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四章 烟雨

第四章 烟雨

  陈萧然迈步走进了大门,门上挂着三个字,烟雨楼。

  烟雨迷蒙,让人看不清眼前,看不清路。

  聊弭志以高歌,顺烟雨而沉逸。

  烟雨之中,又曾发生过什么,留下过什么,又还记得些什么。

  陈萧然刚一进门,“砰”一声轻响,身后的门一进关上了。

  楼中几盏明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灯上罩着的各色的灯罩让灯光变得更加氤氲、暧昧。

  一股清淡的麝香味传出,让人浑身都变得软绵绵的。

  虽然有灯,但是楼中却依然算不上明亮,几分幽暗之中,一道红色的地毯铺在地上,一直引到楼梯口。

  陈萧然上了楼梯,这红毯又一直引到楼梯中间,也只引到楼梯中间。

  陈萧然站在那里,四目一望,再也没有其他或明或暗的提示牌。

  就在陈萧然一愣神的时候,楼下光线猛的一亮。

  陈萧然转身一看,从左右两侧各有一排打扮艳丽的年轻女子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来。

  两侧的人都走出来之后,在下面排成一排。

  陈萧然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那群美丽的女子,齐齐欠身行礼,齐声道:“少爷好。”

  陈萧然在无锡,虽然也时常会去那烟花之地,但是何曾见过这种地方,会有这种排场?

  虽然无锡的青楼也算有名,但是和艳冠天下的秦淮两岸相比却是相形见绌。

  如今来到在金陵城中都大大有名的“烟雨楼,顿时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世面一般,居然还有几分紧张。

  陈萧然见这么多女子上来见礼称好,顿时觉得站也不是,行礼也不是。

  就在陈萧然正尴尬,一位青衣男子走了过来,站在一排女子的身前,道:“陈少爷,欢迎来我们烟雨楼。这二十多位姑娘都是我们烟雨楼的上乘姑娘,陈少爷点几位?”

  陈萧然听了微微一笑,居然有几分选妃的感觉。

  陈萧然仔细的看了看站成一排的姑娘们,伸手一指,点了两位。

  青衣男子道:“好好招呼陈少爷。”

  被点中的两女道:“知道,陈少爷好。”

  其他没有被陈萧然点中的女子依然笑脸盈盈,道:“陈少爷玩得开心,我们退下了。”说完又欠身行了一礼,然后又往两边开始撤。

  等众女都退下后,那青衣男子道:“还望陈少爷能有一个难忘的夜晚。说完也弯腰行了一礼,撤了下去。”

  被陈萧然点中的两位女子走上楼梯,带着陈萧然往楼上去了。

  这一夜的风情,反正陈萧然也不会把这两个妹妹真的怎么样,所以就不说了,大家自己想象。

  夜深了。

  窗外就是秦淮河。

  一阵微风拂过,河面上荡起一层层水波,好似碎了的银镜一般。

  每呼吸一口气,都觉得能嗅到秦淮河中文辞、胭脂的味道。

  天空中挂着一轮弯弯的月。

  弯弯的月亮洒下清冷的月光,月光好似薄薄的烟雨,迷离了视线,也迷离了人心。

  陈萧然站在窗前,独饮独酌。

  床上两位女子好像是慵懒的猫咪,已经沉沉的睡了下去。

  陈萧然就这么看着陈萧然就这么向前看着,迷离的眼神看着秦淮河水流淌的方向。

  记忆也随着河水一样远远流淌。

  时间太久了,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清了。

  不要说是细节,便是一些主要的场景和情节,陈萧然都发现自己开始有点记不住了。

  下一场是少林寺,然后西夏行,然后大辽,再然后呢?

  而且很多细节方面都已经模糊了记不太清,就好似是这被风吹乱的河面一般。

  看这流水缓缓流去,时间稍微一久便觉得好像目力所及之处都变成了波纹,一圈圈,一荡荡。

  那弯弯的月亮好似也动了起来,不再挂在空中,而是飘落了下来。

  陈萧然伸手去接,好似轻抚情人的脸颊。

  弯弯的月牙,弯弯的刀,弯弯的刀鞘,弯弯的刀芒。

  飘落下来的不是月亮,而是一柄刀。

  一柄可以与皓月争辉的弯刀。

  刀柄也是弯的,就这么一路弯下来,刀尖几乎和刀柄相接。

  这已经不能用外门兵器来说了,这完全是独特的,独一无二的兵器。

  世间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有,这柄刀必是出自当世最为高明的铸器大师之手。

  刀刃很薄很锋利,好似什么碰到它都会被劈成两半。

  分为两半的窗,分为两半的楼阁,分为两半的湖水,甚至分为两半的月光。

  这么一刀直直的劈了下来,好似飘落的月亮。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