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四章 英雄帖

第十四章 英雄帖

  姑苏城外。

  一人一骑,翩然而来。

  太湖就在他的身后,湖面的点点凌光好似映衬他的繁星一般。

  夕阳西下。

  残阳如血,好一抹鲜艳的红,抹了湖水,抹了云彩,抹了大地,抹了万物苍生。

  夕阳即将沉入太湖,如果是个诗人看到了,必然想要吟诗一首。

  他不是,所以他没有吟诗。

  如果是一个词人看到了,必然想要唱一阕词。

  他也不是,所以他也没有唱词。

  如果是一个武林人物看到了,必然想要练上一趟拳法。

  他是武林中的人物,但是他没有练一趟拳,因为他饿了。

  这个时候除了吃饭,他什么都不想。

  姑苏城中能吃饭的地方很多,但是他现在只想去吃最糙的饭,喝最烈的酒,因为他心情很好。

  既然心情好,为什么还要去那些有名的酒楼中吃饭喝酒呢?为了所谓的礼仪,束手束脚,没有丝毫的畅快,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大好心情?

  天下酒家。

  一个叫这样名字的店,肯定不是豪华酒楼。一旦用上“天下”、“同福”等等名字的,肯定不是豪华酒楼,但是它的生意绝对不会差的。

  到了酒家门口,马也不栓,直接缰绳一扔,飞身下马,直直的就往酒家里走。

  这个时候,正是饭点,这个不大的酒家中也是坐满了人。那人直接在那唯一的空桌旁就直接坐了下去。

  “砰”一拍桌子,道:“小二,点菜。”

  这时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走了过来,那少妇见这人一身白衣,一副士子打扮,道:“公子想来点什么?”

  白衣士子道:“你是这里的小二?”

  少妇道:“我是这里的老板娘,铺子小,就自己招呼。”

  白衣士子道:“好,你们这里有什么小菜?”

  少妇道:“姑苏的名菜我们这都有,虽然味道不一定比得上那些酒楼里的大厨烧的,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

  白衣士子道:“好,那就给我来三道你们这边烧的最好的。有什么酒吗?烈酒。”

  少妇道:“有,‘刹那温柔’。”

  白衣士子道:“刹那温柔?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少妇道:“这酒性子烈,喝进去的那一刹那,就好像是自己心爱的姑娘对自己温柔一笑一般。公子,你说这样的话,会怎么样?”

  白衣士子道:“自然是醉了。”说道这里,哈哈一笑,接着道:“不错不错,第一口就醉了,哈哈,好,就这个,给我来一壶。”

  少妇道:“好,公子稍等,稍后就到。”说完转身准备去了。

  没过多久两素一荤三道菜就齐了,一壶“刹那温柔”也一起端了过来。

  白衣士子到了一杯,一饮而尽。

  刚刚喝完,就猛地咳嗽起来,接着又哈哈大笑。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喝过度数这么高的酒了?哈哈,果然这样才够劲。”心中想着,忍着咳嗽又连喝了两杯。

  没过多久,门口又进来一人,却是个和尚。

  这和尚却不是中土和尚打扮,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称得上是宝相庄严。

  和尚道:“店家,来一碗素面,清汤和面即可。”

  那少妇见有僧人进来,而且看上去便是有道高僧,连忙让后厨准备素面。然后迎到和尚面前,道:“师傅,今天小店没有空桌了,要不和别人合坐一桌,如何?”

  和尚道:“可以,店家引路就是。”

  少妇听了就带那和尚往直前刚来的白衣士子那边走去。

  白衣士子已经看到那和尚往这边来了,那和尚也看到了坐在那里的白衣士子。

  少妇走到白衣士子这边,道:“公子,小店里没有别的位子了,不知道能不能让这位大师傅坐这边?”

  白衣士子道:“可以,当然可以。也好和我说说话,我也就不寂寞了。”

  少妇有对和尚道:“师傅,您看,坐这边可以么?”

  和尚看着白衣士子,道:“可以,可以。”

  说着便在白衣士子的对面坐了下来,那少妇招呼一声又去照应其他客户去了。

  没过多久,和尚点的素面就上来了,但是和尚却没有动筷子。

  白衣士子和和尚双目对视,良久,白衣士子喝了一杯,道:“明王,许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说,这天下,是不是太小了?”

  和尚道:“陈施主,咱们又见面了,上次一别,小僧对陈施主是分外想念。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相逢,也是缘分。”

  白衣士子道:“小子可万万不想和明王有缘,就怕明王什么时候将小子也绑了去。”

  和尚道:“陈施主说笑了,其实你我之间可以说是误会,其实并没有直接的矛盾。陈施主,你说对么?”

  白衣士子道:“明王说的不错,之前我们的确可以说是误会。不过也许明王不知道一些后来发生的事情。”

  和尚道:“哦?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还请陈施主指教。”

  白衣士子道:“指教是万万不敢的,但是小子只想说的是,我和段誉结拜了。你明白吗?”

  和尚道:“明白,明白。虽然小僧乃是方外之人,但是八拜之交还是知道的。那今天陈施主是想要替段施主报仇吗?”

  白衣士子道:“报仇谈不上,也没有必要。之前在大理,我和你打过一架,算是半斤八两。而听我二弟说一路上虽然诸多胁迫,但是也没有过分为难他,所以你我之间也绝对谈不上什么报仇。”

  和尚道:“不错,确实如此。”说完可是吃起面来。

  一个吃面,一个喝酒,虽然没有再说话,但是目光却都盯着对方,好像时刻都有可能打起来一般。

  没过一会,白衣士子放下了杯子,和尚也放下了筷子。

  不因为别的,而是隔壁桌的两人人在说当今江湖中最为轰动的一件事情。

  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帮主,乔峰,原来是契丹人。虽然曾经领袖群雄,一直为大宋抗击外敌,但是现如今知道了他原来是契丹人,那么丐帮帮主的位子,自然就不能再由一个外族人担当了。

  且说那乔峰在退让了丐帮帮主之位后,又在前几日接连杀死自己的养父母和授业恩师。果然是契丹贼子,实在是禽兽不如。

  为了除去这么个武林祸害,由聚贤庄庄主“游氏双雄”领头,又有“阎王敌”薛神医助阵,想要遍邀天下正派人士,召开英雄大会。

  各路正道人士纷纷收到了聚贤庄散发出去的“英雄帖”,以此邀请天下群雄至聚贤庄一聚,商讨对付乔峰的办法。

  这两人也收到了英雄帖,如今正是准备赶往聚贤庄。

  白衣士子道:“我跟着明王,一路北上,到了姑苏之后就一直寻找我二弟的消息,找到人之后就分开了,然后就一直呆在姑苏。想不到就这短短几日,江湖中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和尚道:“小僧这几日也一直没有再外走动,所以也不知道这些事情。没想到,堂堂‘北乔峰’,居然沦落到现如今这般人人喊打的地步。”

  白衣士子道:“确认让人惋惜,不过那乔峰英雄盖世,想来也不会干出那等猪狗不如的事情。其中恐怕另有原因。”

  和尚道:“小僧虽然没有见过乔帮主,但是也听过他智勇双全、胆略过人、豪迈飒爽、有情有义。只怕确实像陈施主说的一般,另有隐情啊。”

  就在白衣士子和那和尚说话的时候,隔壁桌的人话音听了下来,然后一听白衣士子和那和尚说的,直接一拍桌子,道:“你们两人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那乔峰恶贼杀害授业恩师和养父母都是证人在,岂容你们狡辩?”

  白衣士子和大和尚对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白衣士子道:“明王先请。”

  和尚道:“小僧不敢,还是陈施主先请。”

  两人对视一眼,又谁都不说话,然后同时动手,一个控鹤,一个擒龙。转眼之间就将那两人控制住,然后搜出英雄帖之后就给直接扔了出去。

  白衣士子道:“明王这招是少林派‘控鹤功’?不想进入居然能见到真面目。”

  和尚道:“陈施主谦虚了,你刚刚那一招‘擒龙手’,小僧也是万万不及的。”

  两人说完都是一笑。

  白衣士子道:“明王,我们二人,一起上路去看看那什么中原群雄如何?”

  和尚道:“也好,有陈施主相伴,想来这一路也不会寂寞了。”

  说完两人都起身往楼上客房走去。

  这两人正是陈萧然和鸠摩智。

  陈萧然从曼陀山庄出来之后,因为功力大进,心中高兴,所以就想要找个地方多喝几杯。

  而那鸠摩智,之前在大理被年纪轻轻的陈萧然所伤,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佛性居然有了一丝新的明悟。

  后来在燕子坞中让段誉逃了之后,就一直在燕子坞中。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被鸠摩智找到了燕子坞中各武功秘籍所在。

  鸠摩智如饥似渴一般一刻不停的翻阅,可是越是看的多,心中佛性就越是明悟得快。不知不觉的看到最后,居然一门武功都不想再练,心性转变也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关头。

  要说这鸠摩智不愧是有大智慧、大毅力的人,居然以此进入了佛家中玄之又玄的地步,真所谓一念可成佛。

  ——————————我是分割线——————————————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谢谢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