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长生 > 第十九章 路上见闻

第十九章 路上见闻

  将一众权限下放给阿朱阿碧,让她们负责门派发展,第二天一早,慕容复便易容打扮往临安赶去。

  王子腾既来信让他尽快过去,想必是个剧情任务,而且是有时限的那种。不过他也并未快马加鞭地赶路,而是选择步行前往,一路不紧不慢的,边练着功,边看看风景。

  游戏的地图和现实并非一比一,有些地方放大,有些地方缩小,草原更是放大了两三倍,上面的国家实在太多了。

  NPC这点不好,去哪只能赶路,无法传送,城市离的远一点,就很熬时间。不过这也合情合理,要是能传送,直接集结十万大军,传送到敌国城市,那还了得。

  当然玩家的传送,也有限制,且传送越多越远,费用越高。

  所以就算是限时任务,也不差几天时间。且他隐隐觉得,在不超时情况下,只要不触发,剧情就不继续。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收集论坛消息,观察天下大势。

  有些剧情并非触发得越早越好,还需自身有那个实力。所以一些不利他的剧情,他要试着去阻止、延缓其发展。本来他只有几分把握,看了论坛里玩家的动作,又多了几分把握。

  真是一群可爱的玩家啊。

  《连城诀主角发现,勿让悲剧重演》,一贴被顶起,内容大致是说有玩家在荆州城(江陵)被关入大牢,发现了大牢里的丁典、狄云,又有玩家强闯荆州知府住宅,发现了她女儿凌霜华尚且活着,还没被毁容,然后帖子呼吁玩家刺杀知府凌退思,使其时间线重置,延迟剧情推进。

  “这老家伙竟然有32级,根本打不过啊。”

  “你们不知道吧,我查了原著,凌退思暗地里是龙沙帮帮主,曾被血刀老祖灭了满门,一帮之主才这个等级,已经很菜了。”

  “老祖威武,血刀门玩家路过。”

  “32级而已,现在玩家们都在卡十级,我打赌一个月……一个月后玩家基本30,再组队杀他,到时如杀一狗尔。”

  楼主:“怕的就是这段时间丁典和凌霜华遭了毒手,本来好好的一对恋人,就没见过这么缺德的亲爹,真是造了孽啊。”

  “楼主确定杀了凌退思,可以让时间重置?”

  楼主:“这个我不敢保证,只是猜测。既然现在大家都才十级,没能力刺杀,就尽量远离荆州吧,我相信剧情没有玩家触发,就不会进展。”

  “那可未必呦,楼主一定没看过‘攻略区’的一篇帖子,叫做‘时间副本发现’,可以去看一下。不过我也赞同先离凌退思远点,以后再杀他。”

  “你们太单纯了,现在杀不了这狗贼,不等于就对他没办法。可以向他住处水井里投毒、下泻药、仓库放火、马棚放鞭炮、大门泼粪,有的是招收拾他。”

  “哈哈哈,兄弟人才,佩服佩服。我看咱们成立了一个诛思盟吧,专门研究怎么对付凌退思。”

  “不好不好,名字不好,我看还是叫护霜盟吧,守护凌霜华。”

  “你干脆叫护肤霜得了,还护霜盟……名字能更差吗?守护小心肝如何?”

  “噗,你们都是起名鬼才,不羞耻吗。”

  “呸,丁典呢,你们把丁典置于何地,明明是两个人的故事,最后却没有名字。”

  慕长生会心一笑,离了这贴,去攻略区找前面有人提过的《时间副本发现》,结果很轻松就在置顶精华贴中找到。

  贴主先是描述了一番自己的经过,在关东一家客栈附近的茶摊上,遇见一个卖茶人,然后陪他聊天,聊到三盏茶的时候,触发了卖茶人的回忆,讲述了当年胡一刀决战苗人凤的故事,讲完出现了副本。

  “这个副本是武学功法副本,可以选择观看学习模式,看完必定获得一张《苗家剑法》碎片,一张《胡家刀法碎片》,前者是5阶阳系剑法,后者是7阶阴系刀法。给力,简直就是免费白送两本秘籍,散人的春天。

  不过剑法需要50个碎片才能合成完成秘籍,刀法要70个,且前置学习条件十分苛刻,要240刀法系数,资质50。可以肯定的说,前期就别指望了,因为目前每级只加1点资质,也就是说满级才能学习。剑法稍好,若主修,三十级差不多就能使用。

  还有一种挑战模式,介绍是扮演其中一人,击败另一人。可自行选择难度,每十级一个难度。我只尝试了第一种模式,今天此副本挑战次数清零,只能等明天。可能挑战模式奖励会更好一些?不过显然也更难,大家量力而为。”

  咦,这么早出现这种高系刀法了吗,慕长生看了帖子,也是一惊。

  刷一本秘籍的时间虽久,但现在练级的时间更久,到五十级时,一本完整的刀法秘籍已等在眼前,几乎等于白送。

  这样一来势必会有大量玩家选择刀剑两系。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刀剑本来就是游戏中最热门的武学。

  “楼主发坐标啊,坐标呢?”跟帖的第一个人就问。

  “不好意思啊忘了,地点比较偏僻,已经离开记不住啊,等我回去看一下。嘿嘿,一会回来,帖子还没沉就发,沉了就……恩,你懂的。”

  “懂你妹啊……”

  “……”

  “……”

  “……”

  下面一片表示沉默的省略号,还不能让帖子沉了。

  “喂,楼主怎么还不回来,拉shi去了吗?”

  “哈哈哈,楼上的真粗俗。”

  “粗俗啥,你不拉shi吗?”

  两天的时间就在赶路、练功、刷帖中度过,偶尔登陆一下玩家账号,看看有何进展。

  也多亏玩家不似NPC般有饥饿度,倒省了很多麻烦,毕竟现实里吃饭就很麻烦了,不吃不喝还能长生不死,是人最朴素的愿望,简称做梦。

  不过游戏里让人实现了这个梦想。

  当然吃还是可以吃的,变成了单纯的舌尖上的享受。

  这中间阿朱、阿碧偶尔飞鸽来书,询问门派建筑该升级建造哪个,一一给与指导回应。还是以优先门派等级为主,毕竟等级高了,会解锁门派技能或特殊设施,每个门派各不相同。

  一路上玩家的身影,时不时地出现,多数人看看他头上是白名,就没了兴趣,不过也有例外,竟然在一处山脚下让他碰上了两个劫道的!

  没错,这两个玩家似乎转职了山贼职业,竟然可以打劫NPC。

  慕长生易容的书生是白名,可不会武功,果断乖乖搜刮全身家当,给了两人五两银子。好在两人还算盗亦有道,劫了财就放了他,没有杀人灭口,否则他不介意让两人感受下什么叫做“惊喜”、“人生不能得意忘形”、“做人留一线,莫欺少年穷”。

  扮演山贼是玩家游戏体验的一部分,他没兴趣多管闲事,就是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离南宋都城“临安”不算太远的地方这么干。

  玩家不愧是“傻大胆”、“作死小能手”,是南宋治安太差了,还是衙门的捕快提不动刀了?相信过不了几天,这里就会被官府铲平吧,然后顺便把山贼的骨灰扬了。

  ……

  游戏中,临安和杭州是分开的,临安在杭州西边,由姑苏过来,必先经过杭州不可。

  杭州城北门外数里,一片稀疏树林之中,几栋二层红檐小楼若隐若现,掩映其中。

  说小其实也不小,小是相对现代各种高楼大厦而言,放在古代,已可算是配置豪华了,每层皆有三四米高,悬山式屋顶,红色屋檐及门前立柱十分醒目,远远传来阵阵笑声,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莫非是一处酒家?”

  慕长生看了看天色,已下午五六点钟,便抬步向小楼走去。

  “咦,快活林?”

  看到楼上挂着的大匾,不觉一怔,水浒中的快活林赫赫有名,不过这里显然不是水浒的世界,竟然也有一处叫快活林的地方,他正要去查查资料,已有仆人打扮的下人迎了过来:

  “呦,这位公子,来玩啊,请进请进。”

  见小二笑脸相迎,非常热情,慕长生索性放弃了查阅,神色自若地迈步进了大堂。

  这是什么地方,一看便知。

  入了大堂,顿时就有一股酒香扑鼻而来,推杯换盏的声音亦随后而至,伴随着阵阵笑声,气氛热闹。

  还真是酒家吗?

  扫了一眼,发现有五六桌人。

  他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对着站在一旁等待吩咐的跑堂说道:“上点酒菜,挑最好的来,再来二两米饭。”

  只要了二两米饭,倒并非他饭量很小,而是他根本不饿,随身携带的物品空间里,存放着大量食物,怎么可能饿着。之所以点菜,是这里实在有些诡异,他想看个究竟。

  这也就是武侠世界,要是聊斋等神鬼世界,他甚至都要怀疑这里是一处鬼店了,那几桌正在喝酒的大汉,就端着一碗酒水干喝,连个下酒的菜都没有,时而互相看上一眼,哈哈大笑,除笑之外不多说一句,实在诡异得很。

  “公子,不好意思,我们这只卖酒水,不是饭馆,没有米饭。”跑堂一脸为难的说道。

  慕长生尴尬,皱眉问道:“难道连下酒菜都没有?”

  “有倒是有,只是平时没什么人点,只有一道长生果而已。”

  “那还不快去上!”

  摆了摆手,把小二打发走,目光观察起那几个喝酒的大汉。

  几人脸色不红,不像是喝多的样子,只是眼神看上去有些迷蒙,与醉酒状态十分相似。

  耳中隐隐有吆喝声从远处传来,目光随声向后堂望去,穿过后门,是一片院落,绿树掩映间,又是一栋二层小楼。

  “买定离手嘞!”

  这一声力穿云霄,清晰地从后面传了过来。

  里面竟然是耍钱的地方。

  “酒来嘞!”又一声吆喝,小二把酒菜摆下,搓了搓手看向慕长生,“客官,您看能不能先把账结了,我担心您一会没有能力结账。”

  “哦?”

  慕长生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问道:“怎么,担心我付不起钱,亦或者……是你这酒有问题,莫非下了迷药?”

  看了那几个大汉有些怪异的样子,他索性开口直问,若真是黑店,他反倒不怕,就怕阴沟里翻船。

  :。:

看过《网游长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