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七章 退慕容

第十七章 退慕容

  黑衣人只感觉一缕阴寒内力沿着体内经脉快速游走,所过之处气血凝结,就连呼吸时也是寒气喷涌。

  黑衣人暗运内力却不能驱除体内那缕寒气,心中大为惊讶,要知道这黑衣人武功之渊博,堪称天下第一,绝不做第二人想。也自信天下间即便有“降龙十八掌”这种没有学过的绝世武功,但也绝对听说过。可是这少年所使的这路指法却没有听说过,奇道:“这是哪一路指法?如此古怪,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陈萧然一边运气抚平胸中激荡的气血,一边道:“世间高人何其多哉,自古高手在民间。你难道真以为你慕容家能收尽天下武学?不过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我师傅自创的指法,名为‘幻阴指’。不过他老人家武功虽高但是却从未在江湖中行走,而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你自然不会听过。不过你刚刚用的又是什么指法?”

  黑衣人听了暗道:“这是哪位高人,居然能创出如此阴寒古怪的武功?”听陈萧然询问,也自答到:“慕容家传武学‘参合指’。”

  陈萧然其实也已猜到七八分,不过还是想要听他亲口说出才敢确认,道:“姑苏慕容果然名不虚传,受教了。”

  黑衣人道:“想来你已经猜出我的身份,不过我心中还是有所疑惑,还想请教。”

  陈萧然道:“请教就不必了,你想问的我要么不知道,知道的也不会说。而且这次也是我偶然撞见。而且你也放心,虽然在下看你不起,对你的行事手段也不赞同,但是你的身份我也自是不会说出去。”

  黑衣人本来还想将陈萧然擒住问问清楚,但是却没有想到陈萧然武功如此之高。即便自己用了“参合指”居然都没有将其拿下,而且还中了那古怪的指力。如今那玄悲大师也已经运功基本抚平了伤势,如此想要以一敌二已经不太可能。

  想到这里黑衣人心中已经暗生退意。这黑衣人虽然手段并不正大光明,但也是世间少有的枭雄,知道事不可为,转身就走。想罢直接转身一跃,径直离开。

  陈萧然和玄悲大师身上都有些伤,所以也就不再阻拦,由着他自己离开,没有追赶。谁知那黑衣人身子即将越过围墙,却突然右手往后劈空一掌,掌力直向陈萧然罩来。

  陈萧然再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伸掌一接。这一接顿时感觉到一股阴寒之力直接窜入经脉中,正是幻阴指力。

  黑衣人以有心算无心,暗袭得手,陈萧然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心中惊道:“斗转星移!”

  那黑衣人也不管是否得手,没有丝毫停留,已经越过围墙走得远了。

  陈萧然连接四指参合指就已经受了内伤,虽然并不严重,但是经脉中内力运行已经感到晦涩不顺。这时又受了黑衣人转来的幻阴指力,哪里还受得了?

  那幻阴指力游走四周百骸,顿时如坠冰窟,浑身汗毛乍起,内伤更重。

  陈萧然这时再也压制不住伤势,“噗”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就直接就地坐下运功疗伤,那口鲜血落在地上,直接凝结成一个血块,还冒着丝丝寒气。

  玄悲大师不知道陈萧然伤势如何,这时见陈萧然吐了口鲜血就直接盘膝而坐,直接运功疗伤,就知道应该伤的不轻,于是也不离开,站在陈萧然身旁护法,生怕那黑衣人去而复返。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又一个略显娇小的身影翻过院墙。玄悲大师心中紧张陈萧然,喝到:“来者何人?”

  那人正是在身戒寺外躲着的木婉清,她在远处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担忧陈萧然伤势,但是还是听他的话,等那黑衣人走了一个时辰,基本能确定其不会再去而复返,这才过来。

  木婉清指着陈萧然道:“我是他的朋友,你不用紧张。”

  玄悲大师见来人是个女子,也就微微放心,不过却不敢失了提防。拦在陈萧然和木婉清之间道:“我不知你们是什么关系,不过为这位施主安全着想,在这位施主醒来验明你的身份之前请恕老衲无理,不能让你靠近。”

  木婉清知道玄悲大师是为陈萧然着想,心中虽然不忿却也没有表露出来,而是静静的看着陈萧然。

  本来陈萧然受伤不重,不用多久即可痊愈。但是却又受了黑衣人一记“斗转星移”的幻阴指力,伤上加伤,顿时伤势加重,也就变得更加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陈萧然双目一睁,眼中精光流露,显然内伤大好,当即收功站起。

  陈萧然身前站着两人,正是木婉清和玄悲大师。

  玄悲大师已然内伤痊愈,站在陈萧然身前,面露慈悲,宝相庄严。木婉清看上去却极为憔悴。

  木婉清见陈萧然睁开双眼,喜道:“你终于好啦。”

  陈萧然道:“内伤痊愈,而且和那人交手心中亦有感悟,武功也有所进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木婉清道:“那真是太好了。现在离你受伤已经过去三日啦。”

  陈萧然听了心中暗道:“我自己毫不觉得,原来都已经过去三天了。不过这次也算因祸得福,武功又有精进,下次如果再和他对上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玄悲大师见陈萧然内伤已经痊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多谢陈施主救命之恩。”

  陈萧然连忙还礼道:“不敢,只是恰逢其会而已,而且这次在下也因祸得福,所以大师也不用放在心上。”

  玄悲大师道:“陈施主为救老衲,身受重伤。老衲无以为报,日后如有用得着老衲的地方,任凭差遣。”

  陈萧然道:“大师言重了,小子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他日如有机会前往少林,必登门叨扰。”

  玄悲大师道:“既然如此老衲也不再挽留,老衲日后必在少林恭迎玉趾。还有这位女施主在陈施主受伤期间寸步未离,想来身子极为疲累,还望多多休息。”

  陈萧然听玄悲大师说的,心中也有些感动,看向木婉清。

  木婉清与陈萧然四目一对,连忙低下头,两颊飞起红晕。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