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九章 退萧峰

第九章 退萧峰

  萧峰半生纵横天下,大小上百战,却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特殊奇异的掌力。

  双掌一接之后,只觉得一股澎湃的阴寒内力直冲过来,掌力犹如排山倒海相似,一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来,霎时间觉得全身寒冷透骨,不由得身子打了个摆子。

  就这瞬间,陈萧然快步而上,已经和萧峰齐头并进。

  陈萧然一提内力,脚下更快,一纵身便是三四丈。

  萧峰也是猛提内力,以后保持着和陈萧然并肩的状态。

  陈萧然暗暗拉开些许和萧峰的距离,怕萧峰再有什么招数,过不多久,“止观禅寺”便在眼前。

  两人同时到达,又没有能分出胜负。

  陈萧然放声大笑,内力激荡之间,传遍整个山头,浑身沸腾的内力累却下来,暗道一声畅快。

  萧峰到了之后,只觉得浑身寒气更甚,这寒冰内力在浑身经脉之中四处乱窜,自身内力运转越快,寒冰内力也转的越快,所以这时萧峰的浓眉上已经显出一层白色霜雾。

  萧峰浑身内力游动,逼迫着体内的寒冰内力,不多时吐气开声,“出”。

  之间萧峰左手半画了个圈,右手一掌拍出,“亢龙有悔”。

  “呼”的有声,掌风激荡,一掌拍出,掌力直接拍在两丈外的一颗巨石上。

  “啪”一声,巨石上直接印出一只手掌印,掌印上遍布寒霜,不时有石粉“漱漱”掉落。

  陈萧然见萧峰居然能将自己的“寒冰内力”顺势逼出,心中也是诧异,这还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要知道即便是大理遇到的那黑衣人,也没有能够将陈萧然的“幻阴指力”逼出体外,而是用了“斗转星移”直接将其再打出。

  可是萧峰是肯定不会这姑苏慕容氏的绝学的,没想到居然也能将其从掌内激发出来。

  想到这里,陈萧然一抬右手,向那颗巨石虚空一抓,内力倒转,一股吸力传来,那巨石受力,居然直接碎成一堆,虽然没有都碎成石粉,但是即便如此,江湖中也没有第二人能做到。

  “降龙十八掌”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至刚至阳至猛的掌法,一颗巨石,居然不仅仅直接被萧峰一掌印出掌印,并且内里也直接酥了,如此被陈萧然内力一吸,巨石内部的平衡被破坏,直接散落一堆。

  萧峰见陈萧然刚刚的动作,道:“‘擒龙功’?陈兄怎么会少林绝技?”

  陈萧然道:“原来这个‘擒龙功’是少林绝技,在下也不知道,师傅教了,我也就学了。不过萧兄刚刚用的那招是什么?好霸道的掌力。”

  萧峰道:“‘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本来萧某的掌力绝对没有这样强。只是我的内力在驱逐陈兄的阴寒内力时,居然发现内力有一丝丝变化,也渐渐体会到老阳生少阴,对‘物极必反,亢必有悔。以极阳之势,待强弩之末,有悔得吉,彼吝得凶。’有了更多感悟。”

  陈萧然道:“那在下倒要恭喜萧兄功力大进。”

  萧峰道:“萧某有一事不明,还请陈兄指教。”

  陈萧然道:“萧兄请讲。”

  萧峰道:“萧某纵横江湖半生,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阴寒古怪的掌力。而且阴毒非常,不知道陈兄怎么学会的这等……神功?”

  萧峰本想说是“邪功”但是陈萧然使出却有几分堂堂正正,浩浩汤汤的磅礴之感,所以才转而称其为“神功”。

  陈萧然道:“萧兄怕是想要说这时‘邪功’吧?不过也对,我这门掌法名为‘玄冥神掌’,乃武林中至寒至阴的掌法。不过这门掌法却几乎全是靠奇异的浑厚内力取胜,几乎没有什么招式,凡是对敌,都是直接拍出一掌。如果与人对掌的话,若对方内力远胜过我,则掌力就会回击入我的体内,若内力不及我,就会受内力中寒毒所伤。”

  萧峰道:“这门掌法果然古怪,不过与我的‘降龙十八掌’有些异曲同工,都是不以招式见长,全凭浑厚的掌力对敌。不过你这门掌法却有个硬伤,如果对敌的时候,对方内力胜过你,那么这阴寒内力回击到体内,岂不是不伤人反伤己?而且如此阴毒掌力有违天和,陈兄还是少用为好。”

  萧峰对这“玄冥神掌”评价了一番,然后不免又想要陈萧然不用或是少用这套掌法

  要知道如此阴寒内力,如果击在人身上,那么必然是惨死的下场。这等诡异的掌法,如果被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知晓只怕江湖又起波澜。

  陈萧然道:“之前我也有过这样的担心,但是却有另外一套内功心法可以弥补这一缺陷,并且让其更强。而另外也请萧兄放心,我自然会注意这个,而且虽然说,这门武功阴毒了一些,但是如果打在那些恶人身上,岂不是更好?而且武功邪不邪也不是看这门武功如何,而是看是来用而已。少林武功堂堂正正,但是也曾经有叛僧用少林武功为恶,那么武功的正与邪又有什么关系呢?”

  萧峰道:“陈兄说的也对,以后陈兄还请多多注意,切勿为害武林。”

  陈萧然道:“这个自然,我虽然不能说是正道人物,但是也绝对不会做那伤天害理为祸武林的事。”

  萧峰说完便和阿朱一起离开了,既然没能胜过陈萧然,那么以萧峰的个性,自然不会再和陈萧然啰嗦其他。

  说走就走,毫不犹豫,绝不回头。

  陈萧然道:“萧兄如果有机会,可以和阿朱姑娘一起去一趟小镜湖,阿朱姑娘去了必然会有惊喜。还有就是请萧兄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千万不要冲动。段正淳也在小镜湖那,我不能告诉你谁是带头大哥,但是我只能说,段正淳肯定不是。凭他的武功、威望、能力都没有到能号令群雄的能力,更何况是在三十年之前。如果萧兄真的找到了当年的带头大哥,也请萧兄要三思而行,切记切记。”

  陈萧然站在那,看着萧峰和阿朱离开,不多久,就看不到萧峰和阿朱的身影了。

  陈萧然叹息一声,如此天地间第一伟丈夫,不知道还会不会遇到那件事呢?如果说萧峰是一株牡丹,那么,那件事之后,这朵牡丹虽然不说凋谢,但是也逐渐褪色了。

  陈萧然吹了会风,往寺里走去,道:“大和尚,我把那萧峰打发走了,你是不是要泡杯茶请我喝喝啊?”

  寺后禅房。

  房间不大,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陈设。

  一尊佛,两个蒲团,三炷香。

  香烟缕缕,整个禅房中都弥漫着一股氤氲的香味。

  一把壶,两只茶杯,两个人。

  茶香袅袅,一股清香四散开来,闻了之后,好似头脑都要为之一清。

  陈萧然端起一杯,轻轻一闻,一杯热茶,一饮而尽。

  陈萧然道:“好茶好茶,大师,你说在下输了你一串木头。在下也认了,你看在下又帮你打发走了萧峰,你说你要不要送在下个十斤八斤的啊?”

  智光大师笑道:“你个小子,老和尚我一年到头来,好不容易收了两三斤,你这一开口就要我三年的产量。你让老和尚我去哪里帮你找啊?”

  陈萧然道:“哦哦,那就算了,那就来个三五斤意思一下吧。不能再少了啊,这个如果也不肯的话,我就去和萧峰说说当初到底是谁带了那么一大帮什么中原高手去狙击他父母。”

  智光大师道:“少不了你的,你也不用这样威胁我。不过老和尚我很好奇,当初你怕是还没有出生,而且这件事知道的几个人都不会透露出去。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还是你只是骗了萧峰?”

  陈萧然道:“话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老和尚从我们家门口经过,想要化缘,讨口饭吃。我说如果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请你一顿饭。然后我就问,他就答,居然没有什么问题能难住他。”

  智光大师一脸黑线,这话编的太瞎了,是个人都听得出是假的。

  不过陈萧然如果不愿意说,智光大师也自然不会强迫他,所以也就听陈萧然在那编。

  陈萧然说了半天,见智光大师一脸的不信,也是讪讪的住了口。

  陈萧然道:“好吧,不是在下不说,实在是在下曾经答应过人家,绝对不对外透露出半句。大师,你就不要为难我啦。”

  智光大师道:“你不说便不说,老和尚我自然不会难为你,可是你编个什么劲?而且要编也编好一点,可信一点,这个一听就是敷衍。”

  陈萧然道:“好吧,好吧,下次在下绝对不会这样了,下次我如果不愿意说的话就直接讲。这样也省的我编得累,你听着也累。其实你不知道编故事真的挺累的,还要照顾听客的感受和心情,生怕没人信,如果有人信了吧又怕编得不精彩。大师,你说我刚刚编得故事,精彩吗?”

  智光大师双眼一黑差点晕过去,道:“不精彩。”

  ————————————————————————

  周点击过千了,谢谢大家。感谢“远あ水”的推荐支持,谢谢,再次求推荐和收藏~~~~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