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光之公主 > 2 故地
  在奇袭队得手的五分钟后,处在两国边境的赛芙琳忒看见了北方的天空被红雾所笼罩。

  “阿巴斯得手了。”她转身对菲安利雅下达了总攻的命令。“让所有的部队冲锋,后方被袭,帝国人的阵脚乱了,一鼓作气拿下这些据点!”

  同盟军第一第二军团、附属军团一齐出动,在黑夜的掩护下冲上了帝国军的阵地。

  目睹后方失火的帝国军士兵军心大乱,不少人都知道失火的方向有什么。在将军们极力约束部下平息下滑的士气的同时,南方的同盟军突然就出现在阵地前,面对趁势发起进攻的同盟军军团,56、57、58三支编号靠后的帝国军团先后败北,留下近千具尸体后他们得以撤出边境。

  几乎不费力就拿下了帝国军经营多时的阵地,赛芙琳忒有些不敢想象胜利来得如此突然,面对如此容易得手的情况,她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帝国人设了一个套。

  派遣第二军团前往接应阿巴斯,赛芙琳忒随后向阐述了同样的顾虑。

  抱有这种想法的并不只是她一个而已,菲安利雅也察觉到了。

  “你的担忧不无道理。”听完赛芙琳忒的话,菲安利雅现实这么说了一句,“我也对这次这么容易就获得胜利抱有疑惑。帝国人在这里构筑了这么久的防线,即便是征召工人消极对待,这片防御阵地也足够将我们大多数人永远留在这片阵地里。而我们却如此轻易地就拿下了这里,就好像是帝国人这几个月里来的经营丝毫起不到作用。以这些帝国将军的见识,又怎么会做这些无用功呢?”

  “这也正是我所奇怪的地方,他们可是接到了帝国军部的死命令要消灭我们的,现在他们做的可是一点也不听话。”赛芙琳忒缕着自己的头发,金色的发丝在她的手指里打着转。不太清楚敌人这么做的打算,但她能肯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不能因为这一场胜利冲昏头脑,帝国人一定还有后手。在还不清楚的时候,大家最好别放松警惕。”

  一名骑兵从北方急急赶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报告!鲁恩克将军和科菲赛将军已经拿下迪雷克城,驻守该城的帝国33军团长战死,残余部众投降。”

  “太好了!”女孩跃然。

  迪雷克城被拿下,她们在安纳斯领内终于有了一个据点,这意味着打回拉贝尔斯的计划完成了第一步。

  在这其中,自有不少人是出自安纳斯领,如今他们拿下了领地南方帝国人控制的故土,自然振奋欢呼。

  “那么这座要塞该如何处置?”菲安利雅询问道。

  赛芙琳忒想也不想地就说:“全部摧毁,进驻迪雷克城。”

  将这个工作交给那些解救的建筑工人,赛芙琳忒带着大部队来到了迪雷克城下。

  再次见到这座城市,女孩不禁有些感慨,当初二舅劝自己在这座坚城起兵反抗,自己没有采纳。如今自己终究还是回到了这里,却早已物是人非。

  二舅、二舅妈,我又回来了。

  赛芙琳忒吸了吸鼻子,策马进入了这座城。

  同盟军的士兵们正在做最后的清理,那些在交战中战死的士兵尸体需要集中起来进行掩埋。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帝国的,他们死后都得到了永远的宁静。

  见到赛芙琳忒,士兵们都会停下自己手里的活,站到一边躬身行礼,然后恭敬地叫一声,“殿下。”

  在主街道见到迎候在此的阿巴斯于玛丽斯,赛芙琳忒毫不吝啬地夸奖了他们,一行人便一同前往。

  一路来到城主府,踏进大门的那一刻,女孩不禁有些恍惚。在这里,她隐约能看见舅妈就坐在前面的长桌前签署文件,在桌子的另一头,舅舅在和几个将领讨论城备问题。

  “赛芙琳忒。”

  眼前的幻象慢慢淡去,女孩垂下眼睑,让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瞳,“怎么了?”她回身询问。

  “这是我该说的吧?”菲安利雅白了她一眼。“我们拿下了这里,现在该考虑布防的问题了。”

  “……说的也是。”

  随后赛芙琳忒召开会议,让第二军团驻守城内,自己则带着大部队在城外扎营。为笼络当地的势力,赛芙琳忒又派出了不少骑兵将赦免令传到各个城市,号召当地亲近势力起兵援护。

  同盟军攻占迪雷克城的消息传到了其他被帝国人控制的城市。不满帝国统治的人欣喜不已,那些投靠帝国多时且为非作歹的人却惊慌失措。迪雷克城的陷落意味着同盟军已经打回了拉贝尔斯,他们这些投靠帝国人的人一定会遭到这位王国公主的清算。

  因此在得知此事后,这些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将求援书信送往北边的帝国军中,自己则收缩兵力忐忑不安地等待援兵。

  援兵没等来,等来的却是劝降的同盟军骑兵。这再一次在这些人中掀起了波澜,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他们看到了希望,但不少人还是对此将信将疑,无论他们对此抱有怎样的想法,原本死守的心已经发生了动摇。

  而那些原本就不满于帝国剥削的贵族,也动起了小心思。几个互相信任的一合计,干脆就派出了信使望南方而来。

  从安纳斯领的北方送来了一封信。

  看完信件的内容,赛芙琳忒冷笑不止。

  “夏天的温度都被你的冷笑降低了。”菲安利雅接过信,扫了几行,“你的封臣……我都不知道你在安纳斯领这里还有封臣呀。”

  “我可不记得我有过。”女孩撇撇嘴,“这八成是外公的封臣……哼,还真会套近乎。”

  艾萨芮恩也凑上去看了几眼,上面无非写的是自己投降帝国是迫于无奈,如今拉贝尔斯的王女归来,理应带着部队投降,供其驱策。艾萨芮恩对这样的做法非常不齿,不禁讥讽道:“知道有今天,早又去干嘛了。赛芙琳忒,这些贵族是墙头草,可不能指望他们。”

  “赛芙琳忒,我倒觉得不妨一试。”菲安利雅看完信上的内容,思考了一下给出提议,“拿下迪雷克城只是光复整个拉贝尔斯的第一步,如果当地的贵族愿意投诚,我们会少很多阻力。”

  “我们想到一块去了。”赛芙琳忒嘿嘿一笑,“但这并不代表我会轻易地接纳他们。正是因为这些贵族,拉贝尔斯的沦陷才会这么快,虽然这也有我没主持大局的关系,但间接害死我的表亲也是有他们一份的。”

  “你打算怎么做?”

  女孩想了一下,给出了答复:“他们不是想要投靠我吗?那我就派个可靠的人将这些投名状送给帝国人,我相信他们会很愿意处理这些麻烦的。”

  “赛芙琳忒你太坏了。”明白女孩想法的艾萨芮恩嘿嘿笑道。

  菲安利雅弄清楚了她的意图,也笑道:“既可以惩罚这些不听话的贵族,又可以让他们废物利用,牵制帝国部分兵力。啧,不得不说,这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呀,看来你除了正面冲锋,又学会了新知识呢。”

  “我每天都在学习新姿势。”赛芙琳忒得意地昂起了头。

  拉贝尔斯·安纳斯领北部。

  数天后,赛芙琳忒攻占迪雷克城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是由败退的帝国军亲自带来的。

  “哦,同盟军已经拿下了迪雷克城?”伦巴图斯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里面盛着鲜红的液体。他注视着杯中的红酒,独自陶醉其中。

  “是的,驻守德雷克城的33军团被歼灭,我们失败了。”57军团长灰头土脸地逃回来,此刻他的心情备受煎熬。

  “打不过对手,逃回来也是一个选择,我不会怪你们。”伦巴图斯丝毫不介意这一场失败,仍旧细细观察着红酒。随后,他仰头一饮而尽。“我所不满的是,你们败退的太快,这会不利于我的计划。如果那个女孩是一个精明的人,她一定会察觉这其中的异常。”

  “可是,如果我们当时不撤离……军团就不是撤退了,而是溃败。”56军团长小心翼翼地回话,“鲜血龙将军”的赫赫凶名他是知道的,这个前一秒还笑脸迎人的人,下一秒就能翻脸杀人。

  跟他相处总是令人胆战心惊,就连说话也得仔细研究措辞来避免误会。

  “那是可以牺牲的,士兵要多少有多少,哪怕你们损失超过五成,只要能让同盟军的人上当,我非但不会怪罪你的失败,反而还会嘉奖与你。”伦巴图斯坐起身来,一双如狼一般的眼睛直盯着说这话的将军,只是一句话,就将战死在前线的将士贬的一文不值。“我现在不想追究你们的行为。离开我的办公室,去找我的副官交接命令。”

  伦巴图斯下了逐客令,三名军团的将军如蒙大赦,忙不迭地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

  “一帮废物……”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伦巴图斯坐回位子上。

  门响了。

  进来的是罗伦斯,他先是向上司立正行礼,然后将一份报告放在桌上。

  “安插在那些领主的眼线回报,这些人正在密谋投降同盟军。”这位中年副官冷静地说道,在伦巴图斯浏览文件时请示:“是否要除掉他们?”

  “拉贝尔斯的贵族是什么德性我们都很清楚,以这些家伙见风使舵的本事,背叛帝国是迟早的事,他们这么做了,我一点也不为此惊讶。”丢下文件,伦巴图斯长吁了一口气,他本就没有把希望寄托在墙头草身上,也早有了对付这种情况的办法,“如果让他们和北边的拉贝尔斯残党联系上和南方的同盟军形成夹击之势还真不好办。这样吧,让那三个军团去解决名单上的叛徒,你带着你的星辰军团去一趟北边,用战争把那些拉贝尔斯的残党给震慑住。”

  “是!”

  “这样一来,分兵带来的兵力不足就会被对方利用起来了吧。”望着窗外的营地,伦巴图斯喃喃自语着。“快点打过来吧,这可是装为你而设的啊。”

看过《光之公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