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长生 > 第265章 珍珑棋局

第265章 珍珑棋局

  慕容复动身启程前往襄阳,同行的有表妹王语嫣、徒弟杨过、包三风四两个家将。阿碧留在家中主持大局,邓百川、公冶乾负责武力安保。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事,便是参加苏星河“珍珑棋局”的邀请,事实上信函早已到了多日。在西域各大派被救出返回门派之时,这请柬便发了出去。

  苏星河是“函谷八友”薛慕华等人的师父,号“聪辩先生”,又称“聋哑先生”,又是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师兄,逍遥派掌门无崖子的首徒,发出这份邀请也是听从的师命。

  原来无崖子藏身木屋数年,近来忽感大限将至,想寻一良徒为自己报仇,便趁着武林中这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让徒弟给各门派及武林世家发了请柬。

  不想在发出请柬后不久,蒙古大军再次席卷而来,刚离开燕京的武林人士,不少都再次返了回去。

  珍珑棋局的地点,便在“函谷”群山中的某处,在这里苏星河收了八名亲传弟子,号“函谷八友”,在江湖上也算小有名号。

  慕容复带人直接坐上传送阵,眨眼到了终南山古墓派。

  小龙女和李莫愁将他们留下一晚,第二日众人才动身按照请柬中的地图赶去。

  “姑姑,我用‘泰山压顶’此招剑法,若被敌人闪开之后,该如何是好?”

  走在山路之中,背着重五十斤大剑的杨过向王语嫣问道。

  慕容复在第一次听到小杨过管表妹叫做姑姑之时也感到惊讶,还问了原因。小杨过说“师叔”这词总觉得是用在男人身上的,改口叫师姑,又觉别扭,好像在叫尼姑……于是便自作主张叫了姑姑。

  看着表妹和小龙女十分相似的容貌,再被杨过这一叫姑姑,慕容复甚至有种王语嫣就是小龙女的错觉。

  慕容复从小杨过的目光中看出“孺慕”和“尊敬”,也就由得他这么叫了,并未往心里去。

  说实话,神雕一书他也看过,觉得杨过对姑姑的感情是恩情和亲情居多,根本没想过要娶对方,是小龙女误会他后,为了让姑姑高兴这才下了决心去娶的,并将心里的初恋埋葬。

  慕容复知道自己教导小杨过的时间不多,表妹几乎可以说是小杨过实际的师父,倒是和小龙女当年的经历有些像。

  不同的是,王语嫣只靠一张嘴,就把小杨过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还以为这位师叔是个超级大高手。

  就这样王语嫣只靠着嘴上指点,凭借着语言中条理分明、清清楚楚地把各个招式讲述出来的本事,根本没有亲自下场指点。小杨过也是聪明,一听就会,以致到现在都未发现真相。

  有了偶像包袱的王语嫣,背地里也找到表哥,表示:表哥能不能教我学学武,要速成的那种。

  速成的当然有,双修就行。

  不过慕容复却表示,表妹你先等等,后面会有更好的机会让你摇身一变成为武林高手的,现在不必着急。

  一路上,王语嫣把着表哥的手臂,被他功力带着赶路,口中慢慢为杨过做着解释:“这重剑一道,若能放不能收时,每一次攻击都要做到小心谨慎。务必要每一剑击出,都要击中目标。若不能,可横剑防守以待时机。”

  一行人寻到中午时分,来到群山中的一地,只见竹荫森森,景色清幽,山涧旁用巨竹搭着一个凉亭,构筑精雅,极尽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看去,竟分不出是竹林还是亭子。

  亭中有着四人,皆是函谷八友,薛慕华亦赫然在列。

  “慕容公子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四人起身拱手,笑脸相迎。

  慕容复亦拱手回礼,客气了一番后,问道:“不知聪辨先生所在何处,那棋局又在何处?”

  “棋局在后面的小谷,请随我来。”

  康广陵当先领路,其他三友继续留下。

  一行人沿着山路,来到一处山谷。谷中都是松树,山风过去,松声若涛。在林间行了少顷,来到三间木屋之前。

  屋后悬崖峭壁,屋前一株大树之下,有一人端坐石上,闭目不动,满头银发,满脸沟壑,正是聪辨先生苏星河。

  他身后站着四人,乃函谷八友中的另外四个。

  石前是一石桌,石桌黑白棋子纵横交错,想来便是“珍珑棋局”了。

  慕容复目光一扫便看清场中众人,除了他们一行人外,已有四伙人赶到,几乎全是熟人:吐蕃国师鸠摩智、大理世子段誉、四大恶人段延庆,以及一众少林和尚。

  当然段誉带着三大家臣、段延庆领着其他三大恶人,也都不是独自一人。

  “王姑娘!”

  段誉一见王语嫣,顿时远远叫了一声,屁颠屁颠跑了过来,他想到此次棋局可能见到梦中女神,因此才来参加,没想到真的见到了。

  朱丹臣等三大家臣连忙跟上。

  “段公子你好。”

  王语嫣微微点头,又将目光转向自己表哥。

  段誉只觉满嘴苦涩。

  “段兄,你好。”慕容复亦微笑和他打了个招呼。

  “我……我哪里好了,你才好了……我…我一点儿也不好。”

  段誉口中喃喃自语。

  三大家臣只道他又犯了失心病,害怕他再说什么,连忙纷纷向慕容复打个招呼。

  慕容复一一回礼。目光扫向远处四大恶人一眼,又看了眼闭目不动的苏星河,知道是还在等人。

  函谷八友等于八个名额,今日晚到者将直接失去资格。

  目光转向鸠摩智,微微一笑,提步走去。

  “国师安好?中原之行可顺利否?”

  见慕容复走来,鸠摩智做礼苦笑道:“不过空忙一场罢了。”

  “国师可否详细说说。”

  慕容复面带微笑,再戳了一遍鸠摩智心中痛处。

  鸠摩智叹了口气,将经过一一道出。

  原来他和宋主赵构正式缔结国书后,下一站到了大隋。不幸的是大隋官场十分腐/败,根本见不到杨广。花了大力气打点了一些人后,才算见到,然而杨广对于联合一事根本毫无兴趣,以失败告终。

  鸠摩智再次北上,同样打点上下后才见到康熙。康熙倒是同意了合作抗蒙,然而他前脚刚走,后脚蒙古大军就杀来了……鸠摩智希望从满清得到物资支援的打算当场落空。

  “既然满清已与蒙古大战,两国又递交了合作文书,不若国师就此回国,督促吐蕃出兵,袭击蒙古后路,以完成同盟之宜。”

  慕容复表面好心地劝道,一副十分诚心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任何揶揄之色。

  听完慕容复说的,鸠摩智脸色有些尴尬,咳了一声道:“小僧正有此意,此次正是要回国相劝国主出兵一事。”

  ——

  两人这边寒暄着,又有一伙人到来,一路的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当先一人仙风道骨,长须白袍白发,颇有出尘之意。身后跟着一众弟子,吹吹打打。其他三个“函谷八友”,竟全被压着而来。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慕容复一眼就看出那群百多人的弟子当中,至少有十个以上的玩家,人人面带笑容,口号喊得极欢。

  要不是这些玩家脸上表情一副憋笑的样子,他都差点信了这口号是他们发自真心。

  “星宿老怪,你这是何意!”

  康广陵上前几步,喝问道。

  丁春秋扫了他一眼,一挥手将其打飞出去:“没大没小,一把年纪了就这么对师叔说话?”

  说完看向苏星河:“师兄,今日你摆下棋局,意欲何为?”

  苏星河睁开眼睛,指了指自己嘴巴。

  “哦,对了,你不能说话。但愿你今天依然能信守诺言!好了,棋局开始吧,不用再等人了。”

  众人都精神一振,虽觉这其中大有故事,但也不便冒然询问,都凑近过来,等待棋局开始。

  丁春秋大手一挥,弟子们把其他三友推了出去。

  “你欺人太甚!”

  康广陵从地上爬起,嘴角有着血迹,似乎又要扑上去。

  “不可!”

  范百龄将康广陵拦住:“大事棋局要紧。”

  被放开的其他三友亦奔到康广陵身边,将他拦住。康广陵只得作罢。

  丁春秋不屑的哼了一声:“老夫倒要看看是什么大事。这老贼布下的机关,原是用来折磨、杀伤人的,你们谁下都要受伤吐血。”

  众人互望了一眼,疑虑、疑惑呈现在脸上。

  一直闭口不言的聪辨先生忽然开口说道:“你称师父做什么?”

  丁春秋冷哼道:“他是老贼,我便叫他做老贼!”

  “聋哑老人今日不聋不哑了,你想必知道其中缘由。”苏星河的声音带着怒意。

  丁春秋点点头:“妙极!妙极!你自毁誓言,想要寻死,不怕我杀了你吗?”

  苏星河并不理睬丁春秋的威胁,抓起身旁早就准备好的大石,扔到石桌对面,咚地一声响,发出沉闷之声,这一石足有两百余斤,在他手中竟举重若轻。

  且稳稳落在石桌对面的距离,与他自身距离石桌的距离分毫不差,这份功力、眼力、准头可见一斑。

  “我来试试!”

  段誉当即第一个坐下,他要解了这棋局,让王语嫣对他另眼相看。

  这棋局他在琅环玉洞中见过,且他喜爱棋道已研究了许久,虽不曾真正破解开来,但若对方棋艺不佳,他也有着获胜的机会。

  若是最后大家都破不开,凭借他下了这么多手,亦是加分之项。

  :。:

看过《网游长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