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十四章 姑苏慕容

第十四章 姑苏慕容

  陈萧然和段誉也不理会其他,只顾在那边交谈,互相述说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忽然听到“啪”一声轻响,一粒小小的松树的树肉落在了棋盘之上。

  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五丈外的一颗松树后边露出一角淡黄色的长袍。

  苏星河见那人以松肉为棋子,落下一子,而且就在那破解“珍珑棋局”的关键所在,心中又惊又喜,说道:“又到了一位高人,老朽不胜之喜。”

  苏星河说完,手执一颗黑子,想要应对。就在这时又一声“啪“,一粒黑色的松树皮落在了棋盘上,正是苏星河想要落子的地方。

  众人转头去看,一个人影也没有,这里树木都不高大,不论藏在哪里都可以一眼看出,但是却偏偏看不到此人。

  松皮刚落,又一粒松肉落在棋盘上。白子一落,又一粒松皮也紧接着便落了下来。而且用松皮那人的暗器手法着实高超,众人见了都齐声喝彩。

  就在这时,只见陈萧然向右边行了一礼,说道:“明王既然已经到了,何不现身一见?”

  这时松树枝叶只见传来声音,道:“陈施主,数日不见,风采更胜之前啦。”

  陈萧然道:“不及明王宝相庄严。”

  这时树枝微动,好似一阵微风拂过,棋局旁已经多了一名僧人。这和尚身穿灰布僧袍,神光莹然,宝相庄严,脸上微微含笑。正是在聚贤庄外和陈萧然分开的一代宗师,鸠摩智。

  鸠摩智向陈萧然行了一礼,然后见段誉就在陈萧然身边,也向他行了一礼。

  段誉只道怎么这么倒霉,居然又遇到这魔头。不过却见鸠摩智也没有再想要抓自己,反而对自己行礼,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依然回了一礼。

  然后鸠摩智又向苏星河、丁春秋和玄难各行了一礼,然后转身道:“慕容公子,你来破解珍珑,小僧代应两着,勿怪冒昧,也请现身吧。”

  鸠摩智话音刚落,就听得一声清笑传来,一株松树后面走出两个人。

  其中一人二十七八岁年纪,身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正是江湖人称“南慕容”的年轻一辈中的顶尖高手,姑苏慕容复。

  另一人一身胜雪白衣,娉娉婷婷,缓步而来,正是段誉朝思暮想、无时或忘的“神仙姐姐”王语嫣。

  只可惜这段誉心中的女神,眼中只有那表哥姑苏慕容,哪里还能容得下其他男人?

  段誉看到王语嫣出现,心肝儿直跳,全身发热。但是见到王语嫣眼中全然没有别人,更没有看自己一眼,又途自黯然神伤,自怨自艾起来。

  这时慕容世家的四大家将迎了上去,然后说了众人的来历。然后慕容复又和众人行礼,言语谦和。

  “姑苏慕容”以一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绝世武功而名震天下,众人却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个俊雅清贵的公子哥儿,当下互道仰慕。

  最后的时候,慕容复才和段誉还有陈萧然相见。

  段誉正要说话,便被陈萧然打断道:“哼,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前来。‘姑苏慕容氏’,嘿嘿,好大的名头,只是不知道手上功夫如何,还是只是蒙得祖上余荫。”

  陈萧然话说得难听,不过这慕容复素来自负,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瞪了陈萧然和段誉一眼,便去继续破解“珍珑棋局”去了。

  鸠摩智也不推让,直接便执子和慕容复对弈起来。两人连落数子,突然见慕容复大叫了一声,拔剑便要自刎。

  陈萧然虽然已经料到,但是却不想管。陈萧然看慕容复不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在这时,段誉无意间一指“六脉神剑”射出,将慕容复救了下来。慕容复也在一惊之下,清醒了过来。

  这时鸠摩智道:“段公子,好高明的六脉神剑。”

  段誉听鸠摩智这样说,心中一惊,生怕这大和尚又要掳了自己,心中害怕,向陈萧然身后靠了靠。

  陈萧然见此,微微一笑,道:“三弟不必害怕,明王已经证得佛法三藏,不会再绑你了。”

  鸠摩智道:“不敢不敢,小僧只是偶有所得而已。段公子不必担心,小僧如今却绝迹不会伤害于你。”

  段誉听陈萧然这么说了,才像侧边走了一步,不再躲在陈萧然身后,对着鸠摩智笑了笑,只是面部僵硬,却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慕容复道:“在下误中邪术,多蒙相救,感激不尽。段兄身负‘六脉神剑’绝技,可是大理段家的吗?”

  慕容复话音刚落,就听得远方飘来一个声音,道:“是哪个段家子弟在此?是段正淳吗?“

  众人都不知道是谁,但是段誉和陈萧然等人却听出正是天下第一恶人,“恶贯满盈”。

  众人向山下望去,只见得一人飞纵而来,身法奇快,正是老四“穷凶极恶”云中鹤。

  云中鹤道:“天下四大恶人,拜访聪辩先生。”

  苏星河道:“欢迎之至。”

  过了一会,段延庆、叶二娘、南海鳄神三人并肩而至。

  那段延庆来了之后便目不转睛的看着棋局,也不看众人丝毫。

  当下段延庆便和苏星河对弈起来,要说这段延庆棋力极高,当场之人绝无对手。只可惜这“珍珑棋局”极其古怪,段延庆下了二十余子之后,却是渐渐的入了魔道,心神失守。

  就在这时,丁春秋乘着段延庆心神失守,想要引其走火入魔,于是用言语挤兑,那段延庆直接一杖点向自己的心口。

  在场众人要么是不想相救,如慕容复;要么是无力相救,如玄难;要么是有能力,但是却知道无碍所以不救,如陈萧然。

  果然在这危急关头,被少林寺一位辈分极低的丑和尚虚竹给救了。

  那段延庆也立刻清醒了过来,心中知道是丁春秋捣鬼,心中已经将丁春秋视为不死不休的大敌。

  不过那虚竹因为落子破了幻阵,所以只得将这局棋下完,但是虚竹对下棋却又一窍不通,这时段延庆就从旁指点。

  这段延庆棋力极高,当初在大理和黄眉僧对弈杀得黄眉僧丢盔卸甲,而且修得一门腹语术的独门绝技,所以可以逃过众人的眼睛,用传音入密之法指点虚竹。

  过不几步居然真的破了这数十年无人可破的天下第一棋局“珍珑棋局”。

  当下苏星河将其引到那三间木屋之前,将其送了进去。

  陈萧然根本没有插手这些人的行为,此刻见果然是虚竹破了这“珍珑棋局”,心中也不意外,暗道:“看看这猪脚光环开的,真是不愧为天地间的一时猪脚。果然与众不同。”

  陈萧然看到“珍珑棋局”已经被破,于是对鸠摩智道:“明王,此间基本上已经事了,不知道明王下一步要去往何处?”

  鸠摩智道:“小僧也不知道了,本来小僧已经想要转回吐蕃。不过在归去的路上却是看到有人送请帖,于是便过来看看。没想到居然能见识到这般极为神奇的棋局,这布局之人想来棋力之高已经冠绝天下了。”

  陈萧然道:“这个倒不清楚,不过想来就算不是冠绝,但是也是当世最厉害的几位棋手之一。”

  陈萧然转身对段延庆道:“说道棋力高超,想来在场的诸位都是不如段大先生的。”

  段延庆心中奇怪,这江湖中人,只要自命正道人士,几乎都对自己没有好话,而这小子,不论在大理,还是在这里,虽然也曾动过手,但是对自己都是尊敬客气,却是不知道为什么。

  段延庆虽然心中疑惑,但是还是说道:“不敢当,便是这位大师的棋力,老夫也未必能敌。”

  鸠摩智道:“段施主客气了,陈施主这样说,那么自然的小僧便是不如。”

  段延庆道:“没有比过有怎么能做的了数呢?”

  陈萧然道:“既然如此,你们二位不如对上一局岂不是很好?”

  鸠摩智听了,微微一笑,对段延庆道:“段施主意下如何?”

  段延庆听陈萧然这样提议,也是心中痒痒,当下便答应下来,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说完,走到棋盘两侧,席地对面而坐。

  段延庆执黑先行,只见段延庆右手一伸,手中那根细细的铁杖的杖尖上直接吸附了一颗棋子,然后摆在棋盘上。

  鸠摩智则中指往食指上轻轻一搭,一枚白色棋子便被吸附在指间,也落下一子。

  众人见他们二人居然就这么下了起来,也是好奇,纷纷观看。

  这时陈萧然见段誉这个棋痴此刻却只呆呆的看向王语嫣,但是王语嫣心中却只有表哥慕容复。

  陈萧然心中暗叹,“这个傻子,还真是个情痴。只是可惜却没有追求女人的手段。喜欢别人然后只是默默的关注,这可是典型的备胎风格啊。

  陈萧然觉得要帮他一把,削弱一下慕容复在王语嫣心中的高富帅的完美形象。

  陈萧然道:“那个姓慕容的,既然此间事已经了了,你看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不是今天也顺便解决了啊?”

  ————————————————————————

  继续求推荐和收藏,收藏涨的有点慢,大家给力啊~~~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