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章 大理段

第十章 大理段

  大理国于五代后晋天福二年由通海节度使段思平建国,比之大宋太祖皇帝赵匡胤的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还早了二十三年。

  大理段氏其先祖为武威郡人,始祖段俭魏,佐南诏大蒙国蒙氏为清平官,六传至段思平,官运海节度使,丁酉年得国,称太祖神圣文武帝。

  十四传而到段正明,到如今已经传承一百五十余年。

  是时北宋汴梁哲宗天子在位,年岁尚幼,太皇太后高氏垂帘听政。

  这位太皇太后任用名臣,废除苛政,百姓康乐,华夏绥安,实是中国历代数得着的英明仁厚的女主,史称“女中尧舜”。

  大理国僻处南疆,历代皇帝崇奉佛法,虽自建帝号,但是对大宋一向忍让恭顺,从来不以兵戎相见。大宋皇帝也一直册封大理国君为王。

  保定帝在位十一年,改元三,曰保定、建安、天祐,其时正当天祐年间,四境宁静,国泰民安。而且一直推广汉文化,并且盛行佛教。所以在大理国,儒家的教条和佛教的教义几乎融为一体。

  在大理儒生无不崇奉佛法,而佛家禅师也都诵读儒书,有所谓“释儒”。可以说大理国是以儒治国,以佛治心。这和当时中原的释道儒三家并立且时长互相攻歼并不相同。

  陈萧然随众人来到大理城,见这大理城果然风俗大异于江南汉地。不过街道繁华,黎民智慧丝毫不逊色于无锡,果然不愧为大理国国都,一国根基之所在。

  众人先是去往了皇宫,有一太监却告知皇帝皇后已经去了镇南王府。众人这又前往镇南王府。

  陈萧然一直不快不慢的吊在人后,看着段正淳心道:“这家伙倒是生的一副好皮囊,而且自幼生在皇室,自有一股异于常人的风度气质。这般高富帅让那些江湖侠女如何能够不爱?难怪惹下那么多的风流债。而且生的女儿虽然性格各异,但也俱是容貌上佳。强大的基因表露无遗。只是可惜了……”心里想着也就没了下文,也不可惜了什么。

  行了约莫两里路,来到一座大府第前。府门前两面大旗,旗上分别绣的是“镇南”、“保国”两对字,府额上写的是“镇南王府”。

  门口站满了亲兵卫士,躬身行礼,恭迎王爷、王妃回府。

  众人稍微安置妥当之后,段正淳、玉虚散人和段誉前去内堂见过皇帝,皇后。

  陈萧然,木婉清和高昇泰都坐在厅中等候,朱丹臣等四大家臣则垂手站立在侧。如在江湖之中则是江湖做派,入了王府之后则是主臣分明。

  陈萧然端起茶对对面而坐的高昇泰示意一下,便品了一口,赞道:“真是好茶。”

  高昇泰内伤受陈萧然治好,所以对这大宋仕子般的少年人物心中好奇。这时也接口道:“的确是好茶,我大理国中茶农万千,而镇南王府的茶自然也是极好。不过高某也是好奇,之前陈兄并没有问我受伤经过,但是却怎么知道我受伤与那四大恶人之二有关的?”

  木婉清本来心中极乱,她自幼随师父漂泊,何时见过这等威严府邸?但是这时也被高昇泰一句话吸引过来。

  陈萧然一直和自己在一起,高昇泰等人也没有讲过受伤经过,而陈萧然却一口道出是被那叶二娘和南海鳄神所伤,是以心中好奇他是如何知道的。

  陈萧然道:“这也不难猜,不说高兄的身手,即便以高兄的地位,在这大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江湖人物会和前辈争斗。那么伤你的必然就是最近才进入大理的四大恶人了。而就在我们去玉虚观拜会玉虚散人之前曾和四大恶人中的云中鹤交手,所以也绝不会是被云中鹤所伤。那叶二娘和南海鳄神武功与你想来也是相差不多,如若单打独斗即便伤你也不会伤的那般重。所以肯定是那二人联手所伤。”

  高昇泰道:“难道就不会是被那恶贯满盈所伤?”高昇泰这样说其实也就说明陈萧然猜对了。

  陈萧然看了一眼高昇泰道:“不知道高兄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高昇泰听陈萧然这样一说,也乐了。道:“真话怎么讲?假话又怎么讲?”

  陈萧然道:“假话就是,那恶贯满盈虽然来到大理,但是却绝不会在那里出现。真话就是,如果高兄遇到的人是恶贯满盈的话,以他的武功,只怕你已经死了。”

  陈萧然说完和高昇泰四目相对,都看向对方。

  良久高昇泰道:“那恶贯满盈当真这般厉害?”

  陈萧然道:“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那恶贯满盈占着天下第一恶人的名头这么多年,历经多少大仗恶仗,但是却依然活得好好的而且凶名在外又岂是浪得虚名。细细想来在大理国上下能与那第一恶人相斗不落下风的,除了天龙寺的高僧恐怕只有你们的皇帝了。即便是那镇南王武功虽然尚可,不过和那第一恶人相比,差了怕是不只一筹。”

  厅里众人除了木婉清外也都是知道自家事的,听陈萧然如此说来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虽然说有点不太相信那恶贯满盈武功高到这样地步,但是想来也差不太多,心中不由暗暗担心。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