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七章 李二小姐

第七章 李二小姐

  姑苏李家,家主李右君,生有两女。

  长女李清韵,自幼与无锡陈家少爷定下了娃娃亲。

  次女李清韶,性子温和,尤其喜好音乐、诗词。

  陈萧然和段誉分开之后,一路回了姑苏。在“吴淞阁”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就取了马匹一路进城去了。

  陈萧然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定下娃娃亲的未来妻子长什么样,于是就想去李家看看。

  虽然陈萧然武功高强,但是不得不说,在不认识路的情况下,即便是“李园”也不好找。

  不过幸好陈萧然也知道路在嘴边这句话。

  李园几乎可称之为姑苏第一园,在姑苏城中极其出名,所以方向也很好打听。

  陈萧然打听好方向之后,就一路往那骑去。不过走着走着,路边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一个人都没有。

  陈萧然知道应该快到了,但是过了一会还是没有找到李园在哪里,如果陈萧然知道自己已经围了李园走了大半圈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陈萧然就觉得自己越走越远,但是就是找不到李园在哪里,而且附近一个问路的人都没有,就在陈萧然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就听到一阵琴音传来。

  陈萧然循着琴音的来源,牵着马走了过去,在确认琴音是从面前的墙对面传来的时候,陈萧然就知道这一墙之隔的地方,就是李园。

  陈萧然将马牵到道边的树下,将缰绳拴在树上,然后拍拍马脸道:“小黑啊小黑,你就在这里等着我,我进去看看。只要找到那李清韵,我只远远的看一眼就回来,你要乖乖的哈。”

  小黑听了之后,好似听懂一般,一甩马尾,打了个响鼻,然后啃起地上的青草。

  陈萧然也不理它有没有听懂,又摸了下小黑的脖子,然后就往墙角走去。

  到了墙角下面的时候,陈萧然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人,右膝微微一曲,稍一用力,整个人拔地而起,轻易的越过围墙,进了园中,继续往琴音传来的地方飞去。

  不多时,陈萧然便到了中园的边缘,透过一片小竹林,看到不远处的湖水中央的小亭中有一少女正在焚香抚琴。

  陈萧然心道:“这是老大还是老二啊?”心中拿不定主意,于是也不再管其他,从旁边的青竹上摘了一片竹叶,然后右手一夹竹枝,微微一用力,整个人如同没有重量一般,翩然而起,轻轻的落在青竹之上。

  陈萧然将竹叶放在嘴边,轻轻吹奏,和着青衣女子的琴音,不知不觉的居然两者纠缠到了一处,音调也是越来越高,两人不自觉的开始提音,终于“噗”、“铮”两声,竹叶、琴弦同时损坏。

  问了之后陈萧然终于弄明白,弹琴的女子乃是李家二小姐,果然想要见到女主角是没有这么顺利的。

  陈萧然也借着青竹的弹力,飘然而落,借力用尽的时候,正好飘落到了湖水边缘,右足轻轻踩了下水面,好像是在平地上借力一般,身形再次拔高,落到亭中。

  李清韶伸手示意道:“陈少爷,请坐。”陈萧然也不客气,直接在李清韶对面坐了下来。

  李清韶道:“没想到陈家少爷也有这么俊俏的轻功。”

  陈萧然道:“算不得俊俏,只怕贻笑方家了。”

  李清韶道:“我可不是什么方家圆家的,只是觉得好看罢了。”

  陈萧然道:“二小姐不必再多说了,再说我可真就不好意思了。”

  李清韶娇笑道:“陈少爷还会害羞不成?”

  陈萧然道:“害羞到是谈不上,但是这般身法,还不值得二小姐夸赞。”

  李清韶道:“陈少爷这次来我李园是来找我姐姐吧,不过怎么大门不走?”

  陈萧然道:“我第一次来这姑苏城,绕了半天没有找到门,只好翻墙进来了。”

  李清韶道:“好吧,陈少爷辛苦前来,只可惜我姐姐也不在李园,怕是要让陈少爷失望了。”

  陈萧然道:“失望到是不至于,这次虽然没有能够见到你姐姐,但是能见到李家二小姐,而且能有机会一听二小姐弹琴,并能同奏一曲,已经是不虚此行了。”

  李清韶道:“陈少爷谬赞了。”

  陈萧然道:“不知道大小姐这次去哪里了?”

  李清韶道:“我姐姐和家父去金陵了,恐怕还要过好些天才能回来。”

  陈萧然道:“哦,那真是不巧,既然如此我就不再打扰了,就此告辞。”

  李清韶也不挽留,道:“好,那我送送你。”

  陈萧然道:“不必了,我怕从大门出去就找不到是从哪个墙角翻进来的了。我的小黑还在外面等着呢。”

  李清韶道:“小黑,是小狗么?”

  陈萧然道:“不是不是,是我的小马驹。”

  李清韶道:“一匹马被你叫一个小狗的名字,真是有意思。”

  陈萧然道:“好了,今天打扰了,告辞。”

  李清韶道:“再见。”

  陈萧然起身抱拳,毫不停留,转身就走,不过走的时候却不像来的时候。

  陈萧然抽出斜插在玉带中的折扇,摇摆之间飘然而去,说不出的英俊潇洒。

  李清韶见陈萧然缓缓而去,直到在转角处陈萧然转身离开,再也看不见了。

  李清韶从古琴旁的琴囊中取出换琴弦的工具和备用的琴弦,然后轻轻地,温柔地卸下断了的琴弦,然后又将备用的琴弦换上。

  整个过程一丝不苟,举手投足之间仿佛在抚摸情人的脸颊一般,也许琴就是她的情人,不然为了弹琴又有几个人可以保养出这样的一双手?

  琴弦换好之后,李清韶好似调弦一般的弹出几个简单的调子,这时一个被白色包裹的人,出现在李清韶的身后,不知是男是女。

  李清韶也不调头,依然在拨弄琴弦,好像这是她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一般,不论来的人是谁,都无法打扰她一分一毫。

  白衣人走近一些之后,停下身子,弯腰行礼道:“属下已经将事情安排妥当,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属下安排,还请示下。”

  李清韶道:“胡使者不必如此,如今也没有其他事情,你只需帮我将姑苏掌控好就行了。不过现在看来,事情可能有变化,本座稍后会将苏、牛、屠三位使者也调过来,到时候你们四位一起行动,相信即便是他来了,也翻不了天。”说完右手在琴弦上一划而过,“铮”一声,四周水面顿时翻涌而起。;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