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62 球,进了?

0562 球,进了?

  对阵奥格斯堡的比赛,叶枫圆满的完成了任务,不仅打进两球,而且还成功和对手交换了球衣。

  已经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果了,如果有,那就只能说是帽子戏法。

  不过你以为帽子戏法就好像吃饭和便便一样简单?

  真当场上对手都是木偶啊?

  至少,叶枫觉得两个进球已经足够了,怎么都不能算是表现有失水准的一场比赛。

  最近一个时期,拜仁已经进入了魔鬼赛程,赛程的密集程度实在让人胆寒。

  每个赛季的这个时候,拜仁都要一阵手忙脚乱,几个赛程密集期都会提心吊胆,生怕过不去这个坎。

  没办法,谁让拜仁的伤病已经成为了他们在欧洲足坛的标签呢!

  不过这个赛季倒是很出人意料,虽然赛季初期好像左后卫被诅咒一样,连续伤了三个左后卫,但由于拜仁阵容的可怕深度,居然就真的这么平稳过渡过来了。

  除了三个边后卫的伤病,其余位置几乎没有什么非战斗性减员,每个球员都是生龙活虎的,简直就好像开挂了一样。

  而且随着赛季的进行,三名边后卫陆续伤愈归队,可以重新上场比赛,拜仁又一次变得底气十足起来。

  这在从前几个赛季是绝对不敢想象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拜仁目前的齐整阵容,让他们面对任何对手都不会胆怯。

  周中的比赛在安联球场进行,上一场去到那不勒斯虽然没有遭遇什么球迷暴动,但球员们还是忍不住提心吊胆。

  所以,还是主场的比赛最舒心。

  经历过一阵“拜仁控制比分”的舆论风波之后,拜仁球员们倒是一点都不在意这一点,他们觉得将比分控制到底。

  说了强行给你们打成同一水平的球队就一定要做到。

  况且,就算这个时候拜仁真的给那不勒斯踢一个3:0,恐怕所有人都不会认为拜仁是故意的,在这种舆论情况下,那只能是个巧合。

  所以拜仁一点都不担心。

  不过,这场比赛还真出了一点波澜。

  这恐怕也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

  上半场比赛还算正常,裁判表现像个人,比赛也很平稳。

  平稳的意思就是拜仁很好的控制了比赛,然后取得了2:0的比分领先。

  这时候大家就感觉很有意思了。

  难道,这场比赛比分真的要朝着3:0而去了?

  要知道,赛前菠菜公司开出的赔率中,3:0这个比分罕见的赔率极低,好像这个比分真的是被控制了一样。

  现在比分居然也真的照着这个方向在发展,大家怎么可能不吃惊。

  不过,下半场的局势却突然变得波云诡谲起来。

  拜仁肯定不会就这么收手,3:0的比分还没达到呢,于是他们继续发动着最猛烈的攻势,一直压得那不勒斯喘不过气来,好像窒息了一样。

  下半场第49分钟,拜仁又一次连续踢出威胁进攻,直接打崩了那不勒斯的防守。

  叶枫中场拿球,和策应过来的里贝里做出二过一配合后,直接带球向前杀去。

  在接近那不勒斯禁区弧顶的时候,虽然遇到了因勒的阻拦,但叶枫却没有扮演孤胆英雄,而是在因勒出脚抢球之前,直接送出一脚直塞球。

  大概谁也没有注意到穆勒的跑位,他一贯都是神出鬼没的,也就叶枫这个发小和他有足够的默契,换成其他人,这个时候恐怕根本不会给他传球。

  穆勒拿到皮球,半转身直接完成一脚近在咫尺的抽射,那不勒斯门将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皮球飞进自家球门。

  3:0

  这一瞬间,所有观看这场比赛的球迷都已经捂住了额头,表情难以置信。

  拜仁居然真的又把那不勒斯踢成了3:0。

  那么接下来,他们该不会又刻意的放慢节奏,直接将比赛拖到结束吧?

  反正所有人都无语了,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哔了狗的心情。

  然而,这时候裁判的哨声却突然响了。

  不是进球有效的哨声,而是进球无效的哨声。

  同时裁判的双手挥舞起来,做出了进球无效的动作。

  没错,就是进球无效。

  安联球场刚刚爆发出一阵欢呼,却在此刻戛然而止,所有人脸上表情都吃惊不已,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边裁那高高举起的旗帜。

  越位,进球无效!

  叶枫距离主裁判最近,内心充满愤懑的冲了过去,毫不顾忌的直接质问起了主裁判。

  “这是一个好球。”

  “没有越位。”

  “我希望裁判先生你的眼睛是好的。”

  传球的瞬间,叶枫肯定是注意到穆勒的跑位的,以他的目测,穆勒撑死了就是和对手后卫线站在同一条线上,甚至可能还要靠后一点,根本没有越位的可能。

  这绝对是一个误判。

  不过裁判似乎并不这么想。

  “这是毋庸置疑的越位,我和边裁的看法一致,我们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裁判一本正经且无比严肃的对叶枫道。

  叶枫心头一阵火气。

  更相信你们的眼睛?

  你确定你们特么的有眼睛?

  还不等已经来了情绪的叶枫再质疑什么,拉姆就已经冲过来挡住了叶枫,将他拉离开裁判。

  拉姆是真担心叶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给自己惹来麻烦。

  而这时候,穆勒也已经跑到边线处质疑边裁的判罚,可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看台上的拜仁球迷们嘘声不断,都是送给裁判组的,这是拜仁的主场,是他们的地盘,一切不符合拜仁利益的判罚都是要被嘘成狗的。

  直播画面已经给出了刚刚的镜头回放,同时也画线判断出了刚刚的站位。

  并不越位。

  甚至穆勒比那不勒斯的后卫线站位更靠后一些。

  “这是一个误判。”

  “穆勒的位置并不越位,他处在那不勒斯后卫线更靠后的位置。”

  “这是裁判组的失误,让拜仁失去了一个本该存在的进球。”

  “让人吃惊的是,主裁判和边裁同时做出了错误的判罚,这是非常罕见的。”

  “看来,欧足联的裁判培训工作还是要多下一点功夫啊。”

  直播间的解说员看过慢镜头回放,忍不住无不感慨的道。

  要是裁判吹掉了拜仁的进球,那么拜仁现在就真的已经3:0领先了。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很多人已经开始怀疑了。

  场上比赛暂停了好一阵儿,才终于重新开始。

  叶枫微微眯起了眼睛,盯着不远处的裁判,这种锐利并极具锋芒的眼神让裁判感觉如坐针毡。

  “他不会要打我吧?”裁判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

  叶枫当然不会打他。

  打裁判的代价他可承受不起。

  他就是很想知道,裁判究竟是出于什么心理,才会吹掉了刚刚这个好球。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眼瞎?

  还是心都脏了?

  叶枫觉得,可能是后者。

  或者也不用说得那么夸张,可能主裁判也仅仅只是听命行事。

  反正叶枫对于欧足联能够干出什么事儿都不会觉得奇怪。

  就好像抽签一样,要说没有欧足联的操纵,打死叶枫的不会相信的。

  同样,裁判是欧足联任命的,难道裁判还能摆脱得了欧足联的控制。

  还不是我让你怎么吹,你就得怎么吹!

  所以,这背后所没有暴露出来的东西,叶枫是深恶痛绝的。

  那么,就让接下来的比赛看看,究竟是哪一种可能吧。

  为了证实某种可能,叶枫变得更加活跃了。

  当那不勒斯中场哈姆西克拿球的时候,叶枫一个野蛮冲撞就将哈姆西克撞翻在地。

  不过意外的时候,这个粗野的动作却好像被裁判无视了,裁判根本没有吹罚叶枫犯规,而是示意比赛继续。

  叶枫都有点愕然,以至于慢了半拍,没有能够快速带球发动进攻。

  哈姆西克站起来就要找叶枫的麻烦,不过却被手疾眼快的因勒拦住,等那不勒斯破坏掉了拜仁这一次进攻后,几名那不勒斯球员才跑过去围堵裁判。

  叶枫很清楚,自己的防守动作肯定是过线了的,就算是在身体对抗最激烈的英超都会被判犯规,所以他才不会说什么呢。

  裁判在那不勒斯球员的围攻下,一点也不显狼狈,始终坚持自己的判罚,就好像一个坚持真理的卫道士一样。

  叶枫摸摸鼻子,难道这是在找平衡?

  在吹掉了拜仁一个进球后,从其他方面来补偿拜仁?

  忍不住冷笑,对于这种强盗逻辑,叶枫还是嗤之以鼻的。

  很快,哈姆西克又一次拿球,这一次,叶枫就更不客气了。

  直接将哈姆西克连人带球铲翻在地,虽然他最后收脚了,不至于给哈姆西克造成严重伤害,但这个动作绝对是黄牌动作。

  哈姆西克也不是善茬,直接在地上翻滚起来,好像好几条腿都被铲断了一样。

  裁判的哨子这回响了。

  在其他那不勒斯球员要冲过来抱打不平的时候,裁判果断判了叶枫的犯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不勒斯球员本来是要找叶枫算账的,眼看着裁判再没有任何表示,直接来一个急刹车,然后就是急转弯,全部冲向了裁判。

  玛德!

  这么恶劣的动作都不给黄牌?

  叶枫是你爹啊?

  也难怪那不勒斯球员们义愤填膺,恨不得生吞了裁判,就刚才叶枫的动作,到哪里都妥妥要吃黄牌,弄不好要是裁判看他不顺眼,直接红牌罚下场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这个裁判却好像上场忘带了黄牌一样,死活就是不出,甚至感觉他判叶枫犯规都是勉为其难的,并不是很情愿。

  叶枫也是有点懵了。

  这试探,结果简直太奇妙。

  换成其他比赛,他刚才的铲球根本就是在主动申请黄牌。

  可现在,自己啥事儿也没有?

  荒诞并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叶枫已经完全明白了。

  裁判就是眼瞎,没别的!

  刚才的越位恐怕裁判当时就是那么想的,不过事后发现自己误判后,就在场上连续给拜仁找平衡。

  所以叶枫本该犯规的没被吹犯规,本来该吃牌的也没吃牌。

  忍不住有点哭笑不得,这特么算什么裁判?

  你上场来玩过过家家来了是不是?

  忍不住有点扫兴,他还以为裁判的判罚有什么隐情呢。

  认识到了这一点,叶枫也就不再纠结,开始和队友们继续猛攻,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那不勒斯倒是也被彻底挑起了火气,开始和拜仁死拼,哪怕没有机会赢,好像也要咬掉拜仁身上几块肉似的。

  局势一下子也变得激烈起来。

  吕滕站在场边,对拜仁场上球员的表现有点担心起来。

  赢球是肯定的。

  但要是球员被气急败坏的对手不管不顾的弄伤了,那他都没有地方哭了。

  来到拜仁后,即使还没有体验到拜仁大规模伤病潮的恐怖,可左后卫的诅咒已经让他跺脚骂娘。

  他可不想带一个缺胳膊少腿的拜仁。

  所以,吕滕来到场边,只是球员们不要硬拼了,可以放慢节奏了。

  然而,虽然大部分拜仁球员都很听话,但他们似乎忘记了,拜仁场上还有一个不肯安分的人呢。

  叶枫很想听吕滕的话,但他却是一个很执着的人。

  一旦他认定的事情,他就一定要做,而且还要做好。

  就比如现在,他的恶趣味就是要让他搞一个3:0,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于是,在其他球员们渐渐开始放缓节奏的时候,叶枫却好像堂吉诃德一样,拿着剑开始朝着那不勒斯冲刺了。

  反正戈麦斯都已经后撤了,就算叶枫顶上去,也不至于让拜仁整体防守阵型出现问题。

  他就一门心思的往前冲,他只想要再进一个球。

  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还真让叶枫得到了一个机会。

  在因勒在后腰位置接到队友传球的时候,叶枫突然冲了过去,一记滑铲直接留下了因勒脚下的皮球。

  然后电光石火间爬起来,动作连贯无比,直接在距离球门超过40码的位置来了一脚令人震撼无比的远射!

  皮球好像炮弹一样轰进了那不勒斯球门,让那不勒斯门将毫无办法。

  球,进了?

  ......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