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二章 散人令

第十二章 散人令

  陈萧然伸手接过智光大师递过来的银色令牌,触手冰寒,如同拿了一块坚冰。

  陈萧然接过令牌,在手中翻看了一会,触感依然冰冷,虽然是银色,但是陈萧然一入手便知道这绝对不是白银或是铁钢。

  令牌巴掌大小,四周有一圈美丽的花纹,一面印有“圣恩散人令”五个字,阳文凸字。

  反过来另一面印有“深慙白首恋微禄,不向青山为散人”两排,共十四个字。这十四个字则是用的阴文凹字,内里凹处嵌入黄金,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处理的,隐隐间有宝光流动,看上去美丽异常。

  陈萧然暗暗运力,内里注入其中,过了一会,却还是冷冰冰一块。

  陈萧然“咦”了一声,道:“老和尚,这东西什么做的啊?以我的内力,不说可以断金熔银,但是即便是精钢长剑也能烧的通红。可是这玩意还是冷冰冰的,还真是没有见过这等材料。”

  智光大师道:“老和尚我也不知道,不过据说是以前天上掉落的一块陨石,然后被派中人得到,找当时最好的五位锻造大师提取的其中天外精金,然后熔炼而成。据说这块令牌锻造完成之后,五位锻造大师全部心力交瘁而死。而后又找了一位雕刻大师,在上面刻字,可是刻了正面‘圣恩散人令’五个字之后,那位雕刻大师也死了。当时派中众人都觉得这时太过邪门,于是一度想要放弃。但是当时的帮主一意孤行,又找了一位雕刻大师,这才又雕刻了背面的‘深慙白首恋微禄,不向青山为散人’十四个字,又用特殊的秘法嵌入金箔。如此这般才真正完成此令牌,而后老帮主就有在派中添了散人职位,可是却一直空悬着。”

  陈萧然道:“后来就委任了你做散人?”

  智光大师道:“不是,我是第二任,第一任散人是当时老帮主的儿子,然后又传下帮规,帮主之位非能者不得居之,不得父子相传。”

  陈萧然道:“这老帮主到是思想独特,这时效三皇五帝之古风吗?”

  智光大师道:“也许吧,之后又由此而立规凡受散人之位则不得任帮主,但如果帮主有什么意外,则散人可以继任,以稳定人心,待得度过难关,帮务稳定之后,则必须重新任命教主。”

  陈萧然道:“这倒是个好想法,那老帮主也是个绝顶人物。居然能够想出这样的一个法子,散人也就相当于一个挂名的副帮主,帮主在的时候没有什么明确的职位。而如果教主出了意外,则可以由其顶上暂代帮主之位。”

  智光大师道:“的确如此,后来老帮主的儿子莫名的失踪了,散人之位又一次空悬了出来,直到后来老和尚我在机缘巧合之下担任。再之后因为和派中人理念志向不和,于是老和尚我就一怒之下走了。”

  陈萧然晃了晃手中的散人令,道:“你走的时候,还顺便顺走了人家的宝贝?”

  智光大师道:“不能叫顺,因为只要老和尚一日不卸任,一日不死,那么老和尚我就是散人。不然你以为我如果真的是偷的话,凭他们的能耐,又加上江湖中人都知道老和尚我武功全失,他们找不回去吗?”

  陈萧然道:“那为什么之前他们一直没有动作,今天却又来请你回去?”

  智光大师道:“老和尚我也不清楚,毕竟已经断了联系几十年了。”

  陈萧然道:“好吧,那你让我办的事情和这块散人令有关?”

  智光大师道:“是,从今以后你就是这块散人令的主人。也就是你以后就是第三代散人了。”

  陈萧然道:“额……这样不太好吧,而且我本身也不是你们那个门派里的人。”

  智光大师道:“老和尚快不行了,而且早就已经武功全废,即便又这散人令又能如何?如果帮主出事,你以为真的凭着一块令牌就能令群雄拜服吗?”

  陈萧然道:“还是老和尚你看得透彻啊,这个世界还不就是实力为王?可是老和尚你把这块散人令给我之后,有想要我做些什么呢?”

  智光大师道:“什么都不用做,你还是你自己。散人散人,本就应该像你这般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老和尚把这块令牌给你,只是担心一些事情而已。”

  陈萧然道:“你担心什么?”

  智光大师道:“担心帮派的兴亡……”

  智光大师说罢,有一副神飞物外的样子。

  陈萧然道:“老和尚你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如果他们帮派有那么多的高手,那么他们不去招惹别人就已经是好的了,怎么可能会亡了呢?”

  智光大师道:“但愿是老和尚我猜错了吧,不过还是请你收下。如果有什么意外,你就是那个被选中的人。”

  陈萧然道:“什么被选中的人?神神秘秘的。”

  智光大师道:“难道不是吗?”

  说完之后,微微一笑,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陈萧然。

  陈萧然被看着有点心虚,道:“好吧好吧,小子我答应你就是了。”

  陈萧然说着将“圣恩散人令”收了起来,道:“你看这样可以了吧?现在我是不是就是散人了?”

  智光大师道:“不错不错,你现在就是派中散人了。”

  陈萧然道:“那你现在要不要把你们那个神神秘秘的门派给我介绍介绍啊?我现在已经是你们帮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了,可是现在连自己帮派的名字都不知道。”

  智光大师道:“不可说,不可说。不过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

  陈萧然道:“不是吧,都这样了,你都不告诉我。你们该不会是什么邪教组织吧?”

  智光大师道:“自然不是,这个请你放心。你看老和尚我是那种邪教头目的样子吗?”

  陈萧然道:“看你样子的确不像,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智光大师也不恼,哈哈一笑。

  智光大师道:“陈施主,以后一切就拜托你了。日后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之人必定是你。老衲在此替天下人,谢谢你了。”

  说完,智光大师,起身、弯腰、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陈萧然连忙跳起来让到一边,道:“老和尚,你搞这么严肃干嘛?弄得我都有点头皮发麻了,而且你也不必如此。这般大礼,小子万万受不起的?”

  智光大师道:“受得起,受得起。只忘日后陈施主能坚持本心,不要为外物所迷。说不得,就是这天下,也得依托于你,于他。”

  陈萧然道:“他是谁?”

  智光大师道:“萧峰,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未来,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犹如那山风一般,也许会吹落些许落叶,证明它曾经存在过,但,终究还是过去了。”

  陈萧然道:“大师你就放心吧,小子定然不会叫你失望的。”

  智光大师道:“好好好,如此老衲也就放心了。陈施主,天色不早了,请回吧。今天还要多谢你帮老衲连退强敌。”

  陈萧然道:“好的,那小子就先走了,明天我再来吧。”

  智光大师含笑微微点头,然后又在蒲团上坐了下来,双目一闭,菩提子在手中拨弄着发出“哒哒哒”的轻响。

  陈萧然出了“止观禅寺”一路往山下去了。

  陈萧然回到客栈之后,点了些家常小菜,然后又让人打了满满一桶水。

  今天连斗了四场,有点身心俱疲的架势,只想泡个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陈萧然躺在浴桶里,手中拿着那块散人令,仔细的欣赏起来。

  不过这玩意不论陈萧然用什么办法,那块令牌永远散发着让人不舒服的阴寒气息。

  陈萧然将其泡在水中,等洗完澡再拿出来,结果还是那冷冰冰的样子。

  陈萧然实在是搞不明白哪里来的这种奇怪金属,而且听智光大师说的,就连铸造过程都这么诡异。

  实在想不通陈萧然也就不再想了,顺其自然吧,然后就将散人令给收了起来。

  洗完澡之后,陈萧然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阳光穿过窗户,落在陈萧然的房间里。

  陈萧然起床之后,也就直接往“止观禅寺”而去。

  到了“止观禅寺”门口,只见得大门紧闭,也没有香客。

  陈萧然心中奇怪,要知道这“止观禅寺”也是名寺,虽然破旧了些,但是名声还是有的,可是如今这些却太过反常。

  陈萧然拍了拍门,不一会,一个小和尚过来开了门。

  陈萧然道:“今天这么了?我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小和尚带着哭腔说道:“陈施主,我师父他,昨天晚上圆寂了。”

  陈萧然听了如遭雷击,抓着和尚肩膀一顿摇晃。

  小和尚道:“陈施主还请不要太悲痛了,师父走得时候是笑着走得。想来师父是证得菩提,西去了。”

  陈萧然吸了两口气,心情平复了一些,道:“小和尚,你师父有给我留什么口信之类的吗?”

  小和尚道:“有的,这个给你。”

  说着,小和尚取出那串菩提子,交给了陈萧然。

  ——————————————————

  感谢“芳草不迷行客路”的推荐票,老规矩依旧求推荐和收藏~~~~另外一个悲痛的消息,申请签约没过,5555……来张推荐安慰安慰我吧~~~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