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蓝染 > 第四十一章 征服虚圈 1

第四十一章 征服虚圈 1

  不知何时,原本还热闹的屋子已经只剩下露琪亚和雨宫三席官二人。在志波海燕的计划中,这时候没有特别要求的情况下,露琪亚应该是回去了才对的。

  然而,现实总是出乎意料之外,在表白对象面前,还夹杂着一个孩子。话说回来,朽木应该是女的吧?

  论资格,她其实连学院都没毕业,论年纪,其实也才几十个年头,只是个小鬼头罢了。但终归多出这么一个人,会让人害羞啊!

  “算了,反正也是知情人士……”海燕嘀咕着,收起自己的其他心思,整个人异常严肃地走到雨宫都和露琪亚面前,然后当着两人的面跪坐在雨宫都身前拜下:“不才崩裂之堕天涡潮志波家族志波全太郎海燕,正式向雨宫都美亚子,请求联姻。”

  “唉???”

  虽然雨宫都和露琪亚同时惊讶,但露琪亚无疑更吃惊,因为她并没有想到,说好的告白,为什么变成了正式求婚?

  露琪亚一脸懵逼地扭头往身旁的雨宫都望去,只见雨宫都在惊讶后,立刻捂住了嘴,原本端庄的模样失去了,只有泪如泉涌,这一瞬间,露琪亚已经失聪了。

  只记得都投入了海燕的怀抱,被海燕安慰着,似乎说了什么,但又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

  “……”

  …………………………分割线………………………………

  “嗤……”

  “啪……”

  拉开门,出去,然后在关上。这个时候,身后的屋子已经是再也容不下第三人存在的世界了。

  “呵……这样也不错呢!海燕大人和都大人真的很般配,他们一定会幸福的。”露琪亚笑了笑,感受着今日都大人带来的温柔和体贴,以及往日海燕的那种来自异性的温柔,不知何时,脸上完全是苦笑,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到嘴里的时候,才能品尝到那份苦涩。

  翌日,志波海燕与雨宫都打算订婚的事情传播了开来,六天之后,算是一个良辰吉日,雨宫都嫁入志波家,改名为志波都美亚子。

  露琪亚自然也去参加了婚礼,知道了志波家的住址。不管情绪如何,该放下还是要放下。

  日子一天天过去,随着海燕与都偶尔的帮助下,露琪亚飞快地进步着,也许是放下了一些东西,反而让她更容易专心修炼吧?曾经无论是斩拳走鬼其中一个,都处于最下层的露琪亚,正在努力攀爬着。

  也因为海燕平时的教导,她也在努力地融入十三番队中。

  第一次参与群体修炼,第一次见识到真正的虚,无论是海燕,还是都,都将包括露琪亚在内的所有人照顾得很好。这样的氛围,逐渐让露琪亚坚定了想要成为都那般的女人。

  既聪明又温柔,同时非常美丽,而且还是能够成为三席的女杰。

  认识得更多,就越发认同这个女人和海燕成为夫妻。

  这样温馨又惊险的日子如此持续着……

  与此同时,当露琪亚参与现世击杀虚的任务,感受到志波海燕的强大,以及真心祝福海燕与都的那一天夜晚,五番队一如往常地忙碌中。

  “蓝染队长,不得不说,最近的工作少了很多啊?”说话的是五番队五席辅佐官渡边谦,这位中年大叔最近似乎感慨,即使今天还在队长室整理着文件,也没有堵住他的嘴。

  “每个番队几乎都有不弱的高手,我们五番队几乎都没有出队的可能了。反倒是三番队偶尔还有任务。”说着这样的话,渡边谦瞄了瞄窗外的夜色,似乎在算着什么。

  “和平不是很好吗?话说了这么多,其实你只是想回家和妻女团聚吧?”‘我’笑了笑,然后起身拍了拍渡边谦的肩膀道:“去吧!接下来这些我来解决吧!”

  “可是……”

  “别可是了,当心你的太太抱怨。”

  “万分感谢!”渡边谦一脸兴奋地鞠了一躬后,道了别,便打开拉门离去。只剩下‘我’还待在队长室整理着文件。

  不久,忙完了的‘我’伸了个懒腰,一脸谢意地嘀咕了起来:“终于解决了,话又说回来,蓝染队长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扮演队长可是很累人的活呀!”

  没错,眼前这位待在队长室的男子并非蓝染惣右介,只是寻常一位普通队员而已。以他如今的实力,迈入十席以上都没什么问题,当然,这份实力自然不是正常得来的。

  而真正的我,早已经在参与朽木白哉晋升仪式后,便带着九番队队长东仙要以及五番队副队长市丸银离开了尸魂界……

  时间为朽木白哉晋升仪式后的夜晚,虚圈上层,临近中央虚夜宫不远处……

  只见一个黑腔突然在这片寂静的苍白之地出现,而打开这个黑腔的是一位长着一对黑色蝙蝠肉翼的人形怪物。它有着白骨形成的双角头盔,好像失血过多般苍白色的脸上各有一道纤细的墨绿色泪痕,上半身为人形,皮肤为苍白色,并赤着上身,下半身则被黑色柔顺的兽毛包裹,在身后,除了那对肉翼外,还有一根恶魔般的黑色鞭尾。

  而虚失去人性的象征,也就是黑洞,则开在它的胸膛以上,脖颈以下的位置。

  配上虚圈上层独有的虚之月,以及周围亮堂堂的苍白色沙漠,一股莫名寂寥的画卷徐徐展开。一阵风袭来,吹动其身上的兽毛,配上它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好像这里已经是恶魔独有的领地一般。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气场吧?

  “踏踏踏……”

  很快,一阵步伐略整齐的脚步声从黑腔内传来,这位灵压拥有瓦史托德级,却又不对劲的人形虚很自然地俯身半跪,以示臣服。

  这时,从黑腔内传来了一个关西腔的声音:“说起来,这是我和东仙桑第一次来虚圈吧?真是让人期待的旅途啊!”

  “这不是旅行,只是正义的行使必然的结果。一旦,我们将正义在虚圈播种,乃至延伸开来,到时候尸魂界也会更容易得到改变。”这个声音略显严肃,似乎有着不可改变的意志,也就是说,这位是一个死脑筋。

  自然,这两位便是银和东仙要,而第一个踏出黑腔的正是我,入眼的除了乌尔奇奥拉之外,只有远处看似很近,实则很远的虚夜宫遗址。

  抱歉,我对两代虚王的居所有着严重的错误认知,但不得不说,那就是一块被灭亡后的国度残留物罢了。

  大概也就那些没开化的虚才会一脸兴奋地诉说着天空之下既是吾之领土。

  老实说,这一刻,我的确有一种自己是来传播文明的先驱之感,这的确很有意思。嘛!说白了,这就是侵略,再怎么美化,自己的心中都要有点数。

  “这一次,你就在这里不要走动,等我们解决了虚王,你就去将这些年来收拢的人手带过来。”

  “嗨!”乌尔奇奥拉面无表情地说道:“终于要开始了吗?蓝染大人。”

  “嗯……”说到这,我往某处基地的方向望去,尽管那里很远,在这里并不能看到。

  说起来,将灵体的一小部分与苏拉.法切尔融合后,原本到达自身顶点的灵压又跌了一部分,到如今,再度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差不多也到了占领虚圈的时候,所以这才正式动身。

  当然,这也是为了防止意外,偶尔还会去基地一次,经常露脸以及关注苏拉.法切尔的状态,可以说,如果不是融合了前任虚王血肉,再加上大部分死神形成的崩玉,估计我早就完蛋了。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结果导致了我的上限似乎得到了扩张,但因为太过微小,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仔细一想,干脆称呼我手中这枚为1号崩玉,而此刻我手中还有一份由大量死神、平民的灵体组成的死神侧不完全崩玉,仅仅缺失浦原喜助手中大量虚形成的虚侧不完全崩玉了。

  可惜形成的条件太过困难,可能我手中的死神侧崩玉完成度还不如浦原喜助手中的,而1号崩玉的条件,恐怕将基地里的大虚森林迪亚德斯.弗格森完全转化,也达不到那种要求。不得不佩服一下前任虚王的伟大……

  换句话说,不得不佩服浦原喜助的脑子,居然等同于一个前任虚王。

  可惜,我暂时还不敢学习原著那般,将1号崩玉镶入体内,具体如何,还要看未来的2号崩玉(原著崩玉)产生的数据和细节。

  实话说,怂一下也没什么,从心嘛!

  话说,要是将全世界的虚和死神都练成……咳咳咳,这里可不是钢炼世界,崩玉也不是贤者之石,咳咳咳咳……

  尽管否决这样的行为,但值得认可的是,这个思想的确在我的脑子里生根了。

  正当我与市丸银三人前往虚夜宫的时候,在遥远之地的一处无名大沙漠的下方,基地中的两位巨头碰面了。

  “哟!这不是我们基地大总管,伟大的苏拉.法切尔大人嘛~”先一步开口的正是奥斯顿.修尔,一个无法无天的疯子,此时的他摆着一张死鱼眼,恰好看到苏拉经过,便一口拦下了对方。

  苏拉看了奥斯顿一眼,却急匆匆地绕过对方,并开口道:“恰好见到你,记得让所有人开会。”

  “唉?”奥斯顿原本还显得无趣的神色顿时凝固了起来,显然他还未彻底反应过来。实话说,原本自由放荡的他如今却待在这里,等待着所谓的实验完成,只是为了变得更强,但这份等待的过程多少未免太过无聊了些。

  不过,短短几秒钟,他便反应了过来:“莫非……”

  ………………………………分割线……………………………………

  又是不知道修复了几次的十宝座会议大厅,除了我之外,还有几个未到,除却被封印中的家伙外,傲娇女埃德加.米妮以及奥尔菲斯.特兰德,最近他们走得很近,为了变强而去猎取其他亚丘卡斯,如果能找到瓦史托德级大虚,想必他们会合作吞噬对方。

  话又说回来,真以为瓦史托德级大虚是大白菜啊!而且都已经是瓦史托德级大虚,还指望吞噬亚丘卡斯级大虚进步,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当除了那两位,其他人都坐好后,最末尾的老家伙这才开口道:“突然叫老朽等人过来,莫不是要开始实验了?”

  没等苏拉开口,他对面的奥斯顿却抢先开口了:“哟!不愧是老怪物,居然也猜到了呢!厉害厉害!”

  奥斯顿虽然嘴上说着不着调的话语,甚至还在鼓掌,但眼神却没有丝毫波动,丝毫对方能够猜测出来,并不怎么稀奇。说实话,虽然时间有些久,但对于老家伙来说,可能只是打个盹罢了。

  也许是知道奥斯顿是个什么货色,迪亚德斯并没有理睬他,反而转向了苏拉的位置。不得不说,虽然组织的确松散,但苏拉却远比奥斯顿更具有组织者的风范。

  “切!”许是见老家伙没有搭理自己,奥斯顿自觉没趣地开口道:“法切尔,那个死神又玩什么幺蛾子了?说起来,如果再怎么等下去,我可能憋不住先把这里炸了哦!”

  “噫!可怕可怕好可怕哟~”说话的是迪亚德斯右侧的浅蓝色长发的小正太,那副如同基利安级大虚一般的面具让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很是滑稽,以及可爱。此时,在听到奥斯顿的宣言后,居然吓得缩在那巨大的石质宝座上瑟瑟发抖。

  “唉?”似乎反应慢了一拍,坐在小正太艾斯.提姆因对过的超巨虚乌冬.拉蒂同样抖动着周身的肥肉,声音也充满了颤音:“提姆因,那明明是我的台词才对……”

  说着这位仅仅只是亚丘卡斯顶级的超巨虚慢悠悠地将巨大的身体朝向同排最靠近中央宝座的位置,也就是苏拉.法切尔所在说道:“苏拉大人!你可要救我啊!”

  此时,坐在小正太右侧的沙人加尔达.芙达斯捂着自己鼻子部位,很不满地怒斥道:“该死的怪物,闭嘴,你的声音不仅大,而且那股子强烈的口气风暴实在是……”

  “咦?”似乎发觉到自己的口气攻击的方向主要是苏拉那边后,吓得超巨虚立刻扭回了头:“苏拉大人,没……没事吧?”

  苏拉没有理会超巨虚这位曾经的老部下,反而一脸冷漠地说道:“四尾和六尾呢?”

  “行了,反正就是两个凑数的,怎么样都无所谓啦!”奥斯顿一脸不耐烦地说道:“要我说,随便捏死就好。”

  言语间,显然两位中级的瓦史托德都没有放在眼里,可见奥斯顿的强大,当然,这也可能是假装的。不过,在奥斯顿左侧转动着匕首的断.夏米尔感受着奥斯顿那股若有若无的强大灵压,却显然不那么认为。

  说实在的,那两个家伙的确因为处于中位瓦虚的地步,才被连揍带拖地来到了基地,可以说和这里的所有人处境都不一样。

  九位虚中,苏拉、奥斯顿以及迪亚德斯算是三巨头,三尾的断.夏米尔则是投靠我,五尾沙人加尔达.芙达斯投靠奥斯顿(虽然没有摆明,但完全看得出他想投靠奥斯顿),七尾小正太艾斯.提姆因则是依靠着老怪物迪亚德斯,看起来很无害,八尾超巨虚乌冬.拉蒂早就是苏拉的部下,再算上那对似乎成了同伴的埃德加.米妮以及奥尔菲斯.特兰德的二人同盟。

  嗯,这所谓的基地还是很复杂的。

  不提这些,只见苏拉一挥手,原本众人中央的大空地突然冒出了四块银幕,没办法,这也是我靠着浦原喜助的遗物再研究产生的最先进的东西了,原著破面篇的立体影像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研究。

  而在银幕上出现的正是我和银、东仙要三人,而走动的方向正是虚夜宫。

  在众人震惊这稀奇玩意儿的时候,苏拉冷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当这位死神占领虚夜宫后,实验即将开始。吾等总算开始了第一步了……”

  “早就该开始了……”奥斯顿一脸笑意却又慵懒地说道:“说起来,变得更强后,能不能到达上面呢?”

  说着奥斯顿指了指上方,并往沙人加尔达望去。只见对方点了点头后,原本处于沙石组成的天花板突然裂开,地面的风景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而在天空上,一轮诡异的弯月始终如一地照耀着虚圈的万物。

  “说起来,你们谁去过那里呢?”奥斯顿收起一身的慵懒,一脸诡异地在所有人耳边响起了他的声音:“嗯?”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视线渐渐从漫无目的的天空转到了那轮弯月上。

  即便是苏拉也一脸震惊地望着那,但很快收回视线,并往四周的人故作随意地扫过,却发现除了奥斯顿还看着众人外,还有迪亚德斯这个老家伙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一点,显然奥斯顿也发现了,于是他眯着眼睛对着自己这一排最后的老家伙很不客气地说道:“虚圈的历史哟!你能否给老子一个满意的回答呢?”

看过《我是蓝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