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八章 圆月弯刀

第八章 圆月弯刀

  秦淮河畔,脂粉巷中,烟雨楼内。

  这里是艳压天下的秦淮河畔,这里是冠绝秦淮的烟雨楼。

  绝对的销金窟,多少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进去之后,再也不复当年的豪气坦荡。纵使青云之志,也定要让你迷失在这烟雨楼中。

  黑衣人相信,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一个年轻人,进了这样一个地方,他能干什么?

  是个人都会想到,到时候中气不足,气血空虚,这就是一击必杀的时刻。

  黑衣人曾经跟着一位无名老人学过一门隐匿身形的法门,以此躲在飞檐之下,居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即便是陈萧然这样的高手也没有发现。

  半夜的时候,陈萧然在窗口看着窗外的月亮。黑衣人知道机会来了,趁此机会,突施杀招,一击必杀。

  “小楼一夜听春雨”。

  曾经自己纵横江湖的时候,总是不愿轻易的置人于死地,但是只要使出这一招,却从来没有人能够接下。

  也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死在了这一招之下,这也是黑衣人压箱底的一招,不到关键时刻万万不会使用。

  为了能够速战速决,一招解决掉陈萧然,所以黑衣人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厉害的招式。

  只是黑衣人没有想到陈萧然居然临危不惧,只是一掌,便化解了这一招的无边杀机。更让黑衣人想不到的是,居然一夜之间,有第二个人破了自己的这一刀法。

  而且还是个女人,一位青衣女子更是只用了两根手指,轻轻点在黑衣人的刀身上,那刀便定住了。

  不论黑衣人如何催动内力,刀锋都无法移动半分。

  黑衣人又惊又恐,他知道江湖中肯定有人能破了自己这一刀,因为他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是什么天下第一高手。

  但是却也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想过会是陈萧然,因为他知道陈萧然的武功有多么高深莫测。

  但是黑衣人却绝对不会想到,居然在一个小小的烟雨楼,还有人能破了自己这一刀,而且还是个女人,这实在让黑衣人无法接受。

  黑衣人一收弯刀,刀锋一转,又是一刀削了过来。那青衣女子不慌不忙,又是一指点在黑衣人的刀身上。

  黑衣人一连换了五招,每一招使到一半的时候,都被那突然杀出的青衣女子一指逼退。

  明明是黑衣人在进攻,但是不停的后退的,却也是黑衣人。

  不论黑衣人用什么样的刀法,都被那青衣女子从容的一指轻易破去。

  黑衣人越来越心惊,他实在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这样的实力差距,黑衣人瞬间心冷。他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绝顶人物,还是个女子,而且还藏身在烟雨楼这样的风月场所。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暴喝:“废物,简直是丢了‘圆月弯刀’的脸。”

  众人抬头一看,是一位一身大红衣袍的中年男子。

  红衣男子很随意的坐在飞扬的屋檐上,看不太清面容,只看到一头长发并没有束起,而是随意的披散着,一阵风吹过,长发随风扬起。身后的黑色披风被风吹起,烈烈如刀。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红衣男子的腰间悬挂着一把刀。

  一把弯弯的刀,弯弯的刀柄,弯弯的刀鞘,弯弯的刀身,弯弯的犹如一轮弯弯的月亮。

  众人见此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黑衣人停下了手中的刀,傻傻的看着那红衣男子。

  青衣女子也收了手,身子一旋,落在了牛百寿乘坐而来的那艘小船的船头。

  牛百寿刚刚已经爬上了小船,躺在船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陈萧然依然左手搭着窗沿,身子纹丝不动,掌中的内劲也一直含而不发。

  红衣男子站了起来,也不理会陈萧然三人,对黑衣人说道:“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居然将圆月弯刀使成这样。你的行为实在是侮辱了圆月弯刀的名号。”

  红衣男子说完之后,飞身而起,高大的身影将天空的苍月也遮住了,只看到好似一只苍鹰,搏击长空。

  可是明明月亮已经被红衣男子遮住了,为什么众人眼中还是能看到一轮月亮。

  而却更亮,更圆,不是月亮,更胜月亮。

  众人只听得“铛”一声金属震荡的声音传来,然后就是黑衣人“啊”一声惨叫,又一声“沙”传来好似是风的声音一般。

  据说如果一个人的身体被刀飞快的割开,那么血液会在一刹那喷洒而出,发出“沙沙”的声音,好似风声一般,悠扬,好听。

  众人只觉得一轮弯月乍现,然后苍月便被染成了猩红色,耳边传来了三声响。

  三声连成一片,几乎分不清了。

  但是陈萧然三人自然不会分不清楚。

  第一声是黑衣人抬刀去挡,弯刀被直接截成两段。第二声是弯刀入体,一声惨叫。第三声就是鲜血喷洒而出的声音。

  刚刚还是一副高手风范的黑衣人,就这么被红衣男子一刀斩为两片,从眉心正中间裂开,向两边分离开,然后向两边倒去。

  青衣女子看着红衣男子,看不出是惊是怒,是喜是悲。

  陈萧然双目一敛,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左臂微微用力,整个人翻身进入到房间里。一只手扶着窗台,看向河面上,好似已经不关他的事情一般,只管看好戏了。

  陈萧然心中暗道:“看来这次金陵没有白来,果然卧虎藏龙。这才刚到没多久,就遇到了四位一流高手。而且这青衣女子和红衣男子说是超一流高手也不为过。只是却分不清谁是敌谁是友了。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红衣男子慢慢的将手中的弯刀收回鞘中,好像不在动手一般,双手环抱在胸,傲然而立,披风飞扬带起烈烈风声。

  红衣男子看了看青衣女子道:“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我们应该应该许久不见了吧?三年还是五年了?”

  青衣女子看向红衣男子,道:“是很久不见了,五年零三个月。”

  红衣男子道:“还是你记得清楚,真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居然是这样的情形。”

  ——————————————————————————————

  感谢“随缘梦茜”的推荐,继续求推荐和收藏,谢谢大家~~~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