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83 一笑就丢球?

0583 一笑就丢球?

  原本死拼拜仁的斯图加特被叶枫一个压制之后,比赛就变得无趣起来。

  拜仁场上球员也是觉得很没意思。

  他们当然并不怕对抗,但他们不希望进行没有太多意义的对抗,仅此而已。

  而现在一个龙腾虎啸的对手就这么生生被叶枫搞得好像小猫咪一样,他们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不过再想到这场比赛的重要性,拜仁球员们也就收起了同情心,开始正常发挥。

  最终这场德国杯半决赛完场时的比分是1:4,斯图加特在主场被拜仁打得七零八落,只能遗憾出局。

  叶枫打进一球,其余更多时候都是在看热闹,看队友们的发挥。

  没办法,队友太强,自己开个头,接下来故事完全不用自己编,就是这么轻松。

  赛后,斯图加特主教练在发布会上很无奈的表示,拥有叶枫就是拜仁最大的幸福了,如果没有叶枫,那么现在拜仁说不定还在哪里挣扎呢。

  球迷们也是深以为然。

  叶枫对于拜仁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名球员,哪怕是那些上古名宿。

  就好像这场比赛,明明拜仁开场并不占优势,甚至让主场作战的斯图加特占据了主动。

  可叶枫还是凭借自己与众不同的能力,将对手从天上打了下来。

  然后比赛就彻底进入正轨了。

  哪怕叶枫没有进太多的球,哪怕他没有贡献太多的数据,可比赛的基调就是他打下来的,这一点你必须要承认。

  所以谁是比赛最佳球员,就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淘汰掉斯图加特,意味着拜仁成功闯进了本赛季德国杯半决赛,只要再赢下半决赛和决赛两场比赛,拜仁就将成功问鼎德国杯,完成六冠王的伟业。

  舆论惊呼,已经无人能阻止拜仁冲锋的脚步了,他们将完成史无前例的成就。

  还有谁能狙击拜仁?

  四场1/4决赛结束后,德国杯四强也全部出炉了。

  菲尔特淘汰了霍芬海姆,这个来自德乙的球队很不可思议的闯进了德国杯四强,可他们怎么可能是拜仁的对手?

  门兴格拉德巴赫淘汰了柏林赫塔,也如愿杀进四强,但想想他们之前被拜仁蹂躏成什么样子!

  唯一有机会和拜仁一较高下的就是多特蒙德了,他们也成功杀进了四强。

  也就是说,只要拜仁能赢下多特蒙德,就妥妥是德国杯冠军。

  事情已经很简单化了。

  相比之下,多特蒙德可能未必会对德国杯抱有多大的期待,毕竟他们要在德甲中追赶拜仁。

  可问题是,就算多特蒙德自己对德国杯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如果能阻止拜仁问鼎六冠王,他们恐怕还是很愿意在德国杯中和拜仁死拼一场的。

  只不过,接下来的抽签里,斯图加特和拜仁没有相遇,他们的对决,只能放到德国杯决赛中了。

  ......

  回到德甲联赛,在德国杯比赛中消耗颇大的拜仁采取了一定幅度的轮换。

  虽然吕滕过去执教沙尔克04时候没有太多的轮换战术经验,可来到拜仁之后,半个赛季的时间,他就快要将这项技能点满了。

  没办法,超级豪门拜仁每每需要多线作战,吕滕赶鸭子上架也必须要学会使用轮换,要不然板凳深度如拜仁,恐怕也撑不住。

  所以面对弗莱堡,包括叶枫在内,几名主力球员都没有进入首发名单,只能坐在替补席上待命。

  对于轮换,叶枫赞成;

  但轮换自己,他就不高兴了。

  说起来,他的体能状态真的不错,拜仁队内体能师都表示叶枫具备连续作战能力,很多时候都可以不用轮换。

  不过吕滕可把叶枫宝贝惯了,就是怕叶枫受伤啊!

  之前叶枫拉伤了大腿,休息了快两周的时间,吕滕感觉自己头发都白了一半儿。

  所以他哪里敢让叶枫冒险?

  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坐着吧!

  叶枫百无聊赖的坐在替补席上,身边是同样一副生无可恋模样的罗本,两个人已经无聊到互相数对方眼睫毛的程度了。

  “话说,你就没有对你日渐稀少的头发想想办法?”叶枫调侃着罗本。

  的确,随着年纪的增长,就好像罗本狂飙起来控制不住一样,罗本头发的去世速度也开始控制不住了。

  几年前还稍稍好一点,可现在脑门上面完全是油光锃亮的,角度对了,都晃眼睛。

  罗本倒也不太忌讳这事儿,毕竟他现在在德国踢球,而德国男人的普遍状态就是中年脱发,他不算是鹤立鸡群。

  “没办法,这种事情现代医学还解决不了。”罗本摇摇头道。

  叶枫可怜的看了看罗本,又忍不住摸了摸,不料搞了自己一手的油脂。

  “你还别笑,你以为你以后能逃得掉?”罗本不以为意的反击着叶枫。

  然而,刚说完,罗本就觉得不对劲儿。

  如果叶枫是纯种的德国人,那么以后恐怕真逃不掉脱发的命运。

  可问题是,叶枫哪里是纯种的日耳曼人?

  如果不是他那颜色不太对的眼球,就完全是华夏人的长相了。

  叶枫老爹的遗传基因很强大。

  那么,问题来了。

  华夏人秃头不秃头?

  罗本仔细的回忆起来,然后得到了一个让他十分沮丧的结论。

  好像华夏人都不怎么秃头的。

  忍不住对叶枫竖起了中指,罗本觉得不想再和叶枫讨论这个话题了。

  叶枫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没心没肺。

  然而,这时候场上拜仁丢球了,而镜头正好捕捉到了叶枫狂笑的画面,这一下子就引来了不小的争议。

  “在没有全主力出战的情况下,拜仁在场上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统治力。”

  “而弗莱堡有着保级压力,所以表现得比拜仁更加积极。”

  “这样,弗莱堡的进球就非常合情合理,毕竟拜仁三天前在德国杯八强战有不小的消耗。”

  “可我们看到,在拜仁丢球的时候,坐在替补席上的叶枫却一直在哈哈大笑,这很令人匪夷所思。”

  “他在为拜仁的落后而发笑?”

  “还是说他想到拜仁在战事不利的情况下有可能会让他出场力挽狂澜而高兴?”

  “很难解释这件事情,但至少从我们的角度而言,叶枫的笑是有争议的。”

  “就看比赛结束之后叶枫会有什么样的解释吧!”

  解说员皱着眉头,不无感慨的道。

  而球迷们也是被叶枫笑得很疑惑。

  虽然他们不相信叶枫会对拜仁的丢球而无动于衷,但本身叶枫笑这件事就很迷惑。

  不过就算解说员说的,他们只能等待叶枫的解释。

  而这个时候,叶枫也不笑了,丢球的事实让他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比赛中,而不是继续和罗本讨论有关秃头的问题。

  比赛重新开始之后,拜仁大举压上反扑,显然他们不打算就这么输掉比赛。

  不过,相较而言,弗莱堡表现得比拜仁凶猛多了。

  即使还不到生死攸关的最后时刻,可弗莱堡也不希望在最后一刻才去决定能否成功保级,所以即使面对拜仁,他们也完全不退缩。

  而拜仁的问题也很明显,这也是最近几场比赛都出现过的问题。

  拜仁有顾虑!

  不是关乎生死的比赛,拜仁没有必要和对手死拼。

  他们在德甲里有足够的领先优势,要是为了一场胜利而和对手死磕,到时候再伤退几个,拜仁可受不了。

  这种心态影响下,再面对对手的玩命冲击,拜仁难免会出现一点问题。

  弗莱堡的进球就是这么打进去的。

  上一场面对斯图加特,有叶枫在场上解决问题,而现在叶枫不在场上,顶替他出场的季莫什丘克完全没有叶枫这么霸气。

  叶枫忍不住摇头,再这么下去,拜仁要出问题的。

  虽然都说无欲无求,可有远大目标不也是一样么!

  你们为什么就不敢脱光了膀子干呢?

  受伤有什么可怕的?

  只要死不了就行呗!

  再说了,受伤了还能进医院有可爱小护士照顾你,一点后顾之忧都没有。

  如果他是主教练,那么现在早就给球员们叫到场边骂一个狗血喷头了。

  忍不住扒着前面吕滕的座位,叶枫讨好似的道:“头儿,让我上场呗,我做好准备了,保证能拿下比赛。”

  吕滕都懒得回头看叶枫,他自然知道叶枫的心态。

  不过,比赛才刚开始没多久,这时候就换人,那赛后舆论可就热闹了。

  “老老实实坐着,下半场再说!”吕滕没好气的道。

  “说好了,头儿你可别等七八十分钟才让我上场。”叶枫很担心吕滕和自己玩文字游戏。

  下半场一开始就出场和下半场快结束再出场,都能算是下半场上场,可这区别可就太大了。

  就算你能耐再大,没有给你足够的发挥时间,你也只能看着对手的球门闹心。

  再说,叶枫现在还要争夺欧洲金靴呢,每一分钟的上场时间都很重要。

  本来德甲比赛就少,自己还总轮换,这可咋整啊!

  一想到那两个变态在西甲刷进球刷得不亦乐乎,叶枫就一阵阵的闹心。

  坐在替补席上,叶枫就开始祈祷起来。

  上帝啊,给自己一个刷进球的机会吧!

  45分钟就行!

  当然,与其祈祷上帝,还不如给队友们加油。

  队友们表现给力了,他才有更多的刷进球机会。

  试想一下,如果叶枫登场时候,拜仁还落后着,对手肯定还是严防死守的姿态,叶枫想进球必然要面临极大的压力。

  而到时候要是拜仁取得了领先,不想输的对手必然会大举压上进攻,那叶枫可就有更大的空间去冲击对手球门了。

  拜仁的踢法就决定了他们愿意面对一个奔放的对手。

  所以,最好是等叶枫出场的时候队友们已经帮助拜仁取得领先,这样叶枫就能上场痛快的享受胜利果实了。

  只不过,这样也有一个隐患。

  万一吕滕看局面稳定了,不想让叶枫上场救主了,那可就麻烦了。

  所以叶枫很是忐忑。

  生杀大权掌握在别人手上真是很令人烦躁的事情。

  要不然,自己行贿吧?

  把吕滕这个老头子伺候好了,还不是想什么时候上场就什么时候上场!

  不过老头子喜欢什么玩意?

  嫩模?

  恐怕有心杀敌无力回天吧?

  一想到这个,叶枫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拜仁却在这个瞬间又丢球了。

  当场叶枫就傻眼了,笑容瞬间收敛,变成一副呆呆的样子,他是真没想到拜仁居然还能再丢球。

  而这时候,直播中,除了进球时候的骚动,叶枫的笑也再次引来了极大的关注。

  相比于刚才,这一次过程就更加清晰了。

  主画面是拜仁丢球的回放,而小画面则是叶枫刚才的状态。

  先是叶枫毫无征兆的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这边场上拜仁马上丢球,与此同时,叶枫脸上表情都呆滞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原来,不是叶枫因为拜仁丢球而发笑,而是发笑的时候恰好拜仁丢球了。

  再联想到刚刚拜仁的第一个丢球,似乎也是这种情况?

  这就更让人不可思议了。

  拜仁的两个丢球,居然都是在叶枫发笑的时候丢掉了。

  如果说第一个丢球不够清晰,可第二个丢球时,大家可看得太清楚了。

  叶枫坐在替补席上什么事情也没做,不知道怎么抽风似的突然发笑,然后拜仁就进球。

  这难道是一种诅咒?

  或者是说预兆?

  只要叶枫一笑,拜仁就丢球?

  虽然听上去难以理喻,可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不可巧合,那就太可怕,太诡异了。

  相比之下,弗莱堡的进球似乎都无法引来关注,所有人都对叶枫的笑和拜仁的丢球时机感到不可思议。

  “我们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叶枫一笑,拜仁就丢球了?”

  “而且还是连续两次?”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预兆?”

  “那么不管原因如何,我们已经找到不让拜仁继续丢球的方法了。”

  “那就是捂住叶枫的嘴巴,不要让他在笑出来!”

  “拜仁,今天死在叶枫手里了!”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