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通幽大圣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水中怪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水中怪事

  广陵城将军府内,顾诚左手阴烛冥火凝聚,右手之上玄阴飞雷炸裂着。

  同时顾诚体内灵气汇聚,内力真气却也是在灵脉当中游走着,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当这个平衡达到了一个限度之后,顾诚手捏印决,阴冷炽盛的阴烛冥火与玄阴飞雷靠近凝聚着,同时灵气和真气也是开始交织,互相排斥炸裂!

  顾诚顿时闷哼了一声,面色有些发白,精神力更是在不断的消耗着。

  但他却是强撑着,用尽所有力量将这两者所融合。

  炼气士的灵气是由外而内的,而武者最开始的真气则是由内而外,淬炼肉身得气劲,化气劲为真气,凝真气为罡气。

  这两者从根本的属性上来说便不同,此时强行将它们融合为一体,其艰难可想而知。

  顾诚虽然知道慕容侯能做到这一点,证明这一点是可行的,但具体需要怎么做他可不知道,还要一步一步的摸索才行。

  之前顾诚其实已经失败无数次了,这一次是最接近的时候,也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

  终于在顾诚的精神力几乎已经被耗尽的时候,阴烛冥火和玄阴飞雷终于融汇在了一起,一团幽深邪异的雷火在顾诚的手中的浮现。

  白森森的冥火燃烧着的同时,其中还涌动着漆黑色的丝丝雷霆,灰白色跟黑色交织,形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模样来。

  顾诚猛的将那股力量散去,但就算是主动散去了力量,余波的爆发也让整个房屋都是猛的一颤。

  长出了一口气,他这阴冥雷火算是彻底炼成了,并且其威能远远不是一加一那般简单的。

  而且这一招的消耗并算是多,跟阴烛冥火外加玄阴飞雷差不多,只不过虽然动用的力量不多,但想要将其掌控却是十分耗费精神力的,换成一些对于力量掌控并不强大的修行者来,很可能第一步就先将自己给炸死了。

  顾诚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他花了多半个月的时间这才走出这一步,但实际上这只能算是第一步而已,想要达到慕容侯那种程度还差很多。

  就在他刚准备出去看一看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情发生时,黄老蛟却已经找上门来了。

  在眼下顾诚麾下的这些人中,黄老蛟是跟顾诚交流最少的一个。

  这老水贼的心思谁都知道,在方镇海麾下时他便自成一派,现在换成了在顾诚麾下,顾诚也没想着要让他彻底臣服自己,只要对方能够表面上听命便可以了。

  顾诚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王霸之气,可以让这个积年老水贼拜服叩首。

  这段时间对方都只是老老实实的守着曲澜江周围的那些州府,虽然没有功劳,但却也没闹出什么事情来给顾诚添麻烦。

  所以他这次前来,顾诚还有些疑惑。

  “黄老哥,你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黄老蛟的面色有些难看:“是出了一些事情,我麾下有艘船没了,连同船上押送的灵药也都没了。”

  眼下顾诚掌控南嶷郡大小宗门的灵药交易,有些是走陆路的,但有些走水路却更近。

  黄老蛟麾下那些水军每日里除了在曲澜江上巡逻也就没什么事情了,所以顾诚便将一些能够走水路的运送的灵药交给黄老蛟护送,然后多给对方一些俸禄。

  顾诚皱眉道:“没了?是有谁动手了吗?好好的一艘船怎么没了?”

  黄老蛟麾下的楼船虽然有些参差不齐,但除了一些探查用的小舢板,最小的楼船也有十余丈左右,怎么可能没了?

  黄老蛟苦笑道:“就是这么活生生的没了。

  有个宗门做事磨磨唧唧的,灵药送来的晚了一些,我便想要深夜行船,走条就近的水路送过去。

  那条水路我往日里不经常走,水中暗礁有些多,但偶尔走了几次也没什么。

  结果就在前天晚上,一道大浪袭来,一艘船便没踪影,而之后便彻底风平浪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黄老蛟犹豫了一下道:“当时我不在外面,而是在船舱内休息,但有人隐约看到,水面之上有黑色的阴影游动,好像是什么巨物一般。”

  “是妖物所为?”

  黄老蛟摇摇头道:“绝对不可能是妖物,我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妖气。

  曲澜江上的怪事虽然多,但像这种摸不清头脑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事后你都没有派人去打捞?”

  黄老蛟苦笑道:“我亲自出手的,以水道秘法探查水下,但却没有丝毫痕迹,而再远处我便不敢下去了。

  只要是在曲澜江上混过饭吃的,谁都知道这水下要比水上危险几十倍,而且当时还是黑夜。

  不过白日里我倒是调查过一些消息,我走的那条水路就在墨阳府远水镇的边上,当地似乎有着一些关于江龙王的传说,貌似跟我这件事情有关。

  只不过这些事情涉及到当地的一个势力龙王帮,虽然我不畏惧对方,但事情有些敏感,所以我这才来麻烦大人您的。”

  对于黄老蛟的那些小心思顾诚已经看出来了,但却并没有戳破。

  黄老蛟这个老水贼小心谨慎惯了,说他是怕死也好,说他是谨慎也好,反正遇到不对的事情,他肯定是会选择最为稳妥的处理方式。

  他此时若还是水贼盗匪,那多半也就自己忍下了。

  但眼下他已经成了靖夜司的人,事情还涉及到当地的一些武林势力,那他也就顺便把事情推给顾诚了。

  出了问题小心谨慎的处理虽然没错,可以避免造成更大的麻烦,但总将事情推给上面,那上面的人要你这个属下是做什么的?时间长了,上面的人难免会对其有看法的。

  不过顾诚倒是无所谓了,反正黄老蛟也只是当他这段时间的下属,等过段时间好汉帮的那位来了,这老水贼便交给他去料理了。

  所以顾诚也没有戳破对方,只是淡淡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便走吧。”

  墨阳府是曲澜江旁的小州府,规模并不算太大,甚至还没有大州府的一座县城大,远水镇更是一个只有千人的小镇子,所以这里在方镇海占领南嶷郡之前便没有靖夜司的人驻守,在方镇海占领之后也是如此,现在轮到顾诚了,也一样将其忽略。

  这里便好像是被遗忘的地方,若不是因为黄老蛟手下忽然出事,甚至谁都不会注意到这里。

  当顾诚跟着黄老蛟等人来到这里时,曲澜江的河岸边上,一队队的村民抬着大红色,没有顶棚的轿子,在一名神婆打扮的中年女人代领下,缓缓将走向江边。

  那轿子当中坐着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子,她明明脸上泪水横流,但表情却是诡异的露出一丝笑容来,身体也是坐的笔直。

  那神婆摇晃着手中的手鼓和铃铛,嘴里面念着是似而非的咒语,跟跳大神一样。

  顾诚一皱眉:“他们是在干什么?”

  黄老蛟也是一脸的疑惑,喊来一名手下问道:“这帮家伙在弄什么?”

  那名手下便是附近村镇的人,他闻言道:“回禀大人,那是远水镇的习俗,献祭江龙王,据说每隔三年便要选出一名妙龄女子来供奉江龙王,否则江龙王便会翻江倒海,淹没整个远水镇,惩罚他们的不敬,这种习俗貌似已经有几百年了。”

  “扯蛋!”

  顾诚直接一挥手道:“把他们拦下。”

  什么供奉江龙王之类的鬼话对于真正了解妖鬼的修行者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一些低级的妖鬼对于血食的确是有一种无法阻挡的诱惑。

  但随着妖鬼的级别越高,他们虽然也需要血食,但需要的可不是普通人了,而是修行者。

  而且别说他们供奉的是不是江龙王,哪怕他们只是供奉寻常的妖鬼之物,隔三差五也是要吃个人的,没听说过三年才吃一个的,都不够塞牙缝的。

  “这些事情之前怎么没人提过?”

  顾诚问完这句话他便叹息了一声,已经明白了。

  联想到之间南嶷郡的情况,每隔三年才献祭一个人,还真算不上是大事,就连当地的官员可能都不愿意去招惹这些愚民,管不了还惹得一身骚。

  这时那神婆已经跳完了一圈大神,扯着嗓子尖利的大喊道:“献祭龙王!”

  抬轿子的村民刚想把轿子给扔进曲澜江里,就被黄老蛟麾下的人给拦住了。

  那神婆的脸上涂抹着五颜六色的油彩,此时正愤怒的扭曲着,指着那帮人怒声大骂道:“你们是什么人?耽误了献祭龙王的时辰,你们担待得起吗?”

  “我等乃是广陵城靖夜司大统领顾大人麾下的水军,有我等在前,还敢行凶?”

  往日里他们都是人人喊打的水贼,此时以朝廷的身份大义凛然的说出这些话来,倒还真有一些暗爽。

  但那神婆却是丝毫都不给面子,依旧在胡乱的大喊大叫着:“我不管你们是谁,耽误了献祭龙王的时辰,所有人都得死!”

  一名拄着拐棍,好像是在当地很有名望的老者也是站出来劝道:“几位大人误会了,我们这真不是在故意害人,献祭一个,救的可是整个远水镇啊。”

  黄老蛟手下那几人都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好了,毕竟他们之前可没处理过这种事情。

  顾诚一皱眉,径直走过来,那神婆还张牙舞爪的在说着什么,这时候一道锋锐的剑气划过,那神婆的脑袋直接飞到了半空当中,鲜血随着无头的尸体喷涌而出。

  “一个装神弄鬼的神婆而已,跟她废话那么多作甚?”

  顾诚目光扫视全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

看过《通幽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