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在足坛疯狂刷钱 > 0584 上场后的步骤分解

0584 上场后的步骤分解

  当然,此刻坐在替补席上的叶枫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可不知道大家已经把他的笑当成了死神的诅咒。

  他是真的有点着急了。

  如果这场比赛拜仁真的阴沟翻船,而一旦多特蒙德再拿下对手,那么拜仁的领先优势将只剩下五分。

  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叶枫希望看到的结果。

  这么小的领先优势,很让人没有安全感啊!

  毕竟多特蒙德已经从欧冠中淘汰了出去,而拜仁还要分心于欧战,很难说在德甲联赛中保持足够的专注度。

  要是真出现领先10个积分反而赛季最后被多特蒙德逆转的局面,那么拜仁众将恐怕都要自杀以谢天下了。

  好在吕滕已经答应叶枫下半场让他出场,要不然他早就急得像猴子一样在场边乱蹦乱跳了。

  不过说起来,叶枫对场上队友们也是有点鄙视的。

  咋地?

  你们就那么害怕?

  受伤又能怎么样?

  不受伤还叫拜仁人吗?

  现在倒是好了,没有受伤的危险,可比赛赢不了,你就算活到180岁又有个屁用?

  这时候绝对不能松!

  对手表现凶狠,你就比他表现更凶狠!

  谁怕谁啊!

  反正叶枫是不怕的!、

  最重要的是,弗赖堡球员凶狠归凶狠,但真没有那种特别恶意使坏的动作,也不是奔着杀人去的,你们有必要这么畏首畏尾?

  反正叶枫已经做好了上场屠杀的准备。

  剩下的,就是等着了,就看吕滕下半场什么时候才能想起叶枫来。

  ......

  不过,叶枫还是有点小看自己的队友了。

  或许比赛刚开始有点慑于对手凶狠的防守,而不敢放开手脚,可两球落后的局面下,可由不得他们不拼命。

  而且,虽然心里有包袱,但近乎耻辱的局面也会让他们丢掉这种包袱,从而重新出发。

  两球落后之后,拜仁就展开反击了。

  拉姆用一个飞铲铲飞对手作为反攻的信号,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队员们,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做什么。

  当然,哪怕拉姆不是一个激情型的领袖,但别忘记拜仁队内还有一个大块头如同狗熊一样的诺伊尔呢。

  站在中圈附近,诺伊尔不停的呼喊着,让队友们振作起来,那大嗓门恨不得能震塌整个球场。

  队员拜仁场上球员似乎也没有几个强硬派,但德国球队的内核就是顽强,就是不服输,所以当他们统一思想后,所爆发出来的能力,还不是弗赖堡能够抵挡的。

  于是,拜仁如潮的攻势打出来了,也用气势将对手压回了自己的半场。

  看着队友们一个个好像吃了枪药似的开始和对手火并,叶枫心头倒是很欣慰的。

  至少,队友带得动。

  要是换成队里全是混子型球员的球队,那就算叶枫去了,恐怕都带不动。

  现在就看拜仁上半场能不能扳回来了,如果能,那么下半场叶枫的工作就要轻松许多。

  不过不得不说,弗赖堡今天表现还是非常坚决的。

  先是能两球领先拜仁,当拜仁疯狂反扑的时候又能众志成城的回到禁区里密集防守,摆出一副死都要守住比分的架势来,着实让人感到很难办。

  该破密集防守了!

  反正拜仁现在场上也有几个强力头球点,再不济还可以把高中锋彼得森换上去,只要边路不停的起球,相信弗赖堡防守很难撑得住。

  实力差距,有时候真不是光靠士气就能抹平的。

  终于,在上半场快要结束的时候,彻底撑不住的弗赖堡终于还是丢球了,被拜仁扳回来一球。

  拜仁进球的是戈麦斯,正是拉姆在45度角位置的传中球让戈麦斯获得了一个绝佳的破门机会。

  这种立体式的进攻,实际上是拜仁非常具有威胁的手段,如果没有高中锋在场,那么一点一点穿凿对手方式是很麻烦的事情。

  队友们走下球场的时候,叶枫拎着毛巾迎了上去,对于队友们后来幡然悔悟的表现,叶枫还是要表扬的。

  “你特么射的那叫什么玩意?”这是对着穆勒说的。

  “你脚咋那么软,有气无力的,昨天晚上没干好事儿是不是?”这是对罗本说的。

  “败家玩意,你自己说说,你浪费了多少机会?”这是对戈麦斯说的。

  “你还好意思张牙舞爪的,你守的那是什么门?漏勺啊你?”这是对诺伊尔喷的。

  ......

  然后,几双眼睛齐刷刷看过来,怒目而视,那眼神中所表露出的威胁,让叶枫感觉自己处境很糟糕。

  果不出所料,还不得叶枫再去埋汰其他人,几个被叶枫喷了一脸口水的队友们已经很默契的将叶枫摁在了地上。

  “你说谁呢?”

  “你想死是不是?”

  “信不信我给你嘴缝上?”

  “来,给爸爸道歉!”

  ......

  命运是悲惨的,只不过叶枫是自找的,与人无关。

  而这时候,直播画面却也很敏锐的捕捉到了拜仁球员们的哄闹,这就让解说员和观众们更是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果然,果然是叶枫的诅咒。”

  “要不是叶枫一笑拜仁就丢球,拜仁场上球员怎么会下一场就收拾叶枫?”

  “这可真是太神奇了。”

  当然,拜仁队内的气氛倒是挺欢脱的,球迷们看得也很开心。

  哪怕现在比分落后,可拜仁却没有表现出一点的沮丧,这种胜者心态,可不是一般球队所拥有的。

  换成其他球队,这时候早就垂头丧气的往下走了。

  等收拾过了叶枫,拜仁球员们回到更衣室去,才准备下半场的比赛。

  而叶枫则没有进入更衣室的机会,因为他必须要留在场边进行热身。

  当然,他也并不是很想进更衣室,天知道这群牲口有没有玩够,要是在更衣室里再给自己来一出,自己可有点受不了。

  等球员们回到场上,叶枫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刚刚从球员通道里走出来的吕滕。

  我的亲,什么时候让我上场啊?

  我的脚都快要捂出脚气了。

  叶枫很想扒拉扒拉吕滕的肥硕的双下巴,感受一下惊人的滑腻手感,如果吕滕不让自己上场,那么他一点也不介意直接由扒拉变成死掐!

  吕滕似乎注意到了叶枫的目光,似笑非笑了一下,然后就把头转过去了,好像根本不想和叶枫说话,甚至对视一样。

  叶枫暗叫一声不好!

  老头子可能要耍滑头!

  他不会是要反悔吧?

  叶枫赶紧跑过去,在吕滕坐定后,蹲在吕滕旁边开始给他捶腿。

  “老头子,你看我的手艺咋样?”

  “告诉你,小时候我最大的理想根本不是踢球,而是中医按摩。”

  “要不是我爸非让我当厨师,恐怕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有执照的中医按摩师了。”

  叶枫嘿嘿笑着讨好似的道。

  吕滕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他当然知道叶枫的心思,换成任何一名球员,恐怕都不会愿意蹲在替补席上发霉,只有上场才是他们最渴望的。

  只不过,吕滕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太心软。

  正因为最清楚叶枫对球队的重要性,那么一些无关紧要的场合,实在没有必要让叶枫去进行消耗。

  有体能,去冲击豪门对手好不好?

  当然,如果球队表现实在不给力,那么吕滕也别无选择,就只能让叶枫去救场了。

  “十分钟后,你准备上场吧!”

  吕滕给了叶枫一个“你赶紧给我滚蛋!别让我改变主意!”的眼神和表情,然后就老神在在的环手而坐。

  这回叶枫高兴了,既然明确时间有了,那就没白忙活。

  于是叶枫直接把吕滕腿一扔,转身就跑。

  不过刚跑出去,还不忘恶作剧似的回头对吕滕道:“你的大腿肌肉有点僵,没事儿多运动运动,小心肌肉萎缩。”

  说完,叶枫又哈哈大笑着跑了。

  吕滕差点气得一佛升天,对着叶枫的背影破口大骂,“这混蛋小子,早晚收拾你!”

  ......

  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吕滕虽然很想揍叶枫一顿,但还是信守承诺将他派上了场。

  当然,一方面是他的确答应了叶枫,另一方面则是拜仁场上局势有点陷入困境,到现在还没有扳平比分,让叶枫上场,也未尝没有让他带着拜仁走出困境的心思。

  好钢,就得打钉子!

  叶枫上场后,带来了吕滕的指示。

  “你们,都听我指挥,给我冲!”叶枫掐着腰,就好像一个帮派大哥一样,趾高气昂的对着所有队友喊起来。

  只不过,这种命令完全不像是吕滕能下的,所以队友们直接就把他的话当成了放屁,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看着队友们那一副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叶枫嘴角就忍不住微微抽搐了起来。

  这帮混蛋!

  不过闹归闹,叶枫可不会忘记自己上场的绝对目的。

  现在拜仁还落后一球呢。

  问题似乎很好解决!

  大概分成这么几个步骤:

  1、先进一个球扳平比分;

  2、再进一个球让拜仁领先;

  3、再进一个球锁定胜局;

  4、再进好多球好让自己去争欧洲金靴;

  ......

  既然目标明确,步骤也分解完毕,那就该坚定不移的执行了。

  叶枫行动力还是很强的。

  所以第一下,就给弗赖堡中场指挥官来了个狠的。

  当叶枫用强横的身体直接撞飞了拿球的弗赖堡中场指挥官,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当时叶枫的表情简直让对手感到荒谬。

  “你应该感到荣幸,要知道能被我用这种方式打招呼的对手,都是我认可的对手。”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弗赖堡中场怎么可能不感到荒谬?

  不过,叶枫倒一点都没有作假,他的确挺认可这名球员的。

  虽然他都忘记了这名球员叫什么,可上半场弗赖堡的两个进球都是他送出的助攻,传球很有外科医生的手法。

  只不过,对手领情不领情叶枫就不知道了。

  一个犯规未必能让对手束手就擒,不过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反正每一次都有钱拿,就算黄牌加身叶枫都不会太在乎。

  黄牌也是钱呢!

  如果真的要因为累积黄牌而停赛,其实叶枫也不会觉得就是世界末日。

  停赛又咋样,无非就是一场比赛连替补席都进不去。

  反正动不动吕滕就给自己来个轮换,那么坐在替补席上和坐在看台上看比赛,又有多大的区别?

  当然,也是因为叶枫懒!

  很多时候,明明可以用防守技巧抢下对手脚下的球,可叶枫觉得这样有点浪费时间,还不如用一个更直接的方式终结对手进攻来得更实惠。

  所以,慢慢的,大家所看到的叶枫,就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叶枫,只有当他真正认真起来的时候,他才会展现自己绝世的防守技巧。

  连续几次彻底封锁住了对手的中场传球路线,在拜仁的压迫下,弗赖堡很识趣的回缩半场,继续准备用密集防守和拜仁周旋。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他们总不能不知死活的继续和拜仁对冲吧?

  至少德甲里还没有哪支球队敢这么干!

  或者这样形容可能不太准确,有敢和拜仁对攻的,只不过他们最后都死了,死得很惨那种。

  局势一下就明朗起来,拜仁开始了压迫性的进攻,连续不断的施压让对手喘不过气,一直到慢性死亡。

  叶枫是很不怕密集防守的,他的武器很克制密集防守。

  既然是密集防守,你就不能冲得太靠前,撑死了只能守到禁区弧顶位置,再往外的话,对手进攻空间就出来了。

  而禁区弧顶以外,可是叶枫重炮的最佳射程。

  哪怕面前一票对手防守球员在拦截,可真正敢用身体拦截叶枫重炮的,可没有几个。

  更何况人肉城墙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怎么可能一点空隙都不给叶枫留。

  往往叶枫一脚重炮轰出来,对手禁区都好像真的被轰炸了一样,一片狼藉。

  至少看看拜仁球员们的反应就知道,就没有敢不往地上蹲的。

  而除了重炮轰门,叶枫的任意球也同样是攻破密集防守的嚣张武器。

  因为人墙有距离要求,不可能真的就堵在皮球前,而这个距离,却是足够叶枫让他的电梯惊魂升起来。

  然后就轮到对手门将接受审判了,结局往往会凄惨。

  再加上叶枫还有榴弹炮界外球,以及神鬼莫测的角球直接破门,他可不相信有哪支球队能用密集防守抵挡住自己不讲道理的攻势。

  ......

看过《我在足坛疯狂刷钱》的书友还喜欢