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236 赢拜仁不是因为小计谋

0236 赢拜仁不是因为小计谋

  内切!

  堵回去!

  内切!

  堵回去!

  内切!

  堵回去!

  .....

  比赛,俨然已经变成了罗本和叶枫的攻防对决,罗本每一次的内切,都会被叶枫封堵住每一丝角度,然后将之终结掉。

  再然后,罗本内切不了了,因为队友已经不给他传球了。

  这十分钟时间里,罗本已经被叶枫防的一度怀疑人生。

  拉姆几次向罗本举手要球,但罗本都一意孤行,似乎和叶枫较上了劲。

  可事实证明,罗本的内切的确犀利,或许对于别人来说是一招新吃遍天,但对于叶枫来说,还不如你多点花样呢!

  不知不觉,时间都在罗本和叶枫的较劲儿中流逝掉了,而拜仁的场上比分,却始终没有扳回来。

  很快,场边第四官员就举起了补时牌子,距离全场比赛结束,也只剩下三分钟时间了。

  拜仁球迷无不难过的快要流泪,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却不得不在他们的地盘上品尝失利的苦果。

  这滋味,太难受!

  最后时刻,沙尔克04居然还有继续扩大比分优势的机会,最后库兰伊的射门被布特挡出,裁判才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声。

  拜仁球员们摊坐在草皮上,忍不住双眼失神。

  他们不是不努力,也不是不拼,但就是没有踢过沙尔克04。

  这能去怪谁?

  队长范博梅尔在这场比赛里都没有发挥出太多的作用,但他的表情依然倔强,和拉姆一起,拉起自己的队员,安抚着他的心态。

  沙尔克04球员们已经庆祝在了一起,叶枫则慢慢走下球场。

  安联球场现在的气氛,让叶枫都有点难受,拜仁球迷的悲哀,或许只有他明白。

  “如果你现在在拜仁,或许我们不会输!”拉姆和叶枫并肩而行,微微有些感慨的道。

  叶枫看了拉姆一眼,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来。

  “你就敢肯定,如果我在拜仁,现在我能出场?”

  拉姆一愣,“为什么你不能出场?”

  “那里贝里为什么不出场,为什么戈麦斯不出场?”叶枫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拉姆媒猛的一滞,说不出话来了。

  没错,叶枫吐槽的没毛病。

  拜仁从来就没有全员可以出战的时候,而且很多时候都是挑关键球员伤,要是叶枫来了,或许也逃不过这差不多被诅咒的命运。

  这能全怪拜仁队医?

  其实也不能,受伤了治不好是队医的事儿,可你不能说你受伤都是因为队医吧?

  这吐槽,让拉姆根本无言以对。

  挥挥手,拉姆走了,不想再和叶枫说话了。

  而叶枫在走进球员通道里的那一瞬间,转过头来,又看了一眼安联球场的看台。

  看台上,拜仁球迷们依然激动,大喊着“克林斯曼下课!”的口号,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的愤怒都化解。

  叶枫苦笑着摇摇头,一头扎进了球员通道。

  洗过澡换好了衣服,叶枫被吕滕带着一起参加了新闻发布会,显然,吕滕的心情因为赢球而相当不错。

  “如果有刁难你的问题,你可以不用回答。”吕滕笑着对叶枫道。

  叶枫点点头,他知道吕滕对自己的维护。

  当叶枫和吕滕出现在安联球场的新闻发布厅时,照相机的闪光灯闪个不停,咔嚓咔嚓拍照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

  显然,这场比赛有太多的新闻可以写了。

  “先说一下关于比赛的事情!”作为客队主教练,吕滕率先拿起了话筒,开始发言。

  “我们在安联球场赢了比赛,我对我们队员的表现十分满意,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结果。”

  “拜仁的伤病影响了他们的发挥,但不可否认,拜仁依然是德甲最强的球队。”

  “我知道你们一定想问的是关于叶枫的伤病。”

  “实际上,他并不是带伤上阵,他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这一点,从比赛中他的发挥就能够看得出来。”

  “为什么我们一直隐瞒了叶枫伤愈的消息,一直到前一天他还拄着拐杖,实际上这都是我们放出来的烟雾弹。”

  “小计谋,不值得一提。”

  “这是针对拜仁所做的布置,希望可以用错误信息扰乱拜仁的备战,打拜仁一个出其不意。”

  “事实证明,我们的小计谋很成功。”

  “当然,叶枫本人是不太情愿的,毕竟他的所有权在拜仁,不过没办法,谁让我是主教练呢!”

  “哈哈!”

  ......

  台下记者们目瞪口呆,这个答案,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或许有人已经想到了这个答案,但毕竟还有多种更合理的猜测,事实还真令人难以置信。

  克林斯曼在旁边表情那叫一个难看,而叶枫只能低着头,讪笑着,都有点不好意思抬头了。

  随后,叶枫也拿起了话筒。

  “实际上,要说沙尔克04是因此才赢的拜仁,还真没有道理。”

  “毕竟拜仁的排兵布阵已经捉襟见肘,就算想做出针对性调整,也没有办法。”

  “我想,这更多是一种来自心理上的压力,拜仁队员们见到我突然出现在球场上,心理上有点接受不了,仅此而已。”

  “事实上,大家完全可以把这当成一个玩笑。”

  叶枫也没有乱说,实际上以拜仁目前的伤病情况,无论吕滕用不用这个阴招,实际上拜仁都对付不了叶枫。

  “叶枫先生,你会不会觉得这是对拜仁的背叛?”

  “叶枫先生,等你回归拜仁的时候,你和拜仁球员之间会不会因此而关系尴尬?”

  “两次在沙尔克04面对拜仁你都发挥十分出色,请问你是否是对拜仁有一种特殊的恨意,痛恨他们将你租借出来?”

  “战胜拜仁,你们接下来的目标是不是德甲夺冠?”

  ......

  提问环节,台下记者们疯狂发问,一些问题尖锐得让叶枫都无法招架,不过还好,有吕滕在,他不回答就是了。

  叶枫现在有点想念自己的拐棍,刚刚好像忘记在更衣室里了,自己还打算好好收藏这拐棍呢,可别忘在安联。

  如果被人发现,那么拐棍一定难逃被撅折的命运!

  ......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