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七章 初见

第七章 初见

  自从那日见了段誉使出的“凌波微步”,陈萧然心中觉得这一趟来了大理,已经是不虚此行了。

  不过在这大理却还有好些热闹没有去看,也就不急着回江南。所以这几日陈萧然一直游山玩水。

  陈萧然自幼在无锡城长大,也没有见过这大理的大好风光。须知这云南即便在后世那天地污浊的世界也是游玩的大好去处,一路民俗风景自非虚言。

  那陈萧然依然一副大宋书生打扮,一身白衣,手中折扇微微摇动,果然倜傥风流。

  这一日上午,陈萧然依旧一路毫无目的的游玩,也有些疲累。看到前面道旁有一家小店,就走了进去。

  店面很小,只是支了个不小的凉棚遮挡阳光风土。一个小二打扮的人正在招呼客人。

  陈萧然走近小店往里一看暗道一声“真巧,不知道的都可以去说书了。”

  原来店里面有一桌坐了两男一女在那吃面,其中有一男子正是前些日遇到的段誉。

  陈萧然走到近前,哈哈一笑,道:“真巧,段兄我们居然又见面了,不知道武功练得怎么样了?”

  那三人神色有些紧张,听到陈萧然说话,立马转头看来。

  这三人中,除了段誉另外一中年男子正是段家四大家臣之一的朱丹臣。朱丹臣听陈萧然所说的话语只道是段誉招惹的某个江湖人物,袍袖一振判官笔已然落入手中。如果陈萧然有什么异动立马动手保护段誉离开。

  段誉见是陈萧然,也自笑道:“原来是陈兄,我们还真是有缘。短短数日,居然又见面了。陈兄也不必取笑我,我武功就算再如何精进也是万万比不过陈兄的,快来一起坐下。”

  陈萧然也不客气,走到桌前坐了下来。朱丹臣见陈萧然是友非敌也就悄然收起判官笔。

  朱丹臣虽然做的隐蔽但是又怎么会逃过陈萧然双眼,不过知道他是担心段誉,忠心护主,也就没有在意。

  段誉也帮陈萧然点了碗面,虽然只是一碗普通的阳春面,但是免费的午餐陈萧然怎么会拒绝?

  段誉道:“陈兄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叔叔朱丹臣。”说着一指朱丹臣,然后又指向那黑衣女子道:“这位是婉……木婉清。”

  段誉本想说婉妹,但是觉得不妥,连忙转口。然后又向他们介绍了陈萧然姓名。

  陈萧然和朱丹臣互道一声久仰,其实陈萧然初入江湖,在江湖中根本就没有名气,又哪里来的久仰。不过陈萧然确实是知道“笔砚生”朱丹臣的。

  这朱丹臣文武双全,足智多谋。使一对判官笔,认穴、打穴的功夫也是极高。而且对大理段家忠心耿耿,为人更是温文尔雅,颇有儒生风采。

  陈萧然转眼看向木婉清,道:“水木清华,婉兮清扬。姓得好,名字更好。”

  这话和段誉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的时候说的一样,木婉清不由想起那时和段誉两人的事情,不由“嗤”一声娇笑。

  陈萧然笑道:“怎么了木姑娘?你是觉得我刚刚说的好笑,还是我长得好笑?”

  木婉清只道陈萧然是段誉的好朋友,不想引起误会,连忙道:“没有没有,只是想起一些事情所以好笑。”

  段誉这时也想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和木婉清相视一笑。

  陈萧然看在眼里,暗道“这两人发展这么快,这才几天啊?真是……真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真是什么。

  陈萧然看了眼段誉,见他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哪里还有数日前的狼狈模样?

  陈萧然道:“想来段兄这些时日过得极好的。”

  段誉道:“陈兄这话怎么说?”

  陈萧然道:“不然段兄怎么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只是可惜了我那灵儿妹子,她泉下有知,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悲伤。”

  段誉听陈萧然提到钟灵儿,忙解释道:“没有没有,灵儿妹妹已经被我和婉清从司空玄手上救下来了。”

  陈萧然道:“哦?段兄讲给我听听。”陈萧然自是知道钟灵儿肯定没事,不过自己拖了段誉一天心中也有些担忧。后来还去了神农帮准备救钟灵儿,但是听说被灵鹫宫特使接走了。想到那所谓的灵鹫宫特使是段誉和木婉清假扮的,也就放下心来。

  段誉将这些日子的经过跟陈萧然说了一遍,还时不时看向木婉清,甜蜜的样子溢于言表。

  陈萧然听了果然和自己所想的不差,也就放下了心。

  就在陈萧然还准备和段誉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有道人影一闪,门外走进个又高又瘦的人来,一坐下,便伸掌在桌上一拍,叫道:“打两角酒,切两斤熟牛肉,快,快!”

  木婉清和陈萧然不用看他形相,只听他说话声音忽尖忽粗,十分难听,便知是“穷凶极恶”云中鹤到了。

  木婉清当即伸指在面汤中一醮,在桌上写道:“第四恶人”。

  朱丹臣用眼角瞄了一眼,也用手指醮汤写道:“快走,不用等我。”

  木婉清一扯段誉衣袖,便准备向内堂走去。朱丹臣也准备躲入暗处,能够多拖延一刻也是好的,得让公子安全回到大理。

  陈萧然见木、朱二人这般行动,却一手按住一个,然后看着对面的段誉道:“我的面才刚刚上来,还没有吃好,怎么能就这么走了。这岂是待客之道?”

  朱丹臣和木婉清哪里知道陈萧然的武功底细,而且看他年纪打扮,都以为他也就是能欺负欺负段誉这样不会武功的人,最多也就和木婉清相差不多,哪里会知道云中鹤的本事。

  木婉清和朱丹臣都担心段誉安危,低声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陈萧然道:“段兄,你觉得我们是现在走还是等我吃完再走?”

  段誉知道陈萧然这是想帮自己接下梁子,当下也就顺着陈萧然的话笑道:“当然要等陈兄吃完再走,不然流传出去岂不是说我大理人士不懂待客之道?”

  陈萧然呵呵一笑也就不再拉着木婉清和朱丹臣,慢悠悠的开始吃面。他知道段誉不走,这两人是万万不会走的。

  云中鹤听到身后还想有熟人说话,转身一看,正好看到木婉清后背和正面而对的朱丹臣,喝道:“居然在这里遇到,看你们往哪里跑。”

  说着离座而行,长臂伸出,便向木婉清背后抓来。

  云中鹤出手极快,朱丹臣想要再劝已经来不及了,一支判官笔已经握在手中,刚欲起身阻拦,身子却被陈萧然一按。

  朱丹臣心中大惊,暗道不好。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