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三章 北冥

第十三章 北冥

  李秋水和陈萧然对了一指,感觉其内力和自己死对头的一门武功极为相似,心中以为陈萧然是和自己死对头一伙的,心中顿时杀心大起,招招之间丝毫不留余地。

  陈萧然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一招“幻阴指”居然让李秋水感觉是“生死符”,于是和自己拼命。

  陈萧然连拆李秋水数十招,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但是李秋水想要伤到陈萧然却也是千难万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陈萧然十招之中已经能够还手一两招。又过了一会十招中已经可以还个五六招。

  等到陈萧然慢慢适应了李秋水的武功路数之后,双方已经可以互相拆招,各有进退了。

  陈萧然只觉得越打越过瘾,如果不是因为在“琅嬛玉洞”中研究了那么多的武功招式,想要和逍遥三老之一的李秋水斗个旗鼓相当是万万不能。

  只因为陈萧然自出道以来出手较少,实战经验实在够差,后来虽然在“琅嬛玉洞”中研究了许多武功招式,使得自己的实战能力有所提升,但是和李秋水这种纵横天下数十年的顶尖高手依然有着一定的差距。

  现在和李秋水交手,时间越长,陈萧然对之前在“琅嬛玉洞”中的领悟就越深刻。所以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便是李秋水这般绝顶高手,也不能占得便宜。

  李秋水在一番全力抢攻之后,终于感觉到从陈萧然身上散发出的,越来越强大的战力。

  李秋水也猛然惊醒过来,刚刚心中激动,居然没有能够分辨出两者的不同。

  虽然刚刚陈萧然的一指和“生死符”有诸多相似之处,但是有一个最重要的不同就是陈萧然可以靠指力直接将这股奇异的阴寒内劲打入对方体内,而“生死符”却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生死符”虽然也是可以将阴寒内力注入对方体内,并且沿着周身经脉游走,但是却需要借助媒介,而不能像陈萧然这般直接。

  如此一比较,陈萧然的这一指,居然尤要胜过“生死符”稍许。而且如果那贱人有陈萧然这般高手相助完全可以直接杀上门来,自己对付任何一个都吃力,更何况两人一起上?

  李秋水虽然现在心中清楚陈萧然绝对不是自己死对头的合伙,心中想到这里就想要停手,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自己想要撒手就可以的了。

  陈萧然现在正打得正欢,哪里还能让李秋水脱身?在感觉到李秋水不想再打,于是强压上去,双手舞动,奇招频出。

  李秋水退后不得只好继续和陈萧然对打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秋水只觉得自己的招式使了一遍又一遍,每次压制住陈萧然的时候就使出“凌波微步”想要退开,可是陈萧然居然可以紧紧的跟上。

  李秋水越打越心惊,到后来却是越打越怒,你个陈萧然,难道还想拿我练手不成?

  陈萧然见李秋水开始一遍一遍的用之前已经用过的招式,心中也就知道也就这样了,虽然不是生死相斗,但是却极大的提高了自己的实战。

  陈萧然猛地拍出一掌,道:“前辈,咱们不用打了吧?停手如何?”

  李秋水也拍出一掌,两掌相印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陈萧然刚要撤掌,却感觉一股吸力吸着自己的手掌,根本甩脱不开。

  李秋水道:“你以为想不打就不打了么?今天居然遇到你这么个青年高手,实在是大出意外,不过正好可以吸纳了你的内力,那么久算那贱人武功大圆满,我又有何惧?”

  陈萧然听李秋水这样说心中大惊,突然感觉自己的内力居然沿着经脉狂泻而出,拦都拦不住,想要收手也完全行不通。

  李秋水只觉得一股股浑厚的内力从掌中流进自己的经脉之中,然后在运转一周天之后注入丹田之内,丹田之后的内力渐渐稠密起来。

  陈萧然惊道:“‘北冥神功’?”

  李秋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不仅知道我逍遥派和白虹掌力,连北冥神功都知道。既然这样,那么你就乖乖受死。等我以后亲手杀了那个贱人之后,必定要给你修一个大大的墓。”

  陈萧然这时已经无法说话,随着内力渐渐流逝,觉得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慢慢模糊起来,而且自己内力越少,李秋水的内力却越厚,如此此消彼长之下,陈萧然内力的流出速度居然越来越快。

  就在这时,陈萧然猛地一催内力,内力流出的速度更快。

  李秋水道:“哈哈,小子,你是以为这样大量内力注入我的丹田可以将我的气海冲破吗?你太天真了。除非你的内力远超于我,不然只能乖乖的被我吸干内力而死。”

  陈萧然也无法说话,只是不停的催动自己的内力,好似听不到李秋水的话一样。

  李秋水慢慢的觉得内力吸入得越多,浑身开始渐渐的发冷,没过一会眉毛,鬓角就起了一层薄霜,呼吸之间呼出道道寒气,慢慢的手上开始结冰,浑身血液好似就要冻住凝结一般。李秋水立马觉得不对劲,立刻收了北冥神功,想要撤掌。

  可这个时候陈萧然五指一曲,直接抓住李秋水的手掌,一字一顿道:“你、以为、我的内力、是你可以、随便吸的吗?”

  陈萧然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浑身内力猛地开始疯狂涌动,掌心中生出一股内劲,阴寒刺骨,犹如泄闸之水,强行灌入李秋水体内。

  李秋水浑身开始凝结冰霜,居然好像要变成冰人一般。

  陈萧然这时候五指松开,撤了掌力,道:“‘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你北冥神功虽然是天下一等一的盖世绝学,可是你真以为天下内力都能吸纳不成?”

  陈萧然掌力一撤,李秋水再也站立不住,直接跌坐下来,也来不及变换姿势,立马运功抵抗玄冥寒气。

  李秋水只感觉在慢一分,恐怕就真的就要变成冰的人棍了。

  ————————————————

  各位如果对故事情节有什么建议可以在下面评论区留言,再次求收藏和推荐,谢谢。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