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一章 退敌

第十一章 退敌

  陈萧然正和智光大师喝着小茶,聊着小天,隐隐约约之间,陈萧然感觉好像有人在这附近,窥伺这里。

  来人武功高强,绝对是当今第一流的高手,陈萧然花了好久终于全部感应到,来了四个人。

  等四人现身的时候,陈萧然万万没有想到,其中居然还有一个女人。

  弄了半天,才搞清楚,原来他们是来请智光大师再次出山的。

  智光大师已经归隐多年,自然不肯,但是后来居然扯出什么散人,好像智光禅师之前和他们是同一个帮派的,只是很多年前和帮派中一位辈分、地位都很高的人闹了别扭这才出走。

  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门派的,但是实力极其强大,只怕几乎不弱于执武林牛耳的少林寺了。

  这一行四人,个顶个的都是高手,其中那三个男子,实力虽然较弱,估计也要和少林寺各堂堂主相当,至于那女子却是四人之中武功最高的一位。

  这女子武功之高,虽然不说可以和陈萧然相当,但是也是几乎和少林方丈相若。

  陈萧然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门派才能培养出这么多高手。

  那四人说了半天,智光大师也不肯出山。

  智光大师说了一通,然后双目遥看远方,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出神。

  陈萧然看了暗道:“嘿,这老头子,摆出这一副忧郁的气质,如果再年轻个几十岁,也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江湖少女。”

  那四人见智光大师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子道:“大师,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是还请体谅。如果大师实在不愿意和我们走,那我们只怕要用强了。”

  智光大师被她的话从遥远的回忆中拉了回来,哑然一笑,道:“老和尚这副身子早就已经经不起折腾了,你们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呢?难道真要老和尚我自绝于此吗?”

  女子道:“不敢,实在是重任在身,不得不为。而且大师你也应该知道,我四人同来,以你现在的能力,就算是想死都不可能了。”

  智光大师听了也只能苦笑,至少她说的是对的,不是吗?

  智光大师道:“陈施主,你觉得如何?”

  陈萧然听智光大师将话头引到自己身上,微微一笑,道:“老和尚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我倒是要看看,我在这里,还有谁能强迫你不成?”

  智光大师道:“多谢陈施主啦,老和尚我自然要为你点一盏长明灯,为你祈福。”

  女子道:“陈公子,你确定要架下梁子吗?”

  陈萧然道:“智光大师普救世人,既然陈某今天在这里,自然不能由你们为所欲为。”

  女子道:“我劝陈公子还是不要趟这个浑水为好,只怕陷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陈萧然道:“嘿嘿,你不这么说,我倒是有可能就这么算了,现在你这样说,我还就真要趟一趟这浑水,看看能不能淹死我。”

  女子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说其他了,手底下见真章。”

  只见那女子话音一落,另外三人身形一晃,直接将陈萧然围在其中,四个人站着四象的位子。

  陈萧然道:“动手之前能不能报上你们的名字?也好让我知道你们是谁,到底是和谁结的梁子。”

  女子抱拳道:“鼠坛坛主,苏艳丹。”

  左边男子行礼道:“兔坛坛主,屠宏冰。”

  右边男子行礼道:“马坛坛主,马不毁。”

  身后男子行礼道:“鸡坛坛主,姬无名。”

  陈萧然道:“鼠、兔、马、鸡?看来你们应该有十二位坛主吧?”

  苏艳丹道:“不错,陈公子果然聪明,一猜就中。”

  陈萧然道:“你们这是什么帮派组织啊?陈某孤陋寡闻,还真从来没有听说有哪门哪派设立有十二生肖坛主的。”

  苏艳丹道:“我们久不出世,只怕这天下武林早就将我们给忘了,说了陈公子也不一定听说过,所以不提也罢。”

  陈萧然道:“不说就不说,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什么门派,不过你们帮主居然能网罗这么多的高手,如果剩下的八位都和你们一般,那么只怕这武林也要地覆天翻了。”

  苏艳丹道:“这些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既然你愿意架下这个梁子,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如果我们四人输了,那么自然不会再来打扰智光大师。”

  陈萧然道:“好好好,就该如此。”

  “此”字一落,陈萧然身形一晃直接动手,向左边的屠宏冰拍了一掌,右腿又直接踢向马不毁。

  屠宏冰抬手对了一掌,马不毁横臂一档,各自接了陈萧然一招。

  苏艳丹和姬无名也直接向前跨出一步,将陈萧然定死,都是一掌拍来,带起一阵掌风,呼啸而来。

  陈萧然见此,手腿同时用力,整个身子直接翻起,身子直旋,居高而下,双掌一拍对上苏艳丹和姬无名两人。

  “啪”一声响,陈萧然身形不降又升,右掌猛地有拍了过来,只听掌风呼啸,一股凛冽的寒气扑面而来,四人双耳都嗡嗡作响。

  四人知道这一掌不好接,心下不敢怠慢,只见屠宏冰、马不毁、姬无名三人又动了一步,将苏艳丹围在中间,各自伸出一只手搭在苏艳丹肩上。

  苏艳丹受内力激荡,衣袂无风自动,飘然卷起,抬手便是一掌,直接向陈萧然轰去。

  “啪”一声,两掌相交。

  苏艳丹四人,只觉得浑身好似坠入冰窟,一股阴寒内力直窜进来。不一会这股阴寒内力好似在体内过了一遍,又从掌心吐出。

  陈萧然和苏艳丹对了一掌,只觉得对方掌力浩浩汤汤,澎湃异常,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浑厚的掌力。

  “玄冥神掌”的寒气突然逆流,直接从手部筋脉窜了进来。

  陈萧然连忙暗运神功,寒气在体内转了一圈,又归于丹田之中。

  陈萧然受反震之力,再也提不起身法,落地之后连退五步,每一步踏出地上便留下一只脚印。

  陈萧然双目猛睁,心中大惊,暗道:“这是什么邪门武功?难道他们四人尽然能将内力灌输到一人身上不成?不然以他们任何一人都不可能将我的‘玄冥掌力’逼回。”

  苏艳丹四人也是心中大惊,他们修得一门独特的内力搬运法门,可以在紧急关头将内力灌输到另外一人身上,如今和四人之力才将陈萧然逼退,这等浑厚的内力从来未见,此人内力简直惊世骇俗。

  陈萧然也不敢再托大,道:“你们武功确实不错,而且这等内力搬运的法门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你们应该也知道,今日有我在,凭你们四人,是绝迹不可能在带走智光大师的。我们还要打下去吗?”

  其实陈萧然不知道,这等逆天的武功怎么可能一直用?他们只能维持一盏茶的时间,不然的话非要爆体而亡不可。

  也是因为想要速战速决,所以才用这门武功直接将陈萧然击败甚至击杀,却没有想到陈萧然居然真的能接下来,而且只是退了几步,根本没有受伤。

  这等武功,派中只怕也是有三人能敌。

  苏艳丹听陈萧然这样说,也就借坡下驴,道:“陈公子武艺高强,我们四人不是对手。看来我们这次是要无功而返了。不过陈公子既然已经架下了梁子,那么我们必然还会来找你,下次就不会像我们这般了。”

  陈萧然道:“好,你们如果有高手尽管来,陈某都接下了。”

  苏艳丹道:“好,那我们就此告辞。”

  苏艳丹说完,有对着禅房行了一礼,道:“散人,今日我等就此离去,不过那位定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下次再来,恐怕就不是我们这些人了。不过不管如何,还请散人千万保重身体。”

  屠宏冰、马不毁、姬无名三人也是躬身行了一礼,道:“还请散人保重身体。”

  四人说完,飞身一跃,已经出了“止观禅寺”,不过一会,就远远去了。

  陈萧然见四人走了,也转身回到禅房里。

  陈萧然坐下喝了一口茶,道:“老和尚,这些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请你回去?”

  智光大师道:“一位许久不见的故人派来的,没想到现在居然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和当年的大猫小猫两三只完全不能比了。”

  陈萧然道:“他们到底是什么门派的啊?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什么门派有这么多高手,而且还是十二位这样的角色。只怕少林寺都不能和它相比。”

  智光大师道:“这个你现在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你们以后肯定还要对上。现在知道得越多,对你就越不利。你只要知道他们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就好了。”

  陈萧然道:“好吧,看你这个老头子也不会说了。”

  智光大师道:“陈施主,老和尚有一件事,想要拜托给你。”

  陈萧然道:“什么事你说,我如果能办到肯定不会推辞。”

  智光大师没有说话,而是从袈裟里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银色令牌,慢慢的递给了陈萧然。

  之所以慢,也许是不舍吧,舍不得这么多年的风雨相伴,舍不得这么多年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

  ————————————————————————

  正文过十万了,多谢支持,感谢“云清o”的推荐,继续求推荐和收藏~~~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