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光之公主 > 9 充数的歌唱者

9 充数的歌唱者

  不过某人是明显不需要安抚的。

  赛芙琳忒双手支着坐在一个道具箱上,小腿叠在一起无聊的晃动,白色的演出服已经穿戴完毕,她的头发正在被两名修女打理着梳成辫子。额前淡金色的流海稍微的掩盖了左边的眼罩,但是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这点。不过这不要紧,莫甘辛修女长也说过了,她要代替的女孩的站位是最边上的,从帝国皇室的位置的视线角度上看的话将会被前面的女孩的头挡住,加上光线正好在浓厚的光明神力照耀下问题,所以不用担心什么。

  本来眼罩就是纯白色的,在强光的照射下就更看不到什么了。只是赛芙琳忒很不爽的是,这两个修女似乎想把自己的头发弄成双马尾。那怎么行?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单马尾的发型,换成双马尾的话岂不是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太过可爱了吗?太可爱的话,岂不是会招人眼球?至于裙子什么的,则不属于抵触范围。她早就习惯了那种感觉了,而且天天都是这么穿的。裙子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反而在双腿被丝袜裹着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快感。

  纯白色的大头鞋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的轻声,赛芙琳忒对于眼前这两个修女长达十五分钟的讨论发表了她的看法。“我说,可不可以别搞成双马尾?还是换成单马尾不就好了吗?”

  修女们停下了讨论看了看女孩,“可是赛芙琳忒的样子双马尾会更可爱些啦。”

  “对呀,就像一个瓷娃娃一样呢。”

  我可不是你们的玩具啊,瓷娃娃什么的最讨厌了。“但是那样的话反而显眼了不是吗,你们是因为看我看习惯了无所谓,但要是引起普鲁曼贵宾的注意造成误解不是不妙了?”赛芙琳忒指了指自己的眼罩,她显然有自己的打算,在两个修女露出恍然的表情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继续的时候,用手在空中这么比划着。“就单马尾就好了,辫子扎的高一些,搞出一点蓬松感,用那种发箍把魔法绳的位置遮挡住,然后么……在我的左耳边扎个辫子好了,配上红绳子……嗯,差不多了。”

  两个修女将信将疑的照着做了,然后重新换个新样式的loli出现在镜子前。

  赛芙琳忒对着镜子前的自己看了看,对于自己的打扮感到非常有自信。单马尾可是成熟的象征啊,而自己的傲娇属性完全弥补了身体造成的不协调感。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不赖的嘛。

  “大概就是这样子了。嗯。”赛芙琳忒很满意自己的新模样,双手叉腰摆了个小女王的仰头姿势,然后在心里坏坏的笑。

  “好可爱。”身后两个修女对于小孩的扮相很没有抵抗力,一左一右的把赛芙琳忒夹在中间,像抱着玩具一样蹭着,直到莫甘辛修女长走过来示意让女孩排队把位置定好。然后再三叮嘱这个喜欢捣乱出状况的小孩子不要做多余的事后示意身边的祭司一切都准备就绪。

  ###

  七皇子阿萨洛斯在进行完例行的朝拜仪式后便有些心不在焉,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同母所生的弟弟于数天前忽然在花园里游船时莫名其妙掉进水里,禁卫士兵们慌忙搭救起来后便一直昏迷不醒。另一方面则是之前的那种奇异的感觉,不过后者和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比起来,显然不能在他脑子里停留太多。

  阿萨洛斯非常喜欢这个聪明的弟弟,他比自己的父亲和前六个哥哥姐姐都更在乎亲情,自打弟弟一出生便一直一起生活,所积累下的感情比任何人都要多得多。因为弟弟的意外,他已经数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就连方才的公众场合,他也是强打着精神认真应付。但是在礼拜聆听圣谕的时候,他居然感到昏昏欲睡,不过这点被身为皇室代表的自觉和已然融入骨子里的高贵身份很好的掩盖了“钓鱼”的窘境。

  七皇子为自己因为疲劳而错过的礼拜而感到懊恼,不过身后一个位子的格高斯则完全可以理解他,并在即将要露出破绽的时候及时的释放了一个清醒魔法。对此,他在圣谕结束后的短暂时间里转身对身后的魔法师报以感谢的微笑。魔法师则给予理解的表情。

  阿萨洛斯皱着眉头,他不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什么会忽然掉进水里,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身为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兄弟来说,七皇子最明白自己的弟弟的身体状况,因为是同一个父母的关系,他们的先天条件非常相似,加上后天的教导,这个弟弟不但聪明,在武技方面也是众多兄弟中排在前位的,这点就是自己都有所不如。尽管这个弟弟也有父皇的几乎全部喜好,喝酒、好色、围猎、赌博等等,但这些并不能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状况。那次意外另他察觉出了别样的意味。

  也许是三皇兄的阴谋?可以的话,阿萨洛斯实在不愿意想到这层上,在乎亲情的他也无法理解自己的兄长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普鲁曼皇室的每一任皇帝即位都要经历一次血的洗礼,每个皇帝们都固执的认为,只有敢于对自己的血亲下手,对外上才不会手软,帝国看似风光,然北方的兽人众部落近年来的力量也在逐渐恢复,而普鲁曼帝国虽然能震慑四方,但是已经隐隐有后继无力的感觉,这明显不如自己的前身——罗琳维尔帝国时间长久,虽然这里面赛家的力量不可或缺。于皇室祖训的观点不同,七皇子认为要想保证国家不会在未来灭亡,就必须团结一致,而达成这一设想首先要做的就是保证皇室的团结,让投靠其他阵营的优秀人才不至于因为投靠者的失败而波及。只有团结在一起,才有可能把一些麻烦降到最低。这一设想明显和祖先的遗训有本质的差别,但偏偏阿萨洛斯的父亲,普鲁曼第十三任皇帝是一个无视祖训的人,虽然他也是靠着大清洗上台的,但对于祖辈的规矩,他本人也非常反感。这也是为什么会设立次子为储君的原因。原因无他,同样是厌倦了家族内斗想要结束的缘故。

  如果是因为储君问题上这样就比较好理解了,有想要改变的人,自然也就有想要维持现状的人存在,自己的兄长就是个好例子,早在父亲一次朝会上就宣布了这件事,因此被记恨也没什么意外的。九弟是自己同母所生的弟弟,自然也就被认定成了自己这派系的人,被谋害也就顺理成章,何况还是一个能文能武,随时可以接任要职。害了自己的弟弟,自然就去了一个最得力的助手。

  幸好当时禁卫队救得及时,要不然真让他们得逞了。

  三皇兄不明白父亲的用意,众多兄弟姐妹中也不会有几个明白,祖训就像皇室的身份一样都已经被刻进骨子里了,大家都不会觉得对自己的亲人举起屠刀会有什么不适。说得严重些,帝国的精力大半都被消耗在内都上了,久而久之,帝国实力必然下降。

  归根结底,就是没有一种平衡,没有一种当初罗琳维尔帝国皇室和赛家的这样一种君臣平衡,皇室无所顾忌,因为没有哪个家族能从根本上动摇普鲁曼皇室根基,所以内斗起来毫无顾忌。

  这样下去,过个几代,估计帝国就危险了。也许父亲看到了这点,所以才厌倦了继续内斗,选自己作为继承人。那么就要做出足够能胜任这一重担的能力才行。

  一阵清脆稚嫩的童音将沉思中的七皇子拉回现实,他忽然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看台的右侧已经站着三五十个身穿白衣的小孩,正用自己未成熟的声线演唱起教廷的圣歌,而那蕴含着纯粹光明之力的阳光从教堂天顶洒进来照射在这些孩子们身上,就如同神使一般光彩夺目,神圣庄严。

  阿萨洛斯不禁闭上眼,完全用听觉去感受那些孩子们所演唱出来的词曲。尽管他完全听不明白,却也能感受得到歌曲里面的种种净化和升华的正面效果。圣歌是来自天界的神曲,是完全不能用大路上的语言和文字翻译的,而能演唱出来的完全都是还未成年的女孩子们。她们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演唱,但每一个音节都会在演唱时自然流露出来,但是事后要再重复一遍的话,则完全没有了节奏,或者是根本就不记得任何一个音节。任何一个未成年女孩都可以在礼拜的教堂里演唱出来。这个天赋会在步入成年时期的第一次初潮后消失。

  没有人能解释这是什么原因,即使是毕生研究这一谜题的专业人员都不能解释这一奇特现象。

  不过在他感官全开去感受歌曲带来的独特魅力时,先前那种消失的奇异感又一次渐渐出现了。

  这让正在闭着眼睛聆听的阿萨洛斯睁开了眼,目光转到那一群正在吐露着每一个美妙音符的小女孩们的方向。幸亏在演唱之初,莫甘辛修女长就已经吩咐了loli们可以闭着眼唱歌,否则光是普鲁曼帝国皇太子的注视就可以让这群孩子们因为紧张而把尚未完结的歌曲完全唱崩。

  他在一群小女孩间搜寻了一阵,最终带着不确定的目光集中在了第三排的右边,一个大半张脸都被前排的女孩遮挡住的女孩身上。

  赛芙琳忒同样也闭着眼,站在第三排的右边倒数第二个位置上,她也很好奇为什么自己完全不明白唱的什么意思,却能完整的唱出圣歌,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从很久以前就非常熟悉了,而在需要用到的时候拿出来使用一样。明明那么多小孩,在完全不能保证同调的情形下,仿佛事先商量好的一样,有默契的整齐演唱,就像是在她们的想象中面前有一个虚拟的指挥在指挥她们。

  在以前刚接触圣歌演唱的时候,赛芙琳忒就想着搞点小破坏,故意唱错一个词,让整个歌曲崩坏,不得不说,这丫头的心思非常之无聊。但每次总会按着原定好的唱下去,久而久之,赛芙琳忒也就随它去了。在必要的礼拜时,就算是她想要叽里咕噜一阵,唱出来的歌词则完全不是那样。于是她也养成了唱歌只要张嘴发声就好的习惯,反正唱来唱去只有一个调调,改歌词什么的完全没有可能也做不到。偶尔的时候,她会无聊的像个木偶一样站着,然后机械地做着嘴巴张合的运动。其结果就是被随后而来的巴掌啪在后脑袋上。

  想到莫甘辛临前的叮嘱,和她虽然响亮却不疼的巴掌,赛芙琳忒忽然打了一个轻微的哆嗦,红色的眼精不禁睁开,那无聊的想法也随之抛到脑后。

  只不过这一睁眼,她就预感到了不妙,因为在台下,一双眼睛正直直地注视着自己,自己一睁眼,两道视线正好对上,对方原本带着不确定的怀疑神色立刻有了变化。

  那是之前在众神大道看见的那个普鲁曼帝国的皇室成员,赛芙琳忒的露在外面的红色左眼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注意到那个青年男子的眼中带着的某种神情,她预感到了大事不妙。

  而在阿萨洛斯的那个角度看来,则是一群闭着双眼的小女孩间找到了一个睁着眼的那种突兀感,而这个和他对视的女孩,就是他最合适的另一半。记得母亲曾今说过的,普鲁曼皇室成员和赛家的女性是互相吸引着的。如果有这种感觉的话,那对方就是最佳人选。

  这是经历过数千年的结合而遗留下来的感觉,阿萨洛斯最初半信半疑,但是在见到赛芙琳忒之后,他才恍然大悟。

  如果她能属于自己,那就最好了。在这位年轻的皇太子心中,冒出了这么一个强烈的愿望。

  他善意的朝赛芙琳忒笑了笑,结果女孩声线顿了顿,差点破音。

  一阵鸡皮疙瘩开始向身体四周蔓延,女孩露在外的皮肤感到渗得慌,女孩现在的表情别提有多古怪了。

  赛芙琳忒有了一种想立马就逃的冲动。

  在她的眼里,七皇子善意的微笑是那么的诡异,好像代表着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要把你什么什么的一样。当然,这只是女孩的妄想,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赛芙琳忒是没法做出理性判断的,一个自己命运注定的人就坐在自己面前看自己的表演,这感觉不仅仅是注定了的那么简单了。更何况她的体内还有个男性的灵魂,设想一下,被一个男人炽热的眼光看着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如果抽眼皮可以缓解一下她内心的排斥,她宁愿抽到面瘫。

  在她的眼里,对面所坐着的不是帝国皇子,而是一只凶猛厉害的野兽,会在找到机会的时候突然扑过来,一把抓住毫无时间反应的女孩,然后……

  脑内补完。

看过《光之公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