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八章 慕容家将

第八章 慕容家将

  陈萧然这次没有用轻功高来高去,而是慢慢摇着折扇,飘然而行。不多时就来到了翻进来的那个墙角。

  陈萧然这次也没见弯曲膝盖,只是脚尖一点,一跃而过,就这样出了李园。

  陈萧然看向路边的小黑,那小黑虽然没有再吃草,但是还在那边磨牙齿,估计也是吃了不少。

  陈萧然解开缰绳,跨骑上去,一拍马脖子,道:“走,找个地方喝酒去。”

  小黑一听,“吁”的嘶叫了一声,人立而起,然后“得得得,得得得”的慢慢的向前走。

  陈萧然也不在意,依然坐着,一摇一摇的向远处骑去。

  没过多久,单人独骑来到了姑苏的西市。

  这西市酒肆林立,商铺参差,人潮流动,非常的热闹繁华。

  陈萧然也不看店,随意向一家酒肆走去,小黑被小二牵到一边。

  陈萧然进了店里,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对小二道:“来几个小菜,再来一壶米酒。”

  不一会,酒菜就上齐了,陈萧然自顾自的吃菜喝酒。

  这时陈萧然觉得不远处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转头一看,不远处的桌旁坐着一位身穿铁青色儒生衣巾,五十上下年纪的男人。

  这青衣儒生脸上都是伤口,而且是近日不久伤的,还没有完全愈合,只是结痂了。眯着一双眼睛,就好像是读书读多了的书呆子,用眼过度损坏了眼睛一般。

  那青衣儒生脸上伤口还没有完全痊愈,如果是一般人,这个时候万万不会喝酒的,但是他却在用大碗喝酒。

  用大碗喝酒,在江南本身就比较少见,而且那青衣儒生还喝的极快。就在陈萧然看他的这一会功夫已经喝了两大碗。

  陈萧然顿时笑了起来,这姑苏城中怎么尽是些怪人。

  青衣儒生放下刚刚喝完的酒碗,对陈萧然抱手道:“阁下年纪轻轻,怎么喝酒这般小气。不如来共饮三大碗如何?”

  陈萧然隐隐猜到对方是谁,当下也不推辞,让小二将自己的酒菜端到那青衣儒生一桌,然后走了过来,直接在青衣儒生对面坐了下来。

  青衣儒生道:“好好好,小二,再拿一只碗来。”

  不一会小二又拿了一只酒碗过来,青衣儒生接过,帮着倒了一大碗酒然后递给陈萧然。

  陈萧然伸手接过,青衣儒生也给自己倒了一碗,道:“我先干为敬。”说完不等陈萧然答应,一碗烈酒已经到肚子里。

  陈萧然摇摇头,都快忘记上次这般喝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因为陈萧然喝不惯这种酒,所以一直喝和以前自己喝的众多酒中口味比较接近的米酒。

  陈萧然也不矫情,仰头干了一碗。酒碗刚放下,青衣儒生的酒坛就到了,又满上了一碗。

  就这样,两个人也不停歇,一碗接一碗的喝。陈萧然心中暗暗腹诽:“明明说好是三碗,现在喝了七八碗了,真是不讲信誉。”虽然这样想,但是依旧酒到杯干。

  两人就这样一连喝了十大碗方才停住。

  那青衣儒生道:“哈哈,好,看你一副书生打扮,没想到喝起酒来一点也不含糊。不过你伤我兄弟在先,我也就只好得罪了。看掌。”

  刚刚两人还一起喝了十碗酒,好似好久不见得亲兄弟似得。结果酒碗刚刚放下,那青衣儒生已经“呼”的一掌拍了过来,就好像是仇人相见一般。

  陈萧然也不含糊,左掌一横,也是一掌拍去。

  两掌相交,发出“啪”的一声响,劲力激荡之间,两人又是连对两掌。

  第一掌时两人尚是旗鼓相当,第二掌的时候青年儒生已经觉得内力不济,待到第三掌时那青衣儒生坐下的椅子“咔嚓”一声炸裂开来。

  不过这青衣儒生也着实了得,身形不变,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沉腰坠马,右掌一翻,平推过来,使上了十二分的内劲,内力呼啸之间,似乎整个酒家都快受不住这一掌之力。

  陈萧然右手一提,一股阴寒之力凝聚而起,也向青衣儒生推去。

  两掌相交却丝毫没有刚刚对掌之时的脆响声,只听“啵”一声轻响,好似下雨时水面泛起的气泡破裂的声音一般。

  两人双掌,一合即分。

  陈萧然坐着不动,那青衣儒生却被掌力震得往后连退,直到撞到身后的一张桌子才勉强停住,地上留下一排浅浅的脚印。

  两掌激荡之间,青衣儒生只觉得一股阴寒内力从掌心中直串入经脉之中,浑身一颤,像是冬日里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水也不擦便被能冻住湖水的寒风一吹一般,血液为之一滞,呼吸之间两道白气从鼻子里喷出。

  青衣儒生扶着桌子,缓缓坐下,上下牙齿“咯咯”直响,抱拳道:“好…好…好…掌力,在…下服…服了。”

  陈萧然道:“阁下掌力雄厚,在下不敢不尽全力。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青衣儒生长呼了一口气,使上下牙不再打架,道:“在下公冶乾,在公子面前,不敢称‘掌力雄厚’四个字。”

  陈萧然心道果然不错,开口道:“原来阁下是姑苏燕子坞,赤霞庄庄主,掌法‘江南第二’的公冶乾。”

  原来这人乃是姑苏慕容家的四大家将之一的公冶乾,不是乾坤的乾,而是干杯的干。

  其在慕容家的地位犹在包三先生之上,排名第二,也称“公冶老二”。练得一手好掌法,号称掌法“江南第二”(第一自然是留个慕容公子的)。

  其实以公冶乾的本事,单就掌力而论绝对算得上是江湖中第一流的高手,即便比之慕容公子也是不逞多让。

  今天公冶乾能在酒店认出陈萧然也不仅仅是偶然,原来那晚陈萧然伤了包三先生之后,阿朱将陈萧然的样子画了下来,然后飞鸽给公冶乾,想让公冶乾能找到陈萧然,好帮包三先生解了寒毒。

  公冶乾和包不同一起已经一二十年,自然知晓包不同的能耐,当下便对只是随手一掌便伤了包不同的陈萧然十分好奇。

  这次在酒馆无意遇见便起了比较之心,两人连对四掌,之前三掌还算勉强,到第四掌时已经完全接不住,于是心中对陈萧然起了敬佩之心。;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