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光之公主 > 37 迎接讨伐魔兽归来的神圣骑士们

37 迎接讨伐魔兽归来的神圣骑士们

  在另一边,教廷内部的会议则对此事件展开了讨论。

  毫无疑问的,教廷方面的高层对于桑兰岛内部同时发现异族和异位面魔兽这两件事感到非常震惊,认为在圣光笼罩下的地方不应该会存在这么邪恶的物种,而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教廷宣传力度还不足够,以至于在圣山的地方会出现信仰薄弱,激进派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同时也认为有理由发动一场圣战来平慰神明的不满。

  和激进派不同的是,保守派对于只是坐在室内冥想的主教们发布这种危言耸听的言论感到小题大做。这不是没有理由的,作为教廷下的最强武装力量的神圣骑士团以及附属军团,他们分布在教廷周边,负责拱卫教廷圣山,自创立以来就不停的在和本土的土著和魔兽们战斗,这次虽然出现了异位面的魔兽让附属部队吃了亏,但军方高层仍认为这不过是和之前所遇到的挫折一样,只要派出精锐骑士就可以解决,根本就不必花把大力气去鼓吹信仰危机,制造圣战。在他们眼里,圣战虽然神圣,但眼下的情况是完全不必要的。

  尽管保守派这样认为,但是激进派的人依旧认为这是一个向蛮荒种族以及他们的人民散播神圣荣光的机会,把他们从黑暗中引导出来。就维护光明教廷的宗旨来说他们也没有错,前面说过,苏尔古拉大陆曾经遭到过魔族的攻击,虽然攻击最终失败,但斯里恩特世界和忒丽斯缇利兹世界的空间坐标却被保留了下来,只是因为这个世界拥有的神圣光环所笼罩保护,一旦信仰发生崩坏或是减少,魔族极有可能再次入侵。尽管第一次的魔族在踏足忒丽斯缇利兹世界没有充分的准备,但也几乎颠覆了这个世界的体系。因此,历代教皇都已维持光明信仰为首要目的。而激进派的这个提议,很符合现在光明教的教义。所以即使是现任教皇曼乔里恩对打着散播荣光的展开侵略的行为感到不满,也不能对他们予以斥责。

  “我们把最终的决定权交给陛下来决断。”

  两派对于事情的发生都一致认可,但对于措施则产生了分歧,在争论了许久之后,他们终于想到在座还有一位可以一锤定音的人物。于是两派停下了争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教皇身上。

  “这件事已经交给神圣骑士团处理了吧?”曼乔里恩没有理会正面问题,而是问了身边的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他又说道,“教廷一直以来的措施没有任何问题……今后也不需要任何改动。这件事就交给神圣骑士团全权处理。我相信他们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话对于保守派来说是在接受范围内,但对于有着极强扩张意识的国家所选举出的激进派代表们则难以接受。但毕竟是教皇做出的决定,即便是他们有不满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懊恼着错失了一个天赐的机会。

  ###

  在疗养院住了几天后赛芙琳忒便回到了原驻地。当然少不了一些队友的问候,在无形中感叹人际关系就是这么形成的同时又投入到训练中。

  因为前一次战斗时的损失,骑士团部对诺威依德对发生的事件处理失当造成的人员损失予以一次处分的同时仍就让他代理部队骑士长职务,毕竟他也有些能力。

  在团部派出神圣骑士讨伐队伍一个星期后,在木堡里接受训练的赛芙琳忒收到了他们成功斩杀亚种罪魔兽的捷报。并得到消息称对方回程的路线会经过这里。

  也许是当面说明一下什么的吧?女孩的小脑袋里这么想道。

  和她想法不同的是,其他辅助部队的队员们则对自己憧憬的骑士最高阶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猜测这些斩杀了魔兽的神圣骑士究竟如何英勇无惧实力强大等等。但无论如何,现在她们还必须做一件事,为神圣骑士的到来做好接风洗尘的准备。诺威依德的附属部队是不可能做这类事情的,因此便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席露德的辅助部队身上。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少女们就各自忙活开了,因为后勤也属于辅助部队的一种,因而有些修习后勤的少女们早早的就驾驶着货车前往城镇采购食材,另一部分则开始装扮木堡,提供聚餐的地方。

  “赛芙琳忒,把那个花球拿给我。”

  “好。”女孩把手边的东西递了过去,接着搬运木制的桌椅。尽管在队伍里待的时间很短,但这里的少女们已经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人看待了,这不仅仅是因为赛芙琳忒及时的救了她们许多人,更因为她在训练时的努力也让她们由衷的感到钦佩。就连席露德这个外表严肃的女子也认可了她的努力。

  大家都很喜欢和她亲近,因此她的人缘也很好,一方面是她长得确实娇小可爱,另一方面她的亲和力确实很强,这点从艾萨芮恩和尤古多拉两人身上就能看出来了。在赛芙琳忒来之前,她们可是少有人愿意接近的。

  “殿……主、主人。”身后的尤古朵拉赶了上来,看着正拿着椅子的赛芙琳忒,“这种事情交给我做就好了。”

  “那怎么能行。大家也都在做事情,我怎么能停下来搞特殊对待啊。”安放好椅子,女孩摇摇脑袋说道。

  “虽然这个没错……”少女犹豫着,公主做着和自己一样的活总让这个从小接受正统忠君教育的她犹豫不决,究竟是要认可她呢还是阻止。自己和赛芙琳忒有一年的女仆约定,可平常也就是做做引路、疑惑解答,以及一些完全算不上是伺候的事情,连她都觉得自己这个女仆有很大的水分,毕竟自己很小的时候也有一段时间被家族的女仆伺候过,知道她们的工作量有多么大。用哈米拉的话来说自己就是一个不称职的女仆,这要是放在一些有着悠久家族史的贵族家族中尤古朵拉的工作态度足够让她死上十几次了。毕竟女仆在贵族圈中也算是一个关系到家族面子的问题。女仆的优秀与否能从侧面反映出她所在的家族在社会上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贵族都是好面子的。

  “其实我知道尤古朵拉你的心情,我猜得出来。”赛芙琳忒还要说些什么,哈米拉却从一边走了过来。

  还是那样的整齐的步子、动作,面对周围的人忙碌的场面,她可以算的上是非常镇定从容的人了。“我和安从镇子那边采购了很多东西,如果有空的话就帮忙搬一下吧?”

  “当然,我们现在就过去。”

  ###

  在木堡北部,一支五十人左右的队伍正缓缓行进着。他们身穿银白色的铠甲,坐下无不都是北部盛产马匹的国家进贡的优秀战马,旗手们举着的镶着金边的白底圣十字旗迎风飘扬。整支队伍安静而有序。

  所有的骑士都是神圣骑士级别,他们的一身装备无以诠释了这点。即使是在执行了任务,斩杀了那头亚种罪魔兽之后,他们的装备依旧崭新。圣光除了防御攻击,也可以将神圣骑士和外界阻隔开,也挡住了血液的溅射,使得看上去依然干净整洁。

  “大人,我们马上就要到附属部队的营地了。”一名骑士从远处飞驰而来,身后还跟着另外两名骑士。

  为首的骑士穿着有别于其他神圣骑士的铠甲,除了主色外,铠甲的胸前还绣着繁复的图案,并且头盔上的翎羽也明显更长。

  听到对方的答复,他不置可否,倒是身边的一名骑士站了出来,年纪约在二十七八岁,下巴留着一撮短胡子,头发向后梳,露出他一张尖细的脸以及一双如蛇一般阴森的双眼。他阴阳怪气的开口说道,“对方没有派人来迎接我们吗?”

  “没有,夫鲁斯副队长大人。”那名骑士回答,“从远处看他们似乎在布置场地,更何况距离……”

  “不要找那么多理由!”对方明显不喜欢这套说辞,打断了骑士的话,“阿法迪洛大人亲自到来,为他们斩杀了魔兽,这帮家伙应该出城十里迎接才对,想必这些下等的骑士已经忘记了自己要伺候的主人了吧?”

  “副队长大人,前面不远就是……”

  “我说过了,不要找那么多的理由,为我们准备营地和食物是必须的,但迎接也是必须的!这不是身为附属部队应该做的事情吗!这些人连这一点都忘记了……”夫鲁斯还要说什么,但是身边的那名领队却挥手制止了他。

  “他们不来,我们自己过去。”从头盔里传出瓮声瓮气的声音,模糊中听不大清楚,但是身边的夫鲁斯却明显感到了语气中的不满。

  当神圣骑士队伍出现在木堡的岗楼视野中不久,诺威依德便带着副官和数名部下快马迎来。

  “哼,这里的素质也不怎么样嘛,真难想象。我对这里的招待真不敢抱什么期待。”

  面对副队长的嘲讽,一部分骑士不易察觉的皱起了埋头,但更多的则无动于衷,就连在他身边咫尺的骑士领队阿法迪洛也没有什么表态。

  诺威依德也自然听到了夫鲁斯的嘲讽,虽然隔得远,但对方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量。对此,他虽然感到不满,但也得装作没听见。

  看来这次来的又是个麻烦的贵族。

  心里这么想着,他向神圣骑士的领队行了一个骑士礼,“神圣骑士团附属部队第七十七分队分队长诺威依德·雷克斯,由衷感谢总部的支援,以及欢迎各位大人的到来。”

  身后的席露德一声不吭,在自己队长报出部队番号的时候只是保持着女性骑士的举手敬礼,在一缕银发挡住自己眼睛视线的同时盯着对面那个一脸刻薄的副队长。她很讨厌这样的人,也不喜欢和贵族有什么交流,但身为副官的身份让她无法推脱,她也知道队长和自己一样也不喜欢这种交流,既然队长都能忍,那自己也不应该退缩。

  不过好在这一次,夫鲁斯没有越俎代庖。

  “不必多礼,我的人在魔兽森林里行进四日,找到并击杀了危害贵部的魔兽,但对于体力的消耗也不小。现在我的部队急需休整,详细的事情相信不久就会有一份完整的报告传递过来。”

  席露德皱了皱眉头,同等级别的骑士见面,脱帽礼是必须的,就算两者存在等级差异,在说话时至少也要把头盔的护目打开以示尊重,这是基本的礼仪,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可见自己这些人在对方眼里根本是没有必要顾及的存在,这让女副官感到很气愤,所谓的场面话还真如字面上的意思,仅仅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互相交流完极为官方的几句话,队伍又在诺威依德的领路下前往木堡。

  ###

  把最后一份烤好的火腿端上桌,赛芙琳忒完成了全部事情。

  “累了吗?”看见女孩甩着双手,一副疲惫的样子,尤古朵拉不禁问道。

  “一点点而已啦。”女孩回答,毕竟从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嘛,说不累不大可能,但就她本身的特殊体制,也不会有多么累。

  这倒是实话。赛芙琳忒不太习惯说谎,这点尤古朵拉能看得出来。

  “辛苦了。”哈米拉从一侧走了过来,一副从容自得的模样。赛芙琳忒不得不佩服这少女的体力,她可是亲眼看见哈米拉亲自参与搬运和烹饪的,这么长一段时间下来居然不气喘,一点疲态都不显露还能保持这么端正的站姿,而且不管什么时候,她的衣着都显得干净简洁,一尘不染。这个女仆略显犀利了啊。

  自己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佩服哈米拉了。

看过《光之公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