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九章 段誉妈妈

第九章 段誉妈妈

  大理国乃是当年的后晋通海节度使段思平创立的一个天南小国,不过却举国信奉佛教。大理段氏自从建国称帝之后,每位皇帝退位之后都会到“天龙寺”落发出家。正所谓上行下效,皇室都信奉佛教,自然佛教大兴,所以全国大小庙宇无数,“玉虚观”便是其中之一。

  木婉清不知道段誉和朱丹臣为什么要来这里,不过见段誉下马也就跟着下了马来。朱丹臣接过马缰牵到一边绑好。

  段誉拉着木婉清的手跑去拍门,大声喊道:“妈妈,妈妈,快来开门。”

  没过多久观中走出一个道姑,上前伸臂揽住段誉,笑道:“又在淘什么气了,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也不稳重,还是喜欢大呼小叫的?”

  木婉清自幼随着师傅长大,本来就不怎么通晓人情世故,所以见这道姑年纪虽然比段誉要大一些,但容貌秀丽,对段誉竟然如此亲热,而段誉也丝毫不做避讳,直接就伸右臂围住了那道姑的腰,更是一脸的喜欢的样子,不由得醋意大盛,一怒之下,性子一起,直接就拍出一掌,直接向那道姑迎面劈去,喝道:“你揽着他干么?快放开段郎。”

  段誉见了心中大惊,惊道:“婉妹,你干嘛?快快住手。”

  这女人吃起醋来就是不可理喻,段誉如果不说话还好,段誉这一拦她,木婉清心中顿时觉得自己喜欢的爱郎偏帮别人欺负自己,心中更加生气,下手又加了几分力……

  那道姑却很淡定,从容之间手中拂尘一圈,便化去了木婉清一掌之力,这时听段誉“婉妹,婉妹”的喊,心中好奇,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木婉清直冲冲道:“我是段郎的妻子,你快放开他。”

  那道姑听了一呆,忽然眉花眼笑,拉着段誉的耳朵,笑道:“是真是假?”

  段誉笑道:“也可说是真,也可说是假。”

  那道姑伸手在他面颊上重重扭了一把,笑道:“没学到你爹半分武功,却学足了爹爹的风流胡闹,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才怪。”

  说罢侧头向木婉清上下打量,说道:“嗯,这姑娘也真美,就是性子太野,如若想嫁你,还须得好好管教管教才成。”

  木婉清从小就没爹没娘,一直跟着师傅长大。听那道姑一说心中更怒,直觉得这道姑像是在骂自己有人养没人教一样。

  要知道越是缺什么就越在意什么,木婉清直接怒道:“我野不野关你什么事?你还不快放开段郎。”

  段誉忙解释道:“婉妹不得如此,她是我的妈妈。”

  段誉这话一说不由的木婉清不吃惊,道:“她真是你妈妈?”

  段誉道:“妈妈哪有乱喊的道理,你没听我刚刚喊她妈妈吗?”

  陈萧然看这段誉三人心中暗笑道:“一对冤家情侣,一对活宝婆媳。段誉要是真娶了木婉清倒也有趣得紧。”

  段誉在介绍完木婉清之后接向自己妈妈介绍了陈萧然。

  陈萧然这时对段誉妈妈抱拳行礼道:“方内之人,后学末进陈萧然,见过方外之人。”

  原来陈萧然看段誉妈妈一副道姑打扮,故此以方内,方外相称。

  段誉妈妈见此,也回礼道:“玉虚散人见过陈施主。”

  段誉经这一打岔也不说木婉清了,听的自己妈妈和陈萧然互相行礼对答,忙道:“陈兄误会了,我妈妈没有出家,只是来这养身修性而已。万万不是那什么方外之人。”然后又对他妈妈道:“儿子这几日连遇险,很受恶人的欺侮,亏得陈兄几次搭手相救,这才能完好无缺的来到你的面前。”

  玉虚散人心知段誉话中有几分夸大,但是也还是连忙道谢,陈萧然也连称不敢。

  这时朱丹臣也已经绑好马缰走了过来,躬身向玉虚散人拜倒,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听说四大恶人齐来大理。我与公子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位居四大恶人之末的云中鹤,那人武功极其了得,远胜于我。如果不是陈少侠出手相助,我们恐怕要被抓了去。其余三大恶人的武功也就可想而知。所以丹臣斗胆,请……请你还是到王府中暂避一时,待料理了这四个恶人之后再说。”

  朱丹称本是想直接称呼其为王妃,但是临到嘴边又改口,生怕惹她生气。

  果然玉虚散人一听朱丹臣提到王府就已经脸色微变,愠道:“我还到王府中去干什么?四大恶人齐来,我敌不过,死了也就是了。”

  朱丹臣不敢再说,连忙向段誉连使眼色,要他出言相求。

  段誉正要说话忽听得柳林外马蹄声响,远处有人呼叫:“四弟,公子爷无恙么?”

  朱丹臣回应道:“公子爷在这儿,平安大吉。”

  片刻之间,三乘马驰到观前停住,正是褚万里、古笃诚、傅思归三人。三人下马走近,向玉虚散人行礼。

  玉虚散人见这三人情状狼狈,三人几乎全都带伤,忙问:“怎么?敌人很强么?”

  傅思归听她问起,又勾起了满腔怒火,大声道:“我等三人学艺不精,惭愧得紧,倒劳王妃挂怀了。”

  这傅思归心直口快,心里想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了。结果这玉虚散人一听“王妃”儿子就有些落寞,幽幽的道:“你们还叫我什么王妃?”

  傅思归低下了头,说道:“是!请王妃恕罪。”他这次虽然说的仍是“王妃”,当是以往叫得惯了,不再容易改口了。

  朱丹臣见高昇泰没有前来,忙问道:“高侯爷呢?”

  褚万里道:“高侯爷收了点伤,行不得快马,这就快到了。”

  正说着远处一骑马缓缓行来,马背上伏着一人。玉虚散人等快步迎上,只见那人正是高昇泰。

  高昇泰有些艰难的抬起头来,见到了玉虚散人,挣扎着就要下马行礼。

  玉虚散人道:“高侯爷,你身上有伤,不用多礼。”但高昇泰已然下马,躬身说道:“高昇泰敬问王妃安好。”

  玉虚散人听高昇泰这样喊自己却没有向刚刚那样,而是回了一礼,又对段誉说道:“誉儿,你扶住高叔叔。”

  段誉刚要去扶,却听陈萧然道:“还是我来吧。”

  说着陈萧然跨步过来,伸手扶住高昇泰,另一手连点高昇泰后背几处大穴,然后用手抵住高昇泰后背。

  过了一会高昇泰脸色由青转白,后又由白转红,显是内伤大好。众人见了心中暗道:“此人小小年纪,却是好深厚的内力。”

  陈萧然用内力理顺了高昇泰的经脉就收了手,道:“这无恶不作叶二娘和那凶神恶煞岳老三倒也有些本事。”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