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二十六章 三老

第二十六章 三老

  最近感觉陷入瓶颈了,写起来好吃力。

  ——————————————————————————

  要说这天山童姥不愧是逍遥派的大弟子,武功实在高绝,堪称武林中第一女性高手。

  那李秋水也是武功高强,一身“小无相功”已然登峰造极,但是和天山童姥比较起来,已然逊色少许。

  那日乘着天山童姥武功大减,李秋水乘机出手偷袭,将还在闭关的天山童姥打成重伤。

  天山童姥正是练功的关键时候,这时候被李秋水偷袭,便是如天山童姥这般的角色也得身受重伤才勉强保住性命。

  可是性命是保住了,但是在如此重要的关头,受了那么重的伤,自然不可能完好如初于是留下了不能回改之痛,身子永远保留那个岁数的样子,不再长高,从此好似侏儒。

  天山童姥原本喜欢无崖子,但是在直到无崖子和李秋水在一起之后,虽然心中也有所后悔,但是更多的却是对自己容貌的自负,觉得即便自己没有得到无崖子的爱也是因为那李秋水用了狐媚手段,否则以自己的样貌,怎么可能吸引不了无崖子?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李秋水还是那个李秋水,美艳、漂亮,而自己呢?只是一个不能长大的侏儒?

  于是后来在得知李秋水的下落之后也是屡屡找李秋水麻烦。

  不过李秋水也是个硬茬,虽然武功不如天山童姥,但是两人相差不大,即便天山童姥能够取胜,也是一场惨胜罢了。

  天山童姥每次都不能真的将李秋水怎么样,心中越是暗恨。

  终于又一次,被天山童姥抓住了机会。

  在一个夜里,天山童姥出手将李秋水的脸面划花了。

  原本倾城的容颜,现如今是那么的可怖。虽然我是个侏儒,但是看你如今这个样子,又还有什么资格说要和无崖子在一起?

  我得不到了,你也休想得到。

  自此之后,两人成为死敌。每每一方落难,另一方必然要落井下石。

  只是一个江湖大佬,一个西夏皇妃,终究是不能为所欲为,否则天下也将大乱。

  如今又到了天山童姥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一个新的轮回,这个时候,天山童姥的武功会全失,之后每一天便涨一年功力,而且更是要吸食许多灵性生物的鲜血来加快恢复的速度。

  恐怕就算是天山童姥这样的人物也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第一天,便被乌老大乘机抓了回来,更是严刑考问,受尽屈辱。

  道后来的什么万仙大会上居然还想杀自己祭旗。

  等以后我恢复了功力,必要将其碎尸万段,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在这样的危机时刻,一个小和尚突然冲了出来想要救天山童姥,奈何又有高手从中捣鬼,后来虽然那高手将自己和小和尚都救出了重围,但是却好像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可是即便如此,天山童姥也绝对不会想到,世间居然有和自己的“生死符”这么相似的武功绝学,而且隐隐之间更胜一筹。

  大意之下,天山童姥也着了那小子的道,而且之后更是知道原来也有那个小贱人,李秋水的原因。

  天山童姥此时已经受制于人,但是听陈萧然说,这些都是那贱人李秋水告诉她的,心中更加恼火。

  陈萧然道:“前辈,在下曾经和李前辈见过一面,更是有幸和李前辈交过手,而且侥幸的胜了一招半式。后来李秋水对在下说,她有个师姐,武功高强,当世无双无对。没想到今天居然真的能见到,只可惜,让我有些失望。”

  天山童姥道:“那贱人会这么说我,而且还夸我?还有,你说清楚,有什么让你失望了?”

  陈萧然道:“这个确实,我也没有必要骗你,骗你又没有我的好处。失望的是,也许你真的比李前辈还要厉害,或许就算是称之为女中第一豪杰好似也无不可,但是我遇到的确实最弱的你。虽然你年纪大了,不可避免的气血衰弱,但是现在因为所练武功的原因居然失去了大半功力,遇到这样的你,就算胜了又能如何?而且我看你的状态,恐怕武功就算比李秋水高,也不会高多少。唉,可惜了什么四绝、三老。其实也还是只有前丐帮帮主‘萧峰’,霸气威风不减当年,还有吐蕃‘大轮寺’法师,鸠摩智了。其他的人物也是让我不敢恭维?”

  天山童姥道:“奥?原来还有这么些个说法?不知道这四绝三老又分别是什么?婆婆我都没有听说过。”

  陈萧然道:“可能世间基本没有流传这么个,这些也是我从一个糟老头这样的野汉子那里听说来的。他自称是什么江湖百晓生,凡是江湖中发生的事情,一切都难不住他的耳朵。我当时问了谁是这个江湖中的第一高手,然后他就跟我讲了当时高手的信息,其中最顶尖的便是什么四绝三老。”

  天山童姥道:“哦,居然江湖之中还有这样一号人物,能够知晓江湖总所有的江湖密闻。”

  陈萧然道:“当时在下也不再江湖之中行走,,所以也就一直当做是故事在听。后来行走江湖,也遇到过许多人物,但是其中最杰出的极为,也正是四绝中的人物。不过具体的是那四绝,陈萧然就不说了,哈。”

  陈萧然看了一眼天山童姥,觉得天山童姥这个时候,眼神已经足以杀人了。

  不过陈萧然却也不是很在意,现在的天山童姥除了名头吓人之外,并没有什么可让人担心的。毕竟她现在也只是一个半废之人。

  而且不说如此,即便武功在巅峰,陈萧然也不怕她,也正好随了陈萧然想要见识天下高手的心愿。

  天山童姥见陈萧然不愿意说,也不好意思开口相求,于是哼了一声,转头不再看陈萧然。

  就在这个时候,陈萧然又开口说道:“我不想说什么四绝,那是因为他们各自都包含着翻覆天下的秘密。不过三老,陈某倒是愿意说出来让你听听的。”

  天山童姥虽然见陈萧然不想讲四绝的事情,但是能退而求其次,听听所谓的三老,倒也不错啊。

  陈萧然道:“当初所谓的三老,其实就是你们逍遥派的三位弟子。”

  天山童姥道:“等等,我们逍遥派从来不会对外人说道逍遥派,他这么会知道逍遥派也有可能跟着一起覆灭。”

  陈萧然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听说,也许是因为他或许本身就是你们派中的人,谁知道呢。我当时听故事,哪里知道什么。”

  天山童姥道:“你当时还没有出江湖,自然心中不知道。”

  陈萧然道:“对呀,所以你也不要问了。接着听我说好不好?”

  天山童姥道:“好,你接着说吧。”

  陈萧然道:“这三老第一个就是大师姐,也就是天山童姥你。说天山童姥自幼练逍遥派第一霸道的武功,‘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武功之高,三人之中以其为长。”

  天山童姥道:“哈哈,道算他还有点见识,你继续说。”

  陈萧然道:“第二位就是无崖子,逍遥派现在的掌门人。所学绝技‘北冥神功’,专门用来吸取别人的功力,引为己用。所以武功一直能够突飞猛进。”

  天山童姥道:“不错不错,正是这样,而且当时我也还奇怪,为什么他的武功内力能源源不断。后来有一次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如此神奇的一门武功。”

  陈萧然道:“不错,这种武功,说出来就让人等不敢相信。简直就是匪夷所思,逍遥派的前辈果然所学十分深奥,非常人所能及。”

  天山童姥道:“这个自然,否则恐怕早就断了传承了。你接着说吧。”

  陈萧然道:“最后一位也是第三位,西夏的皇太妃,居然是天下少数的高手,逍遥派第三弟子,李秋水。

  天山童姥道:“虽然我和她势不两立,但是,不得不承认,其武功修养之高,江湖之中少有人挤的。”

  陈萧然道:“不错,当初那百晓生也是这么说的。说这李秋水自然是有师傅疼爱,否则为什么其他人都只有一门绝技,而李秋水可以独自修炼两门。一门小无相功,一门凌波微波?”

  天山童姥道:“这倒是不一定,那李秋水有了这两门神功,我自然也就那她没辙。攻时依靠小无相功,几乎可以融进天下万法,而凌波为多更是逃跑的一大神技。那李秋水就是多次依靠这些办法,逃脱出去的。”

  陈萧然道:“不错,进可攻,退可守。几乎以及立于不败之地,而且一手盖世的掌法和勾魂夺魄的传音。”

  天山童姥道:“不错,确实如此。不过你说过你和那个贱人曾近在姑苏的事情,当时你们到底是什么一番情景?”

  陈萧然将当初在姑苏曼陀山庄的事情和天山童姥讲了一下,天山童姥听了便不可思议的看,就知道了

  这陈萧然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怎么可能用那么短的时间就看完的天下武学?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