘情愿被其剥削?”

  顾诚眯着眼睛道:“慕容侯擅长借力打力,惯于借势,这次也是一样。

  以乐平郡众多势力的威名外加自身实力再加上一些许诺,降服那些山贼盗匪。

  然后再用这些山贼盗匪为力量基础,软硬皆施让那些宗门答应他们先拿灵药后给钱。

  这么一番算计下来,他们自身可以说是没有丝毫损失便成立了一条畅通无阻的商路。”

  蒙山道人无奈道:“他们是畅通无阻了,咱们怎么办?

  就算想要硬来我们的力量都不够,就凭现在咱们手下这些人,哪怕是不管广陵城和其他州府全力出动人手都不够。”

  顾诚若是完整的接手了方镇海麾下乱武军的力量,那或许还有一搏的实力。

  但实际上顾诚所接手的力量只有接近一半而已。

  八大金刚有一半,乱武军的那些士卒之前在攻打张贤、在高建德内乱和之后剿灭那方镇海那一战中都死了一大批人,外加有部分人不想给朝廷卖命所以逃离的,现在顾诚手下的士卒人数,还真不如昔日方镇海巅峰时期的一半人。

  顾诚敲着桌子道:“谁说我要动用咱们的人?上面是让我来守南嶷郡的,全部动用我们的人万一出了问题,岂不是因小失大?

  他慕容侯会借势,我顾诚便会借势了吗?”

  蒙山道人一脸的疑惑,王家和四极宗不愿意动手,顾诚还能借谁的势?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