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一章 姑苏城外

第一章 姑苏城外

  苏州,又称姑苏,古称吴。

  姑苏城建于周朝,当年春秋五霸之一的吴王阖闾命楚国伍子胥建阖闾城,并立此为都城。至隋朝开皇九年始称“苏州”,而唐朝诗人张继的一句“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使得“姑苏”的名字家喻户晓。

  吴侬软语的方言,千年不改,真乃是地道的人间烟火。

  姑苏城外,单人独骑。

  那少年骑士一身白衣,手中折扇轻摇,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拉着马儿的缰绳,说不出的潇洒。

  胯下的良驹通体漆黑,双耳竖直,马尾甩动,一看便是一匹雄驹快马。可是这马儿却如那白衣少年一般,半眯着眼睛,喷着响鼻,“得得得,得得得”的慢慢走着。

  这样一人一马,看着都透着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看着极不协调。但是这白衣少年也不理他人目光,只自顾自的往姑苏城内骑去。

  入了姑苏城,又一路往西骑去。沿途所过之处,处处繁华,人文建筑更是精致无比,好似进了一座园林一般。

  这姑苏城和无锡城乃是带水之源,都是地处江南,人文荟萃。但是比之无锡城来尤胜了三分。

  那白衣少年虽然骑得不快,但是一条道走向西,没过多久就穿过了小半个姑苏城,出了姑苏的西门。

  又向西行了不久,太湖便出现在了眼前。可是离得还有些远,于是只觉得好像是眼前出现一条银线一般。粼粼之间,反射出的阳光正好照着白衣少年的眼睛。

  那银线好似远在天边,直接将苍天和大地分割开来。让人感觉如果不是这一条银线,那苍天将与大地相接,直到尽头。

  又走了一会,离太湖也越来越近,那一条银线也变成了一块略显扁平的镜子。阳光照在上面,微风吹过犹如万点龙鳞浮现一般。

  等那白衣少年骑马来到太湖边,才看清楚了这太湖的样子。虽然比不得杭州西湖的淡妆浓抹,一山、二塔。但是太湖的水面之辽阔却是西湖不能相比的,东西两百里,南北百二十里,广为三万六千顷。

  也正是这辽阔的太湖之水才能养育了三城之民。

  那白衣少年沿着太湖岸边一路行走,湖中的清风,吹来一阵阵微风,微风中好似有那一股股的甘甜。微风吹乱了白衣少年的长发,也吹乱了湖中的水。

  过了约半个时辰的时间,不远处的湖边出现了一座三层高的楼阁。

  这楼阁建得非常特别,高三层,每层高约一丈八尺。青玉砖,琉璃瓦,飞檐叠壁。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也只能算是豪阔。可是这楼阁居然有一半是悬在太湖之上的。

  太湖之中支出好几十根巨大石柱,将半个楼阁支撑起来。在这延伸到太湖上的楼阁外围只是用一排栏杆拦着,这样的话,在里面喝酒吃饭,也可以顺便欣赏湖光美景。如果豪情大发,也可凭栏远眺。

  在楼阁的一侧则停着数艘画舫和大大小小十数艘快船,如果有哪位客人想要乘舟泛湖的话,可以直接跟店家租借船只。

  白衣少年骑着骏马,到了楼阁的正前方,抬头看到三个大字“吴淞阁”。

  白衣少年刚停下马,立刻就有一位伙计打扮的男子,走了过来。

  伙计迎到左侧,道:“大爷是吃饭还是住店啊?”

  白衣少年道:“先来点吃的。”然后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伙计,轻轻拍了拍骏马的脖子,道:“我这马好几天没吃到好的了,你帮我多喂点上等马料。”

  伙计答应一声,牵着马往旁边的马厩走去。

  这时又迎来了一个伙计,在前面引着白衣少年进了这“吴松阁”。

  伙计一边招呼,一边引着白衣少年到了二楼靠湖边栏杆的位子,道:“大爷,你看这边的座怎么样?”

  白衣少年道:“很好。”然后就坐了下来。

  伙计道:“那大爷您稍坐,菜一会就来。大爷您是第一次来,有可能不知道我们店的规矩。我们店吃饭,上什么菜,全看厨房备货,做什么就上什么。如果有您不爱吃的,您直接跟小二我讲,到时候直接帮您撤下去。您看可以么?”

  白衣少年对这些也不在意,道:“好,那你赶紧的。另外给我上一壶你们自家酿的米酒。”

  伙计应了一声就走开了。不多久又走了过来,这时候伙计手中已经端来了四碟菜和一壶酒。

  伙计道:“大爷您请用,如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招呼小的就行。”看白衣少年应了声是便退了开去,但是却离得不是很远,时刻注意着这边的招呼。

  这姑苏的美食基本和无锡同源,所以味道也有相似,但是又别有特色。这四碟菜是姑苏城的名菜,松鼠桂鱼、清溜虾仁、酱汁肉和太湖莼菜汤。

  那白衣少年自饮自酌也吃的津津有味。等到吃饱喝足,招呼了一声,要了一间房间,就休息去了。

  第二天那白衣少年租借了一艘不小的画舫,又找了些脂粉女子作陪,然后往太湖深处开去。一连数日,日日如此。

  有时候闲得慌了,就拿一杆钓竿,在画舫上钓鱼。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钓鱼都能大获丰收。拿一尾白鱼就让船上的大厨处理了,剩下的都直接让人乘小船送到“吴松阁”。

  这一日,天色将晚,湖上烟雾将起。那白衣少年又拿着钓具正准备来个夜钓,就在这时却看到在远处有一条小船,滑行的飞快。

  白衣少年聚睛一看,那小船上乘着四人,三女一男。三女中除了其中一位穿白色衣衫的只是坐着外,其他两位女子和那唯一一位男子三人一起划桨。

  那船本来就小,三人一起划,自然又急又快。

  又过了一会,那小船划得近了些。白衣少年这是才看清那船上四人的模样,其中那个男子,居然还是熟人。

  那四人乘着小船,划得飞快,不过正准备去个地方过夜。小船上的两位女子看到那画舫,也知道这画舫是吴淞阁租借之用,所以也不担心。

  这时离得近了,那船上的四人也看到了画舫的船头站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

  那三位女子并不认识白衣少年倒也罢了,但是那男子却一眼认了出来。

  那男子站起身来,一边招手,一边高声道:“陈兄,陈兄,我在这里。”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