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三章 听香水榭

第三章 听香水榭

  陈萧然上了小船,看向段誉,道:“段兄,我可找你找得辛苦啊。你倒是逍遥快活,有美女同行泛舟这太湖之上。怎么?段兄是想要效仿那赵国范大夫么?”

  段誉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陈兄不要误会。我这和三位姐姐一道,哪里是想要泛舟啊什么的,而是逃跑而已。”

  虽然段誉嘴上解释,但是心里却想道:“如果我真的能和王姑娘,两人一舟,泛舟太湖,那真是立马死了也甘心了。可惜王姑娘心中一直只挂念着慕容表哥,哪里有我段誉一丝一毫。”

  陈萧然见段誉说完之后,双眼看向自己身后,完全没有焦点,再加上一会笑眯眯的,一会又双眉皱起,也就知道这段誉又开始瞎想些乱七八糟的了。

  陈萧然道:“段兄,你难道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段誉听了这才回过神来,帮双方彼此介绍了一下。陈萧然和王语嫣、阿朱、阿碧各招呼了一声。

  五人聊了一会,陈萧然才知道他们四人是从“曼陀山庄”逃出来的,现在准备去阿朱的“听香水榭”暂住一晚。

  陈萧然说了声叨扰了,也决定和他们一起去看看。

  这时又有了陈萧然这样一个免费劳力,四个人一起划水没过多久就看到前方有一个小洲,上面建了几件房屋。这时候那“听香小榭”中的每个房屋的房间中都有灯火印出来,这些灯火再由太湖一反射,居然有了一种灯烛辉煌的感觉。

  阿朱说道:“王姑娘,我家里来了敌人了。”

  王语嫣道:“来了敌人?你怎么知道?是谁?”

  王语嫣这一连三个问题,众人却一个都回答不上来。

  段誉道:“阿朱姐姐,你怎么知道家里来敌人了?”

  阿朱道:“我能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而且中间还夹杂着……哎呀,他们把我花了很多心思才浸成的花露也糟蹋了。”

  原来阿朱的鼻子比常人要灵敏,这才能闻出空气中的各种味道,判断出有恶客上门。

  阿碧道:“阿朱姐姐,现在怎么办?我们是直接离开呢?还是上去动手呢?”

  阿朱道:“不知道敌人厉害不厉害,如果厉害的话那不就是……”

  段遇道:“如果是厉害的话,我们就避之则吉,如果不厉害的话,我们就去收拾收拾他们。免得阿朱姐姐的珍物再受损。”

  阿朱心里正在着恼,听段誉这样说,回道:“这种事情谁不知道?可是谁知道他们厉害不厉害?”

  段誉张口结舌,居然不知道怎么办好。

  陈萧然见口舌利索的段誉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说得不知道怎么说话了,笑道:“段兄,说这么多废话,怎么忘了我?”

  段誉听陈萧然这样一说,心中也是一乐,自嘲道:“我和阿朱姐姐说这么多,居然把陈兄你忘了。陈兄武功高强,自然是不怕那些敌人厉害不厉害的了。那我们这就上岸吧,也好看看到底是什么贼人,居然敢占了阿朱姐姐的水榭。”

  三女听段誉口中说陈萧然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心中暗道:“哼,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这陈萧然就算武功高强,但是如果和我家公子(表哥)相比较,肯定是也万万不如的。”

  五人控制着小船缓缓的到了听香水榭的后面,陈萧然只见四周都是杨柳,可是屋中却不断有吆喝叫嚷声传来。这般粗鲁的声音却和这优雅精巧的听香水榭完全不搭。

  几人悄悄走近屋旁,阿朱悄悄走过去,挑破窗户纸,向里看去。

  屋里都是一些武林人士和江湖草莽,心中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听到有人道:“诸位不请自来,如今主人家已经回来还请各位出来一叙。”

  阿朱正看得入神,突听有人好似在耳边说话,心中大惊,尖叫出声。

  屋中众人正在开怀畅饮,突然听到有声音传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震得耳膜嗡嗡直响。

  众人立马出了屋子,见外面站了三女二男五位年轻人。

  其中一魁梧老者道:“你们说你们是这儿的主人家,那么你们就是慕容家的小姐少爷喽?”

  阿朱道:“我只是个丫头,不是小姐,你们是谁?来我这里做什么?”

  那老者和几位身份比较高的人都开口自我介绍了一下。

  阿朱每听一位名字就说一句“久仰”,众人笑道:“想来你连我们到底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久仰什么?”

  阿朱哪里知道久仰什么?这“久仰”还是偶尔听自家公子说的,这时只是说得顺口而已,哪里会真的久仰?

  阿朱正不知道如何接话,王语嫣却一一说出了他们的身份、门派和所学武功。

  陈萧然听王语嫣一个个点评过来,被提到的人具是心中震惊。果然不愧是武林活秘籍,江湖百晓生。

  不过这一番点评却也惹恼了那秦家寨的副寨主和司马家的司马林,两人直接动起手来,王语嫣也互相提醒他们,于是这两人居然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陈萧然见这帮小角色,自然提不起丝毫兴趣,也就跟着看热闹罢了。

  却说那两人激斗正酣,却忽然被一道人影分开,那两人也各自飞退了三四丈,顿时狼狈不堪。而那人哈哈长笑一声然后便端端正正的坐在了椅子上。

  那些江湖中人都只是普通角色,何时见过这等身手?不由得骇然相视。

  来人是个面貌消瘦的中年汉子,体型很高,穿着一声灰布长袍,脸上带着一股乖戾执拗的神色。众人见他能以一敌二分开二人,无不惊佩,谁也不敢说话,连大声喘气也是不敢。

  段誉道:“阁下能轻易分开二人,想来武功也是极高的,不知道尊姓大名?”

  那汉子还没有回答,就听王语嫣开口道:“包三哥,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没想到你又来了,真好真好。”

  包三先生道:“王姑娘,舅太太怎么会放你出庄子?”

  王语嫣道:“包三哥你猜猜看?”

  包三先生道:“这倒有些难猜了。”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