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 044,执行任务,炼体弊端

044,执行任务,炼体弊端

  月黑风高,莽林如海。

  倪坤披挂着道兵战甲,翻山越岭赶赴任务地点。

  杨少鹏虽同意倪坤出去做任务,但要求他明天必须准时赶回道兵院参加训炼。所以倪坤只能连夜赶路,做完任务后还得再连夜赶回来。

  好在求援的那个南蛮部落,距道兵院只有百余里,途中虽然尽是崎岖山路,但对倪坤来说这并不算什么。

  他虽然还不能飞行,但轻功卓绝,脚尖只需轻轻一点地,就能掠出二十余丈。遇到盘旋山路,他都懒得循路而行,直接一头闯进林中,穿林海、攀高崖,一路横冲直撞。

  南荒莽林,毒虫遍地,凶兽横行。

  然而再凶的凶兽,也不敢在倪坤面前出现。

  即使是智力低下的毒虫蛇蚁,也在离得老远时,便被他散发的气息惊走。

  就这样,倪坤一刻不停狂飙突进,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行至那南蛮部落附近。

  部落前的山道上,三个穿着无袖短衣、及膝短裤,佩阔刃短刀,肤色古铜近黑的赤足大汉,正举着火把等在那里。也不知他们是接到了道兵院的飞书传讯,还是自求援后,便一直在此等待。

  远远见了一路飞掠而来的倪坤,认出他身上的道兵战甲,那三个赤足大汉皆是面露喜色,迎过去大礼参拜:“恭迎仙师!”

  虽倪坤看着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小少年,但这个南蛮部落受玄阳宗庇护,其部落图腾,干脆就是玄阳宗的烈阳图徽。

  他们平时还会为道兵院供应各类肉食、果蔬,与道兵院时常来往,因此很清楚修仙之人不可貌相——

  有看着七老八十,须发皆白,好像打一个喷嚏就会中风倒地的老者,说不定挥手一道剑气,就能削平一座山头;有看着娇滴滴,似乎很好欺负的漂亮姑娘,说不定弹指一颗火球,就能炸碎一堵山崖。

  所以倪坤再是年少脸嫩,只要他穿着那身道兵院的青黑战甲,这三个南蛮部民也丝毫不敢轻视怠慢他。

  “勿需多礼。”倪坤淡淡说道:“我时间有限,没空耽搁,你们可探知那怪物所在?”

  三个南蛮大汉站起身来,为首那位左脸纹着烈阳图腾的大汉说道:“回仙师,我们找到了一个奇怪的山洞,怀疑那里就是怪物巢穴。”

  倪坤也不废话:“带我去。”

  南蛮部民早知修仙之士不尚繁文缛节,行事干脆利落,当即打着火把,带倪坤前往目的地。

  与此同时。

  杨少鹏与道兵院主赵牧阳,高悬于千丈高空之上,远远俯瞰着下方的倪坤一行。

  二人身上的黑色战甲,令他们完美融于漆黑夜幕之中,便是目力再敏锐,若非早知他们的行迹,也很难自地面发现他们。

  “师父,那倪坤有弟子看着就可以了,您何必一定要亲自过来?”

  “你晁师叔交待过,托为师盯着点倪坤。”

  “可是师父,晁师叔是不是太过慎重了?那倪坤虽然炼体修为令人惊叹,但弟子观他炼气天赋很是一般,至今都没能炼气入门……再说他出身清白,个性也好,还十分尊重规矩……”

  “焉知他是不是在伪装?”

  杨少鹏笑了:“师父,倪坤他才多大年纪?还不到十七岁,能有多深的伪装功力?再说了,倪坤对他自己的资质有一种迷之自信,总认为他是稀世罕见的天纵奇才,对给予他的‘良等’评价十分不满……真正心中有鬼的人,低调还来不及,哪有像他那般自信的?”

  赵牧阳沉默一阵,淡淡道:“事涉外域,马虎不得。且听其言,观其行吧。”

  师徒两个说话时,下方的倪坤,已经随那三位南蛮大汉过岭越涧,来到了十多里开外的一个山洞前。

  那山洞位于山脚低洼处,看着十分阴森幽暗。距离洞口还有数十丈时,便有一股阴寒气息扑面而来,令带路的三个南蛮大汉浑身一僵,只觉血液都似要冻结起来。

  倪坤叫住三人:“你们退后,我过去看看。”

  “仙师请务必小心。”

  倪坤点点头,越过三位南蛮大汉,径直山洞走去。

  越是靠近山洞,那阴寒气息越是深重,口鼻呼出的气息,渐渐变成白雾,仿佛来到了隆冬。

  不仅如此,倪坤还感觉到了一股令人很不舒服的腐朽死气,伴着淡淡的血腥味,自洞口不住地散发出来。

  当然,阴寒之气也好,腐朽死气也罢,对倪坤都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他大步走到山洞前,瞳中微光闪烁,朝山洞内望去,只见洞口飘荡着缕缕薄纱般的黑雾,而越往里去,那黑雾便越是浓重,至最深处,简直就成了墨汁一般。

  倪坤发现,那令人很不舒服的腐朽死气,便正是自黑雾中弥散出来。

  他不仅看到了黑雾,还在山洞地面上,看到了大量猪羊牛马等牲口尸骨。甚至还有几副破碎不堪的人骨,散落在牲口尸骨当中。

  “看来这就是造成南蛮部落人畜失踪的罪魁祸首了。不过山洞里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倪坤沉吟一阵,掐诀念咒,施展“火云术”。

  火云术乃范围法术,可召唤一朵覆盖方圆十丈的火云。火云之中温度极高,融金烁铁不在话下。

  此术一经施放,便不能移动,只会在固定位置,持续存在一段时间,因此更适合在山洞、房屋等狭小封闭的空间中施展。

  倪坤虽然自信,但素来稳健慎重,才不会一头莽进山洞里面,去找那未知的“怪物”,自是要先施法术,试试看能不能直接消灭怪物,或是将怪物逼出山洞。

  随着他掐诀念咒完毕,伸手朝洞内一指,山洞之中,顿有彤红火云平空漫出,自洞口一直蔓延至深处。

  火云翻腾灼烧之下,那些散发着腐朽死气的黑雾,顿时像是被浇了生水的热油一般,狂躁沸腾起来,发出绵密不绝的噼啪爆响。

  千丈夜空之中。

  远远看着倪坤掐诀施法,杨少鹏诧异道:“火云术?倪坤不是只会炼体吗?他炼气一层都未曾入门,怎能施展这炼气三层才能施放的火云术?”

  “谁告诉你,修炼炼体功法,就一定不能施法?”

  赵牧阳淡淡道:“没事多看看宗门典藉,长长见识——炼体功法修炼到一定境界,一样可以修出神通法力,不仅能施法,还能驾驭法器、法宝。

  “只是炼体功法一般都局限颇大。同样的法术,由专修炼体功法者施展出来,威力便会弱上不少。你看倪坤施展的火云术,威力就要比炼气三层的修士弱上一两成。”

  赵牧阳乃金丹中期的大修士,自是一眼就能看出倪坤法术的强弱。杨少鹏只得道基中期,眼力远不及师父,得赵牧阳提醒,仔细观察之下,方才勉强看出端倪。

  “法术威力,果然是比炼气三层修士弱了不少……我就说炼体没前途……”

  正说时,他突然神情一动:“怪物出来了!”

  【求勒个票~!】

  :。:

看过《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