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4915章 萍儿的劝

第4915章 萍儿的劝

  大家一番忙活,总算是让兵兵缓过了一口气。

  而在这过程中,萍儿和周生的大哥大嫂已从那几个跟兵兵一块儿玩耍的小子们那里打听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孩子们不会添油加醋,都是把自个瞧见的照直了说。

  萍儿端了一碗热粥送进兵兵的屋子里,刚好听见兵兵跟周生这愤怒的告状:“……爹,骆宝宝踹我进水,她是为了那个外村过来的野孩子才踹我的,这口气你可一定要帮我出啊……”

  周生阴沉着脸,道:“倘若事情当真像你说的这样,他们故意不让你坐船,骆宝宝还踹你入水,即便骆宝宝她爹是将军,你爹我是庄稼汉,这个理儿我也要去跟他们骆家掰扯掰扯,为你讨个公道!”

  瞧见周生这副生气的样子,兵兵的眼珠儿骨碌碌转了一圈,又有点心虚。

  “爹,那你会咋样惩罚骆宝宝?你该不会打她吧?”他试探着问。

  周生皱眉,他一个大人,再咋样都不可能去打一个孩子的。

  “倘若真是她的错,那往后我再也不准你们一块儿玩耍了,你给我离她远远的!”周生沉声道。

  “啊?”一听这话,兵兵急了,从床上坐起来。

  “不嘛,我不要这样嘛,我要跟她一块儿玩耍!”他嚷嚷了起来。

  他的本意可不是这样的!

  周生低吼了一声:“她都把你踹到水里去了,差点淹死,你还要跟她一块儿耍?你是不是脑子里进水了?”

  兵兵咬着唇,一张脸皱成了一团,坐在床上生闷气,不说话。

  萍儿见状走了过来,把粥放到床边的小凳子上:“兵兵,吃点粥吧,里面放了红枣能保暖补气。”

  兵兵横了萍儿一眼,不吭声。

  周生见状更恼了,“你继母跟你说话,你咋不吱声?你哑巴了?”

  兵兵眉头皱得更紧。

  周生心里被一股无名怒火充斥着,抬手就要打,萍儿赶紧拽住他的手臂。

  “周生哥,别这样,孩子小不懂事!”她道。

  “都十二岁了,早不是孩子了!”周生没好气的道。

  萍儿赔着笑,把周生拽出了屋子。

  周生临走前指着兵兵:“赶紧把粥吃了,我等会回来要是看到你没吃,大耳光子抽你!”

  一个那么大的小子竟然被一个丫头给欺负了,闹得哭哭啼啼的回家来找家长告状,真是又心疼又丢脸!

  ……

  隔壁屋子里,萍儿给周生倒了一碗茶好让他顺顺气。

  四岁的小闺女顺着周生的小腿爬到了他身上,周生把小闺女抱起来坐在腿上,看着小闺女这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周生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

  萍儿道:“这事儿你打算咋整?”

  周生道:“不管咋样,咱兵兵被骆宝宝踹下水这事儿咱不能啥话不说,我得去趟老骆家。”

  萍儿又道:“那你可弄清楚了事情的全过程?”

  周生点头:“兵兵都跟我这说了,骆宝宝那丫头喜新厌旧,有了新玩伴就挤兑咱兵兵,不让他一块儿坐船,还把他踹下水。那孩子,打小就被家里惯坏了,是的,咱家的条件是远不如他们骆家,可兵兵是我唯一的儿子,他娘凤芝走得早,这孩子本身就命苦,我这当爹自然更不能让他受委屈!”

  萍儿轻叹了口气,她就猜到兵兵肯定是这么跟周生这说的。

  “周生哥,兵兵不仅是你的宝贝疙瘩,我这个继母也是把他当亲儿子来对待的,也心疼他。”

  萍儿绕到周生的身后,轻轻揉按着周生的肩膀,柔声道。

  “可这件事儿,我劝你别贸贸然就跑去骆家发难,你最好先把事情搞清楚一些,不止要听兵兵的说词,也得听听骆宝宝那边的说词,若是两个孩子各据一词,那你便去找今日在边上看到了全过程的那些孩子们问问,等你问完这些,我相信你心中就该有个判断了,也晓得接下来该咋整了。”

  周生愣了下,抬头看着萍儿。

  萍儿只是对他温柔一笑,“虽然我从前是跟着宝宝她娘一块儿过,也是从骆家嫁出来的,但我嫁给了你,我就是你的妻子,我们是一家人。”

  “你对我好,宝宝娘也对我有恩,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偏袒兵兵,也不会偏袒骆宝宝,我只站在道理的这方,”

  “对了,不管是宝宝和兵兵谁对谁错,但兵兵落水,是边上那个外村来的孩子跳下水去把兵兵救上岸的,若不是他,恐怕这会子……”

  后面那句不吉利的话萍儿就不说了,相信周生懂。

  周生的脸色变了又变,眉头也紧紧皱在一起。

  他把腿上的小闺女放到萍儿的怀里,“我出去一趟,找那几个小子好好打听下!”

  ……

  骆家堂屋里。

  周生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桌上,跟左君墨这一脸惭愧的道:“左庄主,实在对不住,我家孩子不懂事,挤兑了你家孩子,最后还是你家孩子跳下水去救了我家孩子。”

  “这些鸡蛋,是我带过来给你家吃的,一来代我家孩子给你家孩子赔罪,二来答谢你家孩子的救命之恩!”

  左君墨道:“周生大哥客气了……”

  他习惯性的想说‘我家孩子也有错’,可话到嘴边突然想起,这件事从头至尾景陵都没错啊?

  景陵只有功劳并没有错处。

  于是,左君墨淡淡一笑道:“周生大哥能明辨是非,为孩子做个榜样,让我敬佩!鸡蛋你拿回去吧,给你家孩子吃,他落水了也受惊了。”

  看着这边两个人你推我让的,一旁的骆铁匠有点尴尬。

  他轻咳了一声,上前来跟周生道:“周生啊,那个……这件事儿我家宝宝说……”

  “大伯,我自己来跟周生大伯说。”

  一道脆生生的声音插了进来,骆宝宝的身影也随即出现在后门那里。

  她先前在景陵的屋子里,听到周生大伯过来了就赶紧过来了。

  “周生大伯,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她来到周生面前,一脸诚恳的道。

  “当兵兵挤兑景陵,不让景陵坐船的时候,我应该多一点耐心去跟他说,让他接受景陵的加入,而不是趁他不留意将他踹到池塘里,我不该踹他,这是我的错,我愿意去跟兵兵当面赔罪。”

看过《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