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三章 擂鼓山

第十三章 擂鼓山

  陈萧然,一个人骑着马,走在城外的官道上。

  突然,陈萧然感觉自己哪里也不想去,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样的结局,可是智光大师还是圆寂了。

  陈萧然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改变过什么。

  不论是段誉,萧峰,还是现在的智光大师。

  原本应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一件件发生了。

  那阿朱呢?自己说的那些话,真的能改变阿朱的命运吗?

  陈萧然有点不敢想了,万一没有的话,怎么办?鬼知道那个什么小镜湖在哪里?

  陈萧然越想心中越乱,丝毫没有注意到马已经停住了。

  陈萧然正想得出神,突然觉得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角。

  陈萧然这才反应过来,心中猛地一惊,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敌人就在左近,那么岂不是很轻易的就能偷袭到自己?

  陈萧然暗呼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看到有两个人在旁边抬头看着自己,其中一个还在拉自己的衣角。

  两个汉子看陈萧然看向自己,于是向陈萧然躬身行礼,递上了一张大红名帖。

  陈萧然满脸疑惑,随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名帖上写了四行字,“苏星河奉请天下精通棋艺才俊,于二月初八日驾临河南擂鼓山天聋弈棋”。

  陈萧然看了,顿时明白,是“珍珑棋局”已开,邀请天下群雄前去对棋局。

  陈萧然道:“原来是苏星河这个装聋作哑的老鬼,既然已经决定装聋作哑又何必自称什么聪辩先生?这名帖我收下了,你们就回去跟那个老鬼说我到时候自会前往就是。”

  两名汉子见陈萧然收了名帖,躬身向陈萧然行礼,然后大打手势,行了一礼之后,又直接去了。

  陈萧然自语道:“原来这两位是又聋又哑的汉子,那苏星河装聋作哑,收的徒弟倒真是又聋又哑,也算是给自己家积德吧。这次自会保你无虞。”

  这擂鼓山在嵩县之南,屈原冈的东北,离陈萧然这边有些远,不过陈萧然想这时间也还早,所以也不急,只是一路慢慢前行。

  马蹄声声,日夜不停。

  过了些许日子,陈萧然离擂鼓山越来越近。

  这一日陈萧然单人独骑上了个山道,越往上走,山路地势越高,慢慢的,骑马也不方便起来。

  陈萧然下了马,将马拴在一个隐蔽的大石后面,拍了拍马脖子,道:“小黑啊小黑,又要辛苦你一匹马啦。等此间事了,我就去带你找个漂亮的母马,好不好?恩,真乖。”

  陈萧然独自一人往前慢慢的走去,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只看到前方一片竹荫森森,景色清幽,山涧旁用巨竹搭着一个凉亭,构筑精雅,极尽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看去,竟分不出是竹林还是亭子。

  陈萧然走进去,坐在一张竹椅上,暗道:“这亭子搭的,一看就是行家高手所为,想来已经和蜀川竹海相差不多了。”

  陈萧然坐了一会,就有一青年汉子,带了两个人快步走了过来。

  那青年汉子也不说话,挥了挥手,另外两人就走到陈萧然身边。

  原来他们各握了两根竹竿的一头,然后竹竿之间系着绳网,可以让人乘坐。

  陈萧然暗道:“这东西倒是设计得和蜀川的滑竿儿有些类似。这姓苏的老家伙,别的本事没有,这些本事倒是会得不少。”

  只见陈萧然身形飘然而起,然后整个人身子微微后仰,缓缓的降落在绳网之中。

  那青年汉子又是一挥手,那两人便将陈萧然抬起,健步如飞,向山上奔去。

  那二人虽然还抬着陈萧然,但是步子极快,即便是这山林之中,也是步行如飞。

  没有过多久,一行人已进了一个山谷。谷中都是松树,山风过去,松声若涛。又过了一会,来到三间木屋之前。

  陈萧然看到在屋子前面的一株大树之下,有两个人对坐着。

  两人之间有一块大石,石头上刻有一个大棋盘,两人正在对弈。

  左手边的那人是个书生少年,身后站着三人。

  右手边那人则是个矮瘦的干瘪老头儿,双目浑浊,但是却又有着别样的光彩。

  陈萧然被放了下来,然后起身向那边走去。

  只看到双发已经下了百余子,现在几乎已经局势已定。两人现在每一着都停顿许久,方才能落下一子。

  陈萧然见那少年身迷其中,于是也不打扰。只是站在一边,双眼微闭,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

  这时少年身后的三人已经将陈萧然认出来了,但是因为少年正在下棋,所以也没有开口,心里想着等公子下完这盘棋再见礼不迟。

  陈萧然想着事情,也没有在意。这时那少年落子越来越慢,渐渐的额头上先出些许汗珠。

  就在这时,又有一群人进了山谷中。

  陈萧然瞥了一眼,见其中有和尚,有老头,还有一群奇奇怪怪的人。

  陈萧然心中也没有在意,继续微闭着双眼,看着少年那边若有所思。

  不一会,就见那少年拈着一枚白子,沉吟未下。

  这时就听刚刚来的一群人中,有人叫道:“喂,姓段的小子,你已输了,这就跟姓包的难兄难弟,一块儿认输罢。”

  原来这少年正是和陈萧然在无锡分手的段誉,身后三人正是镇南王府的三位家臣。

  这三人听有人打扰,同时回过头来,怒目而视。

  陈萧然听了心中邪火顿时窜了上来,身形一闪,众人只觉得好像眼前一花,只听得“啪”一声响,陈萧然已经一巴掌打在了刚刚说话的人脸上,然后又回到了刚刚的位置。

  陈萧然道:“姓包的,我和段誉已经结拜为兄弟。你在那边说什么‘难兄难弟’是想占陈某人便宜吗?”

  原来刚刚说话的正是姑苏燕子坞包三先生,包不同。

  这一行人正是丁春秋,慕容四将,玄难等人。

  那包三先生没有看到陈萧然也在此,不过此刻怎么能就这么服气?

  包不同道:“非也,非也……”

  包不同刚刚说出四个字,还没有说下文,之感觉两腮一麻,又是“啪、啪”两声,又被陈萧然打了两个耳光。

  陈萧然道:“你如果再瓜躁,信不信我扇烂了你的嘴?”

  包不同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恶气?心里想着要不是中了那丁春秋的化功大法,你又怎么能扇得了我?

  显然包三先生是忘了那时在燕子坞受的苦了。

  包不同道:“你……”

  结果刚说了一个字,又是“啪”一声,包不同又被扇了一个巴掌。

  这时公冶乾怕包不同还要吃亏,所以连忙道:“陈兄,许久不见。包老三就这张嘴,陈兄还请不要和他计较。”

  听了公冶乾这样说,陈萧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微微一笑,道:“好,公冶兄这么说,那我就算了。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所以包三先生,请闭上你的臭嘴。”

  包不同被连扇了好几个耳光,身子又不能动,只能白白挨打,这时听了陈萧然的话,心中简直就要气炸了,但是还是不再说话了。

  包不同暗道:“老包我这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可不是我真怕了你。”

  就在这时那函谷八友又和苏星河见礼。

  没过一会,段誉摇了摇头,道:“老先生所摆的珍珑深奥巧妙之极,晚生破解不来。”

  苏星河道:“公子棋思精密,这十几路棋已臻极高的境界,只是未能再想深一步,可惜,可惜。唉,可惜,可惜!”他连说了四声“可惜”,惋惜之情,确是十分深挚。

  这时段誉也收好了棋子,退了下来。

  段誉也看到了陈萧然,连忙走到陈萧然身边,拍了拍陈萧然肩膀,道:“二哥,你怎么来了?”

  陈萧然道:“我是在路上见有人在发名帖,所以慕名而来,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贤弟你。”

  段誉道:“那真是太巧了,我们太湖一别已经许久不见,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能在这里遇到。”

  陈萧然道:“是没有想到。对了贤弟,你刚刚叫我什么?‘二哥’?”

  段誉道:“对呀,我后来在无锡城又和丐帮帮主乔峰结拜了,续了年岁发现你行二,然后我就也把你续了进来。所以现在你就变成二哥啦。”

  陈萧然道:“那现在萧峰也是我的大哥了?我这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大哥?”

  段誉挠了挠后脑勺,道:“二哥,其实这个也没什么的吧?还有二哥,你怎么喊大哥叫萧峰啊?”

  陈萧然道:“萧峰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本姓萧,乃是契丹后族,所以就改为萧峰了。前些日子还和他斗了三场,北乔峰果然名不虚传。”

  段誉好奇道:“你们还打了一场?谁赢了?”

  陈萧然道:“不分伯仲,谁也奈何不了谁。”

  段誉道:“大哥二哥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好汉,就我没什么大用。”

  陈萧然道:“贤弟,不必如此,如果你能发挥出‘六脉神剑’六七成的威力,那么你就能变成一等一的高手啦。”

  ——————————————————————

  继续求推荐和收藏啊,新的一个月开始啦~~~~~给力哈~~~~~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