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453 生气了!

0453 生气了!

  上半场结束了,沙尔克04并没有利用好最后的一点时间,他们还是没有能够扳平比分。

  米西莫维奇还是和之前一样,被叶枫严密到令人窒息的防守祸祸到怀疑人生,再这么被叶枫搞几次,米西都觉得自己可以退役了!

  走下球场的时候,叶枫和法尔范并肩而行,法尔范几次欲张口,最后却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行就离开吧,反正你也不缺下家!”叶枫脸上表情并没有多么高兴,叹了一口气对法尔范道。

  一个多赛季以前,法尔范和沙尔克04的续约当时还出现了一点问题,在叶枫的劝阻下,法尔范最后还是和沙尔克04的完成了续约。

  如果只看上赛季,那么法尔范的续约无疑是非常明智的。

  沙尔克04史无前例的捧起了德甲冠军奖杯,这对于法尔范来说,绝对是职业生涯的最大收获。

  然而,随着新赛季的到来,法尔范在沙尔克04的逐渐变得边缘化了,劳尔的到来,严重挤压了法尔范的发挥空间。

  如此一来,法尔范的日子肯定难过。

  对此,叶枫也是带着一点歉意,如果不是他当初自私的希望法尔范留下,那么法尔范可能早就去其他球队拿高薪了。

  反正现在法尔范依然不缺乏追求者,与其留在这里挣扎,还不如去其他球队当老大。

  “拜仁会要我?”法尔范挑挑眉,有点好笑的道。

  叶枫没有想到,法尔范居然对拜仁有点意思。

  不过想一想,似乎在德甲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拜仁一家独大,在整个欧洲范围内也是最有竞争力的,放着拜仁不去,去其他球队又有什么意义呢?

  只不过拜仁真没有法尔范的位置。

  严格来讲,他算是边路球员。

  可拜仁边路是谁?

  罗本和里贝里!

  世界足坛最顶级的边锋。

  哪怕法尔范也算是一流球星,可真的争不过罗本和里贝里。

  这样一来,在拜仁打替补就没什么意思了。

  当然,如果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拜仁随时都可能爆发伤病危机,那也是可以的。

  要是里贝里和罗本轮番受伤,那么法尔范岂不是永远都有一个主力位置?

  好吧,这有点异想天开了。

  所以法尔范来拜仁是没什么意思的。

  “拜仁要不要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想要要你!”叶枫翻了个白眼,眼神鄙视的道。

  当然,这是开玩笑的。

  法尔范忍不住对叶枫竖起了拳头,用武力相威胁,甚至一度想找诺伊尔来给他助阵。

  不过这时候,叶枫却突然灵光一闪。

  “你可以去曼城试试!”

  主要是叶枫联想到上赛季和自己争金靴争的死去活来的哲科去了曼城,据说在土豪俱乐部还拿到了高薪,现在的曼城可是真有钱。

  法尔范的实力,去曼城踢个主力没有问题吧?

  甚至当个核心也问题不大。

  最关键是,赚钱多啊!

  法尔范一愣,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曼城不错的。

  有野心,有钱,还有不错的班底,未必在英超就没有发展,或许积累积累,能拿冠军也说不定呢!

  就好像眼前打开了一道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法尔范感觉自己突然找到了方向。

  而这时候,身边的诺伊尔脸色就有点发黑了!

  他是亲眼看见叶枫是怎么把法尔范忽悠得想离队的。

  虽然诺伊尔可能也不会在沙尔克04呆太久,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是矿工队长。

  当着自己的面忽悠法尔范转会,你是不是有点太不把我当回事儿了?

  不过,诺伊尔还是没有说什么,因为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资格说什么。

  之前叶枫让法尔范留队,那是因为叶枫有把握和他们一起夺冠。

  而现在呢,诺伊尔可没有这个把握。

  如果真的劝说法尔范留队,然后自己再突然离开,那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

  “赛季结束再说吧!”法尔范点点头,然后终于咧开了嘴,“不过这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

  叶枫接着笑嘻嘻道:“你可以把沙尔克04坏小子军团发扬光大,在曼城招新,逐渐变成欧洲足坛坏小子军团!那样的话,你就真的将在足坛名垂青史了。”

  法尔范忍不住眼前一亮,愈发觉得叶枫的提议很棒了。

  如果真的转会其他球队,他也不怎么担心无法在那里立足,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能不能在那里玩得开心。

  不过就像叶枫说的那样,如果没有玩乐的条件,那么就算创造条件也要上。

  曼城可是英国一大都市,再加上英国佬一向玩得很开,可比德国好玩多了。

  对法尔范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啊!

  现在,法尔范已经不知不觉开始憧憬上以后的日子了。

  ......

  回到更衣室,气氛还算轻松,毕竟拜仁上半场取得了领先,下半场保持住,赢得比赛美滋滋。

  克林斯曼没有太多的发言,也没有太多的调整,他觉得只要球队按部就班发挥,赢球没有太多悬念。

  不过,拜仁主帅却刻意叮嘱了一下叶枫。

  “下半场将更多精力放在中场防守中,不要让对手轻易获得快攻机会,要是像上半场那样差点被打反击就不好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叶枫听得出来,克林斯曼是在隐晦批评自己上半场后半段冲得太靠前了。

  有那么一次,中场没人拦截,以至于沙尔克04差点打成反击,要不是叶枫玩了命的回追成功防守了劳尔,可能落后的就是拜仁了。

  或者说,克林斯曼已经不是隐晦的批评,而是当众批评了,毕竟大家都知道克林斯曼是什么意思。

  叶枫表情有点不自然,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可他的心中,却对克林斯曼的态度有点不服气,甚至是不忿。

  你觉得我前插位置太靠前?

  你觉得中场缺乏防守?

  合着问题都是我的?

  要不是我主动调整,要不是我冲进沙尔克04禁区,那么现在领先的可未必是拜仁。

  而且,中场防守可不是光我一个人的责任,你不能因为我贡献了最大的防守力量,就觉得防守都是我的事儿!

  我还没问你呢,当球队局面不利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要是你能有调整策略,我特么至于不要命的往前冲?

  叶枫真的很想大声的质问克林斯曼,虽然他平时和克林斯曼关系不错,但他还是有点生气。

  拉姆看出了叶枫表情不太对劲儿,站在叶枫旁边拉了拉叶枫的胳膊,他真怕叶枫冲动和克林斯曼顶牛。

  穆勒也看出了问题,赶紧站起身来,笑嘻嘻的挡在叶枫身前。

  别看穆勒很二,但他不傻。

  叶枫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告诉穆勒和拉姆,自己不要紧。

  对于职业球员来说,主教练的权威是轻易不能挑战的,批评也要接受,哪怕这并不合理。

  虽然叶枫有点生气,但他知道,如果自己顶撞了克林斯曼,那又将是一次轩然大波式的内讧。

  克林斯曼倒是没有注意到叶枫的表情,所以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儿。

  当克林斯曼讲完了下半场的布置,叶枫一言不发当先一步走出了更衣室,他是真没心情笑嘻嘻了。

  “不要太在意,克林斯曼先生未必是那个意思!”拉姆也走出了更衣室,小声对叶枫道。

  叶枫这时候终于笑了笑,“批评就批评呗,我还不至于连一点批评声音都听不进去!”

  拉姆松了一口气,只要叶枫不闹事就好。

  不过拉姆也真的为叶枫感到不平,哪怕这件事和他没有太多关系,可拉姆还是感同身受。

  的确,叶枫是前插得太靠前了,几乎和中锋站在了一条线上,拜仁也由此因为中场缺乏保护力量而被沙尔克04打反击进球。

  但叶枫前插的效果是显著的。

  如果叶枫没有在禁区里,又哪里会有拜仁的进球呢?

  你光看见叶枫差点失位?

  看不见叶枫生生回追完成了防守?

  看不见叶枫的进球?

  拉姆觉得,如果自己是主教练的话,他一定不会说那样的话来批评叶枫。

  因为叶枫做得并不算错。

  叶枫本来就是全能中场,整个球场都是他的活动空间,就算冲进禁区又如何?

  况且克林斯曼都没有给叶枫什么指示,那就别管叶枫怎么踢了!

  就好像叶枫的认知一样,拉姆也觉得克林斯曼在一些方面,的确不如很多名帅。

  不过,有些事情不是叶枫能觉得的,也不是拉姆这个队长能决定的。

  反正现在拜仁的主教练是克林斯曼,只要他在任一天,所有拜仁球员就都要听他的指挥。

  回到球场上,叶枫的状态引起了几名熟悉他的沙尔克04球员的好奇。

  明明拜仁领先,怎么叶枫脸色却有点难看?

  难道叶枫觉得一个进球远远不够,非要血洗沙尔克04?

  虽然叶枫有时候挺嗜血残暴的,但面对沙尔克04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这样!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法尔范更是奇怪,明明下场的时候,叶枫还有说有笑的,这不对啊!

  而等下半场比赛开始之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叶枫真的不对劲儿了。

  不前插,也不后撤,就站在中圈那里,好像一堵墙一样,奔跑覆盖拦截着沙尔克04的进攻,那股劲头儿,和平时完全是两个状态。

  米西莫维奇上半场本来就被防守得怀疑人生,现在更是恨不得赶紧退役,面对叶枫,这球没法踢了。

  而劳尔更是惊骇,因为他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令人窒息的防守,整个职业生涯都没有。

  几次成功的防守,就把沙尔克04的防守势头打了回去。

  看台上的沙尔克04球迷看着在中场防守几乎无所不能的叶枫,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太可怕!

  太具有侵略性!

  太具备统治力!

  简直就真的好像在中线上垒起了一道钢筋混凝土的墙,让沙尔克04一次又一次的碰壁,碰得头破血流。

  没看米西现在都后撤到中后卫位置上才能舒舒服服没有压力的拿球吗?

  没看劳尔再也不敢出现在中前场衔接区域,只敢在拜仁后卫线附近活动?

  就连法尔范都知道,叶枫心情不好,这个时候就不要去触霉头了。

  叶枫生生用一己之力,在中场制造出了大面积的无人区。

  不过,叶枫也只做到了这种程度。

  进攻时候,虽然也会跑动接应,但绝对不超过中圈,就好像也有一道墙拦着不让他通过一样。

  你不是不让我前插吗?

  那我就老老实实防守呗!

  这回你挑不出我毛病吧?

  至于能不能赢球,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叶枫任性起来,可没谁拉得住。

  他也不顶撞克林斯曼,也不去质疑克林斯曼的话合理不合理,反正他就按照克林斯曼的话做。

  无论最后结果怎么样,都赖不到他头上就是了。

  他肯定把防守做好了,没看沙尔克04球员都躲着他走吗!

  叶枫执拗起来了!

  结果就是,拜仁进攻似乎也奈何不了沙尔克04。

  两支球队仿佛又回到了比赛刚开始的时候那样。

  拜仁进攻也便秘!

  对拜仁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现在他们是领先的一方,可以更从容一些,哪怕不能再攻破沙尔克04球门,只要守住比赛,他们也能赢!

  或许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反正克林斯曼对场上局面是满意的。

  可能这么拖下去,拜仁真能赢。

  然而,事情的发展可没有那么简单,克林斯曼依然有点天真了、

  沙尔克04攻不破叶枫的中场,就只能开始打高球越过叶枫的防守区域,无论是后场长传还是边路传中,这都是沙尔克04可以采用的策略。

  吕滕是绝对不甘心认输的,而且他也敏锐察觉到了叶枫的变化,好像被局限在了中场。

  虽然吕滕不知道这种变化是不是克林斯曼的布置,但他的确看到了一点东西。

  于是,吕滕让沙尔克04果断起球。

  连续几次高空轰炸,在连续考验了几次拜仁的防线后,沙尔克04终于还是进球了。

  进球的是亨特拉尔!

  荷兰中锋在沙尔克04始终没有发挥出一流中锋的水准,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力压巴德完成了一次强有力的头球,攻破了拜仁球门。

  进球后的亨特拉尔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庆祝,看台上也沸腾一片。

  不过此刻,叶枫心情复杂。

  这样的进球,考验的是球队防守高空球的能力,叶枫在其中也做不了太多。

  现在平局了,他很想问问克林斯曼,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