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光之公主 > 7 变局
  赛芙琳忒对自己被转手卖了的事情丝毫不清楚。

  在那天从花园离开后,雅思塔并没有听见拉贝尔斯二世后来的谈话,她只听见了拉贝尔斯正遭遇战争的消息。

  鉴于上次的“知情不报”她在事后被赛芙琳忒好好地教育了一番,对女孩折腾人的行为深有抵触的雅思塔在得到这一消息之后立刻就汇报给了对方。

  “真的打起来了吗……”卧房内,听过了兽耳女仆的汇报,赛芙琳忒支起了下巴陷入了沉思。

  虽然因为两国关系的紧张,让能够阻碍到她跑路的最大威胁已经率领军队前往北方,按道理她应该感谢两国的微妙关系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但她对于两国真的开打还是有一些自己的忧虑的。

  拉贝尔斯是一个商业王国,一直以来的政策就是经商赚钱,大把的金币被用作经济的的发展,让王国迅速发展的同时也因为占据了有限的市场份额引起了周边国家的敌对和窥视;普鲁曼是一个崇尚勇武的帝国,其领导者更是曾经统一过北部大陆的罗琳维尔帝国后裔,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拉贝尔斯都不会是普鲁曼的对手。至少女孩是这样认为的。

  小国打大国的战争,不是最终被耗死就是被大国的反扑攻灭,能够实现逆推的案例少之又少。而想要获得最终胜利又必须同时具备以下因素:这个小国民族凝聚力足够强,有当时极为优秀的将领或者领袖、地形优势、舆论以及双方兵力多寡,加上周边国家因为各种情况对战争行为的态度向着小国,或许还能够步步蚕食。但要同时拥有这些因素,无非是件考验“运气”的事。

  但实际情况稍有不同,事实上发动这场战争的并不是拉贝尔斯,而是普鲁曼。大国打小国,普鲁曼和拉贝尔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只因为一点纠纷而打起来。至少拉贝尔斯这方在道义上拥有优势,还有赢的可能。

  由于赛芙琳忒的情报有限,大国的因素尚未计算在内。至少她不清楚普鲁曼境内因为饥荒和经济问题对两国间战争的反对情绪日益增加。

  之前提到的几个因素中,拉贝尔斯具备了舆论、地形优势,还有一名圣骑士作为统帅。本土作战不考虑补给问题,但因为没有足够的国家荣辱感和民族凝聚力——赛芙琳忒才不会指望一群商人建立起来的国家会有什么强力到威胁侵略一方的凝聚力。或许他们会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而反抗侵略,可若是侵略者不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呢?对这帮商人来说,也不过是换一个国家主人而已吧?

  周边国家的态度也很重要,虽然赛芙琳忒也希望这方面拉贝尔斯也是占据优势的,但是事实却很残酷。

  至于兵力,普鲁曼连续发动两次战争,兵力并不占优势。

  综上所述。把这些因素都算进去,根据目前的战况来看,王国骑士团只要能够保持地形优势不被破坏,胜负至少占据六成。

  若算上帝国境内的反战情绪,应该有七成胜算。

  将两国的情况分析了一遍,赛芙琳忒稍微松了口气。看来还是蛮高的胜率嘛……曾经叛逆的那段时期,她学会了上网玩游戏,知道了很多和学习无关的东西。不过现在看来,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

  尽管推算给出了一个有利的结果,但这毕竟是死的,如果要更准确的计算结果,她就必须时刻知晓前方的动态。

  但就眼下看来,这是几乎不可能达成的。

  “真的打起来了。”在赛芙琳忒忙于思考的时候,尤古朵拉一脸忧色。她的父亲曾仕官于拉贝尔斯,她对拉贝尔斯的感情也相当深厚,尽管家族因为一些动乱而灭亡,但她始终都将自己视作拉贝尔斯人。现在帝国正在侵略她的祖国,没道理不为国家的安危担忧。

  “安心些,席琳伯爵是王国第一骑士,又是一名将军,他会帝国人堵在国境线上的。”计算完公式后的赛芙琳忒反过来安慰起尤古朵拉,她希望拉贝尔斯胜利,自然也出于自己的私心。她在安纳斯领还有产业,任谁都不希望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

  “赛芙琳忒。”艾萨芮恩转头看向女孩,“咱们什么时候离开?”

  按她的想法,既然两国真打起来了,为了避免被波及,尽早离开王都自然是上策。

  “我马上就写封信给菲安利雅,让她约定时间来接应。”女孩这样回答道,她也希望尽快离开这里。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厚道,但自己不厚道些,别人也不会跟你讲厚道的。

  凭借着地形优势,阿雷依德的先遣队成功的将普鲁曼边境军团的脚步卡在了原地,帝国人发动了几次攻击都被他成功击退。但因为自身的损失也很大,因此他一面巩固防线,一面向前线总指挥席琳伯爵请求援军。

  数天后,在得到了王都的近万援军后,一队两千人左右的雇佣军抵达了战场。有了这一支生力军的加入,西线一带的战况陷入胶着。

  这个时候,帝都再次迎来了来自拉贝尔斯的使者。

  “你是说,拉贝尔斯打算把唯一的公主嫁给我,和普鲁曼达成永久同盟?”坐在皇位上的阿萨拜亚似笑非笑的看着底下的拉贝尔斯使者。

  在场的几位大臣也对拉贝尔斯畏惧的行为感到好笑。对方的军队将帝国军压制在边境一带已过十日,朝堂上越来越多的大臣们开始不看好这场盲目的战争,和拉贝尔斯议和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偏偏在这个时候,形势对拉贝尔斯非常有利的时候,对方居然派出了使者要求停战,并表示愿意将长公主作为和解并同盟的证明嫁给十四代皇帝做侧室。

  王国要求嫁女的条例倒是其次,关键是对方议和的欲望居然比己方还高,白白放弃到手的优势不说,还要倒贴一个公主,这是什么样的老师才能培养出来的政治白痴啊!

  普鲁曼元老院的元老大臣们简直做梦都要笑醒!

  即便是不擅长内政的阿萨拜亚,都能感觉到明显的不妥之处。

  “是的,尊敬的皇帝陛下。如果您答应停战,那么拉贝尔斯愿意永远做为您忠实的盟友。”

  阿萨拜亚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贵国的意思已经传达到吾这了,晚些时候会给你答复。”说罢,挥手将拉贝尔斯使者送了出去。

  “陛下,如今形势对我们有利,我建议应该趁势扩大成果!”使者刚一离开,一位将军就迫不及待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帝国已经为这十天的交战耗费了数百万的金钱,我认为应该趁着对方谈和的机会停战,休养生息。”发言的是一位民政大臣。

  “可是拉贝尔斯主动露出一个破绽给我们,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应该趁着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拿下伊兰城,实现陛下一个月内灭亡拉贝尔斯的宏愿!”

  “拉贝尔斯不过是一群暴发户们聚集的王国,这样也配称之为国家,有这样的领邦真是一种耻辱。居然还妄想和我们缔结同盟!”

  “前人的例子,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死敌才能成为盟友。但普鲁曼身为帝国,哪个国家敢与之为敌?”

  “这完全就是拉贝尔斯单方面受益的条例,拉贝尔斯二世不是昏了头了就是故意这么做,后者更是不将帝国放在眼里的作为。但这样也是一个好机会,不是么?”阿萨拜亚听完大臣们的发言,才慢吞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么陛下您打算如何应对呢?”

  阿萨拜亚想了想,便即刻有了计较,“这个我自有计较,让伦巴图斯将军立刻进宫见我。”

  没过多久,一位身穿鲜艳色彩的华贵的贵族服装的青年男子走进了皇宫。

  清瘦的身形,俊美的面庞,任谁看了都会为他的外表而着迷,但眉宇间闪过的一丝阴霾让人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眼睛。事实上,这位年轻的将军是不但勇武过人,还是帝国出了名的残忍之人。不但如此,和帝国大多数贵族们一样,他的私生活也是十分糜烂。是闻名的花花公子。

  但尽管有这么多的不是,他却还身为帝国军的一名将军。

  阿萨拜亚本也是这样类型的人,对有同样喜好的伦巴图斯自然重视非常,引为心腹。

  而对于皇帝陛下特意召见这位年轻的将军来此,一部分大臣却已经明白了其用意。

  “伦巴图斯在此,陛下您有什么吩咐吗?”向殿上的阿萨拜亚恭敬的行了一礼,他问道。

  “迪奥多克斯卿。”阿萨拜亚抬手以示还礼,“带上我的禁卫龙骑,去拉贝尔斯的王都把我的女人给我接来。”

  “御意。您的话就是帝国人行动的宗旨。”伦巴图斯右手放在左胸前,弯腰行了一礼。立刻转身离开了大殿。

  “让罗伊德将军做好最后的准备,三天后带着中部商业联盟送给我们的礼物,给我们的‘盟友’一个惊喜。”

  数天后,当赛文图撒得到来自派去帝都的使者的成功消息之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这几日他几乎茶饭不思,帝国的军队一直在试图突破王国军的防线,虽然席琳伯爵从不间断的向他汇报战况,并再三保证帝国军无法突破防线,但赛文图撒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生怕帝国人在睡梦中杀到他面前。

  如今半个月过去了,他再一次找到了久违的舒适感。

  牺牲一个无所谓的女儿,不但消除了王位继承的问题,还和普鲁曼达成了同盟,换取了永久的和平,这笔买卖怎么做都绝对不亏。

看过《光之公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