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二章 南海鳄神

第十二章 南海鳄神

  陈萧然知是南海鳄神收段誉为徒来了,心中也对这七分凶恶之中又有三分可爱的南海鳄神鳄老三感到好奇。

  突然间嗤的一声响,半空中伸下一张大手,将厅门上悬着的帘子撕为两半,人影一晃,南海鳄神已站在厅中。

  陈萧然第一眼便见到他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然而小眼中光芒四射。

  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却瞧不出他年纪多大。身上一件黄袍,长仅及膝,袍子是上等锦缎,甚是华贵,下身却穿着条粗布裤子,污秽褴褛,颜色难辨。十根手指又尖又长,宛如鸡爪。

  陈萧然暗道:“这恶人长得也恶,这般样貌,如果上次吃面的时候遇到他估计连面都吃不下了。那叶二娘,云中鹤果然也有常人不及的地方,否则怎么会面对这么一张脸还活的好好的?”

  那段誉如果是独自面对南海鳄神估计早就被抓去了,即便小学了两手,但是如果真的动起手手来恐怕十个段誉困起来也不是一个南海鳄神的对手、

  只不过花厅中自己一方的高手足有四个之多,所以段誉心中也就不怕他,当即与他耍起口舌打起口水仗来。

  段誉自幼饱读诗书,便是当世大儒与他相比怕也不是对手。

  南海鳄神拳脚武功虽高,但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与段誉比恐怕就要反过来了,十个南海鳄神捆起来也不是一个段誉的对手。

  南海鳄神被段誉寥寥几句就说的哑口无言,心中大怒。说不过你难道还打不过你么?想着就将右手一展便要动手,却被段正淳拦了下来。

  陈萧然见这场面,也插嘴调笑道:“想来你就是那四大恶人里的老四南海鳄神吧?你以为你会那两下三角猫功夫便能收段誉做徒弟了?”

  南海鳄神这人一直都觉得自己武功比叶二娘都要好,想要争着当第二恶人,现在居然有人说自己是第四恶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而且南海鳄神也从来没有见过陈萧然,所以只当他是段家的家臣,也就没放在心上,恶狠狠道:“你居然敢说你岳二爷排第四?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而且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我是三脚猫的功夫?那么你练的必是盖世绝学了?来来来,让老子领教领教你的盖世绝学,看我用三脚猫功夫三招之内拧下你的头。”

  陈萧然道:“败你何须三招,不过如果你要比三招的话,怕是连段誉的脖子也拧不断。”说完看了眼段誉。

  段誉一看陈萧然眼色,心中了然,道:“若只比三招,那的确不用陈兄动手,我自己来接他三招也成。”

  南海鳄神虽然脑子有时候会不够用,但是也觉得要在这许多高手环绕之下擒走段誉,怕是不太可能。现在听得段誉原因和自己亲自动手,当真再好不过,一出手就可将他扣住,段正淳等武功再强,也只有眼睁睁的让自己将段誉带走,便道:“好,你来接我三招,我不出内力,决不伤你便是。”

  段誉道:“咱们言语说明在先,三招之内如果你岳老四没有打败我,便如何?”

  南海鳄神听了哈哈大笑,他知道段誉是个百无一用的文弱书生,别说三招,就是半招也接不住,便道:“三招之内要是打你不倒,那么我学的武功就真的是三脚猫功夫,那么我就拜你为师。”

  段誉等的就是这句话,笑道:“这里大家都听见了,你赖不赖?”

  南海鳄神怒道:“我岳老二说话,素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段正明等人见段誉就要下场动手,心中担心连忙阻止。

  段誉双手急摇,道:“没事的,先让我跟他比了三招再说。”

  保定帝素知这侄儿行事往往出人意表,说不定他暗中另有机谋,好在南海鳄神想要收他为徒不会伤他性命,又有兄弟和善阐侯在旁照料,决无大碍,所以也就点头同意。

  段誉道:“岳老四,咱们把话说明在先,如果你在三招之后没能赢我,那么就要拜我为师。不过我虽做你师父,但你资质太笨,武功我是万万不会教你的。你答不答允?”

  南海鳄神怒道:“谁要你教老子武功?”

  段誉道:“好,那你答允了。拜师之后,师尊之命,便不可有违,我要你做什么,你便须遵命而行,否则欺师灭祖,不合武林规矩。”

  南海鳄神听那段誉胡吹了一通,却不怒反笑,说道:“这个自然。你拜我为师之后,也是这样。”

  段誉之前也曾连接陈萧然三招未败,虽然陈萧然并未使出全力,但想来也和南海鳄神差不多,所以心中到也真的不怕他。

  两方言罢,南海鳄神左手便向段誉抓去,段誉向左斜走,步法古怪之极,只跨出一步,便避开了对方奔雷闪电般的这一抓。

  南海鳄神第二掌跟着劈到,段誉并不还手,又斜走了两步,又已闪开。

  南海鳄神见居然已经避过自己两招,当下再也不托大,一声狂吼,双手齐出,向段誉的胸腹间急抓过去,臂上、手上、指上尽皆使上了全力。

  保定帝、段正淳、玉虚散人、高昇泰四人齐声喝道:“小心。”

  陈萧然却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坐在那慢慢喝茶,根本不向段誉二人看过一眼。

  陈萧然心中暗道:“段誉这小子虽然刚学凌波微步不久,但是这小子却能接我三招,如果接不下南海鳄神三招,那么死了也是活该。”

  段誉见南海鳄神抓将过来也不慌张,反正生了戏弄他的心思,于是左踏一步,右跨一步,轻飘飘的已转到了南海鳄神背后。伸手在他秃顶上拍了一掌,又飞快的退回了厅中。

  木婉清见自己情郎竟然赢了那南海鳄神,喜道:“南海鳄神,你已经输了还不快快拜师,难道想做那出尔反尔的乌龟儿子王八蛋么?”

  南海鳄神没想到居然三招都没将段誉拿下,心中大怒。虽然南海鳄神是四大恶人之三,但出尔反尔之事却是万万做不出的,当下怒道:“我偏偏叫你料想不到,拜师便拜师,这乌龟儿子王八蛋,岳老二是决计不做的。”

  说着突然跪倒在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向段誉连磕了八个响头,大声道:“师父,弟子岳老二给你磕头。”

  段誉一呆,没想到这南海鳄神居然真的会拜师,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南海鳄神便已经纵身跃起,出厅上了屋顶。屋上“啊”的一声惨呼,跟着砰的一响,一个人被扔进厅来,却是一名王府卫士,面容恐怖,脖子被拗断,已经死了。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