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章 故人

第十章 故人

  破旧古寺,寂静禅院。

  一代高僧,倜傥少年。

  两人突然静了下来,一口一口的饮着茶水。

  谁也没有说话,氛围,突然变得有些紧张。

  陈萧然放下手中的茶杯,开口道:“大师,你说如果这次我不在山上,如果萧峰来了,你当如何?”

  智光大师拨弄着手中的菩提子,道:“请他来寺里坐坐,也许会回答他的问题。也许不会。”

  陈萧然道:“你不会,向大师这种人物,自然不会出卖朋友。”

  智光大师道:“也许吧。当初那件事情,确实是我们的错,要不是我们当时偏信了那人,有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不过事到如今我们也就只能尽力补救了。”

  陈萧然道:“既然如此,那位带头大哥为什么又要留下这些信件?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智光大师道:“我当初知道的时候,自然不愿。但是萧峰当时所处的位子实在太重。如若他最后心向契丹,那么整个武林,整个天下,危矣。”

  陈萧然道:“哎,好吧,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算去补救也已经来不及了。就像一辆已经跑动起来的马车,怎么可能是说停就能停的。”

  智光大师道:“如果当初有你这样一位少年英杰在,那么我们也许就不用担心那些了。只可惜那姑苏慕容复本也是少年一代中的高手,但是其人不仅是那位传假信的妄人的儿子,而且和萧峰武功气概都不能相比。”

  陈萧然道:“哼,姑苏慕容,好大的名头,如今也是已经没落了。”

  智光大师道:“看来你很不喜欢慕容家的那个小子啊。”

  陈萧然道:“那小子承袭了他老子的名声,可惜没有能够和这名声匹配的本事,偏偏还傲得不行。什么江南第一啊什么的被他那帮子手下喊的好大的威风。”

  智光大师道:“哈哈,原来是你这小子嫉妒了,不过也是,以你的武功,莫说是年青一代,即便是放眼整个江湖,也绝对算得上号。”

  陈萧然道:“扯远了,不提其他。大师,你说如果有人打扰你的兴致,你当如何?”

  智光大师道:“我自忍他、让他,自寻他处。”

  陈萧然道:“可惜我没有大师的境界,如果有人打扰必然要揍他一顿,然后再走。”

  陈萧然说完,身形一闪,推门而出。

  陈萧然道:“几位来了这么久了,是不是要现身一见了?”

  陈萧然话音一落,四道身形出现在院中,并排而立。

  四人都没有穿夜行衣,也没有带什么面纱,就这么平常穿着。

  陈萧然看来人,三男一女,也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也从来没有见过。

  四人就这么看着陈萧然,其中一位女子道:“无锡城陈家大公子,谁能料到居然是位绝世高手?”

  陈萧然道:“你们居然知道我的身份,看来是来找我的喽?”

  女子道:“本来也是要去找陈公子的,但是肯定不是现在。今天我们来,只是想要找智光大师,你也在这里,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陈萧然道:“居然不是来找我的?智光大师早就退隐江湖,不理武林中事,没想到今天居然有四位这等高手来找他,嘿嘿。”

  陈萧然说罢,转身对禅房里的智光大师道:“大师,听到没有,他们是来找你的,你要不要出来见见啊?”

  智光大师道:“不必了,之前他们已经找过我了。他们做的事情,老和尚我是万万不敢做的,既然不是同道中人,又有什么见的必要呢?”

  女子道:“大师在武林中和民间威望甚隆,几乎被人当做了佛陀在世。如果能和我们一道行事,大事定可成。”

  智光大师道:“我现在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和尚,哪有什么威望甚隆,也当不起什么佛陀在是。老和尚只是还能为百姓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女子道:“大师过谦了,如果真是如此,我们有何必四人一同前来?就是怕大师觉得怠慢了,所以想一起请大师出山。”

  女子话音一落,另外三位也都躬身行礼,道:“恭请散人回归。”

  女子也躬身道:“大师走后,散人之位依然空悬,还请散人回归。”

  智光大师道:“那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还请你们走吧,老和尚的心已经不在那了。从此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请不要再来打扰。”

  女子道:“那位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如果我们就这么回去,难免要受到责罚。不如请大师和我一起回去一趟,解释清楚。我等自是不会再来打扰。”

  智光大师道:“不必了,你去和他说清楚。老和尚我早就已经退出江湖,不问江湖事,让他不要再来打扰老和尚我的清修。而且他想做什么,要做什么,老和尚我也是知道的。我是万万不会和他一起的。如若不然,我当初又何必远走至此呢?”

  智光大师说完之后,双目微闭,定定的望着天空,手中的菩提子缓拨动着,好像在想什么事情,那些事情仿佛太过遥远,又好像就在昨天。

  多久了?三十年,还是四十年?

  不记得了,年纪大了,而且又武功全失,身体和记忆哪怕比普通人都有所不如。

  只记得那时候还年轻,意气风发,想要闯出一番大事业。

  于是在江湖上也结交了一群看上去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他们居然是同一个帮派的。

  然后就入了伙,然后居然被选中为派中散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行事作为不受拘束。

  刚开始还是很好的,只可惜,到后来慢慢发现,原来自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各自所说的大事业完全不相干。

  渐渐的发生了间隙,于是在一个没有风的夜晚,离开了,离开了那个一起说要开创事业的地方。

  后来自己凭着一身好本事,居然也真的就在江湖中闯出了一番名堂。

  然后就结交了一群正真的同道中人,都是江湖热血之士。

  那时候玄慈还只是个小秃头,虽然是少林寺稍有的练武奇才,更是少林方丈的亲传弟子,但是初出江湖的他,活像一个愣头小子,那时候哪里会想到将来会执掌少林?

  那时候谭婆还不是谭婆,还不认识谭公。那时候谭婆还是个美丽的江湖女子,和师兄赵钱孙一道行走江湖。

  有一次两人听说西湖有一帮水贼,为祸乡里,于是便去要为民除害。

  那水贼能独霸一方又岂是两个热血青年能够收拾的?正巧自己当时路过,于是便帮了一把,从此相交莫逆。

  还有……,还有……。

  后来,玄慈那小和尚变成了大和尚,有一天找上门来,说好男儿建功立业的日子到了。

  就是样,雁门关一站,折损多少高手?

  大错从此铸就。

  太多太多了,只可惜随着时光流逝,当初那些没死的也一个个去了。人在江湖,过的本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慢慢的那些老朋友,一个个死去,如今算得上是朋友的,居然只剩下那老和尚了。

  都说和尚道士出家人,见到就要倒霉,没想到现在就只剩两个和尚。

  后来玄慈执掌少林,自己则做了“止观禅寺”的住持。

  为了还那份血债,自己远赴海外,终于找到医治瘟疫的法子,虽然治好了世人,但自己却散去了一身武功。

  在武功散去的那天,自己的内心安乐极了。一饮一啄都是定数。

  虽然治好了别人,但是自己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差。

  于是从此不出“止观禅寺”半步,江湖中也没有了当年智光大师的故事,有的只是一个枯坐蒲团上的老人。

  直到有一天,丐帮的人来找到我,才知道那萧峰的身世已经暴露了,至此终于骑虎难下,不得不去了。

  无锡城外,杏子林中。那铁打的汉子,居然软弱的如同一只迷了路的羔羊。

  他是真的伤心了。

  但是那又能如何呢?至少他们的证据,都是真的,不是吗?

  从那之后,江湖中传闻漫天飞舞。一个个当年知道内情的人被杀身死,就知道自己的命也不久了。

  这一天总算是来了,江湖上传闻说,契丹人乔峰,一路往这边而来。

  就在自己决定一死也要保住故人的时候,来了个少年。

  陈萧然,武功,机智,都丝毫不亚于当今天下任何人。

  太像了,陈萧然和那个人太像了。

  不是长得像,而是说话的语气,做事的方式都太像了。

  只是陈萧然没有那人那么大得野心,至少现在看来没有那么大得野心。

  乔峰还是来了,但是又被陈萧然阻拦,所以我这一身臭皮囊还能在这里聊着天,喝着茶。

  但是要来的总归要来,本来以为他的心已经淡了,没有想到他还是来了。

  没有亲自来,而是派了四位高手,想要迎接自己回去。

  老和尚岂能不知道他想得是什么?无非是想利用我的那些个名声罢了。

  我又怎么能让他得逞?便是不要这一身臭皮囊,也绝不能和他们回去。

  ————————————————————

  求推荐和收藏,谢谢~~~周点击还是第四啊,能给力帮忙不?谢谢啦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