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二十一章 迷途

第二十一章 迷途

  一声嘶鸣远远传来,陈萧然听到之后,辨别了方向,一路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因为树木茂密,陈萧然走了没有多远便有些偏离方向,不过陈萧然也料到会如此,所以走不多久陈萧然便会长啸一声,而不多久便会有一声嘶鸣相和。

  过了一会,陈萧然终于寻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一匹油亮乌黑的骏马便出现在陈萧然面前。

  陈萧然走到骏马面前,抬手摸了摸马脖子,道:“小黑啊,苦了你啦,咱们要走啦。”

  小黑听到了陈萧然的话,仿佛听懂了一般,小黑的脸靠着陈萧然蹭了蹭。

  陈萧然笑了笑,弯腰把拴着小黑的缰绳给解开,然后翻身上马,一提缰绳,道了声“驾”。

  小黑“吁”的一声长嘶,前蹄扬起,人立而起,然后“得得得”的一路慢吞吞的向前跑着。

  陈萧然骑着小黑来到了山边官道,原本在荒山中倒也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到了官道反而犹豫起来。

  实在是陈萧然自己也不知道想要去哪里,原本在山上只管一路到了官道便是。

  可是如今已经到了官道上,陈萧然却又不知道去哪里了。

  独自一人,一匹不瘦的骏马。说不上的一种奇怪感觉。

  陈萧然也不再管其他,心中暗道,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不如便放马蹄疆,随遇而安,到哪里便是哪里了。

  陈萧然心中这样想,也就不再看路,眯着眼睛,躺在马背上。

  小黑“得得得”的走着,一摇一摆之间,舒服极了,陈萧然都感觉自己就要睡着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一切都是小黑做的主。

  陈萧然不管不问,小黑便随性而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陈萧然双眼一睁开,便看到天边的那弯残月。

  两三颗星星点缀在残月周围,感觉异常萧索。

  就在这时月亮上闪过一丝红色,正巧被陈萧然看到。

  陈萧然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双眼,再看的时候,又已经回复正常了。

  陈萧然心中暗自嘀咕,“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可是不应该啊,这种错误绝对不会犯的。那刚刚有是怎么一回事?”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就以陈萧然平时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要说是有什么人来找陈萧然,陈萧然不去找别人麻烦,已经是那些人烧了高香积了德了。

  天色已黑,天上没有太阳也没有北斗星,陈萧然再也辨不清方向,更何况这一处山道,两侧杂草多如牛毛。

  陈萧然既然无法分清楚方向,那么也就只好沿着这条山道,慢慢往前走。

  陈萧然骑着小黑,越走道旁的乱草越长,陈萧然抬首放眼看去,道路崎岖,乱石嶙峋。

  又过了三里左右,拐过一个弯,然后转过一个山坡就看到右手边有一个不小的山谷。

  陈萧然走了过去,只觉得这山谷空间还挺大,而且四周的山壁上都是一个个小的洞穴,如果是想要露宿一宿,那么这个地方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陈萧然将小黑牵到峭壁边的一处巨石后面,然后将小黑的缰绳往地上一颗凸起的石头上一栓。

  陈萧然道:“好你个小黑,让你自己走,你看看把我带到哪里来了?”

  小黑呲了呲鼻子,发出阵阵声音,好像表达着什么不满一般。

  陈萧然道:“好了,好了,不说你了啊,别闹别扭了哈,早点休息。我就不陪你了。这里既然是你自己找的地方,含着泪也要笑啊。”

  陈萧然说完,掀开小黑的马鞍,然后微微用力一折,马鞍顿时翻了过来,在马鞍的背面,有一个不是很显眼的小裂口。

  裂口竖着的,好似一只小小的眼睛,又好像是缝补什么东西的时候,故意流下的一个缺口。

  陈萧然用力一撕,整个马鞍直接从后面的这个小口撕裂开来,裂成两半。

  从马鞍中取出了一块厚厚的黑色的布,这是陈萧然离开无锡的时候,找人特别定制的。由皮革硝制而成,但是却不是一整块皮制作成的,而是由一条条半寸宽的皮,编制而成,所以也能称之为布。

  陈萧然取出黑布,然后又将马鞍反过来,放好,道:“小黑,乖乖的。”

  说完,拍了拍小黑的马脸,然后陈萧然也不管其他,飞身而起。

  这峭壁极其陡峭,几乎就是竖在地上的,所以寻常人物根本不可能在没有绳子或外力的帮助下上到那些山洞里。

  陈萧然身子一跃,整个人就好像贴在峭壁之上,但是如果靠近了看便能看出陈萧然只有双脚在地面上,只是整个身子向前倾斜,所以看上去好似贴在峭壁上一般。

  陈萧然仿佛是贴着峭壁,一路上到一个小小浅浅的山洞才停了下来,然后最后一跃进入了那个小山洞。

  陈萧然将那块黑色皮布,平铺在山洞里,然后整个人就盘腿坐在了上面,双目微微一敛,浑身内力,融融恰恰,慢慢的运走之中。

  过不多会,陈萧然听到居然有人的声音传来,而且人数也越来越多。

  不过还好,这些人却没有来打扰陈萧然休息练功。

  虽然没有上门打扰,但是人数一多自然就变得吵杂无比。

  吵吵之间,陈萧然也听出来了一些情况。

  原来是江湖中一些郁郁不得志的人,背着旁人的情况下搞得一个小小的聚会,好像是想要摆脱控制,解了毒什么的。

  过了好一会,居然又有人来到这里。

  陈萧然暗道:“这破地方,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一个个的都往这边走?”

  陈萧然也不露面,只是在暗中悄悄的听着,看着。

  原来第一批来的这些人自称是什么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

  说起来各个都是雄踞一方的人物,只是可惜,受制于人,被人用一种歹毒的巧妙功夫所胁迫,被迫做了他人的棋子。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俊有丑,既有僧人,亦有道士。有的大袖飘飘,有的窄衣短打,有的是长须飞舞的老翁,有的是云髻高耸的女子,服饰多数奇形怪状,与中土人士大不相同,一大半人持有兵刃,兵刃也大都形相古怪,说不出名目。

  而第二批来的人,居然正是刚刚分手没有多久的慕容复一行,王语嫣、四大家将也在其中。

  如果双方都能忍让一些,那么或许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这些人一个是早已成名江湖的翩然少年及其家臣亲眷,另一群则是些桀骜不驯的一方大豪。

  说不得几句,言语之间已经开始有些火爆,后来更是直接动手。

  慕容复和四大家臣都可以算是江湖中第一流的高手,而那些洞主、岛主,听着厉害,但是基本都只能算是江湖中的二流人物。

  所以双方刚一交手,慕容复一行已经稍微占些优势。

  虽然说如果有一个完全不会的女生应该会大大的拖后腿,但是王语嫣这样的奇女子,实在太过神奇。

  场面好似一边倒,那些个岛主洞主的,本来就不是慕容复一行人的对手,而且又加上个王语嫣这样一位通晓百家武学的奇女子。

  他们又怎么会是对手?

  虽然实力上不是对手,但是却可以在数量上占据优势啊。

  这些人来这里,开什么“万仙大会”,虽然不会真的有一万人,但是有个三五百人倒是真的。

  如此一来,双方皆不好收场,那些个岛主洞主倒也不客气,一听说来人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南慕容,北乔峰”中的“南慕容”,居然没有人害怕,并且还想上来称量称量这中原两大高手是否名副其实。

  陈萧然一人独自隐藏在暗处,看他们都得火热,心中暗道:“不错不错,这姑苏小子,虽然实力有些许不济,但是和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居然斗成这样,还算是个好青年啊。只是可惜了……”

  陈萧然看的真觉得热闹,却在这个时候,也不是那些个洞主岛主的里面的哪一位,居然用了一招声东击西,指南打北,暗度陈仓。

  在一边和慕容复比武较技,另一边却又让人前去抓那王语嫣。

  这王语嫣数次开口解决了慕容复的问题,所以那些人也看出来这个不会武功的古怪丫头对慕容复很重要。

  不要说慕容复是王语嫣的滴亲表哥,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又有谁能接受得了自己关心的女孩子受到伤害?

  只是可惜,那慕容复被人拖着来不及施救,而另外的四大家将之中,有两位是废的,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另外两位想要护得王语嫣周全却有些强人所难了。

  果然过了不多时,那王语嫣便被两位女子抓住手臂,从树上跃了下来,一位头戴金环的头陀直接一把戒刀横在王语嫣的粉颈上。

  慕容复见此,心中顿时乱入麻,不过心中犹豫,手上却丝毫没有怠慢,一连数招,又击退几位高手。

  那头陀狠道:“好好好,既然你不懂得怜香惜玉,那么我便将她这颗漂亮脑袋切下来。”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