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龙异想 > 第七章 入少林

第七章 入少林

  六月十五。

  宜冠冕、加珠、集会,忌问名、杀生、动土。

  天气晴,炎热,日走东南。

  丐帮新任帮主庄聚贤将这一日作为和少林寺相约的日子。

  中原武林盟主,天下英雄共为见证。

  少林寺群僧现实应付神山上人和哲罗星等一众高僧的诘问,之后又与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连斗数场,紧跟着众玄字辈高僧又一同盘问虚竹。

  连连苦斗,加上动用戒律院,已经有几分心力交瘁,耗费了不少精神。

  现在又突然间从四面八方各地的英雄豪杰纷纷赶到,虽然说少林寺中僧众虽多,但事出仓卒,而且来的江湖豪客更多,所以也不免手忙脚乱。

  幸好知客院首座玄净大师是位经理长才,而寺产素丰,物料厚积,群僧在玄净分派之下,接待群豪,却也礼数不缺。

  江湖群雄受少林寺如此款待,心中无不暗暗点头,暗道:“少林寺不愧是天下第一大派,这等行事作为,绝非其他门派可比。”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道:“少林寺怎么已经这么多人了?是在下来晚了吗?”

  虽然场中闹哄哄的,但是轻柔的声音,却传进了在场每一位的耳中。

  群雄一听声音,无不暗自心惊,暗道:“来的这是什么人?好高明的内力。”

  众人转头看去,只看到一白衣少年作士子打扮,手中摇着一柄折扇,另一只手牵着一匹黑色骏马。

  这白衣少年正是陈萧然。

  要说陈萧然早就到了少室山下,但是却一直没有上少林寺来,这一日听到少林寺集合众僧的钟声,这才不急不慢的赶来。

  陈萧然也不着急,一路慢慢走着,不时有江湖人物骑着快马往少林寺的方向赶,众豪客自然不会将路边的一位文质彬彬的少年放在眼中。

  等到陈萧然来到少林寺的时候,已经错过了许多,只见一众江湖豪杰在场中,所以才说了这么一句。

  众人转头看向陈萧然,但是在场之人却没有几位是认识陈萧然的。

  不认识的自然心中震惊,少林寺众僧几乎都不认识陈萧然,所以也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

  如果是友那真是极好的,少林寺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如果有这等少年高手帮衬,场面就要好上许多。

  如果非敌非友,只是前来凑热闹的话,那么也是无妨,只要不添乱就行。

  如果是敌,那就让人头疼了,如今已经是大敌当前,如果再来一个陈萧然这样的对头,只怕真的要仰天长叹:少林危矣。

  少林寺众僧也不知道陈萧然是敌是友,当下也不怠慢,让知客僧招呼着,也没有失了礼数。

  陈萧然也不在意,随着知客僧的招呼,喝了杯素茶。

  就在这时,一位少林寺玄字辈的高僧向陈萧然走了过来。

  那大师双手合十,行了一礼,道:“阿弥陀佛,陈施主,还认得老衲吗?”

  陈萧然看着眼前的和尚,稍一回想就想起来人是谁,连忙站起身来,回了一礼,道:“原来是玄悲大师,当日大理一别,已是许久不见了。”

  原来这位大师正是和陈萧然在大理身戒寺一通对付过慕容博的玄悲大师,不过玄悲大师却不知道当日那黑衣人就是慕容博,否则这江湖中又要多出许多血雨腥风。

  当然陈萧然也不是那种多嘴的人,自然也不会将那黑衣人的真实身份告知,不然的话,只怕那黑衣人的身份早就暴露了,也不会有后面那么许多事情。

  玄悲大师道:“陈施主的武功愈发精进了。”

  陈萧然道:“不敢,也是那晚受了启发。还要多谢玄悲大师当时为在线护法。”

  陈萧然这话就是算是实实在在的乘了少林寺的情了,如此这般,只怕今日这场面,陈萧然也是要站在少林寺这一边了。

  玄悲大师如何会听不出陈萧然的意思?当下就和陈萧然熟络的聊了起来。

  少林寺众僧见玄悲大师居然和陈萧然是旧相识,那么自然是友非敌,那么有陈萧然这一臂助,今日之事则有这更大的回旋的余地。

  陈萧然和玄悲大师又聊了几句,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从陈萧然身后传来,道:“陈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陈萧然头也不回,光听声音就知道是谁,道:“明王大驾,怎么会来少林的?”

  说着转过身来,果然就是吐蕃国师鸠摩智。

  玄悲大师见陈萧然居然和鸠摩智也是认识,心中顿时有些拿不稳了,暗道:“这陈施主还真是交友广阔,居然连吐蕃国师都相识。”

  此时却不知道这陈萧然和鸠摩智的关系究竟如何,要知道就在之前鸠摩智差点以一己之力将少林寺给挑了,现在这样,确实不知如何是好。

  陈萧然见此心中也是有数,道:“明王应该也是第一次来嵩山少林,恐怕对这嵩山美景也还没有机会好好欣赏。恰好我之前已经游览过了,来,我给明王好好讲讲这一路的美景,等此间事了,我再带明王亲自去看看。”

  鸠摩智见陈萧然出现再次就已经对挑了少林不抱太大希望了,鸠摩智和陈萧然也算是了解,自然知道一些陈萧然的想法,和少林比武切磋的话,估计都不用拉,陈萧然也会跟着一起来。但是要是谁敢动少林寺这一中原武林重器,陈萧然怕是不会轻易的罢休。

  玄悲大师见此自然也就不好告辞离开,所以就陈萧然,鸠摩智,玄悲大师三人一起喝茶聊天。

  就在刚才,玄悲大师和鸠摩智还是死敌,现在却在一起喝茶,世情实在是有趣。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就在这时又有一位知客僧报道:“大理国镇南王段殿下驾到。”

  大理段氏崇尚佛法,和佛门之中多有来往,而少林寺和大理天龙寺一般,都是佛法武功并修,所以往来也是密切,双方关系非同一般,此时段正淳前来,自是为少林寺又平添一大臂助。

  段正淳既是大理段氏的高手,又是大理国的镇南王,如此身份,自然由少林方丈亲自迎接。

  ;

看过《天龙异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