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53 你是魔鬼吗?

0553 你是魔鬼吗?

  走进赛场之后,傲赴沙尔克爆发出最炽烈的欢呼声,如同在山谷中炸响的惊雷,狂暴而不息。

  傲赴沙尔克一直是德甲最火爆的几个魔鬼主场之一,似乎永远不会比能够容纳球迷更多的安联球场更沉寂。

  不过今天,球迷们显然更加亢奋。

  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一场令人极其特殊的比赛。

  诺伊尔回来了;

  法尔范回来了;

  吕滕回来了;

  当然,还有叶枫,也又回来了......

  看着进入了首发名单的曾经在沙尔克04效力过的四名球星,矿工球迷总有一种对面才是真正的沙尔克04的感觉。

  当叶枫回归拜仁来到傲赴沙尔克面对沙尔克04的时候,矿工球迷就有一种恍惚迷茫的感觉,迟迟无法分辨出哪个是现实,哪个是幻想。

  而现在,这种感觉却放大了无数倍。

  这绝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轻描淡写轻松承受的。

  或许,表面强颜欢笑,但一个人面对镜子的时候,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至少,现在很多矿工球迷,就有流泪的冲动。

  他们只能将问题归咎于泪腺发达,或者风沙迷了眼,而不是他们真的动了情。

  真的好难受!

  ......

  叶枫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或许是适应了这份感伤,或许是在想些其他什么,随着队友们一起走上球场,眼神里,带着别人难以读懂的光。

  这是熟悉的沙尔克04,熟悉的球场,熟悉的草皮,还有看台上熟悉的沙尔克04球迷的脸。

  但不熟悉的是站在对面的对手,不熟悉的是站在场边教练席前的朗尼克。

  心中忍不住矛盾复杂,他想要让这个让他难忘的球场能够一直保留着体面,又想要狠狠教训一下环抱双臂一副舍我其谁样子站在那里的朗尼克。

  或许人生总是为难,总是难以做出选择。

  叶枫苦笑,总觉得自己有点矫情,矫情得很令人烦恼。

  或许,比赛很单纯,不单纯的只是他自己,仅此而已。

  又摇头笑笑,将脑海中那没有营养而又很荒谬的种种想法驱散出去,再收敛笑容,好像刚刚的一切只是听到了一个并不很好笑的笑话,想笑,但又不值一笑。

  “别像个娘们似的,我发现你比我还要多愁善感!”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突然从后面拍在叶枫肩膀上,随后这只手又顺势揽住了叶枫的肩膀。

  叶枫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说话的是法尔范。

  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自己离开沙尔克04已经一个多赛季的时间了,回到这里的时候,却依然有种种难以释怀。

  不过看起来,法尔范这个比自己在沙尔克04呆得更久,也更应该有感情的家伙,却好像比自己更释然,更洒脱。

  嗯,或许不应该用这么褒义的词。

  也不应该用冷漠或者冷血这么极具贬义的词。

  那么,还是没心没肺更合适一些。

  叶枫侧头,用一种让法尔范招架不住的表情看过去,明明这个表情并不可怕也看不出太多的异常,但就是让法尔范觉得心跳莫名加速。

  “那请问一点也不像娘们的法尔范先生,待会儿你要是进球了,你会不会大肆的疯狂庆祝?”

  叶枫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然后就这么轻笑着问道。

  明明声音很轻,甚至没有语气重音的一句话,却让法尔范感觉有千斤重。

  直指灵魂!

  法尔范很想轻松的回答叶枫,自己肯定会庆祝,要不然他就和叶枫一样,也矫情了,就像娘们。

  但事实上,法尔范却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庆祝,就像叶枫面对沙尔克04进球时候一样,那种感觉虽然他还没有真正经历,但却完全能够想象得到。

  “我觉得你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因为我这场比赛根本不会进球。”法尔范耸耸肩,故作轻松,“你也知道,对面的后卫都太了解我了,他们会把我防死的,就像在训练中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法尔范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并不足。

  叶枫脸上的淡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加深了一些,表情也突然变得玩味,这让面对他的法尔范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会的,你会进球的!”叶枫眼睛很突兀的眨了眨,然后丢下一句话,还不待法尔范再说什么,就已经转身走掉了。

  法尔范回想着叶枫那个玩味的表情,不自觉额头已经开始冒汗。

  法尔范听出了叶枫隐晦没有表达的意思。

  有他在,会给自己助攻,让自己进球,这不是问题!

  法尔范第一次并不那么想别人给自己助攻,这感觉,有些破天荒,而且感觉起来也没有道理。

  “你是魔鬼吗?”法尔范猛的一个激灵,然后对着还未走远的叶枫的背影喊道。

  叶枫没有回头,仅仅只是抬起手,轻轻摆了摆,不知道是在示意自己听到了,亦或是用这个动作承认法尔范的质问。

  是魔鬼吗?

  或许是。

  也或许不是。

  谁知道呢?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鬼,当然也可能是两个或者更多,就是不知道你表现在别人面前的,是魔鬼,还是你所希望别人看到的天使。

  但至少这一刻,在法尔范看来,混蛋叶枫心中唯一的一个天使终于被那一个集团军的魔鬼给干掉了。

  死得很惨的那种。

  ......

  比赛开始了。

  哪怕是沙尔克和拜仁这场所谓巅峰对决吸引着所有德甲球迷的目光,但和所有比赛一样,开始也仅仅只需要一声哨响,而没有什么不同。

  很不幸,拉姆是那个永远赢不了猜边的男人,所以拜仁只能又一次含着泪率先展开攻势。

  前场进攻球员一窝蜂的向前冲,中场球员梯次跟上,然后交由后场控球倒脚,不疾不徐的寻找战机。

  这就是吕滕的拜仁和从前拜仁的区别,哪怕仅仅还只有短短时间的调教,吕滕却已经让自己的理念在拜仁慢慢贯彻了下去。

  就比如开场。

  没有一脚长传的突袭,没有乱军致胜的凌厉,更多的是自信和沉稳,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就很有章法。

  而这时候,当法尔范作为首发右边锋冲进沙尔克04左路防区的时候,福克斯看着冲过来的后者,依稀有点恍惚。

  要不是和自己身上穿的球衣颜色不同,福克斯很容易把法尔范的进攻当成是协助回放。

  没办法,这就是惯性使然。

  就好像沙尔克04球员一度控制不住的想将皮球传给已经回归拜仁的叶枫一样。

  比赛,太难了。

  然后,在沙尔克04还没有进入状态的情况下,拜仁完成了一次极其有威胁,而且让沙尔克04球迷近乎崩溃的进攻。

  诺伊尔在禁区外接到小猪的回传球,从门将位置开始发动进攻,将球又交给了首发左边后卫拉菲尼亚。

  拉菲尼亚面对逼抢上来的劳尔,右脚做出传球假动作,却在劳尔被晃伸脚阻拦后将球拉到了身后右侧,然后快速过掉了劳尔,高速向前带球。

  沙尔克04并没有球员第一时间再上去阻拦,一直到拉菲尼亚已经带球过了中线,防守才姗姗来迟。

  不过这时候拉菲尼亚也没有再粘球,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的任务自然也就完成了大半儿。

  一脚横敲将球送到了接应过来的叶枫脚下,然后拉菲尼亚脚步不停的继续沿着边路向前冲,沿着里贝里专门给他让出来的冲刺空前一直向前。

  在叶枫接到皮球的时候,里贝里已经向着左路肋部杀去,再加上套边下底的拉菲尼亚,拜仁左路的进攻态势一下子凌厉了起来。

  沙尔克04自然不敢放任拜仁在左路搅风搅雨,防守中心很迅速的转移到了这一侧。

  内田笃人跟紧了拉菲尼亚,劳尔回不来,后腰马蒂普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拦截位置,跟上了里贝里,防止里贝里直接在肋部制造杀机。

  而拿球的叶枫自然更受到了重点照顾,琼斯出现在了叶枫面前,气势汹汹,大有一言不合就将叶枫撂在这里的意思。

  面对过去和现在一直以来的好基友,琼斯分得清场上和场下,所以他绝对不介意给叶枫来一下狠的。

  不过就在这时,琼斯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叶枫嘴角翘起的微微弧度,不明显,但又有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魔力。

  他在笑!

  笑得灿烂!

  笑得残忍!

  笑得让琼斯心悸!

  下一秒,琼斯悚然一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面对自己的叶枫,会采用一种最简单直接却又无比有效的突破方式。

  将球向前一捅,在琼斯来不及做出拦截反应的时候,皮球就已经从琼斯身边掠过,好像穿越过茫茫黑洞,清晰可见。

  脚上动作已经跟不上的琼斯脑袋中的思路却很清晰,惊涛骇浪中的他知道,叶枫是要生突自己了。

  果不其然,电光石火间,叶枫已经如同出膛的炮弹,原地炸裂而出,那可怕的爆发力,仿佛让四周的空气都变成了轰然的气浪。

  琼斯竭尽自己所能,脚下跟不上,身体也要倾过去,阻挡要从自己身边突破而过的叶枫。

  他很清楚,绝不能让叶枫就这么轻易撕开沙尔克04的中场。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悲哀的是,琼斯已经不是年轻的琼斯,年龄的增长让他的脚步变得沉重,动作变得迟缓。

  看着自己无力去阻挡的叶枫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琼斯忍不住悲从心中来,一种英雄迟暮的颓废感油然而生。

  是啊,没有一名球员最后不会败给时间!

  绿茵场上最可怕的杀手,不是郁郁不得志的无奈,不是花花世界诱惑下的灯红酒绿,不是折磨人至深的伤病,而是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的时间。

  因为你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曾经的那个初出茅庐天赋无限的追风少年已经变得垂垂老矣双鬓发白,不知不觉就要面临着退役,离开那奔跑了整个职业生涯的绿茵场了。

  就很伤感!

  琼斯也是在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31岁老将了。

  对于一个靠身体吃饭的防守中场来说,这是一个开始令人绝望的年龄。

  不过,下一秒琼斯却又自嘲的笑了。

  嗐!

  自己瞎合计什么呢!

  被叶枫这么无情的生吃过去,和自己老不老又有什么关系呢?

  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

  就算自己回到过去,回到最年轻身体素质最巅峰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无情且不讲道理的叶枫,好像也无法避免被生吃的悲惨结局。

  就是怎么都防不住就对了!

  不是自己的问题,是叶枫的问题。

  这家伙就是特么一牲口!

  想到这里,琼斯心里马上好受了许多。

  快扶我起来,我还能踢!

  ......

  生吃了琼斯之后,叶枫已经带球杀到了沙尔克04禁区前沿,面前只剩下最后一道后防线。

  禁区里的防守很凌乱。

  是那种被生生被分崩离析的凌乱。

  戈麦斯顶在小禁区里,身边跟着不断和他进行身体对抗的赫韦德斯,沙尔克04怎么也不能放任戈麦斯这么一个破坏力极强的一流中锋在禁区里肆意搞事情。

  而穆勒也一直在以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跑动吸引沙尔克04的防守。

  这样,沙尔克04的两名中后卫就都被勾搭走了,让叶枫一个人觉得好寂寞的说。

  这是给自己重炮亮相的机会?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叶枫在球场上从来都是果决的人,他始终信奉一个原则——当机会出现的时候,你就要牢牢把握住,否则,你不会知道机会还会不会再来。

  不过就在叶枫架起了炮架,准备远远轰它一炮的时候,沙尔克04的左边后卫富克斯却突然扔下了法尔范,奋不顾身的冲到了叶枫面前。

  而在叶枫身后,回追的劳尔和琼斯也如同饿狼一样扑过来,好像要和三人之力一下子吞掉叶枫。

  电光石火间,叶枫就有了判断。

  依然有机会射门!

  富克斯恐怕来不及阻挡自己的射门。

  他不是墙,一只伸出来的脚,不可能封锁住所有角度。

  不过,叶枫却依然放弃了直接用华夏重炮轰门的决定。

  原因很简单,他看见了从右侧杀进肋部并且还无人盯防的法尔范。

  忍不住嘿嘿一笑!

  就是你了!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