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54 为什么我会想起派对?

0554 为什么我会想起派对?

  叶枫也没有想到心心念念的机会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差点让他都没有准备好。

  走你!

  二话不说,一脚直塞,将球传到了肋部法尔范的脚下。

  然后,叶枫笑了。

  就想比赛开始前对法尔范的笑容,灿烂,又很残忍的那种。

  叶枫极具突然性的传球让傲赴沙尔克骤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声,事实上,从叶枫拿球那一刻开始,沙尔克04球迷就已经开始提心吊胆了。

  现在叶枫生撕了沙尔克04中场直面孱弱防线时,却灵魂一脚传球了,法尔范几乎已经形成单刀,矿工球迷怎么可能不惊叫?

  忍不住哀嚎着,上赛季他们不愿意面对的是叶枫冲击他们的球门,现在又要加上一个法尔范。

  法尔范习惯性的跑位,下意识的接传球,但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有那么一点迷茫。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感觉叶枫在面对沙尔克04的时候会这么矫情,会很娘们了!

  自己也要矫情了!

  这感觉,真的很难用语言描述。

  还没有进球呢,自己就感觉有点受不了了!

  难道作为职业球员,不应该摒弃一切能够左右自己思维的想法和念头吗?

  做一个没有感情的射手不好吗?

  好吧,我做不到!

  法尔范咬着牙,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让自己眼中只有球门和沙尔克04的门将。

  用尽浑身力气,将球狠狠射向了沙尔克04球门,然后,法尔范就好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差点瘫倒在地。

  球,进了。

  傲赴沙尔克上空,哀鸣声汇聚,好像要传向宇宙。

  这一刻,法尔范没有欢呼,没有雀跃,更没有发泄一样的狂奔庆祝。

  回过头,在悲鸣声中,仿佛透过时空去看向叶枫。

  “你真是个魔鬼!”

  你为什么把球传给我?

  你为什么不自己射门?

  你就是彻彻底底的魔鬼!

  可随即,他看到了,看到了叶枫遥遥对着他竖起的大拇指,这让他感觉很荒诞,甚至哭笑不得。

  嘴角艰难的扯了扯,露出了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法尔范觉得这是从他生下来到现在为止,最难看的时候。

  法尔范母亲:不,你生下来像猴一样,比这难看多了,不信你看照片......

  进球的法尔范没庆祝,助攻的叶枫没庆祝,所以,拜仁其他球员的庆祝也就草草结束了。

  而此刻,似乎谁都没有从刚刚的进球中回过神来。

  “这太不可思议了。”

  “或许进球的过程对于总是能打进神仙球的拜仁来说不算多么精彩,但你会发现,这粒进球太特殊。”

  “从诺伊尔开始发动进攻,拉菲尼亚带球过半场,叶枫撕开沙尔克04中场防线然后直塞球助攻,最后由法尔范一锤定音将球打进沙尔克04球门,这就是整个进球的过程。”

  “你会难以置信的发现,参与进球过程的四名球员,全部都是沙尔克04曾经的球员。”

  “一个赛季前叶枫离开沙尔克04回归拜仁,拉菲尼亚远走意甲。”

  “这个夏天,诺伊尔和法尔范一起加盟拜仁,拉菲尼亚也从意甲来到了拜仁。”

  “他们都曾经是沙尔克04夺冠赛季的绝对功臣,和沙尔克04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姑且可以称他们为‘沙尔克04系球员’吧!”

  “现在,四名沙尔克04系球员在傲赴沙尔克球场用他们的方式配合攻破了沙尔克04的球门,这一幕,太令人震撼了。”

  “这绝对是世界足球历史上最令人无法忘记的一幕。”

  解说员的话带着颤音,充分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这样具有灵魂冲击力的故事,对每个人内心的冲击都不言而喻。

  当然,此刻最难受的,莫过于所以沙尔克04球迷了。

  眼睁睁看着四名他们最喜爱的球员披上对手战袍,然后用一连串的配合攻破了自家大门,这甚至比失掉联赛冠军的悲伤更令人难以抵挡。

  不知道为什么,沙尔克04球迷好像看见了一个画面,一个令人泪崩的画面。

  叶枫、诺伊尔、法尔范和拉菲尼亚穿着沙尔克04的蓝色球衣,在球队训练基地门外站成一排,微笑对着所有人挥手,说再见!

  下一秒,四个人身上的球衣变换了颜色,变成了属于拜仁的红色。

  所有人伸出手,拼命去够向他们四个人,想要把他们紧紧拉住,不让他们离开。

  但面前却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墙,阻挡着他们,让他们只能无力的去嘶吼,流泪。

  然后,画面回到现实,就是四个人攻破了沙尔克04的球门。

  沙尔克04球迷已经泪如雨下。

  他们多希望这就是一个梦,一个噩梦,哪怕不能醒来。

  ......

  比赛并没有中断多久,当拜仁球员们回到自己的半场,比赛就能够重新开始了。

  法尔范回头看向叶枫的表情很幽怨,怨念冲天,就好像昨日还甜言蜜语的郎君今天却把你推下了悬崖的那种。

  叶枫想笑,但他忍住了。

  如果这个时候再笑,那好像有点太不厚道了。

  重要的是,他怕法尔范突然上头,然后和他拼命。

  不是打不过,是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失手打死了法尔范。

  比赛重新开始了,沙尔克04开始在中后场不断传球,意图寻找进攻机会。

  琼斯又一次出现在了叶枫面前,而且在朗尼克的要求下,叶枫的身边还多了一个马蒂普。

  一个好基友,一个小老弟。

  可以凑一锅斗地主了!

  叫地主!

  抢地主!

  叶枫忍不住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直接抽出婴儿肥的那种。

  玛德,打死他都不会琼斯玩斗地主,他怕自己忍不住吐血身亡!

  “有没有搞错?”叶枫冲着琼斯和马蒂普吐槽:“现在你们在进攻,你们跟着我干嘛?”

  琼斯憨憨不说话,马蒂普很自觉自己的小弟身份,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跟着叶枫,如影随形。

  尼玛!

  叶枫第一次觉得自己被防住了!

  忍不住看向了站在场边不时摇头不时呼喊指挥的朗尼克,叶枫撇了撇嘴,眼神中带着一点不屑。

  这家伙肚子里也没东西。

  这种让两名防守中场同时盯防自己的招数,几乎所有对手都用过。

  事实证明,这种防守方式并不会很奏效。

  只有那种球队在中场站位控制空间的整体防守,才有可能给自己制造很大的麻烦。

  当然,能够布置出这种强度防守的都是战术执行力极强的球队,非豪门根本做不到。

  朗尼克大概也就是觉得自己不能什么都不做,必须得做点什么,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至于能不能真正防守住叶枫,大抵上他是不抱太多希望的。

  沙尔克04丢球后的反扑并没有嫌弃太大浪花,很快就被表现更稳健的拜仁扑灭,拜仁已经完全占据了场上主动权。

  “现在呢?”琼斯憨憨的摊开手掌,一副“你又能奈我何”的样子。

  是啊,现在轮到拜仁进攻了,琼斯和马蒂普联手夹击叶枫就再正常不过了。

  面对一个滚刀肉一样混不吝的琼斯,叶枫最好的回应办法,自然就是打得他叫爸爸。

  所以叶枫耸耸肩,对着琼斯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只是,琼斯的粗神经大概是看不出这个笑容中的其他东西的。

  故意没有躲着琼斯,背身将琼斯倚在身后,然后举手向小猪要球。

  当皮球传到叶枫脚下时,叶枫用大长腿将皮球控制在了琼斯的小短腿够不到的范围,依然死死将琼斯卡在身后,就是欺负琼斯的小短腿。

  琼斯不断想要从叶枫身边绕过,将叶枫脚下的皮球捅走,只不过无论他怎么绕,却都绕不开叶枫那宽厚的肩膀。

  虽然他始终承认叶枫是他的好基友,但这并不代表着在场上就要手下留情,所以琼斯很没有心理负担的在背后对叶枫下手了。

  防守时候有手上动作是大多数防守球员都不会去刻意控制的,而且往往这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反正只要裁判看不到,就是合理的。

  叶枫后背就琼斯怼了一下,虽然琼斯没有下死手,但叶枫还是被阴了一下。

  忍不住龇牙,叶枫真想回手就给琼斯一肘子。

  “伙计,轻点!”叶枫背对琼斯,不满的嚷了一嗓子。

  然后,琼斯又给他来了一下。

  尼玛!

  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叶枫可不再客气了,撅起屁股猛的一拱,就给猝不及防的琼斯拱得连连倒退,最后保持不住平衡跌坐在地上。

  看台上的沙尔克04球迷们忍不住捂眼,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曾几何时,他们每次见到叶枫在傲赴沙尔克施展“屁股出膛”,他们都会忍俊不禁,然后大肆嘲笑对手的狼狈。

  不过现在,琼斯被叶枫拱,就很尴尬了。

  裁判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吹哨,其实他是想判叶枫犯规的,可仔细想想,似乎也无伤大雅。

  只有琼斯自己坐在地上有点发懵,他感觉自己被叶枫的屁股给侮辱了。

  马蒂普马上补位上去,根本没有时间去关心琼斯的心理感受,他只知道,不能再让叶枫前进了。

  好在叶枫也没有再带球向前,而是顺势将球分到了左路。

  虽然这次进攻拜仁最终无功而返,但叶枫却觉得很爽。

  本想转回头去把琼斯拉起来的,不过琼斯就好像小媳妇生气似的闹别扭,拍开了叶枫的手。

  呦呵!

  丫还傲娇上了!

  看着气愤难平的琼斯,叶枫忍不住直乐。

  在我面前嘚瑟,是没有好下场的。

  好吧,看你这么委屈,回头派对上,专门给你安排两个嫩模!

  不过刚刚想到这里,叶枫就又忍不住想抽自己大嘴巴。

  玛德!

  琼斯还用自己给安排嫩模?

  这家伙估计每天都要为有太多可怕的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而感到苦恼!

  丫就是一牲口!

  越想越不爽的叶枫毫不客气的又给琼斯来了一下,哪怕因此被判了犯规都满不在乎。

  琼斯想哭,自己招谁惹谁了?

  看着叶枫和琼斯在那里相爱相杀,沙尔克04球迷就好像回到了过去的欢乐时光,可惜,也仅仅只是好像。

  比赛以一种相对单调的形式在进行,沙尔克04即使在主场,面对一个完全成熟的拜仁,也很难真正去抗衡。

  甚至很多人看得出来,在叶枫没有完全发力的局面下,沙尔克04已经无法应对,要是叶枫火力全开,那么沙尔克04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吕滕站在场边,表情肃穆,仿佛并没有因为拜仁完全掌控了局势而高兴。

  同时,沙尔克04球迷看向吕滕的目光也是复杂的。

  严格说起来,球迷们对吕滕的爱,应该是仅次于叶枫的。

  讽刺的是,吕滕和叶枫又联手了,却没有沙尔克04什么事儿了。

  当上半场进行到第28分钟时,拉姆助攻戈麦斯打进拜仁本场比赛的第二粒进球。

  随后没过几分钟,叶枫用一脚禁区外的爆射,轰开了矿工大门,将比分改写成了3:0。

  哪怕对沙尔克04抱有最大期待的球迷也不得不无奈承认,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了。

  拜仁又一次用半场时间解决了比赛。

  半场结束球员们下场时,叶枫揽住了琼斯的肩膀,虽然琼斯依然还气呼呼的,但却口嫌体正直的任由叶枫动手动脚。

  “退役之后你打算定居德国还是定居美国?”叶枫颇为感慨并且好奇的问道。

  琼斯的母亲是德国人,父亲是非裔美国人,所以琼斯既可以算是美国人也可以算是德国人。

  他在法兰克福出生,但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居住在美国,不过在父母离婚后,他就跟着母亲回到德国,并且一直在这里生活到了现在。

  在国家队上,他选择了美国队。

  所以叶枫才会很好奇琼斯退役后的选择。

  琼斯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当然是留在德国。”

  叶枫点点头,这样很好。

  虽然地球并不大,但美国和德国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比如早上起床,叶枫觉得天气不错,万里无云的,于是想要晚上半个派对庆祝一下,这样的话,远在美国的琼斯恐怕是赶不过来的。

  而要是在德国就不同了,一个电话过去,撑死了下午就能看见琼斯那张憨憨的脸。

  哦,为什么我会想起派对呢?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