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454 不能内讧

0454 不能内讧

  沙尔克04的踢法有点原始,但这却是最后的手段,也同样有效。

  这不,比赛已经被扳成了平手。

  看台上的沙尔克04球迷已经兴奋得快要发狂,面对拜仁,落后局面下还能扳平比分,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情?

  沙尔克04球员们疯狂的庆祝着,虽然比分还是平手,但落后扳平和领先被扳平,可完全是两个概念。

  哪怕是主场作战,和拜仁踢平,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要知道,沙尔克04虽然贵为卫冕冠军,但他们已经不是上赛季那个无敌的矿工了,而拜仁的实力却已经达到了无懈可击的巅峰。

  有叶枫在,拜仁就近乎是无敌的。

  所以,平局也挺好的,差不多他们就可以接受。

  更何况,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沙尔克04球迷们未必就乐意见到叶枫输球。

  叶枫可是他们最爱的崽子,想要拥有却无法永远拥有。

  沙尔克04这边满足了,但对于拜仁来说,这个时候被扳平比分,绝对是他们无法接受的事情。

  拜仁士气大伤!

  怎么办?

  再理性的职业球员,经历过再多的比赛,骤然丢球,心态也难免失衡。

  所以,拜仁球员们现在都有点懵!

  别说是场上球员,就算是场边的克林斯曼,都是紧皱眉头,脸上表情很难看。

  平局,是克林斯曼无法接受的,尤其是快要赢了的比赛,却被对手扳平比分,这让他面子根本挂不住。

  一想到比赛结束之后会被无数记者刁难,明天也会被无数球迷调侃,脸上就有一点发烫。

  克林斯曼是一个要脸面的人,他可不是像某些人那么没心没肺,没脸没皮。

  他很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情绪,但时刻保持的虚荣心却让他只能强做镇定站在那里。

  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

  平局是绝对不行的。

  那么不管沙尔克04接下来怎么进攻,想要再取得领先,想要再进球,拜仁的进攻是一定要打出来的。

  可今天差不多整场比赛里,拜仁的进攻几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看起来声势浩大,可实际上却没有太多真正威胁。

  哪怕是罗本和里贝里在边路频频发威,也拿沙尔克04的防线没有太多办法。

  可以说,沙尔克04的吕滕是深入研究过拜仁的,他的布置,很好的限制了拜仁看似无比强大的进攻。

  就连很多球迷们都看得出来,克林斯曼在直接交锋中,完败于吕滕手下。

  真正的战术素养,克林斯曼还差得有点远。

  现在摆在克林斯曼面前的难题,就是怎么解决拜仁的进攻,怎么打破沙尔克04的限制。

  克林斯曼盯着球场比分计时牌,上面那显眼的1:1看起来十分刺目,仿佛这个字体都充满了嘲讽意味。

  突然,克林斯曼眉头一拧。

  他想到了什么。

  代表拜仁的那个“1”,就是拜仁的进球。

  拜仁也有进球的。

  进球的是叶枫。

  哪怕是在拜仁进攻不利的局面下,叶枫依然打破了僵局,虽然叶枫的进攻倾向有点激进,进攻方式有点突兀,但无论过程如何,结果就是进球了。

  那么回想一下当时的局面,叶枫前插得比前锋还猛,似乎也是有道理的。

  只不过当时克林斯曼更保守一些,更倾向于让叶枫做好自己的防守工作。

  或许是他当时被沙尔克04差点成型的那次单刀给吓到了,所以才会告诫叶枫。

  现在看来,错误估计形势的不是叶枫,而是自己?

  这种可怕的念头一经出现,就让克林斯曼心神大震。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难道自己不应该是永远正确的吗?

  嗯,就是这样的。

  只要球队赢球,那一定是我运筹帷幄。

  可光靠脑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克林斯曼觉得自己应该做出点行动。

  让叶枫前插?

  想起自己警告叶枫的话,克林斯曼觉得自己不能这么直白的朝令夕改,这样会让自己很没有面子的。

  脑筋迅速运转,克林斯曼就有了主意。

  走到场边,双手在嘴边做出喇叭状,对着场上大喊,克林斯曼将拉姆喊到了身边。

  拉姆知道克林斯曼肯定是要做出调整,所以快步跑了过来。

  然而,克林斯曼的话却让拉姆傻眼了。

  “你去告诉叶枫,等比赛重新开始后,加强前插,我们现在需要一个进球!”

  看着没有任何不好意思表情的克林斯曼,拉姆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叶枫说?

  为什么非让我在中场转达一下?

  不是你中场休息的时候让叶枫不要乱跑瞎前插的吗?

  怎么现在就改主意了?

  如果拉姆不是队长,那么这时候他才不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可没有办法,谁让拉姆是拜仁队长呢!

  果然,拜仁队长天生就是不好当的。

  饶有深意的盯着克林斯曼看了半天,拉姆才转身回到了场上。

  跑到叶枫身边,拉姆垫着脚拦住叶枫的肩膀,他知道,叶枫喜欢这样的身体接触方式。

  “克林斯曼让你一会加强前插,他说我们需要一个进球。”

  拉姆深吸一口气,然后勉强笑了笑对叶枫道。

  他可没有添油加醋,这就是克林斯曼的原话。

  叶枫狐疑的看着拉姆的脸,表示不相信。

  大概十几分钟前,可就是克林斯曼在更衣室里警告自己下半场不好乱跑,要防守不要前插,怎么一眨眼就改主意了?

  当时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合着你看球队局面危机了,就想到我了?

  叶枫撇撇嘴,笑容中带了一点轻蔑,他很想问问克林斯曼,我这到底是不是瞎前插!

  “我说你是不是假传克林斯曼的指示?”

  “他刚才可是让我一直在中场防守的!”

  “这才多一会的功夫啊,怎么就变了?”

  “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叶枫故作惊讶的对拉姆道,他可不想这件事就这么被克林斯曼糊弄过去。

  拉姆瞬间一个头两个大,叶枫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显然,叶枫就是想让克林斯曼亲口说出来。

  虽然这算不上打脸,但至少叶枫也算是为自己讨要了一个说法。

  你不是不让我瞎跑吗?

  那么现在怎么说呢?

  如果克林斯曼真的亲口对叶枫说出来,那对克林斯曼的威胁绝对是不小的打击。

  拉姆觉得自己太难了!

  赶紧拉住想去找克林斯曼的叶枫,拉姆咽了口水,丝毫不松手。

  可不能让叶枫去找克林斯曼。

  叶枫是那种眼里揉不进沙子的性格,现在占着理,如果克林斯曼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叶枫才不会善罢甘休呢。

  如此一来,岂不是真的要内讧?

  脑海中仿佛已经出现了那种可怕的画面,拉姆是真不敢放开叶枫了。

  “我肯定不会骗你啊!”

  “我明白你的想法,也理解你,但你现在去找克林斯曼真的不合适!”

  “你让他下不来台,那么以后你在拜仁的日子就肯定不好过!”

  “事情要是越闹越大,变成内讧,那么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你们两个人有一个要离开。”

  “毕竟他是主教练,给他留点面子。”

  “如果实在气不过,就当他是在放屁好了!”

  ......

  拉姆也算是操碎了心,他觉得自己这个赛季根本就没涨球,光涨心眼了。

  叶枫想挣开拉姆的拉扯,但想了想,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没有再挣脱。

  的确,拉姆说的有道理。

  自己虽然犯倔,但毕竟克林斯曼是主教练,权威是不容挑战的。

  哪怕克林斯曼做的没有道理,但球员听从主教练的指挥调度,也是应有之意。

  哪怕指挥命令是朝令夕改!

  如果一旦自己真的和克林斯曼杠上了,那么受伤的不是别人,而是拜仁!

  叶枫从不觉得自己不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所以,他得忍耐。

  现在,叶枫更是觉得克林斯曼在自己经历过的所有主教练中,真的评不上名次了。

  比不过旁边的吕滕,比不过德国队主教练海因克斯,也就是可能战术素养比拜仁二队的格兰德强一点,可其他方面,就未必了。

  叶枫已经懒得去吐槽,执教德国国家队时,将德国战车内部搞得乌烟瘴气,现在拜仁成绩好了,感觉克林斯曼都有点膨胀了。

  如果不是为了拜仁俱乐部,叶枫才不惯着他的毛病呢。

  不过,叶枫现在却并不打算真的遵照克林斯曼的指示去踢。

  一方面,是叶枫觉得在沙尔克04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时候,这么踢未必有明显效果;

  另一方面,你以为叶枫就真的不犯倔?

  现在你让我前插,我偏不!

  哪怕我不明着顶撞你,但你也别想着让我乖乖听话。

  看着叶枫那绝强的样子,拉姆刚刚松了的一口气忍不住又提了起来,他现在是真猜不到叶枫要干什么了。

  “你可千万别搞事情啊!”

  拉姆在心里已经默默祈祷了起来。

  ......

  等沙尔克04结束了庆祝,比赛终于重新开始。

  现在,矿工踢得更有针对性了。

  反正平局可以接受,所以吕滕布置防线后撤,中场后场玩命逼抢,现在他们要打拜仁的快攻反击了。

  看见沙尔克04的调整,叶枫忍不住会心一笑。

  这果然是吕滕的惯用手段,自己也是驾轻就熟的。

  不过,这对于拜仁的进攻来说,的确是个难题。

  谁都知道,现在不好踢了。

  然而,叶枫却不这么想。

  既然沙尔克04都能用头球解决问题,那么为什么拜仁不能?

  战术素养高的球队,哪怕是用最直接的头球轰炸,效果也比那些战术素养差的球队来得有威胁。

  别以为拜仁不会头球!

  严格意义上来讲,拜仁也算是头球队。

  前面无论是戈麦斯或者是坐在替补席上的克洛泽,都是头球高手。

  穆勒拥有灵魂跑位,你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完成了抢点。

  再加上高中卫冲进禁区争顶头球,拜仁头球可一点都不弱。

  不过问题也有,那就是拜仁边路起球不算多。

  无论罗本还是里贝里,可都不怎么愿意传中,因为他们都觉得传中是效率最低的进攻方式,能不用,就不用。

  也就是边后卫拉姆传中脚法不错,才勉强撑起了拜仁的头球战术。

  可现在叶枫要是参与进来,那状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叶枫传中?

  那肯定不会,他的传中很没谱,你永远不知道他会把传中传到哪个方向去。

  更不会自己去争顶头球。

  那么,他怎么去撑起头球战术呢?

  别忘了,他可是有BUG一样的榴弹炮界外球呢!

  这玩意扔出来,就特么是炸弹。

  叶枫轻易都是不怎么去扔界外球的,但每次他抱着皮球站在场边,都是一种极大的威慑力。

  要知道,叶枫就算不用手术刀直塞球,光用榴弹炮界外球的话,估计都能在助攻榜上留下姓名。

  由此可想而知,他的界外球,是有多么的不讲道理了。

  于是,打定主意的叶枫马上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

  当又一次两队拼抢中皮球出了边界时,里贝里接到球童扔过来的皮球,站在场边就想掷界外球。

  不过,这时候叶枫却跑了过去,手上做出了暂停的手势,然后示意里贝里将球给自己,自己来扔球。

  里贝里倒也没有诧异,将球给了叶枫,然后就站在那里准备接应。

  虽然里贝里知道叶枫可能不会把球抛给自己,叶枫的榴弹炮任意球,在世界足坛,就好像他的重炮远射一样出名。

  叶枫抱着皮球,然后不断挥手示意队友们都进禁区,那里才是他们争夺头球的关键区域。

  叶枫是完全可以将皮球扔进禁区上空的,到时候谁能抢到,就各凭本事了。

  看台上的沙尔克04球迷们齐声惊呼过后,很多人已经不敢往下看了。

  上赛季,叶枫可少在傲赴沙尔克施展任意球绝技,帮助沙尔克04战胜了无数对手。

  而今,叶枫虽然还是在傲赴沙尔克扔界外球,但可能受伤的就要变成沙尔克04了。

  叶枫将球高高举过头顶,眼神却不断的观察着禁区里的局面。

  锁定目标后,叶枫大喝一声,直接将皮球像榴弹炮一样,扔进了球场,扔进了沙尔克04禁区。

  ......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