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往日黎明 > 第七十六章:第一层与谁更社会

第七十六章:第一层与谁更社会

  无尽之路第一层区域。

  “啊啊啊啊嗷嗷嗷杀啊啊!哈哈哈哈,死吧你们这些绿皮小东西!”

  卡夫卡挥舞着自己那两柄巨斧,一身是血,断肢和内脏乱飞,杀的入口处的地精们屁滚尿流,残存的几个地精尖锐地嚎叫着,撤回了黑漆漆的深处区域。

  “跟我继续冲,继续杀啊啊啊!”

  “行了啊,别嚎了,不走那条路,那边是通往下一层的主路,我们的目标在这一边,长点儿脑子行不行。”胡老板指了指右侧的通道。

  无尽之路第一层区域的造型像是一个草叉子,通往地面的道路就是叉子的杆,中间的叉通往下一层入口所在的大厅,左右两侧分别通往各自的独立区域,那篇血池就在右侧通道的尽头。

  至于左侧,维妮安卡的探机已经侦查过了,那是一片面积巨大的大厅,大厅尽头有一尊同样巨大的雕像头颅,头颅之大,甚至有绝大部分都埋在了土里,以及镶嵌在了岩石壁中,只露出了下半张脸的一小部分,看模样也不出来啥,四不像,至少本世代没有这种智慧生物。

  根据推测,那尊超大型的雕像应该是贯穿了好几层的无尽之路,第二层的相同区域应该就是雕像的脖颈部位。

  雕像所在的大厅已经被地精部落完全占据,垃圾堆一样的木棚填满了大厅,人口数量庞大,所以此行没时间去清理他们,只能等从啸风城回来之后再干这事儿了。

  “这些雕刻和文字,能不能查出什么来?”

  顺着通往血池的走廊一路前进,途径的走廊两侧布满了人工的雕刻以及文字。

  “这些死物的因果早就消散啦,制造这些东西的生物也早就灰飞烟灭啦,说不定这都是前前纪元的东西了,那时候的世界都还没有法则律者化,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嘛,你这个蠢猪,文盲,不学无术的废物,哼哼。”提莉娅哼哼了一声,抓住机会猛怼胡老板。

  “不知道就不知道,废话一堆。”

  胡老板用力拍了一下提莉娅的小屁股,律者萝莉瞬间炸毛,再次搬出了自己的灭世理论,不过并没有什么卵用。

  “老板,你上一次出任务,就带这样的队伍去的?啧啧啧。。。”

  走在最前面的卡夫卡看了一眼正在对着胡老板又撕又咬的提莉娅,摇了摇头。

  “得了吧,我这队伍咋了,这傻萝莉要是真放开了,她一个打你们一整个部落。”

  得到夸奖的提莉娅一喜,随后细品了一下,对于傻萝莉这个形容词极度不满,于是继续她的撕咬。

  闲聊着抵达走廊尽头大厅,一路上没有遭遇任何敌人,地精们似乎对于这片血池有着极大的恐惧,压根儿就不踏足这片区域。

  胡老板一行人来到血池旁边,依旧没有任何预想中的危险,静谧的圆形大厅里,只有血池中的猩红色液体不断发出咕嘟咕嘟声。

  思索了片刻,胡老板决定浪一波,他伸出手指,伸进猩红色的液体里搅动了一下。

  液体虽然不断冒出水泡,看起来很是滚烫,但真要摸起来,那还是很冰凉的,没有一丝热度。

  献祭,实现你的愿望。

  随着猩红色液体突然掀起的波动,一股精神讯息也传入胡风的脑海。

  哎呀,这是个许愿池?常规许愿池投硬币,这个池子投人命,社会社会。

  “我想直达无尽之路最底层,这个愿望也可以实现么?”

  可以,献祭,实现你的愿望。

  血池很快给予了肯定的回应,这让胡老板感慨氪金的体验就是不一样,还有直通车,直接跳到终点。

  “什么都能献祭么?地精可以么?”

  不,献祭你身边的其他人,选一个,献祭,实现你的愿望。

  胡老板闻言沉默,继而将手指缩了回来。

  献祭自己的一个队友,血池便会将自己和其他队友送到无尽之路最底层。

  “怎么样?我感应到了能量波动。”安吉丽娜来到胡风身边问道。

  “没戏,这东西就是个许愿池,投一条人命进去,实现你一个愿望,还必须是我身边的人,意思就是让我杀掉你们之中的一个,投到池子里去,这才算献祭成功,这不扯淡呢么。”

  “不能用地精?”安吉丽娜皱了皱眉头。

  胡老板没有立刻回答,再次将手指伸入池水之中。

  “如果我一定要献祭地精呢?”

  错误的献祭,得到错误的回应,献祭你身边的其他人,选一个,献祭,实现你真正的愿望。

  收回手指,胡风摇了下头,“不行,这东西说的已经很明白了。”

  “邪物,想让我们自相残杀,看老子怎么对付你!”

  说着,卡夫卡收起武器,对着血池吸气蓄力,气沉丹田,随后。。。

  啊呸!

  一口大浓痰扑腾一声落入池水之中,血池中的猩红色液体瞬间一阵汹涌翻腾,危险似乎即将降临。

  小队其他人无奈准备应战,不过等了好半天,啥也没发生,血池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啊哈哈,怂货,打我呀,你有本事来打我呀,你这个邪恶的破池子,啊呸!”

  要么说卡夫卡老哥就是社会人,长年在关外恐惧废土混社会,怕过谁,此刻得理不饶人,气沉丹田,又来了一口。

  “虽然我不知道这池子做了什么,但是你身上已经多出来了一些结局未知的果,黑气缭绕的。”提莉娅歪着头仔细打量卡夫卡片刻,继而点点头说道。

  嗯,通俗一点说就是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

  “哈哈,别以为你是律者你就能吓唬我,告诉你,我就不信这个。。。嗷!”

  还没说完,卡夫卡便突然发出一声惨嚎,捂着自己的腹部,弓起了身子。

  “突发急性阑尾炎,可用魔法治愈,但建议物理性手术切除,杜绝二次复发。”维妮安卡操控着眼球探机对着卡夫卡做了一个全身扫描,继而做出确诊。

  胡老板看了看被一群眼球探机抬走的卡夫卡,那惨嚎,啧啧啧。。。老痛苦了。

  随后又看了看恢复平静的血池,继而抬脚远离了几步。

  看来还是你这个破池子比较社会。

  :。:

看过《往日黎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