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49 谁羡慕谁

0549 谁羡慕谁

  任凭比利亚雷亚尔使出浑身解数,强行将局面维持在不被动的情况,看起来好像能和拜仁势均力敌。

  但实际上,当拜仁,或者说是叶枫真正发力的时候,比利亚雷亚尔的防守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攻破了。

  看着拜仁球员们在自己主场肆无忌惮的庆祝着进球,每个黄色潜水艇的球员心里都不好受,看台上的球迷们也同样如此,如鲠在喉。

  难道,他们的差距真的已经达到不可逾越的程度?

  比利亚雷亚尔能闯进欧冠正赛,正是因为他们上赛季在西甲联赛中杀进了前四名,这也证明了他们在西甲中的地位。

  不过,与前面的巴萨和皇马相比,比利亚雷亚尔也只能算是西甲二流豪强,和塞维利亚,马竞,已经瓦伦西亚大致相当,远远不具备真正挑战西甲双雄的资格。

  而上赛季在西甲强势夺冠的巴萨在欧冠决赛中被拜仁踢得毫无招架之力,整体战术完全失效,球员们如同丧家之犬一样。

  就连巴萨都被拜仁踢成这个妈样,那么自己现在挡不住拜仁的冲击,似乎也无可厚非。

  这么一想,心里就好受多了。

  说到底,还是拜仁的实力太强。

  刚刚他们能和拜仁掰掰手腕,也只是假象。

  虽然绿茵场上永远不可能仅仅依靠纸面实力去赢得比赛,但纸面实力的强大,却可以将获胜概率升至最高,甚至于无限接近于胜利。

  “不是比利亚雷亚尔实力不强,他们对于拜仁的防守几乎已经做到了极致,这甚至是很多欧冠豪门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

  “可惜,这个赛季的拜仁几乎已经变成了一支没有明显弱点,没有致命漏洞的王者之师。”

  “换成任何一支球队面对拜仁,恐怕他们也不能比比利亚雷亚尔做得更好了。”

  “当然,比利亚雷亚尔也不用气馁,因为他们完全可以去争取第二个小组出线名额。”

  “而且,面对全员拜仁固然难求一声,但不要忘记,击败强大对手的,往往是对手自己的失误。”

  “拜仁的伤病问题是一直困扰他们前进的最大桎梏,或许下一次再碰面的时候,拜仁连首发名单都凑不齐也说不定呢。”

  解说员不无感慨的做着解说,看起来好像在宽慰比利亚雷亚尔,但谁又知道他心中的无奈呢。

  似乎每次解说拜仁的比赛,都没有太多的悬念,这让解说比赛少了很多的趣味性,一如既往的一成不变。

  虽然他可以另辟蹊径,片面的预言拜仁会输掉比赛,可往往用不了90分钟就被打脸,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不是?

  所以,解说员也很难的。

  ......

  等拜仁庆祝过进球,比赛终于重新开始。

  比赛的局势,也从这一时刻开始变得明朗。

  比利亚雷亚尔开球,但他们却不敢大举压上进攻,因为他们很清楚拜仁会趁着他们压上的功夫做些什么。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支豪门球队死在这个地方,虽然看起来已经没有太多希望,但比利亚雷亚尔依然不希望死在这里。

  所以他们还是和比赛刚开始一样,并不急于进攻,就算丢掉球权也无所谓,他们依然从中场开始构筑防线,来和拜仁周旋。

  至少这样,他们感觉自己还有可能做些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教练加里多在场边来回踱步,显得很烦躁,谁都看得出来他对于场上局面是不满意的。

  可他却始终没有给球员们更多指示,因为他并没有想到更好办法来应对拜仁。

  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吕滕,加里多有点羡慕这个风度翩翩的拜仁主教练。

  据说原来吕滕和自己一样,都只能执教普通强队,并没有办法去执教真正的超级豪门。

  不过在沙尔克04夺冠之后,吕滕顺利上位,终于如愿可以执教拜仁慕尼黑了。

  要知道,现在的拜仁慕尼黑绝对是整个欧洲足坛最具竞争力的球队,并且可能没有之一。

  这样的好事情,为什么自己遇不上?

  要是自己也有机会去执教一下皇马或者巴萨,那么未必就没有机会和拜仁掰掰手腕。

  可惜,这太难了。

  叹息一声,回到教练席上,开始和助理教练商讨接下来的战术改变。

  不管怎样,总不能就这么认输吧。

  而此时,吕滕环抱双臂,虽然始终风轻云淡的注视着场上,但余光却瞄到了对手主教练的反应,心中无比得意。

  装逼成功!

  他觉得自己和拜仁实在相得益彰,自己有能力让拜仁战无不胜,拜仁有实力满足自己装逼的欲望,这真是让自己一颗心闷骚的心不停骚动啊。

  当然,他现在忍不住也有点嫉妒格兰德。

  以二队教练身份临时带队,居然都能拿到双冠王,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不过幸好自己现在也执教拜仁了,自己也有机会完成拜仁上赛季的壮举,甚至在冠军数量上超过上赛季。

  甚至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只要安排好首发阵容,然后静静装逼等着球队赢球就好了。

  ......

  场上,比赛在继续,但似乎又从波澜归于沉寂。

  叶枫身边跟着塞纳,曾经西班牙国家队的主力后腰现在根本不敢放任叶枫乱跑。

  一想到刚刚叶枫拉边后所造成的威胁,塞纳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当你觉得你竭尽所能防死了叶枫的时候,他就会用一种清奇的角度向你诠释他所拥有的奇特能力,然后让你防不胜防。

  这就是一个全能中场的可怕之处,这就是一个真正自由人所能够造成的威胁。

  而这个时候,叶枫虽然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塞纳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从塞纳那已经快要拧在一起的眉毛上,叶枫就能够看出他的苦逼。

  “话说,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有点着急了?”

  看着塞纳那一张快50岁的脸,叶枫实在没忍住,调侃了一句。

  塞纳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叶枫在说什么,不过随后就一额头的黑线。

  玛德,长得老相犯法啊?

  忍不住很想狠狠给叶枫一拳,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尊老爱幼,这货真的是太气人了。

  然后,还不得塞纳说什么,旁边的马切纳没忍住,噗呲一下笑喷了出来。

  实际上,在比利亚雷亚尔队内,队友们没事也会调侃一下塞纳的长相,这很有意思。

  可谁想到,在比赛场上居然又被对手调侃了一下。

  果然,这不是一个人的观点,而是所有人的共识啊!

  “嗯,你真的太老了,你看,现在就连对手也这么说。”马切纳对着塞纳耸耸肩,然后忍不住又笑了。

  塞纳恨不得撕了马切纳的嘴!

  你丫站哪头?

  比赛还落后对手呢,你居然在这里和对手站在了一边?

  要不是规则不允许,我现在就啐你一脸!

  塞纳突然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了。

  “你们其实不用太担心,以你们的实力,拿到小组第二应该不是问题,所以不用皱着眉头。”

  叶枫看着整个人似乎都不好了的塞纳,嘿嘿笑着安慰道。

  说起来,别看这个小组是真正的死亡之组,但比利亚雷亚尔相比于曼城和那不勒斯,显然欧战经验更加丰富,出线的机会也更大。

  至少,他们的态度就很务实。

  别以为拜仁现在如日中天,就所有球队面对拜仁都畏畏缩缩。

  想要拿拜仁祭旗的,大有人在。

  甚至叶枫觉得,以曼城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完全有可能在面对拜仁的时候疯狂进攻。

  然后,曼城被血洗就很顺理成章了。

  那不勒斯也同理,他们未必能像比利亚雷亚尔一样这么务实。

  塞纳和马切纳虽然并不怎么想和叶枫交流,但却也被叶枫的话吸引,忍不住点了点头。

  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比利亚雷亚尔的欧战经验丰富,远不是曼城和那不勒斯这种欧战新兵所能比较的。

  就算他们和曼城那不勒斯拼了一个势均力敌,可现在他们面对拜仁时候输得不怎么惨,要是曼城和那不勒斯被拜仁血洗,比利亚雷亚尔岂不是就直接出线了?

  玛德!

  不对!

  塞纳和马切纳忍不住猛拍脑袋!

  差点被叶枫带进去!

  什么叫争第二名?

  为什么比利亚雷亚尔不能争小组第一?

  就因为你们是拜仁?

  呸!

  欧冠冠军就牛逼啊?

  脾气上来了的塞纳在卡位的时候直接就给了叶枫一下。

  叶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知道塞纳为什么突然爆发。

  我明明没对他媳妇做什么呀!

  不过不理解不要紧,接下来身体动作理解就行了。

  顺势摔了下去,有那么一点点表演的成分在,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危险动作,他知道裁判不会给塞纳黄牌的。

  目的不是让他吃牌,而是可以接着这个借口向裁判施压,只要裁判警告一下,想必塞纳和马切纳防守自己的时候就要收敛一点了。

  毕竟,自己还是要前插的,身边跟着两个肆无忌惮的兽腰,怎么都不是很舒服。

  其实自己先下手为强也行,给他们来几下狠的,显示一下自己以牙还牙的决心。

  啊!

  论犯规数量,别看塞纳都快35岁了,可他整个职业生涯的犯规数量,未必就比叶枫多很多。

  毕竟叶枫一直都是德甲侵犯赛季侵犯总数最多的球员,而且是断层式的领先其他球员。

  一个攻击性极强的全能中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塞纳面对这样的叶枫也挺闹心,往死了防都防不住,而且动不动还比你都野蛮。

  你上哪里说理去?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