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17 叶枫太烦了

0517 叶枫太烦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叶枫不负责任的猜想,可能会有人裸奔。

  上赛季的欧冠决赛里,叶枫就来了这么一出,然后被禁止上看台观看比赛了。

  那么这一次,应该也有这样的壮士吧?

  如果没有,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从球员通道里冲出去裸奔一下?

  不过这个荒诞的念头刚刚诞生,就被叶枫无情碾碎了。

  没办法,今时不同往日,叶枫可不能胡来。

  现在自己身份不是球迷了,而是球员,虽然球员在场上脱衣服要吃黄牌,似乎一张黄牌无关紧要,但天知道欧足联会不会脑抽,赛后再给自己来一个追加处罚。

  叶枫可不想停赛,毕竟每一场比赛可都是钱啊!

  万一真停赛六场,下赛季欧冠小组赛叶枫就直接报销了。

  等自己解禁复出的时候,发现拜仁居然从欧冠小组赛淘汰了,那滋味,估计很酸爽。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吧!

  更衣室里,拜仁球员们无比兴奋,在格兰德还没有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开始欢呼雀跃,好像在提前庆祝夺冠。

  就算是队长拉姆,都没有去阻止队友们发泄情绪,这个时候就不要扫兴了。

  不过等格兰德进入更衣室之后,球员们才慢慢平静下来,等待着格兰德的指示。

  但问题也很明显,格兰德没有看出拜仁有什么地方不好,自然就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所以只说了一个鼓励的话。

  叶枫忍不住想笑,这主教练也太容易当了。

  我上我也行。

  替补球员们正在场边热身,他们都希望自己也能得到出场机会,只不过换人名额只有三个,恐怕他们中的好几个人还是不可能登场,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遗憾。

  克洛泽,范比滕,普拉尼奇,克罗斯,大阿尔滕托普,孔滕托

  如果再给他们搭档几个球员另外组成一支球队,他们在德甲里都能有不错的成绩。

  豪门,果然还是不容易生存啊!

  叶枫本来是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克林斯曼执教时期,叶枫就总觉得克林斯曼执教能力一般,有时候对于场上形势的洞察没有那么敏锐,甚至还不如在场上的自己。

  现在格兰德执教了,临场指挥同样是格兰德的软肋。

  自然而然的,叶枫就会更多考虑,在这个时候球队进行什么样的调整才能改变目前的局面。

  而人员调整就是球队调整中很重要的一个手段,甚至比什么都有用。

  比如说,上半场巴萨猛攻的时候,如果格兰德手中有牌,换上来一个防守后腰搭档自己,那就不需要阿拉巴临时来客串后腰了。

  不过换上防守后腰,必然要撤下小猪或者穆勒,这对于后面的进攻也是一个问题。

  有时候叶枫在想,要是足球也想篮球那样随时可以换人同时换下场的球员也可以再次上场就好了。

  只不过那样的话,一场比赛肯定会被撕裂得支离破碎,根本没法看。

  当然,现在拜仁似乎就不需要做太多调整了,局势优势十分明显的他们,等着巴萨出招就可以了,他们自己要做的就是见招拆招。

  叶枫就不相信下半场巴萨还能突然爆发,一举逆转拜仁?

  拜仁可没有被逆转的基因,甚至来讲,哪怕这一支巴萨被成为宇宙队,拜仁也一定会是他们最打怵的球队,而且没有之一。

  没办法,拜仁的统治力表现得太过于恐怖,就连巴萨都被拜仁压成这个样子,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格兰德在更衣室一顿鼓动,嗷嗷叫着走出更衣室的拜仁球员们都觉得下半场能干巴萨十个了!

  叶枫虽然明知道格兰德是在调动情绪,但受到感染,他叫的声音比谁都大。

  走出球员通道,自然又引来了拜仁球迷的欢呼,相比之下,巴萨球迷就要沉寂许多了。

  落后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太多希望。

  悲观的巴萨球迷早就已经关掉了电视机,因为他们生怕看见一场被屠杀的血案。

  不知道为什么,有的巴萨球迷已经想到了毕尔巴鄂竞技,想到了远古时代对手对巴萨造成的最大伤害输出。

  巴萨历史最大输球比分是12:1,正是在远古时代输给了毕尔巴鄂竞技。

  可现在,他们觉得,拜仁可能对巴萨造成的伤害,一点也不比毕尔巴鄂小。

  哪怕与那个可怕的比分相差还有十个球,看起来拜仁根本不可能再进十个球,但他们就是没有来的感到恐慌。

  巴萨球迷忍不住在为球队祈祷。

  输了也就输了,但别被血洗就行!

  他们的要求,真的一点都不高。

  梅西等巴萨球员回到场上时候,看起来似乎振作了一些,但这大概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毕竟,比赛刚开场的时候,他们可比现在活跃多了。

  可上半场的比赛,他们不也还是被拜仁收拾得很惨么!

  所以,巴萨不拿出搏命的劲头来,是不行的。

  走上球场的过程中,叶枫忍不住看向了梅西,这个唯一有可能改变巴萨局面的男人。

  梅西正和伊涅斯塔交流着什么,似乎在研究如何针对拜仁的套路。

  叶枫不能说完全不担心,但也不至于风声鹤唳。

  没看到巴萨变阵,也没看到巴萨进行人员调整,以上半场的首发阵容,无论巴萨怎么出招,叶枫觉得拜仁都有应对的方法。

  回头给了阿拉巴一个眼神,阿拉巴点点头,表示收到。

  没有其他意思,叶枫就是提醒他,一旦梅西回撤中场,就要阿拉巴站位提前,和自己一起在中场拦截。

  上半场他们就是这么对付梅西和伊涅斯塔的。

  小猪同样也很自觉的点点头,他知道,自己可能又要去当边后卫了。

  这个战术改变,虽然是上半场时候叶枫提出来的,但中场休息时候得到了格兰德的肯定,小猪就算再有想法也只能去执行、

  更何况,小猪根本没有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小猪越来越有一种焦虑的感觉。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拜仁中场还能踢多久。

  固然他的组织能力已经在世界足坛可以排在前列,但问题是,一旦拜仁不需要他了怎么办?

  凡事都没有那么绝对,他可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在拜仁安安稳稳的退役。

  别的不说,一旦叶枫这个极其妖孽的全能中场有一天学会了如何在中场组织,那么自己可能就真的要失去位置了。

  毕竟自己除了组织,其他比如防守,比如前如远射,都算不上强项。

  要是叶枫真的能组织进攻,那么拜仁只需要给叶枫搭档一个防守后腰或者另外一个全能中场,就可以将叶枫完全解放出来。

  到时候叶枫究竟能爆发出什么样的能量,没人能猜测得出来。

  什么?

  叶枫不会组织?

  这可不敢保证。

  要知道,原来在二队的时候,叶枫除了防守什么都不会。

  现在呢,在中场几乎无所不能!

  也就是说,叶枫最可怕的不是目前的实力,而是他可怕的学习能力。

  甚至可能明天叶枫就能学会组织,一夜之间变成一个真正具备了所有能力的全能中场。

  到时候小猪就真的抓瞎了!

  要不然,我还是去踢前腰吧!

  似乎和穆勒抢位置要远比和叶枫抢位置更容易一点。

  再不然,自己好好练一练防守,以后往防守中场方向转型,要是真能练出来,倒也可以和叶枫继续搭档下去。

  想到这里,小猪忍不住悲从心中来,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都一把年纪了,还要去练防守,还要去转型,我太难了!”

  叶枫当然不找到小猪的焦虑,他只知道,自己身边真的缺一个防守中场。

  拜仁目前的阵型里,两名后腰分工十分明确。

  自己主力防守,小猪主力组织。

  看似没有什么问题,相得益彰,但这也只是表象。

  自己最能升华球队战术的地方是前插进攻,而不是扫荡防守。

  一旦自己进攻压上去,拖后的小猪一个人未必能撑得起中场防守。

  所以很多时间,叶枫都必须要压抑自己前插进攻的,要充分考虑球队的防守。

  这很憋得慌!

  要是自己身边有一个防守后腰,那么自己的进攻力就可以完全得到释放。

  就好像巴拉克时期的德国队,有巴拉克拖在后面,叶枫前插毫无顾虑。

  叶枫真想小猪能变成一个全能中场,至少也要把防守提升上来。

  可这种想法,有点异想天开。

  毕竟防守可不是说练就能练出来的。

  看向小猪的目光忍不住带了一点复杂。

  你赶紧提升吧。

  要不然你就没位置啦!

  下半场比赛开始了,本场比赛第三次开球的巴萨又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传控踢法,开始在中后场不停倒脚,寻求进攻机会和方向。

  只不过他们这种如同做训练一样的传控,在拜仁面前真的毫无杀伤力。

  有时候,习惯未必是手段,反而有可能是累赘。

  巴萨的传控习惯,就在拖累着他们的前进脚步。

  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的,可能是冲击力,可能是穿凿力,是抛弃了一切的进攻,而不是慢悠悠的倒脚。

  哪怕加快了传球的节奏,可不也还是倒脚么?

  梅西不断在伸手要球,但这时候叶枫也看出了梅西的决心,所以很坚定的跟在了梅西身边,不断对梅西施加着压力。

  “放弃吧!”跟在梅西身边的时候,叶枫嘴上也没有闲着,“显然你们踢不过我们。”

  梅西忍不住瞪了叶枫一眼,但强忍着愤怒却没有说什么。

  咦?

  不理自己?

  你这样我可就来劲儿啦!

  “要不然你来拜仁和我抱团也行,我保证你每个赛季都能拿冠军。”

  叶枫的话让梅西差点没背过气去。

  我去拜仁?

  扯犊子呢!

  先不说自己愿意不愿意,也不说巴萨卖不卖,我就问你一句,拜仁能特么掏得起我的转会费?

  以目前转会市场对自己的身价评估,一亿欧元是妥妥没有问题的,而且这只是一个参考价格,真想要买,没有几个几千万的溢价是不可能的。

  这么大的手笔,可能在整个世界足坛也只有皇马才拿得出来。

  甚至就连巴萨自己,都不可能这么任性。

  而拜仁呢?

  一向喜欢在德甲内部开动挖掘机的他们最多的转会费也没有超过4000w欧元,这在世界足坛转会市场根本就掀不起一点浪花来。

  所以,拜仁可能去掏一亿欧元以上的转会费去买自己?

  就算拜仁真的能拿得出钱来,估计也得碰壁。

  梅西自己就哪儿都不想去。

  巴萨培养了他,更是给了他希望,所以在没有天大事情的前提下,他是不可能离开巴萨的。

  而且巴萨也不可能卖掉自己的头号球星,如果梅西都走了,那么巴萨也就真的分崩离析了。

  所以,这种玩笑还是不要随便开。

  “谢谢,并不想!”梅西没好气的对叶枫低声吼道。

  叶枫耸耸肩,摊开手掌,一副我为你考虑的样子,“那就没办法了,你就别对欧冠有想法了。”

  梅西翻了个白眼,他真不想再理会叶枫了。

  原来没发现,怎么叶枫还有这么一张破嘴。

  嘚啵嘚啵半天了,烦不烦!

  这种骚扰让梅西实在有点接受不了。

  难道就不能安安静静的踢球吗?

  虽然叶枫相比于梅西经历过的那些对手更温柔一些,毕竟很多对手防守梅西的时候都是手脚并用,往往用脚下的鞋钉说话打招呼,叶枫这种语言行动并没有太大的伤害。

  但你真架不住烦,由内而外的烦。

  可梅西真没有什么反驳叶枫的底气。

  毕竟现在领先的是拜仁,而且巴萨似乎拿拜仁没有更多办法。

  也就是说,叶枫的话很可能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

  巴萨拿不到冠军,冠军是拜仁的。

  这让梅西丧到了极点。

  他几乎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但改变不了局面,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巴萨。

  他希望帮助巴萨拿冠军,希望帮助巴萨站上最高领奖台,同时自己也接受所有人的欢呼。

  但现实是,他们很有可能折戟在这场欧冠决赛中。

  输掉一切!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